刚刚更新: 〔无限之培养系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免费阅〕〔韩三千〕〔豪婿韩三千〕〔豪婿〕〔宋风晚傅沉〕〔时间苍凉爱不淡忘〕〔提拔万浩鹏〕〔超级女婿〕〔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偏宠替嫁小娇妻〕〔重生之都市仙尊〕〔总裁老公惹不得〕〔隐婚挚爱:前夫请〕〔透视民工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当爱情来敲门〕〔仙宫〕〔名门二婚:墨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二五 亡者之域,骑士王的考验
    垃圾王……

    李奇很辛苦的憋住笑,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还真是至理名言。

    光听这个称号,李奇就明白了暗月在亡者之域里是何等的落魄。估计这一千多年来,她都跟现在这样,带着这股亡灵到处觅食。

    无人问津的冥河支流,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战场,甚至冥土肥沃的地盘。这些在亡灵君主眼里不值一提,跟垃圾堆差不多的地方,就是暗月赖以维持亡灵君主地位的餐桌。

    没叫她苍蝇王什么的,还是骑士王嘴上积德了。

    暗月第一次展露出她身为黯精灵的踞傲:“卑贱的人类,别想把我拉到你的境界,跟你一样展示那可笑的粗鄙口舌。”

    接着还是努力寻找优越感,维持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抱歉,忘了你不是人类了,只是个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的可怜的铁疙瘩。”

    “你的舌头终于流利得可以说出一句完整的通用语了”,骑士王反唇相讥:“以前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只会啊啊的大叫,当然腔调非常丰富。”

    如果不是无心的话,这位王爷居然还是个污林高手啊。

    暗月的那对细长眉毛飞得几乎快能砍人了,她咬牙切齿的对李奇说:“那时候我只是想避开它……”

    李奇心说你何必跟我解释,而且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解释。

    “看来这位普雷尔公爵给了你不少教导”,骑士王的话头转到了李奇身上:“当然也给了我不少感触,不过更多的是疑问。”

    它停在前方几十米外,跳下坐骑,继续走过来,用有些难以跟身影合拍的声音说:“我曾经主动联系过终亡之主,希望祂在主位面找来能够解决问题的帮手,我可以全力协助,终亡之主却拒绝了我。”

    咦!?

    李奇暗抽凉气,跟身边这个鬼鬼祟祟的,以捡垃圾为生的亡灵君主比,明显是骑士王更强大更靠谱吧,终亡之主却没有跟它合作,那家伙到底揣着什么心思?

    “终亡之主从主位面找来了一位新生神祇的代言者,还选择了这只尖耳朵苍蝇帮忙,这让我非常迷惑。”

    骑士王终于吐露出毒舌,这话也让李奇同样异常迷惑。

    暗月都顾不得跟骑士王斗嘴了,急声道:“这个骑士王是个死脑筋!终亡之主要找它来帮你,恐怕它第一个照面就把你干掉了!用它的话说,不通过它的考验……”

    骑士王的手搭在了腰间大剑的剑柄上:“之前只是间接体验了你的力量,有些古怪还不是很明白。现在,我可以直接考验你了。”

    长剑刷的出鞘,骑士王手腕翻抖,亡灵气息轰的倾泻而出,在它身边劈出一道数十米长的深沟,像是一柄无形巨剑砸在地上。

    “我就说过的——!”

    暗月嗖的没了影,只在半空飘荡着她的余音。

    李奇艰辛的吞了口唾沫,没记错的话,这家伙跟巨人王是一个级别的存在,那就相当于半神,他哪有什么机会?

    庆幸的是,亡者之域的传奇和半神有些不同,他们的领域之力和法则之力,全都建立在死亡之力的基础上。

    传奇有领域之力,半神有法则之力。亡者之域的传奇和半神,不管是领域还是法则,都体现在控制亡灵的数量、种类和相应能力上。

    亡灵君主最低也是传奇,比如暗月这只“尖耳朵苍蝇”,她的魂火可以瞬间转换到任何一个被她控制的亡灵身上,这也是任何一个亡灵君主都具备的基本能力。这就意味着亡灵君主在亡者之域里很难被杀死,除非魂火被特殊的手段禁锢住,或者消灭了所有控制的亡灵。

    至于将控制下的亡灵魂火汇集起来,作为燃料施放各种大招,就因应各个君主的不同能力而定了。

    既然骑士王说是考验,那就意味着还有一线机会。

    李奇硬着头皮拔剑,忽然记起了骑士王拔剑的姿势。

    他试探着问:“雪鸦剑术?你是罗兰帝国的人?”

    克雷默曾经教导过他这种剑术,非常古朴简洁,只适合在大军混战的战场里用,而且还残缺不全。

    在这种剑术的基础上,发展出了各类军用剑术,而后的图铎军用剑术将其发扬光大,但已经抹掉了雪鸦剑术的痕迹。克雷默也是把拔剑的不同起手势当作趣闻讲,再把这套剑术当作闲招比划,李奇才有所了解。

    罗兰帝国是在第一纪元魔法帝国崩溃后,由服务于魔法师的武士在西方建立的。这个帝国一直延续到了第一纪元末,在纪元更替中分崩离析。

    在罗兰帝国的辉煌年代,费恩大陆的中心还在西方。到了第二纪元,各路人马前往东方,东费恩才得以开发,渐渐兴盛起来。

    从罗兰帝国前往东方的开拓者里,有不少是坚持“罗兰主义”的武士。

    在今神光辉还没有普照凡人之前,团结起来共度天灾的人类酝酿出了强者七美德,这就是罗兰帝国建立之初的信条。这个信条超越了神属和种族,成为超凡者必须恪守的善良准则。

    罗兰武士希望在新的土地上,让被权力和金钱腐蚀的罗兰主义重新振作起来,在东方建立光明而美好的国度。

    传说那些武士就是现今骑士的由来,其中一位武士以凡人封神,就是现在的骑士之神修玛。

    那都是两万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真是博学的代言者”,骑士王停步,听声音异常感慨:“还有人记得罗兰帝国。”

    本以为骑士王只是因为骑马才得名,没想到还真的跟骑士有关系。

    骑士王再道:“别想借着追问我的来历蒙混过关,我已经记不得了我是谁了。也许是位皇帝,也许是位源初骑士,也许跟那个不要脸的骑士之神修玛勾肩搭背过,这都毫无意义。”

    等等,不要脸的骑士之神?

    骑士王对骑士之神的怨念很大啊……

    骑士王继续说:“记忆只是随时可以剥掉的树皮,只有树干……不,树干之下的树根,才会绵延永存。”

    “埋在我魂火里的树根,是整个世界都厌恶的东西,所以我只能在这里腐烂发臭。”

    “不过这样也好,在这里,我可以奉行我的法则。在这里,我可以让凡人挣脱宿命,获得永恒的自由。”

    李奇心中一震,怎么感觉这位其实是同志呢?

    “所以,我绝不允许亡者之域被拉入炼狱!我需要伙伴,即便是你这种身上冒着我最憎恶的光亮的混蛋,我也会尝试着跟你合作。”

    骑士王再度迈步,大剑缓缓划着圈:“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资格。”

    话音落下,大剑升起,再带着似乎能劈山分海的力量挥下。

    那一瞬间,李奇隐约看到了骑士王背后的雾气凝结出一个巨大的虚影,让他想到了当初在风暴群岛跟培罗对战时,夏安降临时的动静。

    这果然是个半神级别的存在!

    终亡之主没找它是对的!

    暗月说得也没错,要跟这家伙搭档,第一照面就会被干掉!

    李奇身后就是赤红亡灵,就是奥图和敏丝,他能避开,追随他的战友们却不会逃避。

    避无可避,李奇挥剑格挡,神力疯狂流转。

    刹那间水晶光芒闪耀,甚至依稀见到了巨大飞鸟的虚影。

    魔钢大剑隐没在炽亮光芒中,巨大镰刀劈上骑士王砸下的无形之力。一道肉眼可见的分界线似乎撕裂了空间,在双方的力量之间不断延伸。形成的剧烈涡流翻搅着泥土,地面不停震颤。

    “果然是告死之力……”

    时间仿佛凝固了,骑士王还在唠叨:“不过告死之力跟死亡之力的关联并不紧密,告死女士仅仅只是刨了一个坑。而后种子落到坑里,再有雨水浇灌,生长出一株大树,这不能说是刨坑者的功劳,大树也不归刨坑者所有,咦……”

    骑士王的话嘎然而止,李奇的身后,数万赤红亡灵魂火闪烁,通过只有强大存在才能察觉的光丝连接到李奇身上,将股股力量推送到他体内,让他的镰刀依旧稳稳挡住它这一击。

    仔细看魂火闪烁间泄露的异光,那不是一种光色,有冷白的,有炽白的,有淡金的,甚至还有不同于幽绿的碧绿。

    各种光色混合成银白光丝,闪烁盘旋着送入李奇体内。

    骑士王的语气并不意外:“的确有些奇特,很像第一纪元今神崛起时那些新兴的神祇之力。你这个代言者也非同一般,可以承受这样的力量。”

    它有些不甘的道:“虽然很不情愿,但你的确有资格被称为亡灵君主了。”

    两股力量依旧相持,骑士王明显没用上全力,李奇却处于超过自身力量无数倍的高负荷运转中。

    三四万赤红亡灵的力量,通过赤红网络在他心灵中流转,他心灵中的每一寸空间都用来容纳这样的激流,每一丝意念都用来控制激流化作告死冲击,抵挡骑士王的力量,根本说不出一个字。

    这是全新的体验,李奇还从未试过让所有赤红亡灵把力量到自己身上。而且这还不是极限,如果他的灵魂更加强大,身体也足够坚韧的话,应该能拥有更强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估计已经超过传奇了吧。

    “等等……”

    李奇正模糊的想着,骑士王又有了发现:“冥岸巡礼?你还企图保有活人的灵魂?你不是全心全意来解决亡者之域的危机!?”

    它冷冷笑道:“一个活的亡灵君主,这绝不被允许!”

    追着话尾,大剑压下,与水晶镰刀相撞。

    噼啪铿锵的脆响如潮翻腾,李奇的魔钢剑和魔钢甲片片崩裂,人也被压进了地里。

    在他身后,数万赤红亡灵更如狂风下的草木,片片伏倒。碎骨团团爆裂汇成浓雾,魂火闪烁得如星陨的天幕。

    阿丽珊的记忆又在心灵中狂涌,骑士王似乎是想切开这层屏障,用亡灵气息将他侵蚀成亡灵!

    虽然不知道骑士王这是发的哪门子疯,可的确如暗月所说,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死脑筋,一定是心中坚守着什么信念,才一定要他变成真正的亡灵君主。

    “这可不妙啊……”

    远处站在僵尸猛犸上的暗月握着拳头,显得异常紧张。

    “这个时候让他出了意外,后面的事情就难办了”,她手搭在胸前的项链上,似乎要拉出下面的坠子。

    手始终没有下一步动作,她犹豫不定:“让她想想办法?太远了而且她也只是个传奇能有什么办法?跟终亡之主联络?终亡之主就是知道骑士王是死脑筋才不敢惹它啊!”

    李奇四肢大张的扑在深坑里,骑士王的大剑虚虚指着他的背,亡灵气息正凝结成锋利之刃,切割着冥岸巡礼庇护李奇灵魂的那层屏障。

    是时候尊崇、敬畏、膜拜小红帽了!

    李奇觉得,这是唯一能破解困境的办法。

    心中浮起小红帽的身影,本想努力把她当作赤红的太阳高高托起,可回味那窈窕身影,那秀丽面目,就不由浮想联翩。

    他想到了最初在康拉德地下神殿里“升天”时,她身上没剩多少遮掩的景象……

    他想到了风暴群岛她化身孙猴子下凡的神气活现,以及毫无底限的露出……

    他想到了她大多数时候的萝莉状态,想到了风暴群岛大冒险结束后,情不自禁抱住她的那一刻……

    他还想到了她大道理说不下去了就开始翻书的萌蠢模样……

    更想到了她花了大功夫做足准备,对他讲述费恩的大同主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认真模样……

    这怎么让他尊崇、敬畏、膜拜得起来!?

    我不想死……

    越是想到小红帽,他就越不甘心。

    他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能变成亡灵,变成亡灵后就没办法恢复,但他不敢也不甘心迈出那一步。

    “我不想死!不想变成亡灵!”

    革命大业还需要他的领导,魔女们还需要他的关爱,他还想看到特蕾希娅的结局。

    而且……我特么的连欧萝拉都还没吃呢!

    李奇心灵一震,原本跟那张网络的接触变得模糊了,此时却骤然清晰。来自赤红亡灵的力量循环并没有因骑士王的一击而溃散,反而急剧加速。

    各种光色的神力在心灵中奔腾,李奇忽然想起小红帽之前的震惊话语,说赤红亡灵借这个网络在自己编织神力,就跟她在神国做的事情一样。

    “干……你……娘……”

    李奇艰辛的抬起胳膊,向站在坑边的骑士王竖起中指。

    如果小红帽说得没错,他现在是有神恩支持的。

    粗壮的银白电弧自手臂击出,正凌压和切割他的亡灵气息化作大片飞灰。

    温暖而柔软的屏障重新包裹住心灵,李奇飞身跃起,轰出更为粗壮的电弧。

    就在他身后,赤红亡灵的点点魂火瞬间炽亮。

    电弧击打在骑士王身上,炸起漫天飞屑,完全没了人形。甚至贯穿了身体,轰在远处的亡灵战马上,炸成一团碎骨。

    “呼……呼……这就……就搞定了?”

    李奇喘着大气,警惕的看着被劈得没剩一块好骨头的骑士王。

    银白电弧并没有消失,还在游走盘旋,不断轰击着地面,即便是不完整的赤红神力,也在亡者之域里搅起了风暴,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眼见电弧就要延伸到那群骷髅骑兵里,一个骷髅骑兵伸手。空间鼓荡,大地似乎在那一崩解了,李奇与骷髅骑兵之间的广阔地面化作片片泥团,一团团裹住电弧。

    泥土瞬间变成玻璃珠似的东西,哗啦啦的落下,电弧就此消失。

    那个骷髅骑兵扭了扭身体,地面的泥土悉悉沥沥倒流,人和马很快又凝结出一层重甲,跟刚才的骑士王一模一样。

    果然,自己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解决掉一个半神……

    骑士王策马缓缓走了过来,李奇却不再感觉压力如山了,此时的骑士王似乎没了敌意。

    “你居然是选民……”

    骑士王看看他,再看看身后的赤红亡灵,语气很不解:“却又拥有亡灵君主的能力,这不合理。”

    选民相当于神祇化身,当然不会接受亡灵化。但从面上看,李奇又跟其他亡灵君主一样,控制着这些赤红亡灵,放在选民身上,这相当于自立信仰的背叛之举,难怪骑士王疑惑。

    李奇敷衍道:“这是……分布式信仰,不懂?你在亡者之域呆得太久,已经跟时代脱节了。”

    赤红信仰根植于凡人自身,小红帽仅仅只是个管理者和编织者,这个秘密现在还不是揭破的时候。

    李奇转头看看自己的部下,赤红网络的力量循环已经减弱了很多,亡灵们的魂火黯淡了不少。还好核心的老部下们没什么损失,但肯定有不少新成员的魂火消散了。

    他磨着牙的道:“总之,我通过你的考验了吧?”

    “纪元更替果然来了啊”,骑士王嘀咕道:“种种不合理的事情也出现了。”

    它再道:“的确,你通过了我的考验,现在我们可以商量后面该怎么办了。”

    然后它瞅着李奇的背后说:“不过,真有必要带着这么一只……一起行动吗?”

    暗月正从后面飘过来,闻言赶紧闪到李奇身后,怯怯的道:“李奇你可不能丢下我,分明是我先的!”

    从力量上说,的确不需要这个居心叵测的黯精灵女皇了。

    不过再看看骑士王,李奇觉得,后者要再发什么疯,比前者可怕得多。

    他认真的道:“我们现在需要团结起来,亡者之域的每一个人……不,亡灵,都需要团结起来。”

    骑士王居然点头:“的确是这样。”

    它叹道:“黑龙王已经炼狱化了,成了喀鲁扎的先锋,正朝神座赶来。”

    三人同时看向远处天幕,火光离得更近了。

    骑士王说:“我们之间还有很多疑忌,也不清楚彼此的真实用心,但我们得先干掉这个家伙,才有功夫坐下来好好谈。”

    怎么一下子就换上精诚团结的脸了哪?

    刚才你那是好好跟我谈!?

    李奇满肚子槽水翻腾着,抹了抹脸,点头说:“那就战吧!”

    他再瞅了瞅骑士王背后,脸上浮起诚挚的笑意:“那么你不介意让我补充一下力量吧?”

    骑士王那张骸骨面孔也抽搐起来……

    远处就是皑皑白雪的冰山,一头巨大的骨龙在低空盘旋。这头骨龙体腔中燃着橘红的烈焰,眼眶中的魂火也是两团炽亮红焰。

    它喷吐出一道烈焰,高空中的大群骨龙发出凄厉的鸣叫,加速扇动骨翼。

    而在地下,骨骸中同样燃烧着烈焰的各类亡灵,还包括那些长了四条腿,拖着粗笨身体的半龙人,也同时嚎叫,眼眶中的焰火剧烈翻腾。

    难以计数的炼狱亡灵遮蔽了天空,在亡者之域的大地上如燎原之火,渐渐逼近死神的神座,寂灭之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