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五七 跨越生与死的信仰与我是我的女儿
    银灰光带卷动冥河,绕着参天巨人飞舞,不断在它身上冲刷出一个个孔洞,拆解下一块块骨骸。

    巨人王的魂火剧烈闪烁,整个空间的死亡之力也在鼓荡沸腾,但在意志残影的牵制下,在冥河之力的消融下,它的半神之力难以施展,只是徒劳的抵抗和挣扎。

    银灰光带透入眼眶,在它的魂火里穿梭翻搅。当幽绿魂火黯淡时,巨大的骨骸也如天倾般倒塌。

    山峦大小的头骨轰然砸在冥土上,整个国度都晃动了一下,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在此刻消解。

    狂躁之声和清醒之声同时慨叹“终于……解脱了”,头骨中的魂火最后闪烁了一下,化作点点细小绿芒飘起,黯淡消散。

    还在冲击英灵方阵的亡灵们顿了顿,像是傀儡失去了牵引它们的丝线,尽数崩溃。

    终于……胜利了……

    李奇吐了口长气,却没感觉到如释重负,或许是巨人王留下的遗言太沉重,或许是在亡者之域这两个来月的经历也太沉重。

    看看挥舞着光带,兴致勃勃催动冥河泛滥的阿丽珊,再看看下方的冥河英灵,他的心口又热了起来。

    虽然又背负了更多的责任,但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背负啊。

    而且,总算可以回到活人的世界了。

    李奇仰头看着天幕上那一丝亮光,想着他的同志们,他的魔女们。

    凯瑟琳……不,艾丽应该好解释,她也能接受。

    欧萝拉就不好办了,恐怕得做更深入的交流……

    奥图打断了他正往某个方向深入的绮思:“总枢机,这里有活人!”

    什么?还有活人!?

    在巨人王的王座附近发现了一座可以屏蔽亡者气息的囚笼,里面关着两个人。

    一个卷发半身人,一个灰发人类。

    那个半身人似乎有点眼熟,人类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流浪圣骑士诺里艾!这家伙怎么被关在巨人王这?

    “公爵阁下,您是来解救我们的吧,真是太感谢了!”

    诺里艾痛哭流涕的道:“我知道大家都喜欢看我的节目,但没想到大家这么珍视我!回去后我一定会更加努力,为大家制作更好看更新奇的冒险节目!”

    的确是喜欢看你的节目,但看的是你花样作死的姿势,不是你这副极度自恋的嘴脸!

    半身人不甘落后:“公爵,我是皮克!弗洛多和山姆的好朋友!当初在圣光堡为公爵探听情报的就是我啊!”

    当然记得,看来这个半身人是更好的沟通对象。

    李奇问:“那么……你就说说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吧?”

    皮克一愣,眼珠子转了几圈,指住诺里艾:“是他发现陵墓的!”

    诺里艾惊恐的叫道:“是你摁下传送法阵的!”

    李奇心中一跳,陵墓?传送法阵?难道……

    皮克跟诺里艾继续吵着……

    “你找到的传送密室!”

    “你把它查探清楚了!”

    “你按下了另一个传送法阵!”

    “是你确定的说,那是传送法阵!”

    “至今你都没跟我一个正式的镜头!这不公平,诺里艾!”

    “你居然丢下我自己跑了!凯姆在上,我简直不敢相信半身人里会有你这样的家伙!”

    “我本来想救你的,结果你把我卖了!泰索洛斯啊,我从没见过这么卑鄙无耻的圣骑士!”

    “没有这个笼子,你能在亡者之域里呆多久?我是在救你!”

    李奇听着听着,确认自己的推断没有错,怒火在心中流转,他冷声道:“闭嘴!”

    这场亡灵之灾,竟然是由这两个家伙引发的!

    当然这么说也是太抬举他们两个了,巨人王本来就在找位面缝隙,没有他们两个,也会从其他地方撕开口子,侵入神陨高原。但从行为上说,这两个家伙毫无疑问罪大恶极,哪怕是无意的。

    两人打了个哆嗦,惊恐的看向李奇。

    诺里艾崩溃了,双膝并拢,下跪叩头:“公爵,饶恕我们吧!我们不是故意的!巨人王把我们关了起来,想从我们这里获得关于公爵的宝贵情报,甚至还逼着我潜入贝塔城拍公爵跟圣女……呃呃,拍军事机密,都被我严词拒绝了!”

    皮克惊愕的瞅了瞅诺里艾,眼珠子再一转,也跪下了,屁股还撅得高高的,用尖细嗓音高喊:“是啊!巨人王还逼着我找弗洛多和山姆的关系,到公爵身边当间谍,那种事情我怎么干得出来呢?亡灵用沾了骨渣的面包来威胁我,我都没有屈从!”

    “你们两个……”

    李奇怒极反笑:“浑身都是戏呢,带走!”

    他急着回去,懒得跟这两个家伙纠缠。

    银灰光带穿梭交织,将整个笼子举起,透过栅栏看到操纵光带的阿丽珊,诺里艾和皮克抓着栏杆,四眼放光的叫道:“姑娘你是谁啊!?”

    “我?”

    阿丽珊浅浅笑道:“我是冥河女神……”

    两人神色一僵……

    两条光带钻入囚笼,在他们脖子边转着,虽然并没有贴到身体,却像是毒蛇般散发着阴冷至极的气息。

    阿丽珊吐出舌尖,舔着嘴唇说:“正好试验一下冥河之力对灵体没有分离的活人是什么效果,呃……”

    她恶心的捂住鼻子,把光带抽了出来。

    囚笼里两人眼睛翻白,同时晕了过去,身下一圈湿迹渐渐扩大。

    前边李奇喊道:“阿丽珊,别玩了,把我们举上去。”

    阿丽珊应了一声,背后光带飘舞,托着她腾空而起。

    缠着囚笼的光带晃动,诺里艾和皮克在里面一阵翻腾,蜷缩着压成一团,脑袋各自埋到对方浸湿了的裤裆里。

    ………………

    活人的世界里,时间往前推一点,巨大骨手冒着黑气,缓缓越过山谷,伸向泰格杰尔要塞。

    跟摊开的骸骨手掌比,要塞就像人头般大小,如此恐怖的尺寸,令所有人都感到窒息。

    别说机枪和四倍率魔导炮,九倍率魔导炮的大火球都渺小如烛火。

    凯瑟琳的三段变身、罗文娜和努曼艾尔两个传奇的全力攻击,接连将一根根骸骨手指折断,却无法阻止已经裹在浓雾中,如乌云压顶的手掌接近要塞。

    自要塞上射出道道神光射线,绝望的烧灼着乌云,就在大家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待骨手与要塞撞击的那一刻,乌云一滞,再轰然崩解。

    半截骨臂带着手掌,自位面缝隙断裂,在半空碎作大大小小的骨渣,劈头盖脸的砸下。整个区域顿时哀声一片,这一刻造成的人员伤害不多,覆盖范围内的所有魔导车和魔导炮却几乎无一幸存。

    尽管被这场骸骨冰雹洗刷了一通,从要塞的指挥大厅到前线的战士们,每个人都难抑心中的激动。

    胜利了——!

    这肯定是总枢机在亡者之域里击败了巨人王,他们在地面上也清除了巨人王的所有部队。从主位面到亡者之域,历时两个月的亡灵入侵,大家终于夺得了最后的胜利!

    神光灯源石灯甚至火把层层亮起,将山谷内外照得跟白昼一般,山谷中心的位面缝隙也因此不再那么恐怖,反而显出一丝瑰丽的奇异美感。

    浓郁的亡者气息仍然自位面缝隙里涌出来,摧毁缝隙,这场战争才完全告终,可人们都呆呆立着,难以置信的看着缝隙里恍惚荡动的景象。

    巨大的石船停在缝隙边,船上肃立着一排排整齐身影。他们身姿挺拔,穿着跟赤红战士一模一样,面目也如活人,可一双双银白眼瞳,却给他们染上了一层非人的神圣气息。

    “奥图——!天啊!是你吗奥图!”

    “队长!队长你还活着!”

    拉尔夫和夏安迪亚的圣武士,费共的赤红圣堂们看着最前排的奥图,纷纷惊呼出声。

    “敏丝!敏丝你在下面过得好吗?”

    蒂丝跟其他丝丝魔女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奥图肩上的娇小身影,眼泪顿时就下来了。

    原本如浑浊水面的缝隙渐渐平复,英灵们的身影和面目也更加清晰。

    一个个人名叫了出来,大家赫然发现,前排几乎都是在这场战争中阵亡的烈士,他们的遗像挂在传送殿堂的墙上。

    传闻他们成了英灵,永远守护着冥河,确保凡人的灵魂能投入冥河,获得永远的解脱。

    费共官方对这种说法没有正式表态,除了亲眼看到遗像上划了红圈的少数人外,大家都只当是安慰的说辞,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位面缝隙前,哭泣着,呼喊着,但声音似乎传不进去,

    有些人激动得难以自抑,冲向位面缝隙想要跟自己的亲友团聚,英灵们整齐划一的举手制止。

    当李奇出现时,情绪终于被引燃了。

    人们欢呼着,哭泣着,迎接他们的总枢机。

    李奇跨出位面缝隙,先向活人们点头示意,再转身看向缝隙里的英灵们。

    他一句话也没说,缓缓举手行礼。

    英灵们银白瞳光骤亮,挺胸昂首,整齐行礼。

    几个声音昂扬的呼喊:“敬礼——!”

    那是威尔森、甘比特甚至还有凯瑟琳,他们站到了李奇身边,与他一同行礼。

    轰然一阵响动,其他的活人们条件反射般的立定敬礼。

    隔着微微荡动如透明光幕的位面缝隙,活人与死人相互致敬,不必再多言,一切都在这个敬礼里。

    远处的山脊上,感受着这股凛然肃重的气氛,罗文娜悠悠叹道:“这是跨越了生死的信仰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不奇怪”,努曼艾尔说:“普雷尔公爵身上不仅带着冥河的气息,甚至还有亡者之主的气息,虽然在急速消散。”

    罗文娜摇头:“不,我说的不是李奇,是这些凡人,弱小的,卑微的凡人们。”

    注视着缝隙内外,相对敬礼的人,努曼艾尔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石船载着英灵们远离位面缝隙,活人们也被要求离开,接下来要用大量俗称“37号炸药”的“史莱姆充能爆裂剂”来炸掉位面缝隙。

    尽管巨人王已被消灭,但位面缝隙只要开启着,亡者气息就会源源不断的倾泻到主位面,侵蚀世界的同时,还会刺激主位面的亡者气息和残魂碎片滋生亡灵。缝隙本身也不稳定,更会成为强大存在通过这里进入主位面的漏洞,必须彻底摧毁。

    李奇笑着走向人群,跟威尔森甘比特等人一一拥抱,再跟魔女们拥抱,然后身上就挂满了魔女,某只超大尺码滚滚的拥抱就敬谢不敏了。

    “欧萝拉呢?”

    伊芙和薇姬在后方忙碌就不说了,欧萝拉虽然坐镇贝塔城,可这时候也该收到消息了。没见到她出现,本就心里有鬼的李奇更心虚了。

    菲妮在他的肩上跟丝丝魔女们抢位置,随口道:“也许在跟女神谈事吧”,

    大事不妙!

    李奇正在叫苦,却见大家都转头看着自己背后。

    驮着不知道多少个魔女辛苦转身,李奇心神一震,差点被压趴在地上。

    阿丽珊!

    阿丽珊含糊的做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阿丽珊,也是圣女。”

    其他人没多大反应,威尔森甘比特几个知道内情的神色肃穆,这可是冥河魔女!

    菲妮用一种放弃了的颓然语气说:“哈,又多了个!”

    努力压缩到正常尺码的滚滚递给阿丽珊一根竹笋,变回艾丽的破坏魔女抱着胳膊,歪着头,似乎在衡量新伙伴的战斗力。她目光闪烁,神色凝重,显然对阿丽珊有些忌惮。

    只有缇娜显得很自然,绕着阿丽珊转了几圈,抽抽鼻子,点头说:“你身上的味道很亲切呢。”

    从神力关系上看,你们两个的确是亲戚。

    阿丽珊对缇娜笑笑,再向审视着她的魔女们鞠躬,用拘谨乖巧的语气说:“阿姨们,你们好。”

    魔女们纷纷发出讶异的咦声,阿姨!?

    接着听阿丽珊说:“我叫阿丽珊-普雷尔,李奇的女儿。”

    女儿——!?

    魔女们啊啊大叫,李奇的脖子一紧,菲妮的小胳膊正死死勒着,就听她从喉管里发出呼噜声:“女儿!?”

    原本冲到李奇话里正要抱抱的艾丽一僵,身体瞬间拔高变成凯瑟琳,额头顶着李奇的额头,银灰眼瞳闪着冷光:“女儿!?”

    缇娜背后水晶光芒绽现,依稀能见到巨大镰刀的轮廓,她板着脸咬着牙重复:“女儿!?”

    ………………

    “以后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啦”,贝塔城外,李奇揉着脖子无奈的道。

    “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这样啊”,阿丽珊低低笑道:“而且你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李奇咳嗽道:“只限于我们之间就好了嘛。”

    他还是有些担心:“跑到主位面来真的没问题吗?”

    “我是个活人呢”,阿丽珊说:“灵魂是神祇之心而已,到了主位面,冥河之力被压制,的确很不舒服,但是呆一阵子没问题的,而且……”

    她看往某个方向:“阿丽珊还有些事情得了结。”

    李奇了然的点头,这个阿丽珊,说的当然是作为终亡圣女的凡人阿丽珊。

    想到了什么,他再道:“不包括给自己刻墓碑吧?”

    阿丽珊吐舌头:“那是你的事。”

    李奇笑道:“哎呀,我应该带一颗烤猪头去,在墓碑上刻下‘她跟她最喜爱的猪头长眠于此‘。”

    阿丽珊嘻嘻贼笑:“我记得当初你的打算是刻下‘你与我同在’,难道你就是那颗烤猪头?”

    该死,忘了这丫头有所有自己关于她的思绪,比自己都记得清楚!

    说说笑笑间,两人来到了一处溪流边。

    阿丽珊向远处一排简陋的木屋走去,李奇找到了离小溪不远的一处墓穴。

    果然,墓碑是空的。

    这时候刻“你与我同在”就没意义了,李奇想了想,在墓碑上刻下“阿丽珊安息于此。”

    阿丽珊已经获得了新生,就让她作为终亡圣女,作为凡人的命运在此终结吧。

    木门敲响,终亡教会大主教邓肯咳嗽着开了门,然后就呆住了。

    他喃喃的道:“阿、阿丽珊,你不是……”

    少女平静的看着他:“我是阿丽珊,但不是你的女儿。”

    邓肯沉默了许久,苦涩的道:“我明白了,您现在是吾主行走凡间的化身了吧?”

    “不,我现在是伯塞奎斯的邻居”,阿丽珊称呼终亡之主的语气很陌生,在她投射给李奇的灵魂印记里,并没有多少关于终亡之主的记忆。

    邓肯眉毛皱成了蚯蚓:“邻居?”

    “这个……你后面会懂的”,阿丽珊说:“我顺道帮祂给你捎句话,以后不必再培育圣女了,你们教会就专心举办葬礼和看守墓园吧。”

    “这……”

    邓肯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呢?没有圣女,怎么跟吾主沟通,怎么聆听吾主的神谕呢?”

    阿丽珊摇头:“祂不再需要跟活人沟通,活人也不必聆听祂说什么了。”

    邓肯注视着她,带着丝希翼的说:“我要怎么相信,这是吾主的意思呢?”

    “你要我指着冥河发誓吗?那对我没一点约束力呢”,阿丽珊笑道:“因为啊,我就是冥河……”

    屋里闪过一阵银灰光芒,片刻后,邓肯瞠目结舌的看着阿丽珊,身体剧烈颤抖,一副想要跪下却不知道是不是妥当的模样。

    “别跪”,阿丽珊威严的说:“总之,我的存在,就是不要凡人再向神祇下跪了。”

    她转身要走,又想起了什么,回头说:“还有,我虽然不是你的女儿,但你可以把我当你的外孙女看。”

    她神色一变,威压的女神气息消散,扯住邓肯的袖子说:“我还会经常来看你,记得给我准备烤猪头。”

    直到阿丽珊离开了好一会,邓肯才回过神来,跳脚叫道:“谁!她是阿丽珊跟谁生下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