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重生之绝世武神〕〔禁爱弥漫〕〔极品赘婿〕〔今天娶到云小姐了〕〔刁蛮长公主:摄政〕〔娇妻引入怀〕〔赫先生的医见钟情〕〔沧元图〕〔星光璀璨:慕少宠〕〔综漫之我是路灯王〕〔锦堂玉华〕〔和我结婚我超甜〕〔重生之商女王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天道制霸计划〕〔五魂破天〕〔我和超级大佬隐婚〕〔无敌炼药师〕〔修罗神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六三 技术的路线之争,潜藏的危机
    贝塔城东区,与众多研究所毗邻的一座会堂里人声鼎沸。

    “利用普雷尔定律和玛达拉吸收公式,魔力炉是最方便快捷,最容易推广的路线!”

    “魔力炉不够安全,技术门槛不够高,而且还是烧魔晶石,使用成本降不了多少!神力充能炉才是理想的能源!”

    “说使用成本的话,神力炉不仅多了一道神魔转换的机制,激发装置也得考虑其他神力属性。能量不够的时候不还是需要神性水晶吗?算下来比魔力炉高多了。我更看好史莱姆的中和现象,那不需要超凡力量激发!”

    “史莱姆和圣水中和释放的能量很低,要获得强大能量,必须走魔导炸药的路线!”

    “还是综合性的神魔炉更有前途!虽然构造复杂一点,但不管是神性水晶还是魔晶石,或者各种超凡者的力量,都能利用!”

    二三百人在会堂里分作几派,吵得面红耳赤。

    战争已经结束了好几天,贝塔城的军民刚刚从极度紧张的状态中摆脱出来,身心松弛乃至空虚。在费共推动下,正渐渐转换心情,投入到各项庆祝活动的准备中。

    对研究所和魔工委的“科研人员”来说,他们却刚刚进入到紧张和兴奋状态。

    之前的工作全是解决现实而迫切的课题,几乎谈不上研究,现在是时候开始攀登魔导技术的新高峰了!

    战争期间涌现出的各种技术概念、需求和初步的验证,给了他们站在巨人肩上般豁然开朗的启发,一个全新的魔导时代即将来临!

    不过在这个新世界里,每个问题都有无数正确的答案,每种需求都有无数可行的解决方案,人人都有各自的主张。百家争鸣虽然热闹,就这么相争不下也挺头痛的。

    会堂里的人来自结界研究所、魔导炮研究所、载具研究所、基建研究所甚至浮空船研究所等各个单位,总之都是研究大型魔导器的。费共中央给研究院和魔工委下达了一项战略任务,也正好是这些研究所在战争*同遇到的问题。

    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使用成本,这场亡灵战争消耗最大的就是神性水晶和魔晶石。由这场战争,很多观念还停留在旧时代的人终于对“神光一亮,金蒲耳哗啦啦响”这话有了直观感受。

    费共竭尽全力搜集和外购神性水晶和魔晶石,负责贸易的妮可忙得连标志性的偏马尾都经常扎错方向,却只是堪堪撑过了这场战争。

    大家都不敢想象,李奇要再晚几天反攻进巨人王的国度,上面的防护结界、魔导炮以及包括载具在内的各种魔导机械没了能源供应,要怎么顶住亡灵的最后反扑。

    其次的问题是能量输出上限,结界研究所希望结界能更坚固持久,能有更多功用。魔导炮研究所想要威力更大还不受使用者力量限制的新式魔导炮,载具研究所想要更大更重更快防护更强用途更多的载具,基建研究所想让用于基建的魔导机械效率更高。

    浮空船研究所……他们已经有了不少风暴群岛的报废浮空船以及一艘可以飞的浮空舰,可没有足够强力的能源系统,连浮空水晶都驱动不了,更谈不上后续的研究了。

    要让魔导技术发扬光大,魔导器广泛应用,像之前那样直接烧神性水晶和魔晶石,能量输出也停留在原有水平上肯定是不行的。

    研究神性水晶和魔晶石的勘探和开采技术,寻找神性水晶和魔晶石的廉价替代品是两个方向,第三个方向是发明成本更低和更强大的能源技术。

    能源研究所已经建立了,但这个研究所从事的是更基础更前瞻,也更颠覆的研究。现实课题就交给了来自上述研究所的魔导技术专家,他们要基于现有魔导技术,拿出可以尽快投入实用的解决方案。

    “院长,你觉得哪个好呢?”

    魔导枪研究所所长赫里扎尔今天只是列席会议,这个课题跟魔导枪的关系不是很紧密,但他同时还是魔工委的委员,旁听者的心态要放松得多。

    半圆脑袋整个涂成红色的机器人用电子音说:“各有各的优劣啊。”

    阿图尔热情的给前师兄上课:“根据普雷尔定律和玛达拉吸收公式,将同等级魔晶石粉碎,跟82号史莱姆惰性吸收液混合,魔晶石的能量利用效率可以提升百分之四十。这个方案是最具可行性的,很快就能投入实用!我看好这个方向。”

    尤赞的脑袋转了一圈:“算上沉淀损耗,这个方案最多只能降低百分之三十的能源成本,算不上突破性的进展,能量输出的问题也没解决。更重要的是,这没什么技术门槛,其他人很快就能山寨出来,我们守不住技术制高点。”

    阿图尔脸颊抽了抽,再道:“神力充能炉也不错吧,这就是导师您很早时候说的神力电池啊!虽然构造会复杂一些,对使用者也有很多限制,但从成本上说是最便宜的,完全可以不要钱啊!”

    尤赞再转脑袋:“神力电池的功率比魔力炉低得多,算体积功率比太不合算,没办法广泛应用。说起来我们的超凡力量衡准体系还缺很多标准啊。赞只算是电压,还得有电流单位和功率单位……”

    见导师要走神,阿图尔赶紧拉回话题:“要说电流,也就是能量强度,那只能走魔导炸药路线了。”

    尤赞旁边,跟它外形一模一样,但半圆脑袋只涂了半圈红的机器人说:“这的确是个方向,但是释放的能量太强,反应太猛烈,还得花很多时间研究反应装置和缓冲装置,最关键是的不够稳定,这就没办法持续供能。”

    这是玛达拉,一直在罗丝大神殿深处“研究”灵吸怪麦恩德,顺带接过了37号史莱姆样本的研究,不仅让这种魔导炸药初步实用化了,还发明了玛达拉吸收公式,也就是史莱姆溶液与魔晶石粉末混合后有多少魔力的计算方法。

    作为旁观者,赫里扎尔觉得这根本不是难题:“那么目前就是这三个方向各有优势了?为什么不同时研究呢?等成品弄出来再比谁更适合嘛。而且我觉得不同场合对能源系统的需求也不太一样,只搞一种并不能完美解决所有需求啊。”

    尤赞和玛达拉的脑袋同时转了半圈,都没说话,阿图尔的声调拔高了:“赫里扎尔啊,这事跟你负责的魔导枪不一样。研究魔导枪嘛,几个人一个工作台,一点魔导金属就可以开工了。研究能源技术,不管是什么路线,凑个百八十人,花三五个月时间,烧个几万魔晶石,也仅仅只是弄出雏形而已。”

    阿图尔深深慨叹:“咱们费共,现在穷啊,得集中力量办大事!只能找最有希望,也最有潜力,同时还花钱少进度快的道路走下去。这毕竟是基础性的课题,不像魔导枪那么……哦,我不是说魔导枪不重要,但层次是不一样的。”

    赫里扎尔感觉受到了深深的侮辱,勉强笑道:“如果能跟法师联合会合作就好了,这样的课题,说不定几天就能出成果。”

    两个机器人的脑袋又同时转圈,尤赞脑袋上的灯闪起红光:“赫里扎尔,你这是危险的思想,我们研究技术是为了造福凡人,为了实现大同主义。法师联合会是为了赚钱,为了更方便的奴役和压迫凡人,怎么能跟那些魔法师合作呢?”

    赫里扎尔分辩道:“可我们不还是跟导师……我是说罗文娜大师在合作吗?”

    “那是统一战线!”

    阿图尔终于找到了机会:“赫里扎尔,你为什么没能进入研究院的统合小组,就因为你连战斗青年团都不愿加入,不追求思想进步!”

    赫里扎尔委屈的道:“我以前是魔工士,现在是魔导师,研究魔导技术就是我的信仰,为什么还要必须信仰赤红女士?”

    阿图尔怜悯的摇头:“为什么?因为你连我们为什么研究魔导技术都没树立起正确的观念,你这样的想法,跟那些亡灵法师甚至奥术师有什么不同?我真的要好好考虑你现在的工作岗位了,你应该先去补上最基础的思想课。”

    赫里扎尔暗暗咬牙,却不敢抗辩,毕竟阿图尔管着研究院的实际事务。

    “好啦。”

    尤赞打圆场说:“改变是要过程的嘛,阿图尔啊,要注意教导方式,赫里扎尔终究是我们的同……同仁。”

    阿图尔呵呵笑道:“是,是我太急躁了,对不起啊,赫里扎尔同仁。”

    赫里扎尔回以笑容,心中却翻滚着愤恨的潮水。

    这时就听场中一个魔法师喊道:“如果我有一座魔法塔,我很快就能弄出让你们心服口服的东西!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建魔法塔?”

    ………………

    离会堂不远的地方,贝塔城民政保障委员会的小会堂里,一帮痛苦牧师、自由主宰、德鲁伊和魔法师们也在开会。

    “我们万物可食会经常吵架,能不能吃,怎么吃,好不好吃,每发现一样新食物,都要经过这几道工序的争吵,现在又多了一道工序是吗?”

    “今天讨论的课题不是从个人出发啊,我们要么是费共正式成员,要么是战斗青年团的团员,得从造福所有凡人这个高度来看待食物问题!”

    “对,我们争论的是走哪条路线解决凡人的生存问题,这决定了我们要建设的大同主义社会是不是建立在正确和稳固的根基上!”

    争吵已经上升到路线问题,主持会议的阿丝娜和列席旁听的史丹对视一眼,无奈苦笑。

    “没必要定这么高的调子,我们还是从实际出发吧”,阿丝娜把会议主题按回实务层面:“我觉得呢,那些提出魔法或者神力化食物的同志出发点是好的,但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还得好好想想,多做研究。”

    “在我看来,这条路线会催生食物等级制这样的秩序,这会让我们的大同主义变成特权社会。试想一下,只是零级的人,只能吃最低级的魔法面包,高级别的人却能吃各种好吃的,这绝对不是我们想要的大同主义社会!”

    史丹用调和的语气说:“也未必这么绝对吧,就像零级的凡人也能用魔导枪一样,完全用食物机召唤高级食物。”

    阿丝娜愕然看向史丹:“你也在管实际事务,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家只会去吃高级食物,那样我们的能源能满足得了?那我们还开发低级食物做什么?”

    “你想得太远了点吧,大家发明的食物召唤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是补充啊,级别也不可能很高”,史丹摊手道:“把这种食物召唤机当作食物供给的补充不是很好吗?比如人人家里都放一部魔法面包机,这样就能保证我们的大同主义社会绝对不会饿死人,这是很快就能做到的,而且花费并不大,高级食物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这个路线蕴含的思想不对!”

    阿丝娜有些激动了:“我们现在给市民免费提供住房和食物,只是因为那是阴影城移民,是离乡背井,一无所有来我们这的。”

    “后面我们会教导人民,让他们明白,劳动既是人民的基本权利,也是基本义务。我们还只是大同主义初级阶段,是按劳分配!孤苦无依,没有劳动能力的人,可以免除劳动义务,其他人都必须劳动。”

    “如果把食物变成人们随手都能获得的东西,他们就不会认识到这是劳动成果,而是认为这是他们应得的,这就阻碍了他们对劳动的认识!”

    史丹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阿丝娜同志,不要对人民有赐予的思想。认为让人民免费获得食物,他们就会懒惰,这是不正确的认识!是高高在上脱离群众!”

    “大同主义初级阶段的确是按劳分配,但体现我们先进性的关键一面,就是人民在社会里可以获得充分的保障。在大同主义社会里,我们不会饿死人,冻死人,让人受到压迫和剥削。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相信可以激发出人民更热烈的劳动意愿,让他们充分发挥主动能动性,整个社会的生产力也会得到进一步解放!”

    阿丝娜冷笑:“不要犯幼稚主义错误,人是不会自动成为人民的,必须在劳动中改变观念!获得食物这个环节是最根本的劳动,让这个环节跟劳动脱节,影响有多深远你认真考虑过吗?”

    “总枢机都经常带着魔女去田里劳动,就是教导我们,不管社会发展得再快再先进,都不能跟这个根本脱节。你想想自己,多久没下田了,现在是不是觉得手里的面包,嘴里的肉片就跟空气一样随手可得?都随手可得了,你还会珍惜吗?”

    “不不,阿丝娜,你这是上纲上线,总枢机带着殿下们去劳动只是,咳咳”,史丹及时咬住舌头才没把“玩”字吐出来,他改口道:“总之不能因为路线问题,拒绝先进技术。当新技术出现后,我们首先该考虑怎么为我们所用,怎么造福于社会,而不是因为它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就去排斥它。”

    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几部小巧的魔导机械,这就是引发大家争吵,再让他们两个吵起来的东西:食物召唤机。

    民政保障委员会在这段时间的运转里饱受食物分配环节之苦,供给制的种种弊病都暴露了出来。

    不知道不同人不同时候的实际需求,只能一刀切。

    负责分配的都是人,是人就会有人情运作,有额外“损耗”。

    分配环节繁琐,多出来很多无谓的管理工作,出现的种种问题也很容易引发舆论问题。迄今为止,民政保障委员会收到的抱怨投诉,百分之七十都跟食物分配有关。

    尽管后期进行了改革,实行了票证制,也设立了居民区的红币市场,但又催生出地下黑市和利用红币投机倒把的行为。

    费共给民政保障委员会下达了研究改进的指示,魔法师加德鲁伊一起在技术上获得了突破,那就是将魔法师和德鲁伊的食物召唤术变成可以召唤食物的魔导器。

    尽管现在只能提供冷面包等低级食物,而且还必须要有超凡力量才能使用,但随着技术进步,以及全民超凡教育的普及,这个方向的前景是光明无疑的。

    让家家户户都有,并且都能用食物召唤机,不仅取消了整个食物分配环节,还将食物变成了随需分配……不,使用的物资。这完全符合总枢机说过的要则:发展大同主义社会,关键在于不断取消分配环节,将稀缺物资变成随需使用的非稀缺物资。

    但这个方向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很多人认为在很长一段时期,食物召唤机并不能完全解决人们对食物的各种需求。人们会从精美度和珍奇性等各个方面,把食物变成奢侈品,导致人们在食物上产生各种“变态”的追求。同时还会催生出安全、能源、就业等等各种问题。

    当然德鲁伊们对此大多都是欢迎的,这么一来,农田会少很多,自然生态会更好。

    像阿丝娜这样,从思想路线上否定的,就是异常敏感的一类人了。

    史丹叹道:“你啊,用总枢机的话说,就是路线至上。宁要劳动的草,不要随手可得的面包。”

    阿丝娜拍桌子:“你这是右倾!是只要面包不要路线的无原则妥协,是投降主义!”

    其他人非但没有劝他们,反而各站一边,也跟着吵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