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天大圣〕〔网游之白骨大圣〕〔纵横诸天的武者〕〔重生之千金毒妃〕〔超级护花天王〕〔灰烬之燃〕〔我有万界聊天群〕〔我靠充钱当武帝〕〔农家子的发家致富〕〔吃鸡奶爸修仙传〕〔偏宠替嫁小娇妻〕〔张牧〕〔夜少的二婚新妻〕〔皇上,您要点脸!〕〔总裁他宠妻有术〕〔丹天战神〕〔天庭红包群〕〔总裁,夫人又征婚〕〔我不想继承〕〔诸神游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五十 死神接班人与冥河魔女
    特蕾希娅化光而去的瞬间,李奇生出强烈的空虚感,似乎永远失去了什么宝贵之物。

    唇间的余香渐渐清晰,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真实。

    刚才发生了什么?

    特蕾希娅……

    大地剧烈震颤,李奇转身,泥石帷幕中,骨骸峰林仅存的那根巨柱轰然垮塌。

    死神神座……

    他竟然从神祇变回了凡人!

    大概是离散的灵魂重新汇聚,整个过程的记忆虽然异常清晰,却延迟到现在,才一点点有了真切的体会。

    回味神座上发生的事情,李奇心中混沌难明。

    终于告别魔法师职称了,只是没想到是和特蕾希娅,而且是在那样的状况下。

    这下对特蕾希娅可不是简单的歉疚了啊,还不知道小红帽,欧萝拉和凯瑟琳会怎么想。

    小红帽!

    惊雷在心中炸响,她还受着伤!

    那会落下来的时候,死神李奇的视角还注意到了天幕之上有什么异动,说不定是其他神祇出动了!

    “这里是小红服务热线,请选择提示语言的种类,费恩通用语请按一,华夏普通话请按二……”

    “转到神工服务,抱歉,暂时无法为你提供该项服务,但有你一条语音留言……”

    “我心口正痛着呢!在我清理完心灵污染之前,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看到你的脸!总之你爽够了就干正事!”

    呼叫小红帽,得到了这样的回应,李奇松了口气。

    还好,不仅状况还好,反应也没超出他最坏的预计。

    但这反应很奇怪啊,味道为什么这么不对……

    心神正恍惚,旁边响起一个声音:“抵御住神祇之心的同化这种事情还是挺多的,比如凯拉斯卓就做到了。但能挣脱神祇之心的,在费恩还是头一遭,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是骑士王……不,罗兰,穿着一身样式古朴的铠甲,抱着头盔,骷髅头里的魂火黯淡飘曳,投射出一张依稀面目,正是之前缔结冥河誓约时那个英俊的金发男子。

    此时的他就是常人尺寸,立在李奇不远处,也在眺望坍塌的神座。

    “对了,单靠你自己是不行的,那支弑神箭,还有那个小姑娘才是关键。真是可惜,那时候我们都是亡灵了,也没弑神箭,没办法用这招救回伊尔洛恩。”

    罗兰耸耸肩,用漫不经心的腔调说:“仔细想想,就算有弑神箭,我们也都是凡人,也没有神祇帮忙啊。而且卡米拉可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委屈自己,伊尔洛恩对卡米拉也没有那个意思。他下到亡者之域,更多是为了我,总不成我上吧。”

    罗兰转向李奇,魂火闪烁着,像是在眨眼:”虽然没看到,但在死神的神座上做那种事情,一定很刺激吧?“

    李奇忍住朝那家伙吐痰的冲动,当着别人的面说这事,你要脸不?

    不对,你没脸……

    骷髅头的下颌骨抖了抖,投射出的面目爽朗的笑道:“我很高兴为那个小姑娘提供了灵感,那真是个高尚的小姑娘,她给我的感觉非常亲切,似乎我们之间血脉相连。”

    李奇更不爽了:“如果你是想说我跟你的一千代曾孙女发生了亲密关系,再靠着这层关系在我这里讨到什么好处,我奉劝你打消这个念头。”

    “咳咳,那倒不可能”,罗兰摊手道:“我可没有后裔。”

    这时候李奇的心态继续沉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问题,或许是死神之心还在灵魂中残留着痕迹,让他不怎么把罗兰放在眼里。

    这终究是位半神级别的亡灵君主,生前还是末代皇子、源初骑士,以及与凯姆意志分裂直接有关的核心人物。

    更重要的是,罗兰之所以沦为亡灵君主,是因为他反抗神祇。跟自己这个机缘巧合,还靠特蕾希娅牺牲才得以逃脱的幸运儿相比,罗兰虽然是失败者,却绝对不是他可以看轻的对象。

    这是两万多年前就在反抗神祇压迫的革命前辈!

    李奇郑重的抚胸低头:“抱歉,死神意志还在影响我,刚才实在很失礼。”

    “没有关系,我之前也一直浑浑噩噩的,作为亡灵君主跟你相处的时候也很没礼貌。对了,还没认真的做自我介绍呢。”

    罗兰用拳头碰了碰胸口:“克洛斯-弗瑞文-罗兰,罗兰帝国的末代皇子,除此之外没有更多身份,什么源初骑士,应该是后人加上去的。非要加个名号的话,在我们的七人小队里,大家都叫我‘说话不经大脑的白痴’……”

    这就是“诚实者罗兰”这个称呼的由来了吧?

    “说起死神意志的影响”,罗兰的语气很好奇:“看起来你跟我们一样,都清楚凡人成神意味着什么,也不乐意接受神祇的束缚。可我奇怪的是,你既然能当赤红女士的选民,为什么不接受凯姆的契约?”

    他挠着下颌骨说:“总感觉你跟你的女神,并不是选民和神祇的关系,更像是女主人跟宠物犬。可我从没见过宁死不换主人的宠物犬,这就是奇怪的地方。”

    你的队友给你起的外号还真是贴切啊……

    李奇为刚才的道歉而后悔,也把什么革命前辈丢到了一边:“因为我不是宠物犬!”

    他还是耐心的解释:“我的女神很特别,我跟她的关系也很特别。可以说有她才有我,失去了她我就不再是我了。”

    “真是羡慕啊”,罗兰叹道:“我也看得出来,你的女神还保有凡人之心,或许就是因为你的原因。”

    震颤停止了,死神的神座垮塌成大片类似垃圾场的残骸,李奇说:“我们只能在这里聊天吗?我得离开这了,你有什么打算?”

    罗兰那张模糊面目露出惊愕的表情:“你就这样走了?”

    他指着死神的神座说:“你当了半天不到的死神,除了跟你的女神一起把亡者之域弄得一团糟外,还干了什么?”

    杀了那只尖耳朵苍蝇?

    既然是只苍蝇也算不上什么事。

    上了曙光女王?

    这……咳咳,可不是能拿出来炫耀的事迹。

    李奇很愧疚,作为有史以来在任时间最短的死神,能让继任者记住的,恐怕只有搞塌了神座这桩伟迹了。

    罗兰用谴责的语气说:“你真的准备拍拍屁股就走?”

    李奇叹气:“那你有什么建议?”

    的确不能就这么走了,来亡者之域的初衷还没有解决,得约束住巨人王。

    “再找个谁坐上去”,罗兰说:“之前你变成的死神被腐化神力干掉了,当然你也是帮凶,神座也坍塌了,至高死亡之力元气大伤。如果不尽快再找个人当死神,卡米拉或者其他魔王甚至恶神再来,可没办法抵挡了。”

    环视四周,感应到几个存在鬼鬼祟祟的游动,应该是僵尸王、缝合王和幽灵王那几个大难不死的酱油党,李奇苦笑:“我可以把你的话理解成毛遂自荐吗?”

    罗兰:“毛遂是谁?”

    李奇:“不要在意细节。”

    罗兰看看李奇,再看看周围,也露出苦笑的表情:“好像真的只剩我了。”

    语气依旧轻佻,李奇却另有感觉,愕然道:“你是认真的?”

    “除了我,还能有谁呢?”

    罗兰叹道:“老实说,还是我把你推进死神之心的,我记起来了,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

    他看看满目疮痍的大地,像是在回味某个已经退回炼狱的身影:“卡米拉……不,喀鲁扎让我记起了我是谁,你再让我彻底清醒。”

    “现在的我或许还有点凡人之心,或许仍然是以前那个罗兰,那么就该做罗兰应该做的事情,像凯拉斯卓那样。”

    他的魂火渐渐明亮:“真要追究责任,这个烂摊子,我是说,黑暗时代之后的几个纪元,都是我们这些前辈搞出来的,对后人总得负点责任。”

    李奇艰涩的道:“但这意味着……”

    “既是牺牲,也是解脱”,罗兰拍拍他的肩膀:“继续努力吧,李奇,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奇迹。哦,还包括你的女神,或许你们能开创出让神祇不再奴役凡人的新纪元。”

    罗兰成为死神的确是最佳解决方案,从一开始就是,现在不过是回归正轨。

    李奇却不忍心,他觉得也许能找到其他办法,还想劝住罗兰:“卡米拉怎么办?”

    “那不是卡米拉了,杀耶罗的时候,卡米拉的灵魂就因为炼狱禁咒的反噬彻底消散了,那不过是炼狱之力用她的意志弄出来的山寨货。”

    罗兰说完,大步流星的朝前方走去,毫不犹豫,令李奇心中激荡,一时无语。

    没走几步,罗兰停了下来,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之前你……踩了我一脚?”

    李奇很坦诚:“两脚,还喷了口龙焰。”

    “哟,那可不妙了”,罗兰说:“等我成了死神,说不定会讨回这笔债呢,我这个人很记仇的。”

    李奇深深叹息,勉强笑道:“我相信你的本心,你必定是位公正严明的神祇。”

    “我不觉得自己是这样的人啊”,罗兰摇头道:“你们这些后人啊,总是愿意相信编造的英雄史诗,不理会当事人的说法。”

    他再度前行,没走两步又停下来了,这次没转头,自言自语道:“我好像记起毛遂是谁了。”

    李奇瞠目,没等他出声,罗兰哈哈一笑:“也许就是场梦呢。”

    看着他的身影没入泥石帷幕,李奇心中疑云涌动,这个罗兰,难道是……

    疑惑被眼角扫到的景象打断,那是一股黑气,正从远处地面的什么东西上冒出。

    过去一看,是串项链,被无比熟悉的腐化神力包裹着。

    冥岸巡礼……

    李奇惊喜交加:“阿丽珊!”

    大地再度震动,无形之力汇聚,形成湍急涡流,混沌的亡者之域因此渐渐清晰。

    一个巨大的身影自垃圾堆般的神座上站起,泥石帷幕被那股重新汇聚的力量驱散大半,露出他的清晰形象。

    依旧是那身铠甲,依旧抱着头盔,但不再是骷髅模样,面目与之前的罗兰一模一样。

    还是有不同,面目更加苍白,头发从金黄变成了暗金,眼中虽然不是魂火,却也不是活人的眼瞳,而是深邃的幽绿光雾。

    祂一手抱头盔,一手拄着大剑,扫视四周,像是刚睡醒似的在重组意识。

    然后祂咆哮道:“谁把我的国度弄成了这个样子!?”

    祂狠狠盯住李奇,脸上和眼中是无可遏制的愤怒:“活人?这座含着告死神力的废弃神国,是你丢下的!?”

    罗兰彻底逝去了,现在是死神罗兰,性格、记忆完全继承自罗兰,却不再是之前那个罗兰。

    颇为熟悉的力量凌压着李奇,之前是掌控,现在是承受,感觉还真是不一样啊。

    李奇没说话,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悼念罗兰的同时,也异常不爽。

    劳资才卸任你就这态度!难道这点时间你的记忆就被清空了!?

    “李奇-普雷尔,是你啊”,还好,死神罗兰在罗兰的记忆里找到了相应的内容:“前任死神,赤红女士的选民……”

    新生的死神再被那个终极的哲学问题难住了:”我呢?我是谁?“

    沉默了许久,祂冷笑:”罗兰……不,我不喜欢这个名字,那个家伙最讨厌的就是神祇,我怎么可能还用他的名字?我就叫……唔,神座上刻着的这个名字不错,奈罗,我就叫奈罗!”

    死神奈罗再度盯住李奇,显得相当不悦。

    “看起来我们得一起收拾这个烂摊子,不过你那两脚踩得我很痛啊,那口龙焰更像是剥皮似的难受。”

    大剑上灰暗光流涌动,死神奈罗嘿嘿冷笑:“在干正事前,我是不是该在你身上讨回一点公道?比如……把你变成亡灵?”

    就和罗兰一样,这家伙很爱唠叨:“当我的侍从如何?我们相处一定会很愉快。你也很熟悉死亡之力了,毕竟当过一任死神嘛,这里的情况非常了解。我们一起携手,把我的国度建设成亡者的幸福家园吧。”

    没有凡人之心的神祇果然一个个都不把凡人的命当命!

    跟魔王斗过,跟死神之力斗过,从死神的神座上全身而退,作为创造了费恩奇迹的凡人,此时李奇对新任死神的威胁一点也不在意了。

    他多了一张底牌……

    一直按在额头的项链冒起银白光芒,上面的黑气彻底消散,一团银灰光雾自项链中溢出,在李奇身前凝结成一个娇小而单薄的身影。

    “我这是……怎么了?”

    如幽灵般的阿丽珊呢喃道,再瞬间清醒:“李奇!”

    她话音刚落,跟死神神座混在一起的尼尔瑟拉神国泥石片片凝聚,筑成石路、石墙、庭院,沿着冥河伸展,急速垒砌出一条长长的景观河岸。

    一股无形之力自死神奈罗体内抽出,祂的身影似乎失去了某种色彩,令祂变得更虚弱。

    “不——!我的冥河之力!”

    奈罗惊恐的咆哮:“把它还给我!”

    景观不断垒砌,祂和脚下那如垃圾堆般的神座被不断向后推挤,跟李奇渐渐远离。

    “欢迎加入赤红革命的大家庭,阿丽珊……”

    李奇欣慰的吐出口长气:“我的……不,我们的冥河魔女。”

    心中那份笃定的感觉果然没错,阿丽珊,至少可以承载主位面的冥河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