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小白领〕〔重生八零:弃妇带〕〔不死魔种〕〔穿二代的补丁生活〕〔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傻子的燃情岁月〕〔西游大妖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极品天医〕〔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楚臣〕〔太古帝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四十 死神神座,至少我要跟他说声对不起
    寂灭之山的山巅,烟花绵绵不绝,李奇等人在山谷里默默看着,现场气氛十分……尴尬。

    离野人王炸成碎片已经过去了很久,现在还在喷发的不知道是什么。

    或许……是封存神座的包装袋?

    李奇觉得光用“卧槽”来表达自己此刻的感受实在对不起野人王,至少得做点艺术加工。

    怂恿野人王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这样的结果,但野人王炸得这么干净利落,着实出乎意料,原本李奇都做好了被野人王怒骂“你们坑我”的心理准备。

    不知道过了多久,暗月打破了山谷里的沉寂,她看着李奇,似乎是想追究责任:“我觉得野人王是被……”

    尖耳朵苍蝇你想坑我?

    李奇反应极快,用沉痛的语气道:“让我们为野人王默哀,他为拯救亡者之域献出了宝贵的……一切。”

    紧接着急迫的道:“现在不是我们愧疚和懊悔的时候,下一个是谁?”

    一直呆呆立着像雕塑般的其他“交互界面”纷纷有了动静,都拿古怪的目光盯住李奇。

    这些亡灵眼眶里只有魂火没办法看眼色行事,魂火闪烁间的情绪却异常清晰。

    愧疚和懊悔什么的,谁会有啊?

    更重要的是,下一个?下一个烟花吗?

    李奇努力模仿杰克小强喘着粗气左右张望的紧张模样:“我们没有时间了!”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可事实证明,野人王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但它没有白白牺牲,死神的神座已经被激活了,这时候再坐上去,肯定能够成功!”

    他挨个跟亡灵君主们对视,语气异常坚决:“相信我!”

    然后他提了建议:“我们……呃,你们抓阄吧!”

    骑士王挠着下颌骨说:“我不清楚你在模仿谁……”

    他用骨爪轻轻拍了两下:“但情绪很到位,不错的滑稽戏码。”

    空间再度猛烈震动,原本黯淡下去的火光骤然变亮,天边充当背景的战斗激烈起来。

    被骑士王逼得连连后退的黑龙王似乎陷入了狂暴状态,骨爪骨翼龙焰一起上,骑士王反倒不迭后退。

    李奇喊道:“看啊,黑龙王急了!它肯定是怕下一个坐上去!喂!你们别走啊!混蛋!都这时候了居然当逃兵!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魂火吗?你们还算是亡灵君主吗?”

    骑士王边走边说:“先干掉黑龙王,再跟喀鲁扎打一场,然后回家过自己的日子。大不了把家搬到深渊去,跟恶魔那帮永远停不下来的狂犬比,魔鬼虽然虚伪得恶心想吐,总还有安静的时候。”

    僵尸王和缝合王跟在后面附和:“同去同去!”

    幽灵王那只女妖的身影渐渐变淡:“惹不起我躲得起!”

    “骑士王!”

    李奇冲上去扯住死亡骑士的披风:“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啊!”

    披风应手而脱,骑士王说:“这似乎是有良心的人才说的话,我既没良心,也不是人。”

    “李奇,真是让人意外……”

    旁边暗月讥讽道:“我还不知道你演起滑稽戏来也这么自然,不过很难看呢,你在我心中的高大形象一下子就坍塌了。”

    “那我就太高兴了”,李奇说:“我宁愿在你心里就是个滑稽艺人,而不是什么英雄。”

    暗月用僵死千年的脸肉堆起笑容:“但我还是站在你这边的,我们仍然是好伙伴。我去查探一下喀鲁扎的情况,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暗月也飘走了,山谷里只剩下一只巫妖。

    李奇看向巫妖,对方抖了抖下颌,用空洞的声音说:“看来你已经有了觉悟,很好,刚才我一直在犹豫是解决掉你,还是继续期待这份誓约能够兑现。”

    原本那股“滑稽艺人”的气息骤然消散,李奇冷冷的道:“如果不想在我身上冒险,就把我应该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然后祈祷我能够成功。”

    野人王被点了烟花的时候,李奇就知道自己跑不掉了。

    骑士王不想当死神,有野人王的糟糕示范,其他亡灵君主不敢尝试,就剩下自己这个活人王。

    当然他不是真去坐神座当死神,现在的情况回到了最初计划中的步骤。他可以进入寂灭之山,触摸死神神座,然后把难题丢给小红帽了。

    即便如此,野人王完蛋得那么惨烈,谁知道触摸死神神座有什么危险?说不定触摸就等于坐上去呢?

    李奇很紧张,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刚才那通滑稽戏码不过是热身而已。就跟倒了血霉总得苦笑或者自嘲一样,不如此难以纾解心中的沉重。

    感谢苍白之主,把心里最后一丝犹豫扫掉了。

    巫妖的魂火闪烁了片刻,缓缓点头:“我知道得不多,你听好了……”

    天边的战斗背景再度变化,一只镶嵌着无数头颅的巨大憎恶和一个浑身上下插满了手臂很像千手怪的僵尸武士加入了战团,和骑士王一同围攻黑龙王。

    僵尸王和缝合王打定了如意算盘,准备抱着骑士王的大腿,跟他共进退。

    李奇听完苍白之主的讲述,点点头,登上旁边的山脊。

    “敏丝……”

    他轻抚矮小骨骸的头顶:“我不能再陪你了。”

    再看向肃立的亡灵圣堂:“奥图,作最后一战吧,在那之后……”

    他伸展手臂,将奥图和敏丝同时抱住,虽然抱住的是冷冰冰的骨骸,三个灼热而柔软的心灵却紧紧靠在一起。

    “如果我还在,我们一起商量后面该怎么办,如果我不在了……”

    意念传送到这,被奥图和敏丝发出的冲击打断。

    “你们就把我的残魂捡起来拼好,我们再一起……”

    李奇继续道:“战斗——!”

    李奇下了骨山,向冰原走去。敏丝爬上奥图的肩膀,久久注视着他。

    看着死神的神侍让开一条通道,他的身影没入雾气弥漫的冰川,奥图和敏丝同时转头,看向骨山下的黯淡光河。

    奥图举手发出凄厉的咆哮,敏丝扫视过一个个方阵,浅绿光河片片点亮,开始蜿蜒折返,压向变得木楞呆滞的野人王部众。

    失去了亡灵君主的亡灵一群群被赤红亡灵感召,不断让浅绿光河变得更宽阔更厚实。在光河涌动的前方,就是无数焰火铺满大地的炼狱亡灵。

    ………………

    “冰川开始解冻了……”

    战场远处的角落里,一个黯淡而模糊的人影说,声音悦耳而坚韧。

    另一团虚影用苍老的嗓音说:“是的,野人王虽然没有成功封神,却激发了神座。神座现在就像刚刚苏醒的猛兽,正等待着下一个人坐上去,不管那个人是主人,还是猎物。”

    女声问:“我不清楚你的用心,终亡之主,你不是找了赤红女士合作吗?为什么答应将我带到这里?”

    “因为那个时候,您并没有回应啊”,终亡之主叹道:“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会将大半的亡者意志拧在一起,由此鸣响纪元更替的钟声。”

    “抱歉,我以为还没到那个时候”,特蕾希娅叹道:“那个家伙,越来越像发动纪元更替的黑手了……不,再加上他的女神赤红女士。”

    那团虚影晃动了一下,语气变得急促了:“我感应不到冥岸巡礼了,他应该踏入了寂灭之山!”

    “他要去坐死神神座!?”

    黯淡身影中亮起清冽眼芒,依稀映亮了一张绝丽容颜,正紧张的低呼。

    “应该是去触摸神座,借助赤红女士的力量,看怎么解决问题”,终亡之主语气难明的道:“很渺茫,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既然你认可了我代表凯姆意志而来,那就把事情彻彻底底跟我说清楚”,特蕾希娅冷声道:“再把我当赤红女士和李奇那样摆布,哪怕你是神祇,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

    终亡之主的虚影亮起一团微小白光,特蕾希娅伸手触摸,白光化作点点碎芒,浸入她的眼中。

    “竟然……”

    片刻后,她低声呢喃:“是这样……”

    终亡之主低声道:“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辛,我对赤红女士和普雷尔也没有隐瞒和遮掩其中的风险。”

    “冥河之主……都说过这个神位,从古至今,没有听说谁登上过,那是比死神还要强大的神位”,特蕾希娅难以置信的道:“赤红女士竟然想获得这个神职,还这么急切,哪怕可能性微乎其微。”

    “赤红女士拥有告死神职,告死女士的前身是生灵循环之主,理论上有这个可能”,终亡之主说:“冥河就是生灵循环的具现,不仅在主位面存在,在费恩世界的各个位面都存在。迄今为止,还从未归于哪个意志掌管。纪元更替会这么频繁,位面动荡这么猛烈,跟冥河无主也有一定的关系。”

    “死神是亡者之主,告死女士在主位面开辟冥岸之后,冥河之力委托给了死神掌管。如果赤红女士有那样的资格,祂至少能成为主位面的冥河之主。”

    特蕾希娅摇头:“但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赤红女士竟然直接答应了,祂恐怕更多是为了平息亡者之域的危机,拯救被巨人王攻击的神陨高原。”

    她的语气满含敬佩:“这太冒险了,赤红女士终究是善神,就像祂的信仰那样,祂也真是太……天真了。”

    终亡之主的虚影晃动了一下,附和道:“那的确是位……天真的神祇。”

    “不管能不能成功,李奇都很有可能被牺牲掉”,特蕾希娅的语气转为愧疚:“是我不好,凯姆是善神之首,这种事情,我应该代凯姆第一个站出来的,我却只顾着地面上的事情。”

    终亡之主说:“普雷尔公爵成为死神,再将冥河之力交给赤红女士,让赤红女士成为冥河之主,不管是冥岸还是亡者,就都安定了。”

    顿了顿,祂补充道:“这是最理想的状况,我跟赤红女士沟通的时候,祂对此欣然接受,应该是做好了牺牲普雷尔的准备。”

    “怎么可以……”

    特蕾希娅苦涩的说:“他自己知道吗?”

    终亡之主犹豫了一下才说:“赤红女士跟他是怎么沟通的,我并不清楚。”

    特蕾希娅转为狐疑:“你确定跟赤红女士说清楚了这些事情,祂知道会付出什么代价?”

    “有些事情是神祇的常识,是不言自明的”,终亡之主的态度转为威严:“曙光女王,你的质疑毫无意义。”

    特蕾希娅沉默了,许久后,她的眼中升起坚定的光彩:“不……要牺牲,也该是我!这场危机,也该由我承担!”

    她不再理会终亡之主,迈步向冰川走去。步伐越来越快,一步跨越数千米,如一道辉光直射冰川。

    辉光中,她低声自语:“如果真的做不了什么,至少也得跟他说声……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