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三九 死神神座,如果我没有回来
    达尔曼特王国西南方,绵延群山将一块块平原拼接起来,又被条条江河切割。难以计数的湖泊点缀着这片广袤大地,每一处都如图画般精致秀丽。

    这里是布莱德王国,一个在第四纪元几乎被人遗忘了的国家。

    第二纪元,人类掀起了前往大陆东部拓荒的热潮,这里和克斯特王国一样,都是最早被开发的区域。

    从第二纪元到第三纪元,这片大地都兴盛不衰,极盛时也诞生过几个异常短暂的帝国,统治了东费恩北部大半疆域。

    如今的布莱德王国却异常封闭和落后,王室的统治相当羸弱。领主们两耳不闻窗外事,没什么见识。

    没有神性水晶、魔晶石、魔导金属等矿藏,金蒲耳很难流通,没几个超凡者愿意来这里。就连忠诚神廷也没多大发展,虽然设了分部,却只能跟王室一起抱团取暖。

    这跟布莱德人的信仰有关,他们更看重血脉。从古神到杀戮之神,甚至龙族,只要能带来强大力量的血脉,都是他们崇拜并且依附的对象。

    过去这里涌现过无数强者,甚至被冠上了“巫(师)术(士)之国”的称号。也因为巫师和术士的兴盛,让这片大地充斥着各种罪恶,成为善恶阵营激烈争斗的舞台。

    在第三纪元后期,黯精灵入侵的时候,这里的巫师和术士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们企图跟黯精灵联手,创造人类与黯精灵融合的新种族,由此建立新的世界。

    感觉受了极大侮辱的黯精灵将他们卖给了人类,善神邪神阵营为此联合起来,清剿了这些“理想主义者”。传说诸神还施加了诅咒,让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人再也无法获得超凡之力。

    布莱德王国所在的土地还有个外号叫“诅咒之地”,就是这么来的。

    诅咒仅仅只是贵族对外宣扬的说法,实际上他们依靠各种血脉传承,牢固的统治着平民。超凡者对平民的压迫,以另一种方式在这里呈现,世代相继。

    野人王坐上死神的神座,然后被点了烟花,亡者之域为此震动,波及到了整个费恩世界。

    图铎大帝后裔罗姆罗斯燃起重建图铎帝国的雄心,贝利诺王子干掉了自己的父亲,戴上克斯特王冠,希尔维在北方发动对残存兽人的最后一击。

    跟随着这一系列变化,布莱德王国这里,也有了新的波动。

    王国南方,靠近哭泣沙海的山麓下,若干具尸体挂在城堡高处随风飘荡。无数衣衫褴褛的男女大张着嘴,高举着手,欢呼着不停转圈。

    这是“接鱼礼”,伊斯玛特的信徒新创造的祷礼,纪念伊斯玛特在哭泣沙海对他们的拯救。他们终于走出了沙海,在布莱德王国获得了一处落脚地。

    热烈的欢庆气氛中,两个青年却在城堡大厅里愤怒的争吵。

    “又在吵什么?”

    红发少女从楼上下来,手中的血色之刃还散着淡淡猩红光晕。她的语气颇为不耐,即便改信了伊斯玛特,两个部下依旧不能和睦相处,让她很头痛。

    加斯东说:“我们该吸取在克斯特王国的教训,不能再这么极端了!罪大恶极的贵族可以杀,其他贵族我们应该争取,不然我们在这里又会引来围剿!”

    埃斯特指着加斯东,对格罗妮娅说:“殿下,您该听到了,他在反对您!”

    他用激昂的腔调说:“我们改信了伊斯玛特,我们的正义现在由伊斯玛特授予。只要不是平民和穷人,统统都有罪!不践行这样的正义,又怎么能让伊斯玛特喜悦呢?”

    加斯东不服:“既然是正义,就得进行必要的审判!要让罪人在正义面前领罪忏悔,而不是见人就杀!伊斯玛特不是杀戮之神!”

    “好了!”

    格罗妮娅止住两人,低叹道:“刚才我领受到了神谕……”

    两人顿时凛然,红发少女继续道:“吾主说,亡者之域震动了,纪元更替正式开启。我们必须更有策略的践行正义,准备在这场大变里为吾主献上更多力量。”

    加斯东面露喜色:“这就意味着……”

    “意味着我们的确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只知道杀人”,格罗妮娅说:“我们得发展更多信徒,为吾主献上更多信仰。”

    埃斯特急切的道:“杀贵族不照样能做到吗?我们在克斯特就聚出几千人,在这里杀了个子爵,就得到了上千平民的拥护!”

    “你也说了,都是平民……”

    格罗妮娅摇头说:“我们还很弱小,连一个传奇都挡不住,继续见贵族就杀,很难在布莱德呆下去,这有悖于吾主的神谕。”

    她从衣兜里掏出一颗水晶球放在桌子上,水晶球投射出费恩的世界地图。仰头看着地图,两张面孔在她心中掠过。

    忽略前面一张面孔,她的心神停在后面那张面孔上,那是个黑发灰眸的青年。

    格罗妮娅呢喃道:“他是怎么做的……”

    加斯东和埃斯特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暗暗叹气和不甘。

    格罗妮娅又在想那个家伙了,那个让他们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家伙。虽然从结果来说,其实还挺感激他的,但想到他们在格罗妮娅心中的地位,跟那个家伙远远不能相比,就说不出的郁闷不快。

    只有他俩清楚,每当格罗妮娅犹豫不决的时候,都会像现在这样。抛开两人之间的恩怨,她完全把那家伙当成了智慧导师。

    格罗妮娅久久沉吟,这时候有部下惊喜交加的来报告,说在俘虏里发现了布莱德王国的一位公主。

    “太好了!”

    埃斯特兴奋的道:“把她丢给平民,让她品尝贵族施加在平民女性身上的各种罪恶!将贵族的尊严撕得粉碎!再吊死在城堡上,所有人都看到贵族的下场!这必将是令吾主愉悦的正义!”

    “那毕竟是位公主!”

    加斯东急急的道:“而且才十岁!抛开道德不谈,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眼见两人又要吵起来,格罗妮娅恍然的啊了一声。

    “不要急着对决,得讲策略,得蓄积力量”,她的清瘦脸颊上泛起意味难明的笑容:“在吾主颁下神谕之前,他就说过同样的话了。”

    她的目光变得清澈,话语骤然有力:“去把那个公主保护起来,好好对待,绝对不能伤害她!”

    “殿下,为什么!?”

    “她毕竟是贵族啊!”

    别说埃斯特,即便是加斯东,一时都难以适应这个变化。

    “当初我决定带大家来布莱德王国,就是对这里比较了解”,格罗妮娅说:“这里的贵族野蛮粗鄙,又没有多少善神的教会,对平民的压迫非常沉重,很适合我们发展。”

    “可我们得讲策略,得分清楚敌人的主次。布莱德的王室很弱小,会很乐意看到有人打击贵族领主。如果我们连王室也一起打击,他们就会抱成团一起对付我们了。”

    “既然是讲策略,就不必在乎什么名誉,这是吾主的神谕,吾主不会怪罪我们的。我们完全可以假意投靠国王,充当他的打手,更快的发展起来。”

    听格罗妮娅说到不必在乎名誉,两人的脸颊都抽了抽,再听到是神谕,又都无奈的同时点头。

    加斯东很快转换了思路:“就算我们没对公主动手,国王也不会信任我们吧?”

    “刚才那个子爵……”

    格罗妮娅眼里闪动着智慧的光芒:“他辩解自己没做什么坏事,库房里也一无所有的时候,说过什么?”

    埃斯特皱眉:“说忠诚神廷在推行神产制,要没收所有人的财产?”

    加斯东恍然道:“说败退的兽人涌入王国北方,国王正在召集贵族去抵抗兽人入侵!”

    “对!兽人!”

    格罗妮娅道:“我们就以抵抗兽人的名义,获得国王的支持。”

    她冷厉而坚定的说:“我们去北方,杀兽人,解救平民!杀贵族,发展信徒!”

    加斯东和埃斯特对视,心中也燃起火焰,这条路的确不错。

    ………………

    瓦伦丁城西堡的临时王厅里,特蕾希娅从空气中闪现出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部下们惊呼着围上来,她摆手止住:“不要叫了,你们早该习以为常。”

    她一身血污,银亮的铠甲四处破损,还有一枝绝非凡品的弩箭钉在胸口上。

    “还是没有突破,只杀了他们一个传奇,我们的损失也很大”,特蕾希娅说着,咬牙拔出弩箭,捂住伤口施放了治疗术,手中的圣光比以往黯淡了许多。

    “布林托,你得再想想办法”,她看向自己的顾问:“他们已经调整了防御,没放过任何一条密道,我们很难找到空子钻进控制中枢。”

    布林托惶恐的道:“是的,陛下,我会尽快找到办法。”

    特蕾希娅再做了一些布置,没顾得上做进一步的治疗,匆匆去了城堡里的一间密室。

    传奇魔法师梅迪正在密室里等他,见到她都顾不得行礼,急急的道:“亡者之域震动了,有谁撼动了死神的神座,但没有成功封神。”

    见特蕾希娅脸色一变,梅迪赶紧补充:“不是普雷尔公爵。”

    特蕾希娅松了口气,苦笑道:“亡灵君主们居然达成协议了,真是想不到啊。”

    接着她神色转为迷惘:“我以为……”

    “陛下,我明白您还抱着侥幸,以为获得护卫之盾认可后,纪元更替才会正式开启,然后很快就会完成。”

    梅迪认真的说:“现在看来,这一次的纪元更替,是对凡人更大的考验。仅仅获得护卫之盾的认可,让凯姆意志重归完整,这是不够的。”

    特蕾希娅身体晃了晃,她茫然的扫视着屋子,像是在找椅子,却又马上站稳了。

    灰色眼瞳里闪烁着迷离光晕,她就这么呆呆立着,陷入到沉思中。

    梅迪没有打扰她,就静静的伺立在一旁。

    许久之后,特蕾希娅发出深长的叹息:“是的,我早就明白,只是一直不愿意面对,一直还存着侥幸。”

    她有些不甘心:“如果能早一点攻下瓦伦丁大教堂,或许会不一样。”

    又摇头笑道:“这时候后悔没有任何意义……”

    她果决的道:“我得下去一趟!”

    梅迪劝道:“陛下,您得考虑清楚,在这个时候,获得护卫之盾的认可就更重要,更迫切了。”

    “不,解决亡者之域的危机更重要!”

    特蕾希娅说:“既然纪元更替会更猛烈而凶险,亡者之域的变化就不能掉以轻心。我作为凯姆的代言者,如果不挺身而出,会被邪神和魔王视为凯姆退缩了。他们会将死神的归属视为突破口,掀起撼动整个费恩的大变!”

    “陛下……”

    梅迪作着最后的努力:“先获得护卫之盾的认可,再去处理亡者之域的事情,会更稳妥。陛下急着现在就下去,未必是凯姆所愿,毕竟……最初您只当成私事。”

    特蕾希娅用被冒犯的眼神看着导师,对方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想到刚才心中卷动的狂澜,她咬咬牙说:“好吧,我做一下确认。”

    梅迪离开了密室,特蕾希娅跪在地上,手抚胸口,低声道:“凯姆,请照见我的本心……”

    圣光自她体内溢出,透穿屋顶,直冲天际,再降下一束光尘,将她罩在其中。

    她闭着眼睛,凝神感应,忐忑、期待、愕然、恍然等等神色,依次在脸上掠过。

    等梅迪回到密室,见特蕾希娅身上弥散着淡淡的光尘,气息焕然一新,恍若天使,赶紧低头致礼。

    “导师,是我”,特蕾希娅淡淡笑道。

    梅迪惊讶的道:“我还以为是……凯姆意志降临了。”

    特蕾希娅摇头:“我说过的,凯姆与我同在,我的本心就是凯姆所愿。虽然我对形势判断有误,但我的本心没有丝毫改变。”

    她重复刚才的决定:“我要下去。”

    “我明白了,陛下”,梅迪低叹,手中多出一张面具:“通道已经准备好了,这是冥岸之视,陛下应该用得到。”

    “冥岸之视?死神的神器?”

    特蕾希娅接过:“导师花了不少心思才弄到吧?”

    梅迪脸上忧色重重:“跟陛下要冒的风险比,不值一提。”

    “的确是冒险,有些事情还得麻烦导师”,特蕾希娅说:“既然纪元更替正式开启,我就有可能回不来了。”

    梅迪深深叹息,就因为这个,他才不希望特蕾希娅下去。

    到了这个时候,神祇之间不会再试探、猜疑和谋而后定,而是有什么牌就出什么。哪怕是特蕾希娅这样的代言者,需要的话神祇也会毫不犹豫的舍弃。

    但特蕾希娅依旧与凯姆同在,他没办法再劝。

    “我没回来的话,秩序圣光恐怕要黯淡一阵子了”,特蕾希娅的语气就像是出门旅游前,把家里事务交托给管家那样轻松:“如果李奇回来,把我留下的烂摊子交给他和凯瑟琳。”

    气氛太过沉重,梅迪强自开玩笑道:“陛下还是信不过我们魔法师啊,为什么不是交给海瑟薇?”

    “跟魔法师无关啊”,特蕾希娅笑道:“换海瑟薇的话,她会趁机以权谋私,从我妹妹身边抢走李奇,我敢打赌,她绝对干得出这种事。”

    接着她的声音变得低沉:“如果李奇也没能回来,麻烦您保护好凯瑟琳。除此之外,这个纪元,就跟您无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