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boss大人,〕〔皇上,您要点脸!〕〔战神狂妃:邪帝,〕〔陌说神琦:继承人萌〕〔韩娱重生之月光〕〔重生之捉鬼天师〕〔盛宠医妃:极品驸〕〔大唐第一败家子〕〔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修仙无敌〕〔在魔禁的那些日子〕〔剑域神帝〕〔自带锦鲤穿六零〕〔神农别闹〕〔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武侠之超级奴隶主〕〔九极战神〕〔富豪继承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三十 人民战争,梅恩和山姆的为人民服务
    自空中俯瞰,贝塔城像两把折扇拼在一起,坐北朝南的在神陨高原北部展开。

    两把折扇的扇骨中心位置就是核心区,现在改名为统合区,因为有直通厄普西隆的传送门,所以还没对外开放。

    下面那把折扇从西往东分别是生态绿园、研究院和农牧基地,建筑不多,都是大片林园、农田和牧场。

    上面折扇的扇面由西往东是移民新区、冒险者广场和商贸区,现在因为人口增多,商贸区也拓展出居住区,供愿意落户贝塔城的冒险者居住。

    最初从圣光堡解放的奴隶,冒险者,再加上阴影城的移民,贝塔城现在的人口已经超过十万。整座城市以统合区中心高塔为轴心,笼罩在半径五公里的防护结界中。风暴群岛的传奇魔法师,佐尔德的父亲培罗,正以纯粹的灵魂源质状态,守护着这座城市。

    梅恩迈动长腿走在移民新区的街道上,这里现在叫“倒塔区”,名字有些怪异。如果进到里面的广场,仔细看广场上的雕塑和备注的文字,就能明白这个名字的来由。

    那是一座正在倒塌的高塔,塔下围着密密实实好几圈人像雕塑,最外圈的雕塑栩栩如生,须发贲张的在呼喊着什么。雕塑下的铜碑刻着这座高塔的来历,以及整件事情的经过。

    作为费共青年战斗团的成员,贝塔城倒塔区三十二分区的居民委员会联络员,梅恩已经对每座雕像的身份都了如指掌,德雷斯、赛克、流银、红角、莫什乌……

    曾经当过移民学习班的辅导员助理,她很清楚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为什么会有这些雕塑,为什么把这些人的事迹铭刻在这里。

    事实上她觉得从学习班开始,就该这么做了,好在还为时不晚。

    阴影城的移民刚完成学习,搬进新居的时候,她看到的景象,就像是一窝在黑笼子里关了一整年的猫狗兔子老鼠被放了出来,异常的不堪。

    虽然有悖于圣武士的善良本性,梅恩不得不承认,那时候她真心觉得很多人,甚至是大多数人,都不配生活在这里,不配跟广场上那些雕塑为伍。她曾经很多次很努力的压下自己的怒火,不让自己破口大骂甚至动手。

    学习班只是让阴影城的移民大概明白了自己在哪,这是什么样的地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对自己是谁,该怎样生活下去,该为什么而活这些事情,基本没有概念。

    倒塔区是梅恩迄今为止见过的最舒适最整洁的居民区,很多条件即便是艾兰尼斯的贵族都没有享受过。

    整个居民区由三百多座公寓楼组成,这些形制不一的楼房是用坚实的木材甚至石头建起的,上下层之间几乎毫无干扰。每座楼房都不超过五层,容纳下几十户或者上百户人,如果是单身公寓的话,可以住好几百人。远远看去,如果不是有很多窗户的话,还真像一座小堡垒。

    从纸面上看这里的居住密度很大,可基建委的设计师确保了每套住房都有足够的面积和充足的采光。即便是梅恩住的那种单身公寓,也区分出了卧室、客厅、储藏室和杂物间,足有六七十平米。

    基建委没有足够的人手和时间给房间做内饰,但厚实的石墙、木地板和天花板异常整洁,又相当保暖。贝塔城还给每户人发了各种布料和毛毯,足以装饰小小的家园。

    生活条件方面,公寓楼每层都有公共的水房、厨房、厕所,不必再像以前那样接桶水上个厕所就得跑老远,也不必为了一顿饭折腾老半天。楼房之间的生活服务中心还有免费的澡堂、理发室、洗衣房,足以解决日常的生活需求。

    梅恩觉得,别说跟乡下的村民和其他城市的市民比,就算是跟迩香比,只要移民们勤快一些,也能跟迩香人一样光鲜。

    现在嘛……

    梅恩拐进三十二分区所在的街道,道路两边的十栋公寓楼就是整个分区。她小心的避开街道上丢弃的垃圾,还居然看到了漩涡状的排泄物!

    贝塔城市政厅原本计划先让老市民承担起市政服务工作,包括供水排水维护、街道清洁、垃圾搬运、生活服务中心的运转等等。但老市民纷纷从军,总不成把红石和哈德朗的军团士兵弄来给平民扫大街倒垃圾剪头发搓背吧,市政厅只好把主意打在移民自己身上。

    不幸的是,有超凡力量的人,有组织能力的人,有意愿成长的人,甚至有一点特长的人都被各个单位挑走了,剩下的平民几乎都是让梅恩跳脚的那种人。

    抬头看看公寓楼的窗户,大多数窗户都被布料毛毯甚至木板遮住了。

    阴影城移民并不是吸血鬼或者僵尸,不会被阳光伤害到,他们只是世代习惯了把屋子弄得暗暗的,不如此就没有安全感。

    梅恩暗暗叹气,觉得今天的工作会很艰巨。

    她握着拳头,暗暗给自己加油:“可不能让山姆笑话我啊,居委会的工作我还是前辈呢。”

    前几天费共高层找居委会的办事员和联络员开会,要求将居民组织起来,发动他们为战争做出必要的贡献。

    居委会的联络员们纷纷反映说,居民的确要组织起来,但能让他们自己管好自己,自主维护好家园,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塔伦斯枢机、欧萝拉枢机、史丹部长还有阿丝娜首席委员对具体情况做了深入了解,仍然坚持以战争动员推动居民建设的方针。

    欧萝拉枢机当时说:“不管好泥坏泥,先糊上墙再说!落下来的继续糊,直到变成土渣不得不丢掉为止!”

    好在会议决定加强基层力量,让联络员们对工作前景不再感到绝望。

    来自军团和其他部门的很多人充实到了居委会里,梅恩很高兴,史丹部长特别把还在学习班的山姆调到了三十二分区当首席联络员,她又可以跟山姆搭档了。

    现在每个分区的居委会都有二十来号人,首席联络员掌握全局,其他联络员分别负责组织、生活、治安、医疗、宣传、教育等方面的工作,梅恩和其他几个人负责的组织工作是最艰难的。

    在每栋楼里建立居民小组,推动居民自己管理自己,在此基础上进行战争动员,这是当前居民管理工作最核心的脉络。

    梅恩都不指望什么战争动员,她觉得能先把居民组织起来扫干净街道,就是伟大的胜利。

    3201号楼……

    “发东西了吗?能给我们一条红毛毯吗?之前那条被小孩划了当衣服穿,没有?居民互助?哎呀我们就老老实实过日子管着自己不就行了吗?我跟你说啊,昨天发的面包隔壁那家偷偷多拿了两个,我亲眼看见的!”

    “互助?没问题啊,不过我跟我那口子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能给我们换到楼下吗?哎哟我告诉你啊,今天排队领面包,楼下和楼上的抢在前面把热的都拿完了,轮到我们全是凉的。”

    “互助什么?有贡献点吗?没有?那有什么好说的?给人白干吗?对了,前天我出去晚了,竟然没拿到面包!都快饿晕了你们才送过来。生活服务中心有吃的?为什么要我跑那么远?”

    3202号楼……

    “没问题没问题,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过我的哥哥加入预备军团了,为什么我没有特殊的待遇呢?这个事我想先弄明白。另外,这几天的面包味道不对啊,是不是用变质的麦粉做的?”

    “不是我不开门啊联络员小姐,我怕光,在学习班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互助?您看我这个样子能做什么呢?墨镜?哎呀戴上就看不清路了。哦,您能不能跟上面说说,千万别再弄蜘蛛肉了,今天的面包混了蜘蛛肉,我闻到那个味就想吐。”

    “我叫温妮,我记得您,您叫梅恩,是山姆辅导员的助理,能让我跟您一起住吗?整层楼就我一个单身的女孩子。单身公寓?我的姑姑跟我登记在一套房子里,但是她跟……这个我就不好说了,不行吗?好吧不过您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虽然我什么也做不了。”

    两栋公寓楼上百户人跑下来,三分之一的人不在家,多半是在生活服务中心看幻景。三分之一似乎在呼呼大睡根本不理会,三分之一见着她不是抱怨这个就是投诉那个。

    甚至还有个家伙满脸怪笑,想对她动手动脚,被她一腿踹倒拖下楼交给了驻防的红石军团士兵。整个过程还引得其他住户指指点点,似乎是她在施暴一样。

    生活服务中心楼上,居委会办公室,梅恩疲惫不堪的瘫在椅子里,跟其他几个跑公寓楼的联络员相对苦笑。

    “你们没有多少收获吗?”

    山姆叹道:“楼下那些人整天就知道看幻景,关了幻景吧,说不定他们要闹什么事。不关吧,他们压根不关心什么其他的事情。”

    “我觉得这样子是不对的!这是体制的问题!”

    梅恩忍不住跨出了危险的一步:“从一开始就不该给他们免费的食宿,免费的屋子!要有饭吃有房子住就得劳动,这是费恩世界无处不在的真理!”

    “现在倒好,给他们饭吃,给他们房子住,这成了我们的义务。再让他们做什么事情,得我们去哄,得拿好处跟他们交易!”

    “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让他们做什么奉献?照这样下去,他们拉屎我们不递纸就是有罪,是在压迫他们!”

    山姆抚额:“梅恩,注意形象啊……”

    梅恩很没形象的翘着二郎腿:“最初的老市民是怎么过来的?我问过阿丝娜和凯蒂,她们都说,是从奴隶到有限契约,再到市民,一步步自己挣出来的!”

    “那些老市民多好,什么事都争着做,还不计较贡献点数,只看事情是不是有益于贝塔城,是不是让别人佩服他。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对这些移民区别对待,当成老爷一样伺候。”

    “梅恩,开会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别打瞌睡”,山姆叹道:“这些移民是背井离乡过来的,他们一无所有了。他们不是奴隶,至少没有那个形式。给他们吃喝,供他们住宿,是我们该提供的基本条件,而且……”

    山姆用也有些迷惑的语气说:“史丹部长说,我们正好以这批人为基础,建设……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而不是重新走旧社会的老路,这也是一次试验,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梅恩瞪大了眼睛:“公有制?就是那种极端的教会才会搞的神产制吗?”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这个事情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所谓神产制,就是不管土地、房屋、粮食、牛羊、金蒲耳,甚至每个信徒自己,都是神祇所有。在这种教会里,所有信徒都不允许有私产,任何收获都要献给教会,由教会以神祇之名进行分配。

    这种教会因为太极端,只有苦痛女士、血腥女神等中立甚至邪恶的神祇才会有。即便是特蕾希娅女王正致力于推翻的忠诚神廷,也只是以什一税、圣水税、赎罪券等方式压榨信徒,不会走到那一步。

    梅恩这么一说,让大家都有些悚然,仔细想想,塔伦斯老枢机曾经是苦痛女士的高阶祭司,难道费共也要建立这种制度?

    “费共的信仰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山姆也是青年战斗团的成员,没什么理论造诣,但在这事上应该受过史丹的特别提点,还能说出点门道:“公有制的意思就是大家共同拥有,跟神产制的一切归神再由教会分配,完全是两回事啊。”

    他想到了什么,再道:“我记得之前梅恩你和……说起过教团的生活,跟那个差不多啊。”

    梅恩的脸色黯了黯,压下脑海中即将浮起的某个人影,顺着山姆的话一想,恍然道:“是那样的话很好啊,教团的田地是大家一起开垦,屋子是大家一起修建,挣到的金蒲耳也换成大家各自需要的物资。相互间跟兄弟姐妹一样,除了跟私人有关的东西,没什么是不可以分享的……”

    她摊手道:“但那是圣武士的教团,大家都是圣武士。难道你指望这些烂泥,会跟圣武士一样,会严于律己,恪守准则,不计较个人得失?”

    “当然不可能做到圣武士那种程度”,山姆说:“不过这似乎就是费共的目标,所以才让我们做尝试啊。”

    梅恩又想到了街上的东西,捏着鼻子讥讽的道:“真是神圣的事业。”

    山姆再道:“大家也不要灰心,费共并不是把所有事情都压在了我们身上。”

    “欧萝拉枢机正在筹备阴影城历史回顾宣传活动,唤醒他们被魔法师压迫得已经麻木的心灵。同时还要宣传在战争中表现出色的阴影城战士,物料马上会发到我们这里,我们要忙起来了。”

    “过两天每个分区都会派一个教育组到居委会来,把所有小孩组织起来进行教育,这也是为以后建立学校做准备。”

    “跟着教育组来的还有医疗组,他们会把治疗魔武士的经验用在治疗阴影城人的灵魂侵蚀症上,让他们能更加长寿。”

    “计划发展委员会和民政保障委员会也确定了居民生活补贴方案,不是超凡者就用不了随身助手,所以会给居民每月发放定额的红币,在指定的服务市场购买生活物资。公寓楼也会做一些改造,让每户人都拥有自己的厨房,听说从风暴群岛捞起来的那种钢木当柴烧的话非常耐用。”

    “红币的额度不高,只够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计发委会把各种工作作为委托发布,由居民领取,挣更多的红币。”

    “早该这样了”,梅恩跟其他人都吐了口长气,看来是费共之前全心扑在战争上,没来得及对移民做更细致的规划,现在总算有了些章法。

    让阴影城人牢记历史,铭记他们的自由是怎么得来的,让他们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梳理供给关系,让他们拥有各自的完整生活,同时给他们提供工作,让他们忙碌起来。

    从医疗和教育上给他们破开命运的迷雾,让他们对未来产生期待,生活态度也不再那么颓废。

    不过,以梅恩今天的经历来看,她觉得效果未必能有想象的那么好。

    “我觉得就算是这些措施推行下去,阴影城人也不会有多大改观”,某个联络员比梅恩还悲观:“我接触到的那些人,感觉他们就是在等死。他们完全没有明确的人生方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不知道能干点什么。”

    另一个联络员苦笑:“有方向的阴影城人都为自己的人生打拼去啦。”

    山姆摇头:“我接触到的人,怎么不是这样的呢?”

    “我负责3210号楼的组织联络,互组小组虽然还没建立起来,但已经有了几个积极分子,等我料理完刚才说的事情,明天再找几个人谈谈,骨干就有了,小组会很快建起来。”

    梅恩笑道:“因为你是山姆啊,你很厉害。”

    其他联络员也都附和,山姆这个胖胖的半身人,形象上就天然有亲和力,再加上在学习班锻炼出来的沟通技巧,当然无往不利。

    “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啊”,山姆有些不好意思的摩挲自己的肚腩:“我只是像在学习班那样,跟他们好好谈而已。”

    “好好谈?他们哪是好好谈的对象啊”,某个联络员没好气的嚷着,看来是碰壁太多。

    “怎么会呢?”

    山姆温和而耐心的道:“阴影城人跟其他地方的人没什么不同,除了那些心眼坏透了的人,其他人都是普通人。只要是普通人,就不会拒绝别人的关心。”

    “把他们当作朋友,甚至家人,跟他们聊生活,聊过去的往事,了解他们的喜好,明白他们的忧虑,自然就会让他们接受你啊。”

    “我觉得吧,你们始终没办法进入他们的心灵,是从一开始就把自己跟他们区分成两类人了。不要把他们当作阴影城人,不要把他们当作陌生人,更不要觉得自己是在施舍他们。”

    “要从一开始就在心灵上和他们站在一起,不一定非要是亲人或者好朋友,那样肯定不自然,但完全可以把他们看成是心灵上出了状况的同伴啊。”

    “我没有什么诀窍,我只知道,除非犯下了罪行,或者立场不对,比如压榨其他的人,还把这种事情看作理所当然,不然其他所有人,跟我都是一样的。”

    “我们必须亲自劳动才能获得回报,我们都是好人,都不想压榨别人来满足自己。我们的心灵肯定有相通的地方。只要他愿意,我又力所能及的话,我都会全心全意帮助他。”

    胖胖的半身人个子很矮,跟大家说话都是仰着头的,可这一刻,不仅梅恩,其他人都觉得自己是在仰视他。

    山姆诚挚的说:“史丹部长问过我是怎么做群众工作的,我也跟他说过这些话,他说这其实就是为人民服务。我可没觉得自己有那么伟大,我相信你们都做得到的。”

    想起山姆在红石救了自己和那个人,想起山姆在夏安迪亚陪伴自己,在贝塔城的病床边陪伴自己,梅恩感觉鼻子有些酸。

    “山姆,原来你对我跟对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啊”,梅恩转过头,用抱怨遮掩自己心中的波动。

    “当然不同啊”,山姆憨憨的挠头:“我们是真正的好朋友啊。”

    联络员们瞅瞅梅恩,瞅瞅山姆,相互传递着某种眼色,某个联络员竖起大拇指道:“山姆真是……好样的!太佩服你了!”

    “别夸我了”,山姆的小脸变苦:“楼下那些只知道看幻景的家伙,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们的工作。”

    “那还不简单?”

    梅恩把手指关节捏得咔咔响:“关了幻景,让他们闹!由我狠狠收拾他们一顿,再换你去做工作。”

    她挑起眉毛,那一刻平凡的容颜也令人心动:“梅恩加上山姆,才是完整的为人民服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