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四九 活人的世界再见
    金发湿漉漉的贴着额头,雪白肌肤变得粉红,特蕾希娅抱住李奇,抽搐喘息。

    她闭着眼睛说:“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丑……”

    怀中人没有说话,她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自顾自的呢喃:“小时候,我和凯瑟琳曾经在窗户外偷窥侍女跟人私通,看到最后那一刻,侍女的脸都扭曲了,吓得叫出了声。”

    “现在想想,那个侍女真是可怜啊。”

    “我和凯瑟琳讨论过那一刻,我说好丑,凯瑟琳说再丑也比她那张脸漂亮。”

    “我抱着她,哭着向她道歉,她说不要道歉,只要我满足她一个愿望。”

    “她说,姐姐,如果你嫁人了,那一晚,让我在旁边偷偷的看好吗?我要看到你那个时候的样子。”

    “我说,我这辈子都献给了凯姆,我不会嫁人的。”

    “凯瑟琳说,那我嫁人了,那一晚你也在旁边偷偷的看,看我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

    “我答应了,以凯姆之名发了誓。”

    “本来以为,这个誓言这辈子都不可能兑现,没想到你拯救了凯瑟琳。”

    “本来……一直在准备履行誓言,没想到先应验在我自己身上。”

    “不,我们之间,应该……不算。”

    依偎的身体已是真切的血肉,和她一样滚烫,只是在本性之外的反应还不热烈,浑浑噩噩的还没清醒。

    感觉到按在下面的手多了些力量,特蕾希娅继续道:“从我懂事开始,就知道凯瑟琳承担了我的痛苦。我是幸福的,我发誓要让所有人都幸福,这是我的职责。”

    “很快我就知道,我发下了哪怕是凯姆都做不到的誓愿。因为凡人啊,总是会互相伤害。”

    “我学会了始终保持冷静,学会了衡量取舍,我时刻以凯姆之心度量自己的心,最初的确……很不容易。”

    “十四岁的时候我在王国里巡行审查,处理一桩平民和贵族的案件。贵族**并且杀害了平民的女儿,平民给贵族下毒,伤害了贵族一家。”

    “我裁决两个人都处死,贵族不满,平民也不满,没人愿意行刑。我在广场上亲手砍了他们的头,那一刻我就感觉到了凯姆意志与我同在。可身上的血水和人们眼中的憎恨恐惧,却让我吐了一夜,我差点放弃了。”

    “我如果做妻子的话,一定是最不合格的。我这个人很无趣。不会打扮,女孩子的那些事情对我来说很无聊。记得上次的舞会吗?我还是第一次跟男人跳舞,惊讶吧?你肯定没看出来。”

    “让我再想想……看吧,我无趣得实在找不到什么可说的。”

    “啊,有件事倒是跟你有关……”

    “当年我们都在迩香的时候,有一天看着你走过那条巷道去吃午饭。欧萝拉跟我说,哪怕不嫁人,也该养个情人,不然作为女人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她指着你的背影说,那个家伙就挺合适的,一定很鲜嫩很乖。”

    “我跟着希尔维都笑她花痴,要她先去尝尝。那时候我其实也觉得,作为一个女人,长相和身材都还过得去的女人,被仰慕自己,自己也中意的男人抱在怀里,感受他坚实的胸膛和有力的臂膀,听他说些可笑的甜言蜜语,的确是人生不可缺少的东西。”

    “但那对我太……奢侈,是啊,我没有资格。”

    “我欠凯瑟琳的,我欠整个世界的,我没有资格享受凡人应有的幸福。在我的血脉诅咒转移到凯瑟琳身上时,我就已经获得了超出我该拥有的幸福。”

    “我也欠……父亲的,我还欠你的,欠康拉德城那两万人的,欠白玉城十万人的,欠所有因为我发起这场战争而死去的人的,我没有资格要求任何幸福。”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凯姆赋予我的使命,也正是如此,所有这一切都在时刻提醒我,我不可能为自己而活。”

    “我……”

    特蕾希娅的话被什么动静打断了,她微微蹙眉,再露出惊喜的表情:“李……”

    话没说完,下意识的低头:“别看我……”

    然后她自咽喉深处发出低低呻吟,咬着嘴唇,再抱住李奇,抱得紧紧的:“随你心意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骨骸峰林片片垮塌,只剩下孤零零的抵天巨柱。尼尔瑟拉神国穿透亡者之域,变作泥石激流,依旧绵绵不绝的倾泻,围成重重帷幕。

    顶端平台的座椅上,李奇眼中银白光芒转动,将最后一丝绿芒驱散。

    他抱着特蕾希娅起身,那一刻他抽了口凉气,特蕾希娅也哼出了声,又咬住牙关,将后面的声音掐断。

    “给我找件衣服……”

    特蕾希娅软在他怀里,声若游丝。肌肤上的粉红正在消退,显出如雪本色,一丝触目殷红绕在腿间。

    李奇努力抽回目光,挥手一招。

    告死神力流转,牵引出泥石,在身上化作片片护甲。

    一裘艳红落入手中,是他之前攀登神座时被吹飞的披风。这是他在冥土中捡到的东西,给特蕾希娅遮体很有些冒犯。不过他的空间戒指早就成了粉末,他也知道她不在意。

    “这是……”

    特蕾希娅用披风裹住要害,看到披风一角的文字,有些讶异。

    “黑暗时代的文字,不朽的意志,这件披风的名字”,李奇抱着她走下平台,不断从泥石帷幕中牵引出一块块石头拼成台阶。这些泥石都还含着告死神力,正好供他驱使。

    “应该是件很强大的魔导器或者神器,现在只剩下永不磨损的属性,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带到亡者之域里来的。”

    李奇的公主抱非常小心,像是抱着一尊玉雕,说话也非常温和,怕声音稍稍大点,就把怀里的人伤着了。

    “不朽的意志,这名字真不错,我很喜欢”,特蕾希娅说:“送给我吧。”

    “这不是我的”,李奇说:“而且,也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就算是永不磨损的属性,也只是受某些法则的支持。法则不可能不朽,神祇也不可能不朽,凡人就更不可能不朽了。”

    “为什么不可能?只要人人都安守本分,忠诚职责”,特蕾希娅用带着点耍赖的语气说:“我宣布,这件披风是我的了。”

    这个话题难以继续,两人也再找不到其他话题掩饰复杂心绪。沉默中,李奇抱着她降到地面,穿透帷幕,离开了神座的范围。

    特蕾希娅淡淡道:“放下我……”

    李奇照办,她没有站稳,又不得环住肩膀扶着她。

    两人对视,呼吸相融,沉默了好一阵。

    特蕾希娅按着他的肩膀,平静的道:“你应该没忘记我刚才说的……不,最初说的那些话吧?”

    “我是凯拉斯卓,你是罗兰”,李奇点头:“我没忘记,但是……”

    “所以,就不要认为我们之间跟以前有什么不同,更不要企图改变我。”

    特蕾希娅笑道:“你别忘了,你连凯姆都拒绝了,我会不如你吗?”

    她像是哥们之间,或者是上司对下属那样拍拍李奇肩膀:“下面的烂摊子你就自己收拾了,我在上面还很忙。等你解决了这里,还有你家里的事情,就来帮我,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她仰望天幕,赤红女士的本体已经消失,应该是感应到了李奇的状况,放心的离开了。

    “虽然我看不到更远的未来,但在抵达迩香之前,你还是我的封臣,是我的盟友,是背负凯瑟琳未来的人”,特蕾希娅的手落到李奇胸口:“作为封臣、盟友和……献上你的忠诚和友情,努力帮助我,好吗?”

    “如你所愿,陛下”,李奇牵起她的手,轻轻吻在手背。

    然后特蕾希娅又挤进他怀里,仰头相融。

    “最后放纵一下”,这一刻的特蕾希娅,目光和声音都异常迷离:“回去后我会加倍祷告,忏悔我的罪过。”

    李奇不由失笑:“这样糊弄凯姆陛下好吗?”

    特蕾希娅的目光转为清灵,微微笑道:“我与凯姆同在。”

    她扯了扯堪堪只围住躯体,露出玉白双臂和修长双腿的披风,向前方走去。最初步伐还有些绵软,但很快就变得坚韧有力。

    走出十多步后,她转身看向李奇,如往日那般威严的说:“那么,活人的世界再见。”

    暖白光芒闪烁,特蕾希娅化作圣光直射天幕,用类似神召的神术,离开了亡者之域。

    瓦伦丁城西堡密室,空间荡漾,特蕾希娅身影显现,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在地上。

    她赶紧撑住桌子,就听门外梅迪惊喜的道:“陛下!你回来了!?”

    “别进来!”

    特蕾希娅急声说:“去叫我的侍女,让她给我准备衣物。”

    梅迪咳嗽了一声,赶紧离去。

    等特蕾希娅换了一身衣服露面,即便用神术清理过,脸上的疲惫依旧难以遮掩,而且眉宇间还有什么气息与之前有很大差异,令梅迪心中剧烈荡动。

    他惊讶的问:“陛下,亡者之域发生了什么?您在那里似乎有了什么……变故?”

    特蕾希娅微微侧脸,避开导师的目光:“发生了很多事情,一言难尽,至于我……我没有什么变化。”

    感觉不该对着导师睁眼说瞎话,她低叹着补充道:“有变化也是我个人的私事,跟公事没关系,而且……”

    她像是在提醒自己:“那也是结束,不是开始。”

    梅迪张嘴想说什么,出口的却是一声轻叹。

    他转移话题道:“大家都在等陛下,占星师说神祇在星界的投影有很多变化,似乎是诸神在酝酿大战,大家都想知道凯姆陛下的情况如何。”

    “正好,我也想召集大家,说明一下亡者之域的情况”,特蕾希娅挥臂招呼导师跟上。

    她急步在前,梅迪在后,看着她略略有异的步伐,梅迪神色变幻不定,最终化为欣慰和释然。

    女王步入大厅,上百臣僚和盟友代表低头抚胸,同声呼喝:“特蕾希娅,举世无双!”

    这不是规定的礼仪,但值此关键时刻,与凯姆同在的女王,寄托着所有人的希望,这是他们的真心流露。

    “我刚从亡者之域回来,清楚了很多事情,也让我更加坚定的相信,我们所做的是正确的,是必须的。”

    特蕾希娅并没坐上王座,她环视众人:“星界投影的事情,你们不必担心,暂时跟凯姆无关,我们的目标仍然是瓦伦丁大教堂。”

    目光落到王座后的秩序同盟大旗上,特蕾希娅先看了看那个蓝底白塔,由一圈符文环绕的徽记,那是法师联合会的标记,再看了看那个突兀怪异的微笑五星,眼里闪过彻悟的光芒。

    女王那略略嘶哑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过去我的确拘泥于很多细节,让我们付出了不必要的代价,也让我们花了一年多时间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现在,我们的确需要做些改变了,必须尽快攻占瓦伦丁!我们还有更重要的目标!”

    “我决定……”

    女王颁布的一条条命令,让直属臣僚们喜出望外,而那些王国公国的代表们却忐忑不安。

    站在女王身侧,梅迪看了看窗外的天空,碧蓝天幕偶尔闪过一丝无声的异彩,极为微弱,那是磅礴神力在星界震荡。

    “成为女人的特蕾希娅,果然要比以前少了一分天真,多了一分成熟”,梅迪暗暗喟叹:“但她却离凡人更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