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五二 势力范围划分协议与小红帽的宣告
    大地颤栗,泥石轰鸣,直抵天际的险峰瓦解重组,动静虽然大,对连番动荡的亡者之域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

    许久后,李奇拍拍手说:“完活了,满意吗?”

    又不是他干的,是阿丽珊干的……

    奈罗看了好一会,无力的道:“非要靠着我的神座吗?”

    这座险峰就是主位面的冥河神座,虽然从死神的神座上挪开了,却只是往外移了一截,矗立在冥河岸边。奈罗要重建死神的神座,正好跟冥河神座紧紧挨着。

    李奇摊手:“没办法,这个地方恰好是冥河交汇处。以前的死神为方便管理冥河之力,把神座放这,现在冥河之力收回了,冥河神座肯定是在这里。”

    他真诚的建议:“要不……您挪个窝?”

    奈罗眼里闪动着危险的光芒:“你要我成为第一个挪动神座的死神?”

    李奇忽悠道:“那就放这吧,天子……不,神祇守国门,是佳话呢。”

    “你在用我不知道的典故讽刺我”,奈罗无奈的接受了。

    果然能看到一丝罗兰的影子,挺亲和的,不像其他的神祇,毫无人味,可惜这仅仅只是表象。

    再看了看冥河边上的一段景观河岸,以及高耸而立的冥河神座,奈罗幽幽叹道:“也好,以后可以专注在死亡和亡者上了,冥河之力本来也跟我的至高死亡之力不相容。”

    这就是费恩作为高魔世界的复杂之处,像地球世界那样的地方,死亡就是生灵的彻底终结,在费恩,死亡却只是生灵的另一种存在形态,冥河才是彻底的终结。

    生、死、灭,三个环节构成了费恩世界的生灵循环,有了冥河,告死所寓意的平等才真正完整。告死只是针对生者的宣言,冥河才是执行终结的力量。

    生命之力归于生命女神,死亡之力归于死神,现在冥河之力由阿丽珊加小红帽掌握,这让凡人革命终于获得了坚实的力量基础。

    李奇暂时没有时间去梳理冥河这个神职针对的革命理论,但冥河无疑是构成“费恩革命唯物主义”的关键一环,冥河解决了凡人的生死问题,只是比地球世界复杂得多。

    “该您了”,李奇提醒奈罗,后者嘀咕着“我大概是有史以来最弱也最没面子的死神了”,举手挥动。

    灰暗的气息从幽灵阿丽珊和阿丽珊的“尸体”上升起,幽灵阿丽珊渐渐消去了面目,化作一团纯粹的银灰光影,飘到了“尸体”上。

    片刻后,两个阿丽珊相融,“阿丽珊”的身体开始抽搐,然后剧烈咳嗽,再啊的一声大叫,腾空而起。

    由银灰光带交织的羽翼伸展,脑后转动着深邃的漩涡,两眼喷吐银芒。此刻的阿丽珊,威严而神圣,既是魔女,也是女神。

    眼见冥河也在震荡奔涌,奈罗瞪眼道:“她是想让冥河泛滥吗?让她安静下来!”

    李奇高喊:“阿丽珊——!”

    阿丽珊低头看李奇,冷冷的道:“凡人,你敢直呼我的名讳!我是冥河女神呀!”

    话语中含着令人灵魂颤栗的振鸣,李奇却笑道:“别调皮了,下来。”

    没最后那个“呀”,还真要被她吓着了。

    羽翼收敛,银芒消失,阿丽珊落到李奇身边,俏皮的吐吐舌头:“别这么快揭穿我嘛。”

    再跟死神奈罗和终亡之主打招呼:“嗨,邻居们,你们好,以后多多照顾了。”

    奈罗不爽的哼了一声,李奇跟终亡之主对视一眼,心说这果然不是真正的阿丽珊了,对终亡之主没有应有的尊崇和敬畏。

    “李奇,为什么认定我不是以前那个阿丽珊呢”,冥河魔女跟李奇心有灵犀,微微笑道:“说不定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阿丽珊,以前作为终亡圣女的阿丽珊,仅仅只是凡人形态。”

    “看看人家”,李奇心绪沉重,却不忘奚落奈罗:“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变化,你还在纠结自己跟凡人罗兰的关系。”

    “李奇-普雷尔,注意你的身份!你终究只是个连传奇都没到的凡人,不要妄自尊大到以为可以跟神祇平起平坐”,死神奈罗终于恼羞成怒了:“我们现在也只是合作伙伴,不要把我当成以前的罗兰,可以肆无忌惮的跟我开玩笑!”

    “阿丽珊”,李奇招呼冥河魔女过来,捏了捏她的脸,软的,暖的。

    “看,我说过的,阿丽珊是很美的”,他笑着说,阿丽珊也回应以笑容,暖意在他们的心灵间流转。他们的灵魂曾经紧密相依,从理论上说,现在的阿丽珊还是李奇与凡人阿丽珊的灵魂结晶。

    李奇再转头问奈罗:“你刚才说什么?”

    “我……”

    奈罗深呼吸,苦笑道:“什么也没说。”

    在祂眼中的阿丽珊,和祂一样,都是新生神祇。

    阿丽珊忽然说:“女神在上面好像遇到麻烦了,正在调动我的力量。”

    “奈罗陛下,刚才我只是跟您开玩笑”,李奇脸色顿时一变,笑容可掬的道:“我们赶紧进行下一轮交易吧。”

    奈罗眼中光芒闪了几下,冷冷的道:“那你就赶紧解决你这边的问题,我再履行跟你的约定。”

    终究是神祇,不会因为之前跟罗兰的交情而让步。就像阿丽珊一样,虽然李奇跟她灵魂共鸣,紧密无间,虽然小红帽可以调动和编织冥河之力,但她的本质也是神祇,不管是李奇还是小红帽,都不可能让她违背冥河意志。

    至于奈罗说到的问题,正在李奇眼中逶迤,如一条浅绿光带,沿着冥岸急速靠近。

    没错,赤红亡灵。

    刚才李奇跟奈罗谈了个“一揽子协议”,确定了双方的势力划分和各项细节。

    关于赤红亡灵,是双方争执最多的环节。

    奈罗坚持赤红亡灵属于亡者,应由他掌控,李奇当然不同意,认为他们应该算作冥河所属,是为冥河服务的特殊存在。

    最终双方达成协议,赤红亡灵不得踏足亡者之域,不得干涉亡者事务,只能在冥岸活动。而以后赤红亡灵的诞生,则视亡灵自己的意愿而定。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死神是掌管一省或者几省的总督,阿丽珊则是河道总督,在她之下肯定得有人手。这些人手虽然来自死神这个总督的治下,编制却归于河道总督。

    原本数十万的赤红亡灵,现在已经不足一万,由奥图和蹲在奥图肩上的敏丝带领,在冥岸边迅速整队,列出一个个方阵。

    “总枢机——好!”

    赤红亡灵同声呼喝,这是在若干次锤炼中坚持下来的菁英,骷髅上浮着张张清晰面目,喊声也格外清澈而坚定。

    李奇也昂扬的回应:“同志们——辛苦了!”

    “同志们,我们胜利了!我们获得了冥河,获得了让凡人彻底安息之地!”

    他扫视着这些战士们,心中翻滚着热流,那是自豪、敬佩和不舍。

    “是你们创造了这样的奇迹!你们的功绩将被永远铭记!”

    “新的职责在等待你们,新的战斗在等待你们,但我并不强求你们全都留下。”

    “你们已经奉献得太多,你们的牺牲已经足够了!”

    李奇的话发自肺腑,沦为亡灵是痛苦的。

    不仅经历的那次死亡始终在撕扯灵魂,死亡之力也抹灭了生者的欲求,用直入灵魂的冰寒与痛苦,催动对生者的仇恨以及吞食生者的*。

    亡灵越是强大,承受的痛苦也越剧烈,这让它们虽然能够拥有足够的心智,却变得麻木漠然,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为何还要存在。

    它们都是被一丝执念支撑着残魂不灭,但有的是主动的,只是忘记了这丝执念,有的却是被动的,死亡之力在残魂中挤压出一丝执念,它们的本心渴望解脱。

    这不意味着死亡之力是邪恶的,执掌死亡之力的死神是邪恶的。这是费恩的生灵循环,死亡之力和亡者,是构成生灵循环的必要环节,是高魔世界超凡之力自然存在的一个维度。

    现在,赤红阵营拥有了冥河,不是与死亡之力敌对,而是给了亡灵选择的自由。

    李奇呼喊道:“愿意解脱的战友们,你们可以放心的安息了!现在的冥河更强大,绝不会让你们再被死亡、炼狱、深渊这些力量奴役!以赤红女士和冥河女神之名发誓,你们会获得永恒的解脱!”

    喊声回荡了好一阵,从方阵中走出若干亡灵。

    他们之所以被感召,之所以战斗,就是为了这一天。

    他们汇聚成新的方阵,向李奇和阿丽珊鞠躬,投入冥河之中。

    已经变得湍急的冥河消解了包裹魂火的冥土骨骸,露出点点浅绿魂火,再渐渐暗淡,化作星星点点碎芒,最终成为银灰光雾的一部分。

    剩下的赤红亡灵不足一半,排成新的方阵,领头的奥图和敏丝对李奇抖动着下颌骨,那是在说:“战场在哪里?”

    “很好,同志们,你们将为冥河而战!”

    李奇深吸口气,还能留下这么多,着实出乎他的预料:“你们将获得新的力量!”

    说话的时候,奥图和敏丝,以及所有赤红亡灵都闪起银灰光芒,构成骸骨身躯的冥土崩解,化作团团烟尘,露出的浅绿魂火渐渐变淡,最终与冥河同色。

    脚下的河岸涌出股股泥石,包裹住他们的魂火,一具具凡人的身躯出现,再套上费共样式的衣物和护甲。

    人人眼中银光闪烁,赤红亡灵,正式转职为冥河亡灵……,不,应该叫冥河英灵。

    对费恩世界来说,他们是全新的存在。

    按照原有的力量体系,他们应该算作冥河女神阿丽珊的神侍或者祈并者,可阿丽珊并不是纯粹的女神。在李奇用赤红神力净化被腐化的冥岸巡礼和阿丽珊的灵魂后,她和冥河神力都成了赤红神力的一部分,她也是赤红魔女。

    在这种共管模式下,原本会被抹灭凡人意志的神侍或者祈并者,就成了依旧保有凡人意志的英灵,跟尤赞的本质类似。只是因为专属于冥河神力,无法进入赤红神国,只能呆在冥河神国,也就是冥岸里。

    李奇对奈罗说:“我这边好了。”

    奈罗正要说话,终亡之主咳嗽道:“我呢?”

    他先看看李奇,再看看奈罗,有点孤苦无助的模样。

    亡者之域与冥岸分离,终亡之主的神职虽然没变,却不知道自己该跟谁接口了,他的神国大墓地是直通冥河的。

    “愿意解脱的,直接跳进冥河,不愿意的,由你接过冥河到亡者之域”,奈罗说出祂跟李奇早就商定好的条件。

    亡者并不全都从大墓地来,死亡之力是可以直接把灵魂送到亡者之域的,而能够运用死亡之力的存在多不胜数,除了亡灵法师这些凡人外,还有各种超凡存在乃至自然现象,即便是死神奈罗也无法完全管到。

    当然,绝大多数凡人还是得走这条路线,那些有条件有力量有执念的生魂,不愿进入冥河,就归属于奈罗,得由终亡之主送过去,如此才构成一条完整的“服务链”。

    终亡之主对这样的职责变化不太适应:“接……这怎么接?”

    李奇笑道:“看来你得弄条船了,阿丽珊会弄个投影甚至分身什么的,在河岸那边举着灯指引你。当然,从此后你就有了额外的进账,比如……向每个想过河的生魂收两个金蒲耳的摆渡费。”

    再对阿丽珊说:“如果有强大的生魂不愿给钱选择了偷渡,你就给他准备一碗最浓的冥河之水,告诉他你叫孟婆,那碗水叫孟婆汤。”

    阿丽珊隐有感觉,掩嘴偷笑,终亡之主却点头说:“不错的安排……”

    李奇拍掌催促:“那么……行动吧,别让我的女神出了意外,不然这样的新秩序就要落空。”

    主位面屏障上,竞技场升腾起股股泥石,化作一面面盾牌,抵挡着各种光色的神力轰击。

    小红帽抱着头,跟夏安和弗朗希斯缩在竞技场的角落里,啊啊的叫着。

    她气急败坏的道:“祂们疯了吗?我有冥河神力啊,为什么没吓跑他们?”

    “就因为这个,祂们才急着打过来啊!”

    弗朗希斯大叫:“女士您现在还没有整合冥河神力,没有正式晋升到中等神祇。不趁着这个机会干……呃,打败您,等到您晋升了,不就是更可怕和头痛的敌人了吗?”

    小红帽很气愤:“该死,为什么祂们会有正常人的智力?”

    夏安想吐血:“祂们是神祇!”

    “这可麻烦了”,小红帽头痛的呻吟,暴政、残虐、血腥、瘟疫以及其他几个不知道来历的恶神分神在她发出挑衅后,不管不顾的兜头攻来,逼得她只能用还没沉降完的尼尔瑟拉神国抵挡。

    神国之土是有限的,等耗光了她就无所遁形了,而她肯定是干不过那一票分身的。

    就在这时,虚空接连荡动,一个身影出现,仅仅只是投影,却慑得恶神分身的攻击骤然停下。

    一个是持枪骑士,骷髅面甲上流溢着灰暗气息,那是令一切生命凋落,一切鲜活腐朽的力量。

    虽然这个形象很陌生,但这样的气息,却再熟悉不过,尤其是对恶神而言。

    死神!

    空悬了几千年的死神神座,终于有了新的主人。

    “吾是死神奈罗,向整个世界宣告,在与冥土相接之地,赤红女士是吾的盟友,吾等将携手确保亡者之域和冥岸的秩序。”

    这个身影摘下面甲,显露英俊面目,发出威严之声。虚空上神光闪烁,神力却不再凛冽涌动,像是在讨论什么。

    死神的宣告很明确,在主位面或者其他跟亡者之域有关联的地方,祂会站在赤红女士这边。这也意味着祂跟赤红女士的盟友关系是有限的,不会帮着赤红女士去打谁。

    这样的新形势令恶神一时踌躇了,祂们围攻赤红女士,固然是出于对善神的本能敌对之心,但更多是想趁着赤红女士作死降临本体,战神也没站在她这边的机会吃肉。现在再打,就会得罪死神,这可不是好事。祂们可没料到死神会出现,更没想到该怎么跟死神相处。

    闪烁的神光渐渐黯淡,娇小红影飞出,踩着巨大的转管炮,朝虚空叫嚣:“别跑啊!继续打啊!”

    她也发出宣告:“今天的事没完!你们都洗干净脖子等着吧!我会把你们的肠子拽出来,绕在你们的脖子上,一个个的吊在我的神国大门前!你们好好记着——!”

    旁边死神投影的英俊面目顿时扭曲了……

    “你叫……奈罗?”

    小红帽又看向奈罗:“为啥不继续叫罗兰?那么有主角范的名字你都不要,捡了别人的名字用,你跟那个奈落,差得太多了啊。”

    奈罗张了张嘴,没说出话,瞳光闪烁着,似乎在后悔站到了小红帽这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