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六九 我们的战车在飞奔,向着风暴的方向
    魔导炮车在平坦的原野上飞奔,踩得异常均匀的步子让驾驶员心旷神怡。在神陨高原可没有这样的享受,跑不了几步就有起伏了。

    驾驶员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哼了几声又道:“总……呃,指挥官,这就是装甲战车的感觉吗?我觉得前面就算是有传奇,我都敢冲上去了。”

    “不,赫斯勒,现在我们只是盖着棉被再浇了水的大板车”,李奇给这个年轻的赤红暴君泼冷水:“英雄巅峰的家伙放个大招就可以把我们的炮车切成两半,更不用说传奇。”

    赫斯勒不甘心的叫1道:“那怎么可能?我是说,至少我们这部车是不会的。”

    “因为这部车有我们的凯瑟琳上校啊,对吧”,李奇拿胳膊肘撞了撞凯瑟琳,她正学李奇那样,在车长塔里站得直直的像检阅部队。

    “拍马、屁!”

    嘴里虽然这么说,破坏魔女脸上还是笑得挺开心的。

    “等我们的车都是魔钢做的,正面最厚的地方有200毫米,还有防护魔法,仍然可以跑这么快。魔导炮一个人就可以操作,而且能打穿自身的装甲,到那时候虽然也不能朝传奇冲,但传奇之下就随便碾了。”

    李奇憧憬的道:“那时候你就知道开着真正的装甲战车是什么感觉了。”

    驾驶员叫道:“小红在上!200毫米的魔钢?那车得多重啊,根本就跑不起来嘛!”

    李奇说:“不要小看了我们的魔导专家啊,把魔导炮装在车上跑的事情以前有人敢想吗?”

    “小红保佑我在开上真正的装甲战车之前,不要下去见阿丽珊殿下。”

    驾驶员念叨着,在他座位旁边贴着播音员小红的图片,这是个以为小红是凡人然后当女神崇拜的家伙。

    像他这样的“小红教徒”还很多,在刚刚结束的“胜利女神”评选里,小红居然战胜了欧萝拉和凯瑟琳,拿到了胜利女神的桂冠。

    “全员加速!注意避让炮火,准备防空!”

    空中出现爆炎火球,更高处出现大批飞禽,李奇发布了命令。

    凯瑟琳转动机枪,觉得角度还行,就没从架子上扯下来。

    爆炎大火球一颗颗落下,凌乱的在原野中炸开。既没有破片也没有准头,并没有造成明显伤害。

    还是有倒霉蛋出现了,一部工程车虽然依靠预判躲开了大火球,但冲击波依旧将工程车掀翻。

    “哈桑,是你干的!让你昨晚上咒我出车祸!”

    “是你先咒我整场战斗打不到一个敌人!是你的错杰尼尔!”

    “还好机械臂没坏,不然要别人帮我们翻身了。”

    “我看到你刚才踩了一脚刹车,要是政委在,刚才绝对会踹你后脑勺!”

    “我不是政委那个疯子!也没有不死之神在保佑他!”

    “太好了,总之因为你的胆小,我们出发三分钟就要退场了!”

    工程车的驾驶员和机枪手在对骂,操作员满头大汗的摆弄机械臂。

    片刻后,这部最新型号的工程车依靠背上的机械臂将自己撑起来摆正,也不理会瘪了的外壳,迈开粗壮的机械腿追赶大队去了。

    云层中出现双头飞龙和雪白狮鹫,数量至少有上百只,朝李奇所在的装甲群主力俯冲而下。

    秩序同盟战线中央,罗伊达斯一直盯着左翼的战况。看到敌军的魔导炮没有阻止住李奇的魔导车,空中单位不断向左翼汇聚,头一批已经发动了攻击,这个壮汉捋着杂乱的胡须,沉吟不语。

    片刻后,他下令道:“所有狮鹫大队和第一龙鹰大队,掩护左翼天空!”

    助手愕然看了他一眼,罗伊达斯冷声道:“我很讨厌那家伙,但胜利是第一位的!现在他有可能扰乱敌军,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我必须帮他!”

    “我明白了,将军!”

    助手敬佩的行了个礼,急急传令去了。

    此时那些参谋官们又惊呼出声,第二轮魔导炮轰击在敌军的军团结界上,不仅炸出了大片结晶区域,还有好几发炮弹穿透了结界,拖着明显可见的橘黄光焰,在结界内部的行军队列里溅起条条烟柱。

    大片人体混在烟柱中高高飞起,军团结界上的结晶区域急速蔓延,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崩解为漫天碎芒。

    曙光战争打响以来,战争无时不刻不在变化。

    唐古斯战役期间,双方主要还是靠高阶职业者的对决定胜负,军团不过是给双方高阶职业者提供出击契机的平台,军团也依旧用传统的密集战阵贴身肉搏。

    到了艾兰尼斯会战,魔导枪广泛应用,密集战阵开始消亡,高级职业者的对决也渐渐失去了意义,也就传奇会在战场上有活跃表现。

    再到瓦伦丁围城战期间,双方的高阶职业者几乎不再做前期的试探,而是转为辅助军团。军团则依托军团结界移动,再砌墙挖坑对垒互推。

    在军团对决的战场里,一个勇武的英雄巅峰职业者,全副武装下依旧有很大把握打败一个中队的魔导枪兵,但他基本上是别想活着回来了。

    至于传奇,虽然在这样的战场里也能闲庭漫步,但终究要在防御上消耗很多力量,这给了对方传奇可乘之机,所以也没哪个传奇会冲锋陷阵了。双方的传奇都是战场之外相互窥伺和提防,并不轻易交战。

    现在这场原野会战,军团结界居然顶不住魔导炮的两轮轰击,让战争变得更加陌生。

    “该死,军团结界要没用了吗?”

    看着结界崩解绽放出的绚丽礼花,罗伊达斯脸上浮起明显的迷惘:“再打下去,战争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903号魔导炮车上,仰望天上的敌人,李奇面露忧色。

    空中力量是目前费共最欠缺的一环,虽然对手的空中力量在魔导武器前并不强,但自己终究只能被动挨打,守得再牢固依旧会有损失。

    身边凯瑟琳淡定的检查机枪,其他车上的机枪手也还没有动作,又让李奇有些讶异。

    “骨头,天上,更强。”

    凯瑟琳甩了一个鄙夷的白眼,李奇不在的时候,她就是防空主力。眼前这点空中力量,对她来说根本不够看。

    李奇挠头讪讪一笑,看来自己在亡者之域的时候,大家可不只是在玩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

    空中目标行动很快,难以像地面目标那样传递信息,可当凯瑟琳的机枪喷射出炽白光流时,其他机枪都默契的跟随凯瑟琳进行射击。

    李奇记起来了,在战场记录里,到了后期,凯瑟琳都在扮演防空火力点名官的角色。

    上百道光流向空中喷射,几乎汇聚为一点,在七八百米的高度将一只只双足飞龙和狮鹫打得血水喷溅,羽毛漫天。这些可怜的家伙在这个高度还来不及做什么,地上的魔导车只有小虫子那么大。

    原本稳稳射击的凯瑟琳猛然转到一个方向,变得相当急切。炽白光流拉着一道微微扭曲的弧线,兜住一只雪白狮鹫。

    李奇的增强战术视野里也亮起了警告,空中有强烈的魔力波动。

    半空隐隐浮现乌云,温度也骤然变低,乌云中冰晶闪烁,一个规模巨大的范围法术正在成型。

    这必定是个专精冰系法术的高阶魔法师!

    可惜那家伙遇上了凯瑟琳,随着炽白光流罩住那只雪白狮鹫,正渐渐清晰的乌云闪烁起来,而跟着炽白光流射过去的数十道光流,逼得那只狮鹫急速上升,令乌云向虚影急速变化。

    狮鹫上的魔法师相当勇敢,李奇猜想应该是一位跟王室有紧密关系的宫廷魔法师。他压着狮鹫再度俯冲,重新凝结出大片乌云。

    接下来恐怕就是大面积的冰锥,就算砸不烂魔导车,也足以冻住大部分魔导车,这个法术的威力还真是不容小觑。

    没等情况紧急到李奇揪心,加入到防空作战里的几部魔导射线车就扭转了形势。

    两道火焰射线,两道奥术射线在凯瑟琳的指引下交织汇聚,空中响起狮鹫的哀鸣以及一个悲怆的呼喊。也许是在叫“不”,也许是在呼唤哪位神祇的名字。

    阴郁天空骤然晴朗,正在凝结的冰锥之雨炸成大片晶莹迷离的雾气,在阳光的映照下拉出无数道彩虹,令人目眩神迷。

    纷纷扬扬的冰渣混杂着雪白羽毛和焦黑碎肉洒落,还有一具穿着雪白长袍的人体。不仅缺了一小半,剩下的半截身体还烧出了几个黑漆漆的洞。

    残缺人体像面粉袋似的砸落在地,一部魔导车正好飞奔而过,机械腿将人体踩进地里,让车子稍微晃了晃,车上的机枪手一边咒骂驾驶员,一边继续射击。

    天空另一侧,秩序同盟的空中单位逼近,李奇低头对坐在战车后排的娇小尖耳朵说:“米丝,联络罗伊达斯,告诉他赶紧把他的空军撤走!”

    负责友军联络的丝丝魔女正无所事事,闻言兴奋的连连点头。

    她摩挲通讯戒指,用细细嫩嫩的嗓音说:“这里是赤红军团,向罗伊达斯将军发送通知,罗伊达斯将军,赶紧把你的鸟收回去,不然会被打爆的!”

    车外李奇隐隐听到了米丝的话,咳咳出声,想了想,没去纠正。

    过了一会,战线中央,罗伊达斯暴怒:“那不是我的鸟!”

    通讯魔法师看了看一面光幕,紧张的道:“但不马上收回来,会真的被打爆。”

    罗伊达斯也盯着光幕,看到道道光流把双头飞龙和狮鹫打下来,眼角抽搐了好一阵,确认这种状况下己方的空中单位不仅帮不到忙,还会被友军误伤,无奈的下了召回令。

    “加快速度!”

    他对助手喊道:“我开始有不妙的感觉,跟胜负无关……”

    后面“半小时人”苦着脸掏出了金蒲耳,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一小时人”,这家伙赶紧申明:“我赌的是公爵能坚持一个小时……以上哦!”

    有人叹气:“这似乎不是坚持多久的事情了。”

    突击营已经冲到了失去军团结界的敌军前沿……

    北方联军的战斗意志还是很强的,即便失去了军团结界,军团里的营建魔法师或者土木德鲁伊,依旧忠于职守,瞬间拉起一道道矮墙,挖出一条条壕沟。

    魔导枪兵们乱中有序的进入仓促建起的防线,开始向魔导车射出密集的风矢枪弹。虽然还离着七八百米没什么准头,但也许能碰运气打中谁呢。

    近到四五百米,枪弹在魔导车的黑铁板上溅起点点火星,不少甚至射穿了黑铁板,在附着了硬化术的紫铜板上撞出点点突起时,芬恩下了开火命令。

    射手的视野里标注出了一个个威胁目标,四倍率魔导炮用一发发火球掀飞了很原始的碉堡,魔火筒魔火弹用含有弹芯的火球穿透了至少半米厚的土墙,将墙后趴着的一排排士兵轰上天。

    数十挺轻重机枪发出怪异的嗡嗡振鸣,道道光流打烂了一颗颗人头。有冒头射击的,有挺身而立挥剑指挥的,还有举着法杖想在一秒之内施放法术的。在那一秒内,即便是一部机枪,也有接近十发子弹招呼到他身上了。

    最前沿的防线瞬间瓦解,等魔导车纷纷爬过残破不堪的矮墙和土沟时,前方三四百米外建起的第二道防线已经被扫荡一空了。

    一辆机枪车在烟尘中稍稍偏离了方向,地面骤然化作一滩泥沼,机枪车的机械腿徒劳的挣扎了一阵子,仍然不能阻止下沉的趋势。

    五个士兵从不同舱口跳了出来,不远处一个魔法师兴奋的大叫:“看!我成功了!我就说过,这种魔导车对付起来很容易!”

    他挥着法杖向那五个士兵放出一个群体睡眠术:“我是首开纪录的英雄!这些家伙离了魔导车就成了废物!”

    灰雾掠过五个人的身体,他们身上几乎同时亮起冷白光芒。

    一个人踉跄了一步,一个人甩了甩头,其他三个人毫无反应,反而提起了粗短的魔导枪。

    魔法师惊恐的叫道:“失效了?怎么会?我这是四级法术啊!”

    回应他的是三道光流,很快就变成四道。

    魔法师仓促祭起的魔法盾还没坚持到一秒就被打破,还好他同时放出了一扇随意门,可没等人踏进去,一个身影骤然从他身边的空气里挤出来,匕首悄无声息的从背上捅进魔法师的心脏。

    拍拍魔法师那骤然僵滞的面容,这个应该是刺客的赤红战士说:“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们没了魔导车就是废物的错觉?”

    就在同时,几道身影拉出虚影冲向后方那四个战士,看虚影闪烁的虹彩光芒,显然都是骑士。

    冷白、炽白、淡金光芒同时绽放,那四个战士几乎在瞬间就套上了全身重甲,手里的魔导枪变做闪烁着暗金光泽的精金武器。

    最后一道光芒同样是虹彩,两个骑士的长剑撞在一起。

    看着对方眼缝里那双眼睛,北方联军的骑士大叫:“你为什么也是骑士!?”

    其他的北方骑士也纷纷失声大叫……

    “你们竟然不是只会用魔导枪的垃圾见习!”

    “和我们一样都是三级啊!”

    “太卑鄙了!竟然缩在车子里战斗!”

    荆棘堡垒、赤红暴君、赤红圣堂以及修玛骑士同时笑出了声,

    “是不是傻啊?能在车上痛打你们,为什么还要跟你们面对面拼啊?”

    片刻后,地上躺了两个骑士,剩下的骑士转头就跑,这个车组也没追,循着随身助手的信息指示,找到了一辆停下来等他们的机枪车。

    “你们首开纪录了哟。”

    机枪车的车长笑嘻嘻的对他们说,这五个人垂头丧气的上了车,再没一点刚才面对敌人的神气。

    依托着结界车还在反抗的敌军指挥官被几炮炸成碎片,芬恩向后方报告:”指挥官,前沿已经突破,请求向纵深突击。”

    李奇的声音很平稳:“请求允许。”

    接着变为昂扬:“可以唱歌了……”

    很快,歌声在语音频道里响起,越来越洪亮,渐渐汇聚成潮。

    “无论狂风还是暴雪~~”

    “或者烈日当空~~”

    “无论是炎热的白昼~~”

    “还是冰冷的黑夜~~”

    “即使沙尘扑面而来~~”

    “我们心情总是愉快~~”

    “总是愉快~~”

    “我们的战车在奔驰~~”

    “向着风暴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