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我结婚我超甜〕〔最强透视〕〔张牧〕〔西花点斋〕〔无尽升级〕〔王爷你的师父掉啦〕〔噬天丹皇〕〔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大周王侯〕〔萌宝来袭:总裁爹〕〔轮回乐园〕〔万界仙帝〕〔山村小医农〕〔我在万界写小说〕〔超品兵王〕〔求魔问道〕〔木叶之我是宇智波〕〔魔宠的黑科技巢穴〕〔一剑齐天〕〔凰谋天下:魔帝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三七 死神神座,纪元更替的三标志齐活了
    迩香,跨在内海千岛上的宏大城市,粗看人头攒动,进出车船不息,繁华依旧。喧嚣之声中却多了微微尖利的调子,那是悲切、恐惧甚至绝望汇聚成的杂音。与城中偶尔绽放的烟尘相配,让迩香这座黄金之城蒙上了淡淡污垢。

    紫山忠诚圣堂,凯姆神像矗立在宏伟殿堂尽头,前排白袍,后排金、银、灰、黑各色袍服依次而立,在仅仅一点猩红的率领下,向神像致礼祷告。

    那点猩红转身,露出苍老面目,扫视众人,言语如黑铁般沉冷:“亡者吹响了征战的号角,死神的神座开始震动。纪元的更替之音已经奏响,神祇,生者,亡者,都点燃了火把,扔到焚烧旧世界的柴堆上。”

    “兄弟姐妹们!向吾主奉献一切的时刻到来了!用我们的虔诚,我们的牺牲唤醒吾主的真正意志!让吾主摆脱邪魔异端,向世界降下至高的圣光,清扫一切罪恶!”

    他伸展双臂,白光自身体喷薄而出,贯通了每个人的身体,冲刷着他们的心灵。

    “兄弟姐妹们!行动起来!带领信徒向吾主奉献一切!”

    “行动起来!将每一颗水晶、每一枚金蒲耳汇聚到迩香!让每一个鲜活的*、每一个赤诚的灵魂投入到清扫异端的战场!我们不需要再作丝毫保留!”

    “行动起来!动员每一个人,带好每一条皮鞭,每一把长剑,每一柄晨星!自此刻起,我们就是吾主之手!任何抗拒奉献的人都是异端,我们必须就地消灭!血流得越多,吾主越喜悦!”

    一双双眼睛燃起炽热的火焰,掌管着迩香乃至诸国权势的主教祭司们,用发自灵魂的喜悦和激动高呼:“为了凯姆!奉献一切!”

    当殿堂里只剩红袍和几个白袍时,对话的言语完全没了刚才的狂热与虔诚。

    “伯努瓦枢机,实行神产制这么重大的事情,不是该由枢机会集体颁布,甚至由……大人们宣告吗?”

    “这会激起各地激烈反抗的!我们会失去对西方诸国的控制!中部像是克斯特王国那样的国家,更会马上投靠血冠女王!”

    “这些天在迩香清剿异端,已经激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反抗,现在每天都要死好几百人,在迩香实行神产制会是什么后果?”

    “这会助长卢西安那帮逃犯的气焰!他和那个妄称图铎后裔的家伙,会成为非常可怕的威胁!”

    白袍们神色激动的质问红袍伯努瓦,再没了往日白对红的恭谦。

    “我,伯努瓦,现在就代表枢机会”,伯努瓦淡淡的道:“你们如果不相信,可以去至高殿堂呼唤其他红袍,甚至直接呼唤大人们。”

    白袍们语塞,迩香枢机会的其他红袍早就不见踪影,更不用那些半神们了。整个枢机会,就只剩伯努瓦一人。

    伯努瓦再道:“哦,我纠正一下,现在我们,就代表枢机会,代表大人们。”

    他用意味深长的语气说:“所以……我们就代表了吾主的意志。”

    白袍愕然,再恍然,但个个依旧犹豫忐忑。

    伯努瓦点头:“不要担心,放手去做吧,这也是大人们的意志。”

    白袍们渐渐绽开笑容,眼中升起比刚才还要炽热的光芒。

    等白袍们离开,伯努瓦转身仰视凯姆神像,大笑出声。

    “燃烧吧!烧光一切!给大人们清扫出新的世界!”

    他朝凯姆神像吐了口唾沫:“凯姆,你以为这就是你的新生吗?不!一切又会重来!这就是费恩的宿命!神也好,人也好,都逃不过这样的宿命!”

    ………………

    迩香西北,靠海的丛山峻岭中,一片林木轰然粉碎,粗壮的烟柱直冲云霄。

    烟尘还未消散,两人急急冲进已经变成一个大坑的林地中心。

    依稀见到那个身影立在坑中,老管家喘着大气埋怨道:“少爷……不,殿下!您又弄出这么大动静,当心招来迩香的人!”

    窈窕身影没有停,一直冲到那个身影前,紧张的绕着他看了一圈,确认安然无恙,松了口气,笑道:“殿下好厉害!又进步了吧!”

    烟尘散去,金发青年摸摸少女的脸颊,开心的笑道:“六级!我是英雄巅峰了!”

    他又皱眉道:“说过的忒温丝,你又忘了?”

    “是的,少爷”,少女笑得异常甜美:“罗罗少爷!”

    再扳起面孔道:“卢西安阁下找你,说有很重要的事情。”

    青年接过毛巾,随口问道:“很重要?”

    少女点头:“是的,他非常郑重的样子,还说少爷你自己也该感觉到了。”

    楞了楞,将毛巾搭在肩上,罗姆罗斯-希瑟-图铎提起手里的连枷,仔细端详反射着阳光的金属棘刺。古铜光芒反射在他脸上,将他英俊容颜染得有如雕塑,少女在旁边都看得痴了。

    “刚才的确有点怪异,永恒宁静刚才带起的神力循环忽然猛烈了很多,我才能用出怒荡千军的神术。”

    他把连枷扣在腰上,手中闪过铜光,原本光晕流转的武器顿时变得朴实无华。

    “那我就过去了,不能让卢西安等得太久。”

    密林之中的隐蔽山谷里铺开一片帐篷,看得出这是一支规模不小,但也算不上大军的队伍。

    罗姆罗斯进入山谷,惊愕的停步,伸手握住连枷。

    山谷里多了一支队伍,看服色竟然都是迩香紫山直属的牧师和圣骑士,打头的还有个魔法师装扮的兜帽女人。

    “不要紧张”,一身灰袍的卢西安闪现在罗姆罗斯身边:“他们是来投奔你的,希瑟。”

    “投奔我?”

    罗姆罗斯端详了对方片刻,凛然道:“我感觉得到你们的强大,你们在迩香应该有崇高的地位,为什么会来投奔我这个被通缉的异端?”

    一个老牧师叹道:“因为红袍伯努瓦疯了,整个紫山也疯了!他们开始推行神产制,征召每一个成年男女,收缴每一个金蒲耳。这不是凯姆之道,他们一定被邪恶的魔王控制了!”

    “这证明了以前流传在迩香的一个说法”,另一个圣骑士说:“紫山藏着几位大人……是他们一直控制着凯姆的意志,血冠女王在跟他们争夺凯姆意志。像我们这些人,已经失去了对凯姆的信仰,我们需要找到新的秩序,可以令我们献上忠诚,愿意奉献一切守护的秩序。”

    罗姆罗斯震惊的看向卢西安,后者笑道:“你现在相信了吧,这并不是我一个人捏造出来的说法。”

    “但是……”

    罗姆罗斯疑惑的问:“你们怎么确信我能带领你们建立新的秩序?”

    “因为你是图铎大帝的后裔”,那个女魔法师开口了,她揭下兜帽,露出一张充满诱惑的美貌面孔。只可惜颧骨稍显突出,加上高挑眼眉,整个人充盈着刺人的高傲之气。

    “亡者之域传来了异样的震荡,死神的神座被谁撼动了,纪元更替正式开启。凯姆意志已经分裂,祂将不会再拥有秩序之力。新的纪元需要新的秩序,图铎大帝的传承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用令人心寒的青蓝眼瞳由上到下审视罗姆罗斯,一点也不遮掩评判的意味,语气也很不客气:“不过我确实对你还没有足够的信心,图铎大帝的后裔很多,单单只是靠血脉,并不足以承载他的力量。”

    罗姆罗斯看了看卢西安,对方微微点头,他深吸一口气,再度将手搭在连枷上。

    “我继承的不只是大帝的血脉”,他冷声道:“还有建立新秩序,让世界重归安宁的意志!”

    手中铜光闪烁,连枷褪去凡铁之色,显露出古铜光华。

    罗姆罗斯挥动连枷,凛冽劲气中,涟漪波动,那是空间在连续扭曲。

    女魔法师惊呼出声:“本恩之鞭!?”

    “本恩?那个暴政之神?这是祂的武器?”

    罗姆罗斯摇头:“不,你看错了,这是永恒宁静,是图铎大帝用的武器。”

    “罗罗”,卢西安用亲密的语气说:“上个纪元末,图铎大帝在唐古斯镇压了企图挣脱封印的暴政之神本恩,将本恩之鞭净化后当作自己的武器,变成了永恒宁静。”

    “这……是暴政之神的武器?”

    罗姆罗斯震惊的看着手中的武器,忽然觉得自己是在驱使一头恐怖巨兽。

    卢西安说:“不要担心,它已经被大帝净化了,失去了暴虐之力,只有来自纯粹秩序的安宁之力,你应该感受得到。而且你继承了先祖的力量,它在你手里就是永恒宁静。”

    罗姆罗斯静静感受着,品味到纯粹而坚实的力量充盈身心,他点头道:“的确是这样,我会和先祖一样掌握它,驾驭它。”

    “您已经做到了”,女魔法师神色骤变,谦卑的向罗姆罗斯低头行礼:“我是来自风暴群岛的魔法之仆格芮塔-米尔德恩,我会和这支失去凯姆信仰的队伍一同效忠于您,为您建立新的秩序,重造新的信仰而战斗。”

    “呃……”,罗姆罗斯一时难以适应美女魔法师的转变,挠着头说:“效忠什么的就别说了,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我们是伙伴。”

    “是的,我们是伙伴”,格芮塔抬头,媚然一笑:“是可以托付一切的伙伴,殿下。”

    罗姆罗斯咳嗽两声,转头问卢西安:“那么,我们现在该做什么?我们的队伍更强大了。是不是该去北面的国家,争取他们的支持?”

    “不,殿下”,格芮塔说:“我们应该举起旗号了,让人民记起图铎帝国的荣耀,让人民团结在图铎新皇的旗帜下,推翻迩香紫山的残暴统治。”

    她的腔调变得激昂:“是的,殿下,重建帝国!让图铎的秩序替代凯姆的秩序!”

    罗姆罗斯大张着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向卢西安的目光喜悦而又恐惧。

    卢西安用深沉的语气说:“殿下,米尔德恩小姐说得没错。迩香正在推行神产制,他们在自掘坟墓,他们每收到一个金蒲耳,就制造了一个敌人。我们只需要将这些人汇聚在帝国的旗帜下,迩香就会像一座沙山一样,轰然垮塌。”

    “帝国……吗……”

    罗姆罗斯只觉意识有些恍惚,他举起连枷,盯着柄端那个图案出了神。

    那个图案相当怪异,更像一个符号。是在一个十字的每一角上再拉出一笔,颇有些像方形的轮子。

    这就是图铎帝国的标志,已经在历史的尘埃中埋了上千年。

    罗姆罗斯抚摸着图案,眼中渐渐燃起热芒。

    新的纪元即将到来,新的帝国,新的秩序,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