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五一 偌大的烂摊子与神祇的交易
    主位面的屏障上,一片大地正缓缓沉降。屏障上荡开道道灰暗光纹,显示大地并没沉到主位面,而是由这层屏障通往主位面之下,属于“下界位面”的亡者之域。

    大地中心那座类似竞技场的建筑里,矗立着一柄巨大得不可思议的长刀,长刀顶端立着红裙红帽的小姑娘,正仰头叉腰的叫嚣。

    “有种就上啊!唧唧歪歪只会动嘴,你算什么战神!?”

    “怕老娘这是本尊,你只是连分身都算不上的投影?没关系!我这不是缩水成萝莉……呃,这个样子了吗?”

    “来来,让老娘用四千米长刀教你重新作神!”

    “想趁火打劫?老娘刚被人打劫了一波,正愁找不到人开刀!”

    这自然是小红帽,她缩水到了萝莉状态,胸口那处伤痕银白神力流转,溢出缕缕灰黑之气,散逸到混沌虚空。

    被小红帽怒喷的对象飘在远处一片淡红光芒中,那是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头戴牛角盔,身披重甲,背着一对巨斧,抱着粗壮的胳膊,正用有趣的目光看着小红帽又跳又闹。

    “乌索斯不是在威胁你,只是跟你做个交易”,听到“趁火打劫”,战神投影开口了:“要我保护你的安全,就做我的从神,向我效忠,这是一劳永逸的事情。”

    “不接受的话,我会离开。等上面那些恶神分身跟你打到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会派分身过来,用斧头让你低头。”

    “你现在不敢回神国,你知道自己的伤会留下痕迹,让恶神把你的神国查探得一清二楚。”

    像是在印证战神的话,虚空各处角落隐约闪烁起各种光色,以古铜色、铁灰色、猩红色为主。闪烁间虚空还荡起淡淡涟漪,那是在向战神投影展示力量,试探祂的立场。

    “这还不是威胁?”

    小红帽冷笑:“把斧头劈进人的脑门,不答应你再把斧头扯出来,那才是威胁?”

    战神的用语很怪异:“乌索斯是战争的化身,是对一切存在的威胁,这该是神祇的常识。”

    小红帽暴怒:“我就是个没常识的神祇怎么啦!”

    再鄙夷的道:“什么战争之神,只知道为战而战,不过是个没脑子的莽货。”

    “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读过吗?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不懂吧?”

    “《孙子兵法》更没读过吧,战争是多元宇宙里的头等大事,关系到人与神、国家与世界的存亡兴废,必须动脑子认真思考,这话没听说过吧?”

    “克劳塞维茨,听谁说过”,战神投影疑惑的道:“《孙子兵法》在上个……不,上上个纪元听哪个旅法师说过,不过用语跟你的话差别很大啊。”

    小红帽咬牙嘀咕:“该死,费恩世界的穿越客那么多吗?这是要废掉我的差异优势啊!”

    她理直气壮的辩解:“本地化!本地化都不知道?你的智力只有五,初始点全点到肌肉上了吗?”

    “这就是我欣赏你的原因,你会让战争升华”,战神投影丝毫不为讽刺所动:“力量是战争信仰的关键,但智慧也很重要,在这方面我需要一个可靠的伙伴,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

    小红帽骂道:“偷窥狂!”

    “可现在你的表现,让我又有些怀疑了”,战神投影说:“如果你真的有足够的智慧,就不该拒绝我。”

    小红帽冷笑:“我的智慧,不是你们这些家伙能明白的!”

    战神投影捏着下颌,像是重新评估:“或许你的智慧更多是在动嘴上……”

    小红帽小小身躯跃起,长刀转动,指向战神投影:“你还是有点智慧的!起码懂得激将法,你成功的激怒了我!”

    刀刃上银白神力流转,小红帽做势欲劈,旁边两团渺小光影大呼使不得。

    小红帽大叫:“别拦着我!今天一定要让他知道我是不好惹的!战神算什么,死神我都干过!”

    那两团光影正是夏安和弗朗希斯,闻言对视苦笑,拦着她?她真要冲过去,他们两个半神渣渣哪拦得住?

    “我说夏安还有那个啥,知道你们是好意,可给我挖了这么大个坑,总得想想办法填了吧。”

    小红帽挥胳膊蹬腿,长刀霍霍,一副要发疯却被人挡住的模样,暗地里却朝两个半神抱怨。

    “的确是我们的错,但女士您也别见面就劈他一道神罚啊。”

    “女士,我叫弗朗希斯……”

    两人既愧疚又叫苦,谁知道赤红女士这么莽,战神乌索斯对她的兴趣又这么大呢。

    “的确不能靠前锋战就定胜负”,战神也改了主意:“这样吧,你能一下子打倒这个投影,我就派来分身保护你。直到你治好伤,可以安全隐蔽的回神国。如果不能,你就先到我的神国去做一阵子客。”

    小红帽横眉怒目:“好——!”

    夏安和弗朗希斯抽了口凉气,这可不好!

    即便只是战神投影,依旧有无上威能,接近于新生神祇的力量。赤红女士不仅缺乏常识,还受了伤,那柄看起来很唬人的巨大长刀也不是足以制胜的神器,别说一下子,十下子都未必能做到。

    战神这仍然是在用计!

    没等两人劝解,娇小身影光芒大作,各种光色萦绕身躯,如丝线穿梭,急速编织着。

    两人正彷徨无助,神光又黯淡下来。

    “终于认识到力量的差距了吗?”

    战神投影哈哈笑道:“我是强大神祇,你是弱小神祇,就算只是投影,也不是你一下能击败的!”

    “是啊,我正准备认输呢……”

    小红帽忽然笑了:“哈哈、哈哈、啊哈哈——!”

    笑声渐渐变大,越来越狷狂。不仅让战神投影不解,夏安和弗朗希斯也是一头雾水,外加尴尬得恨不能钻进地底,这就是他们准备投靠的女神……

    “没想到那家伙还是挺能干的,这么快就张罗来礼物讨我欢心了,他一定心虚得要死吧”,小红帽笑容顿止,板起脸冷冷的道:“还是得晒他几天,让他好好悔过!”

    战神投影没了耐心:“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

    小红帽咧嘴露出一对小虎牙:“我现在啊,不是弱小神祇了——!”

    话刚落下,自她背后喷溢出条条光带,光色银灰,飘摇不定,像是带动了什么恐怖之力,连带她周围的虚空微微波动。

    包裹着战神的那团淡红光芒骤然凝住,战神投影两眼圆瞪。

    刹那间,虚空上那片片闪烁的恶神光辉也停住了。

    “光头,你搞了那么多武器,有什么是最拉轰也最给力的?”

    小红帽跟她的四千米长刀做心灵沟通,长刀弹出一圈图标:“任由陛下选择!从外形到构造,每一项的每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真是不错!我批准你当女神武装的一号组件了!”

    小红帽意念拨动图标,点下其中一项:“还是不够丰富和先进啊,不过这个……目前是够用了。”

    长刀碎成点点银白光芒,在小红帽身前凝结,片刻间,一部由若干根管子绕成的武器显现,娇小女神就像是武器上的一个挂件,对比异常强烈。

    小红帽将这部硕大武器指向战神投影:“一下子打倒你?我这一下子有点长你可得有耐心哦。”

    “等等,你这是冥河……”

    战神投影的喊声被呜呜转动声打断,银灰光流自急速转动的枪管中喷出,在投影上打出一个个破洞。

    眨眼之间,战神投影就被打成了筛子。

    淡红光芒涌动,修补着投影,可那股光流中蕴含的奇异力量,像是带着诡异属性,阻绝了战神之力的重新汇聚。

    “冥河……之力……”

    战神投影发出变调的声音,像被击杀的软泥怪,化作一滩淡红光流,带着后面的光团渐渐黯淡。

    夏安和弗朗希斯呆呆的飘在小红帽身后,感应着那股银灰光流蕴含的力量,一时没了言语甚至思考的能力。

    “打倒你了哦!”

    一梭子将战神投影送走,小红帽意气风发:“我需要你的保护吗?”

    巨大的转管机枪指向虚空之上,小红帽脖子伸得长长,用尖尖细细的小嗓门咆哮:“谁!?还有谁——!?”

    僵住的恶神光辉再度闪烁,变得更加剧烈,也让小红帽更兴奋了:“来啊!一起上!”

    夏安和弗朗希斯刚缓过气,闻言气息猛滞,对视着传递“咱们是不是赶紧溜掉”的眼色。

    ………………

    亡者之域,原本死神神座所在的地方,又冒起了一座抵天险峰。跟之前灰暗阴郁的亡者气息不同,险峰笼罩在空寂而平和的银灰雾气中。雾气一直延伸到景观河岸上,与冥河相融,原本稀薄而黯淡的冥河因这缕缕光雾的注入,渐渐生出奔腾之势。

    “我想过无数种可能,希望最渺茫的那一个居然成真了,真是不可思议。”

    黯淡光雾在李奇身边出现,凝结成一个身影,竟是终亡之主!

    “你想的全是让我坐上死神神座吧?”

    李奇冷笑:“你来得正好,还有旧账要跟你算。”

    暗月是终亡之主推荐的,最适合当死神的骑士王,终亡之主却没提到半个字,说祂没有坏心思,没有足够份量的实锤,可说服不了李奇。

    “我说过,暗月有她自己的心思,我只是没想到还有外人在帮她。”

    “至于骑士王,我并不知道他的来历。残存在亡者之域的强大存在不计其数,我不可能全知全晓,这也跟我的职责无关。”

    终亡之主的解释没让李奇释怀,可当祂再说到一件事时,李奇决定暂时饶过祂。

    “告死女士最初用的神器叫冥河之镰,在主位面开辟冥河后,这件神器也被崩裂成无数碎片。冥河的代管权交给死神后,死神用碎片铸造了冥岸巡礼,授予代理者沿着冥河巡视亡者之域。或者借给冒险者,让他们沿着冥河安全离开。”

    终亡之主说:“它不仅有庇护生者免受亡者气息侵蚀的功效,还是冥河所有权的象征。我也想过这种可能,但始终想不出分割冥河神职的方法,没想到是阿丽珊办到了这样的事情。”

    终亡之主的解释,补上了李奇推测的最后一环。

    原本李奇也不清楚自己为何如此笃定阿丽珊会成为冥河魔女,或许是死神之心告诉过他,当他挣脱死神之心后,那些信息也随之消散。

    仔细推想,也并不奇怪。

    冥河之力本就是死神代管的,跟告死神力的关联比跟死亡之力的关联还要深一些,之前小红帽就盘算过让李奇当上死神,交出冥河之力。

    暗月射出弑神箭后,大半腐化神力转移到了死神李奇身上。在阿丽珊承受腐化神力的那一瞬间,她的灵魂也牵动了冥河之力,就这么从死神的神座上扯出一丝,一并腐化。

    之前还不确定为何冥岸巡礼会跟阿丽珊的灵魂一同被腐化,现在知道了,这本就是告死女士的神器,本就含着冥河之力。

    “冥岸巡礼不止一个,这一个是上代……不,应该是上上上代死神留给我的”,终亡之主还在感慨:“它居然真的起了作用。”

    说完祂挥出一片光影,飘出什么东西,轻盈的落到地上。

    李奇脸色一变,阿丽珊的尸体!

    终亡之主说:“这是离魂之躯,并不是尸体。”

    李奇看看旁边漂浮着的幽灵阿丽珊,再看看地上的阿丽珊,难以置信的道:“难道阿丽珊能够复活!?”

    “你也清楚,原本那个阿丽珊已经……消失了”,终亡之主的语气很谨慎很小心,或许跟李奇还残存着一丝死神的气息有关:“现在这个阿丽珊,并不是凡人之魂,她可以回归这具躯体,但不等于阿丽珊复活。”

    李奇愕然:“那到底是什么?难道是留在亡者之域的祈并者?”

    “她……”

    终亡之主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憋了好一阵才道:“说是一个女神,也许更恰当一些。”

    李奇拍额头,没错,魔女本来就是女神!

    一直都习惯了魔女是凡人,虽然说是女神,却都有凡人之心。阿丽珊这样的魔女,还是第一个。

    也顾不得纠结这个阿丽珊是谁了,李奇急急的道:“那要怎么复活……我是说,怎么融合?”

    “这要死神帮忙,抽掉束缚躯体和灵魂的死亡之力。”

    终亡之主说到这,向前方鞠躬致敬:“死神陛下……”

    是新任死神奈罗,祂化作常人大小,驻剑立在景观河岸边,看起来摆了好一阵pose了。

    奈罗恨恨的嘀咕道:“怪不得罗兰那家伙对成为死神毫不抗拒,看来他早料到了我这一任死神会交出冥河之力,他在坑我!”

    审视了片刻奈罗,终亡之主点头:“的确,神体既然是这样,骑士王对成为死神没有一丝抗拒。”

    他对李奇笑笑:“不像你,只能以先祖血脉承载死神之力。”

    凡人封神还有这么一条法则么?李奇总算明白死神李奇为什么是伊斯特赛斯始龙形态了。可到底是原主的血脉,还是自己灵魂中的华夏印记,这还真是说不清楚。

    被冷落了的死神感觉很没面子,咳嗽道:”我听你们提到了我。”

    “冥河之力被抽走了,冥岸也跟亡者之域分隔开了吧”,李奇对奈罗说:“奈罗陛下,咱们来做个交易。”

    奈落怏怏的叹道:“说……”

    祂又指向那座刚刚立起的险峰:“不管是什么交易,都得有一条,把这玩意挪走,它占着我的神座位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