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上剑典〕〔我的小妈是宇宙首〕〔都市超级医生〕〔凌安商璟煜〕〔重生之先声夺人〕〔踏天神王〕〔契约首席:沈少宠〕〔神医混都市〕〔沐暖暖慕霆袅小说〕〔颤抖吧,渣爹〕〔我真是大富豪〕〔神医毒妃:嗜宠废〕〔秦静温乔舜辰〕〔魔武大帝〕〔重生都市仙帝〕〔顶级仙尊〕〔银铃入梦〕〔穿到七年后我成了〕〔王牌近身保镖〕〔安之若素叶澜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七十 当当当是什么?是机枪歌
    仅仅一个军团溃散不足以动摇北方联军的意志,在芬恩的突击营冲入下一个军团结界里时,另一个军团斜向插入,企图截断主力与突击营的联系。

    李奇召唤九倍率魔导炮,又是两轮轰击打碎了这个军团的结界,再在一公里外用四倍率魔导炮肆意轰击,对方根本没有有效的还击手段。

    “离得远远的,跑得飞快的,打一炮换个地方,没打中没打死继续,总之先确保敌人打不着自己。”

    这是李奇对“装甲集群”官兵灌输的作战观念,当然这也建立在硬件拥有相应优势的基础上。魔导炮的有效射程是三四公里,魔导机枪是两公里,魔龟车和蜘蛛车的速度都在四十公里以上。这些指标足以确保己方在安全距离上打击对方,又可以用速度摆脱那些高阶职业者的反击。

    老实说李奇对魔龟车和蜘蛛车这两种战车底盘不是很满意,二者都难以承载更重的车身。现在最重的魔导炮车跟地球世界的突击炮体型差不多,却只有不到10吨重量,更重就跑不动了。而且速度上也有极限,魔龟车再轻也跑不到六十公里以上。

    不过轮式和履带式底盘在费恩这里又存在着两项先天弱势,首先就是通过率,费恩可没有什么国道省道,最好的道路都在城市里。即便是履带,在野外也有太多区域无法通过,跟可以爬六十度陡坡的魔龟车和爬*十度直坡的蜘蛛车完全无法相比。

    其次是技术,别以为轮式和履带式就是装轮子和履带那么简单,从车轴到变速箱,是一整套体系,在费恩搞等于从头开始。而魔龟车和蜘蛛车这种“仿生运动技术”,魔法师在魔偶上早就有了丰富的技术积累。

    所以李奇并没有让研究院转到轮子和履带上,而是要求在这条路线上继续走下去。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实事求是真是无处不在的。

    一枝巨大的标枪掠过李奇座车的前方,扎在了侧面一辆机枪车的前腿上,巨大的动能带得机枪车翻了两圈,肚皮朝上,三条完好的腿还在凭空蹬踏着。

    对方也不是毫无反抗力,看起来像一部魔导弩车,那东西显然不是大规模装备的。

    “啊,我们发现了一个合适的目标,悄悄的瞄准它不要引起它的注意。”

    李奇为那辆机枪车默哀,希望不会出现太严重的伤亡,他将随身助手切换到了魔导炮接口上。

    他手里的真正底牌,就是用地球世界的理论框架,在费恩世界山寨出了一套信息技术。

    因为还没有通用计算机和数据化网络,现在还只是初级阶段。但依靠这套信息技术,即便是还很简陋的魔导车和魔导炮,都能发挥出接近地球世界信息时代的战争水平。

    当初他跟欧萝拉、艾妲一起搞幻景的时候,可真没想过会发展出这样一条道路。

    魔导车还在飞奔,李奇通过增强战术视野标定了目标,炮手的随身助手跟李奇处于连线状态,马上收到了标定信息。炮手转动魔导炮对准目标,先装填了弹芯,再填充火球术。

    四倍率魔导炮两个人就能操作,炮手用零级神术压了两个火球术到缓冲法阵里,李奇也压了两个。

    战术视野里,一个十字准星停在大约一公里外的目标身上,准星有些起伏,但并不剧烈。

    这又得说到魔龟车的另一个好处了,通过“魔偶仿生运动技术”,不管是魔龟车还是蜘蛛车,在平稳性上不亚于地球世界装备了先进液气悬挂装置的坦克和装甲车,而且反应速度远比后者快。这让魔导炮即便是在战车飞奔中,依旧拥有很高的精度。

    那个十字准星并不是经过火控计算后的理论弹着点,而只是炮口的直线位置。虽然还要经过人肉火控的调整,但用火球轰个头很大的弩车,也不需要太高的精度。

    李奇将准星往上移了一小截,扣下了缓冲法阵的施放手柄。

    车身震动了一下,魔力冲击荡开。李奇、凯瑟琳和驾驶员、炮手都是英雄级别,这样的冲击毫无影响。米丝也全身裹着厚厚的防护服,对她的唯一担忧只是晕车而已。

    蜘蛛车很快发回了侦查影像,这一炮并没直接打中,只是把弩车掀飞了,连带整组人都没剩几个。看了看倒扣在地上的弩车,确认必须维修才能继续发射,李奇满意的将随身助手退出魔导炮接口,转到指挥接口。

    装甲集群的主力掠过被炮火和机枪打残了的这个军团,跟上正冲入军团结界大开杀戒的突击营。

    战场上零零星星留下了几辆战车,包括那辆被弩车射中机械腿的机枪车。

    跟在主力后方的工程车和医疗车开始工作,它们用机械臂将倒翻的战车扶直,军医检查人员的伤亡状况,重伤的先止血包扎再后送。轻伤的包扎一下继续战斗。

    那辆坏掉一只腿的魔龟车用千斤顶撑起,负责维修保障的技师三两下把那条腿卸了下来,再换上新腿,这种工作对来自载具研究所的技师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不到十分钟,这辆战车又满血复活。

    也不是所有战车都这么幸运,有辆机枪车的中央驱动法阵损坏了,必须开膛破肚才能修好,在这个时候显然是做不到的。维修师宣布了这辆车的死刑,车组垂头丧气的跟着技师一起卸下机枪、弹药、机械腿、次要的魔法回路用作备件,自个也上了工程车充当备用车组。

    左翼的军团结界开始前移,九倍率魔导炮的有效射程只有十公里,要继续掩护装甲集群就必须跟上。

    这时候罗伊达斯又收到了那个细细嫩嫩小嗓门的传讯:“赶紧派人来填充位置,打扫战场,我们朝前面打进去了。”

    罗伊达斯额头暴起青筋,对助手骂道:“到底谁才是统帅!?”

    虽然跳脚,他还是不得不赶紧调上预备队。作为标准的军人,不管是政见不合还是私人恩怨,都不会影响他的战场决策。罗伊达斯也很清楚,如果放任不管,等于无视李奇取得的进展。

    更重要的是,虽然女王将战场指挥权交给了他,但女王绝不可能在后方盾堡呆着。这场会战将决定北方三国的命运,以及瓦伦丁围城战的进程,女王肯定在附近旁观,也肯定和以往任何一次会战那样,准备着跟对方的传奇战斗。

    想到女王,罗伊达斯心头那丝焦虑更加重了。战场的形势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正被李奇牵动着,他一时不清楚李奇的算盘,以及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他只清楚,等这场战争结束后,那些才刚刚适应了单发魔导枪和砌墙挖坑,层层阻击的军团长们,又必须琢磨怎么运用魔导车、魔导炮以及机枪了。

    秩序同盟战线右翼,与对方的军团结界还相距两三公里,可左翼的烟尘和炮火似乎拉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不论敌我,脚步都有些放缓了。

    听到军团长下达放慢脚步,准备原地坚守的命令,奥弗琳有些不满:“这时候不该加快脚步,准备冲锋吗?”

    军团长没说话,小国王琼恩叹道:“奥弗琳,如果公爵都打到敌人背后了,这时候我们何必让战士们去做无谓的牺牲呢?等着敌人自己心慌意乱甚至掉头就跑的时候,我们再冲上去不是更好?”

    奥弗琳看了看琼恩,又看看微微点头,面露赞许之色的军团长,忽然发觉被自己当成幼稚小孩的国王,在某些方面的智慧已经超过了自己。

    她勉强辩解道:“这、这是偷奸耍滑啊!如果我们更加英勇,敌人不是会更快的崩溃吗?”

    “我也很希望这样啊,但是其他军团好像跟我们想得一样”,琼恩左右指了指,看友邻的战旗……不,只看军团结界的位置,就看得出整个右翼都放慢了脚步。

    “就我们艾兰尼斯这两个军团冲出去,会被敌人围着痛打一顿的。如果能不死人,或者少死人就获得胜利,不是更好吗?”

    琼恩用与年龄极不相称的语气说:“我们艾兰尼斯人,每一个都是宝贵的啊。”

    军团长赞叹道:“陛下必定会成长为一位仁爱的国王。”

    奥弗琳一时杂念纷纷,说不出话。

    接着琼恩又显露出孩童本色:“看,我说得没错吧!等不到我们打起来,普雷尔公爵就可能夺得了胜利!奥弗琳,如果我说中了,以后每天晚上就让我多看一个小时的幻景!”

    奥弗琳也瞬间回归本色:“不行!你必须在十点前睡觉!这是铁律!”

    ………………

    开战半小时后,芬恩的突击营已经接连攻破三座军团结界,李奇的主力将斜下插入企图补位的三个军团也打散了,北方联军的右翼近于崩溃。

    但芬恩在最后一个军团前遭遇了顽强阻击,对方有了充足时间建起比较完备的堑壕体系,即便军团结界被轰碎,也坚守阵地不退。用壕沟、弩车和原始的小型魔导炮,甚至魔法师的舍命攻击阻挡车队。

    冲在最前面的三辆炮车陷进了宽十来米深五六米的壕沟里,还被德鲁伊临时催生的藤蔓缠住,怎么也爬不出来。不是后方的支援火力很猛,这三个车组已经完蛋了。

    工程车紧急超越战车,到了前沿牵引炮车,搭建通道。芬恩正在汇总情报,研究从哪里突破,李奇发来消息,让他绕到这个军团的侧翼,正面让给主力来攻。

    想到大部分步兵都在主力部队,芬恩恍然,依令而行。

    突击营跨过最初几道壕沟,绕着阵地而过,用魔导炮和机枪继续压制,紧接着李奇率领的主力部队赶到。

    九倍率魔导炮轰击对方的阵地中枢和弩车之类的重型目标,四倍率魔导炮攻击临时建起的坚固堡垒。即便是用上了化泥为石法术的石制碉堡,在穿甲……不,穿障弹的攻击下,依旧如纸般脆弱。

    李奇暗道侥幸,对方还没奢侈到用魔导金属来建防御设施,也没有足够且强力的魔法师用法术进行加固。

    但这帮北方佬的战斗意志格外坚韧,只要还有一段土墙,一个坑可以掩护,他们就不放弃射击。修建的工事也很有章法,足够的层次确保了他们能够依托残垣断壁继续发扬火力,冲到二三百米的几辆魔导炮车和机枪车被李奇强令召了回来,再晚一点就要变成对方魔法师大发神威的目标。

    咬了咬牙,李奇决定让新生的装甲步兵一试身手。

    集中火力掩护运载步兵的魔龟车接近突破口,一个个步兵从车尾跳下,原本还是轻装,落地后蓝光闪烁,一个个套上了极为简洁,却覆盖了全身的重甲,头盔也是全覆式的,很有些像苍蝇复眼的眼部用墨色水晶遮挡,跟黑灰色的涂装相衬,充满了邪恶且暴力的美感。

    魔女武装的研究还没有多大进展,但很多成果都用在赤红武装上了。简化了组件,增强了武器切换能力,加大了武器和补给品的携带量。主力武器还跟随身助手连线,拥有了初步的智能观瞄能力。

    这跟李奇构想的拥有外骨骼装甲、全智能化武器和信息掌握能力的装甲步兵还有很大差距,但吊打拿着单发魔导枪,没有任何信息化能力的一战步兵应该是没问题的。

    运载车上的双联哈莱姆重机枪掩护,步兵们分组突入防线。

    烟尘中,一组组黑甲兵与北方联军的步兵近距离交战。

    北方联军的士兵很快发现自己像是在跟魔鬼交战,这些黑甲士兵一手精金盾,一手米哈伊尔或者斯通纳自动魔导枪,还有拿喷枪的,自己的攻击大多只在盾牌和护甲上溅起点点火星,而对方的攻击则是一道猛烈的光流,战斗几乎都是在一个照面间结束。

    也有一些高级点的魔法师、圣骑士和刺客能抢先发动攻击,可这些黑甲兵身上的护甲不是吃素的,重点部位精金防护,其他部位用硬化秘银,整套装甲还附有抗魔特性。

    火球、冰箭、奥术射线乃至解离术都难以一击奏效,圣骑士的圣光斩也仅仅只是在护甲上留下一道白痕,或者劈得对方倒地。然后……在若干道光流下,他们就没然后了。

    最令北方联军士兵恐惧的是这些黑甲兵从不给他们围攻的机会,任何时候都是多打少。即便他们一个中队围过去,黑甲兵似乎不需要眼睛,就知道他们各自在哪里,黑甲兵不断的将一个个小组,一个个小队消灭,而他们只能根据枪声大致判断敌人方位,东奔西走,疲于奔命。

    当然北方联军也不是毫无抵抗之力,偶尔能碰到像是装备出了状况的黑甲兵,可对方丢掉魔导枪后拔出刀剑,竟然是个二级甚至三级职业者,只要拖延一小会,对方的援兵就赶来了。

    对魔导车而言如泥沼般的阵地,在装甲步兵突入后,很快一片片被清扫。

    这个军团的军团长似乎看透了形势,意识到继续固守阵地,就是被逐片吃掉的下场,他毅然发动了反冲击。

    他选择的方向也很巧妙,是在魔导炮车难以攻击的位置,在那条通道前,只有几辆机枪车。

    穿着鲜亮衣甲,挥着明晃晃刀剑,身上神光四溢的人流蜂拥而出,这条二三百米长,不到百米宽的通道似乎转瞬就能跨过。越过这几辆机枪车,就是各式魔导车摆出的阵型,相互遮挡,根本无法发扬火力。

    六辆机枪车,六部三联重机枪的枪塔转动,十八道光流喷射而出,顿时让整条通道被交织的湛蓝光线映照得如诡异的异位面。

    20毫米的机枪子弹撕裂了最多不过是秘银质地的护甲,即便附着有硬化术,两三发就将那层屏障粉碎。护甲下的人体每挨一发就是一个大洞,即便是英雄级别的职业者,也顶不住三发,有时候一发子弹接连贯穿了两三个人。

    一团团血花在通道尽头密集溅起,最初还是噼噼啪啪的脆声多,因为大多还射在护甲上,后面就完全是噗噗的入肉声。

    一层层士兵,一层层补上,他们眼里已经是一片血红,根本顾不上战友的情况。

    机枪车里,车长和机枪手们都吐出一口浊气,刚开始还被吓了一跳,等开火之后才发现这帮人就是来送死的。

    看着枪口下一片片倒下的人体,一个车长嘀咕道:“怎么跟亡灵一样没脑子啊。”

    驾驶员来兴趣:“是不是该唱歌了?”

    几辆车的语音频道里响起歌声……

    先是舒缓的:“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再是急迫的:“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之后是令人窒息的:“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这是播音员小红在亡灵战争期间给机枪手们演奏过的曲子,他们当然不知道这首曲子其实是地球世界的《克罗地亚第二狂想曲》,因为节奏跟机枪开火很像,立马就被机枪手们接受了,成了《机枪歌》。

    一曲还没唱完,通道里的攻势停了下来,已经没人还能站着。

    惨叫声,呻吟声,哭泣声在层层叠叠的人体中响起,血水染满了大半截通道,汇聚成若干条溪流。

    看着眼前这一幕,机枪手们一时沉默。

    依稀看到有些伤员在尸堆里爬行,有个机枪手下意识的摆动机枪塔,却被其他人拦住了。

    “够了……”

    “是啊,我们的目的不是杀人,只是胜利。”

    “人类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因为伤害他人有好处,有利益啊。”

    “我们的事业,不就是不再让这种事情发生吗?”

    蜘蛛车发来了影像,看到那条通道里密集的尸堆,李奇和凯瑟琳也一时默然。

    “好了,让我们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吧。”

    李奇振作起来,对米丝道:“告死罗伊达斯,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他了。”

    装甲步兵纷纷撤出阵地,上车继续前进,米丝的通报也传给了罗伊达斯那。

    罗伊达斯瞠目结舌:“他要干什么!?

    看形势李奇已经打穿了敌人的右翼,绕到敌人后面攻击的话,敌军就全乱了啊!

    可看远处扬起的烟尘,李奇的车队竟然直朝北面去了!

    那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风华神域〕〔拜师九叔〕〔狩猎志〕〔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末世理科男〕〔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