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宛白霍长渊〕〔锦绣农女:捡个将〕〔诸天最强大BOSS〕〔她被反派攻略了〕〔谍影风云〕〔我在江湖当大侠〕〔混沌天帝诀〕〔超级兵王归来〕〔我有一张沾沾卡〕〔落枝飞〕〔仙宫〕〔小妖千铃与混蛋阴〕〔婚内谋情:总裁太〕〔我撞坏了异世界重〕〔深渊与玩家〕〔永恒圣王〕〔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天才游戏策划〕〔婚来孕转:总裁爹〕〔迷踪谍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七三 两个不正常的女人和一个不正常的女神
    内海东岸,达尔曼特王国与布莱德王国交界的大道上,一排木架高高立在路边,衣衫褴褛的人们正将一具具兽人尸体吊到架子上。

    有人忽然叫道:“圣女来了!”

    人们纷纷丢下手里的活,涌到了路边。一队骑士策马而来,见到领头纯白龙马上红发跃动,顿时激动而欢喜的跪下来大呼圣女。

    “赞美吾主伊斯玛特!格罗妮娅殿下,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

    “吾主护佑所有受苦之人,你是……”

    大道边的村子里,格罗妮娅见到了伊斯玛特教会的祭司。教会在布莱德王国发展得很快,她都认不全基层的祭司了。

    “黑鳄村的雅克,殿下。”

    “那么雅克,人呢?”

    “死的就在后面,活的关在磨坊里。”

    “先带我去看死的。”

    雅克带着格罗妮娅到了院子后面,看着已经被剥得没剩几根布条的尸体,她皱起了眉头。雅克倒是伶俐,把搜集起来的东西分门别类整理好了,摆放在尸体边。

    标注了佐尔德工坊的菲尼魔导枪,秩序同盟萨其顿王国的军团标志,这两样东西就足以证明尸体的身份,是秩序同盟的军团士兵。

    格罗妮娅说:“埃斯特,你去磨坊跟那些俘虏聊聊,确认他们的身份,还有他们军团的动向。”

    埃斯特领命而去,加斯东说:“可能就是一些散兵游勇,希尔维应该没有南下的意图。”

    “看埃斯特能获得什么消息吧”,格罗妮娅蹙着眉头,不置可否。

    将公主护送到了布莱德王都,以伊斯玛特圣武士教团的名义,获得了国王的许可,建立教会,举起抵抗兽人侵略的旗帜来到布莱德王国北方,格罗妮娅的队伍迅速壮大。

    吃掉恶迹斑斑,又跟国王关系不好的小贵族,联合国王瓜分大贵族的领地。格罗妮娅现在已经拥有了稳定的根据地,控制了十来万平民,拥有几千忠心耿耿的军队。

    涌入布莱德北方的兽人已经被清除得差不多了,格罗妮娅正为下一步的发展而焦虑,忽然接到报告说,有一队陌生军人追击兽人,闯进了根据地里,与当地的守卫发生了冲突。

    她刚刚在这个地方设立了伊斯玛特神殿,当地人在狂热的祭司带领下奋勇作战,消灭了这支只有二三十人的小队,然后祭司才发现对方是秩序同盟的军团士兵。

    感觉可能惹了大祸,祭司赶紧上报,格罗妮娅也很紧张,亲自过来查看情况。

    过了一会,埃斯特回来,说明情况后,格罗妮娅抽了口凉气:“北方联军投降了?”

    就在布莱德北方活动,她的消息渠道十分闭塞。秩序同盟的军团拥有比较完备的通讯网络,这种大事,即便是基层士兵,也很快就知道了。

    加斯东松了口气:“希尔维应该会回去了吧?这样我们就不担心她会入侵布莱德了。”

    “希尔维……”

    格罗妮娅沉吟着,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

    “没了北方联军,瓦伦丁大教堂守不了多久。血冠女王想要夺得所有凯姆意志,光攻下瓦伦丁是不够的,她必须消灭迩香那帮人。”

    “希尔维就算回去了,很快也会回来的,甚至说不定是血冠女王亲自来。经由布莱德,从内海直逼迩香,对大军来说是最近也最方便的路线。”

    “到了那个时候,布莱德王国会怎么做呢?”

    她自问自答道:“国王就是个只会占便宜的懦夫,大军一到,他必定会屈膝投降。我们之前所作的努力,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会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她冷笑道:“伊斯玛特并不认可凯姆的秩序……”

    面容渐渐变得狰狞:“希尔维和血冠女王毁灭艾兰尼斯的那一幕,我绝对不会忘记!尤其是希尔维!是她杀了芙蕾雅公主,那是我的……姐姐。”

    最终她咬牙道:“希尔维,必须死!”

    加斯东和埃斯特对视一眼,都还摸不到格罗妮娅的想法。

    希尔维的确是敌人,但手握二三十万人的大军,驱使着三个国家,正在攻打最北面的圣卡诺斯王国,跟他们这股小小力量可不在一个层面上。

    从他们脸上看出了畏惧和疑问,格罗妮娅说:“当然,我们不能傻乎乎的朝她冲过去,我们需要有足够强大的盟友,不,不是忠诚神廷。”

    她眯着眼睛说:“是抵抗侵略的人民!没想通吗?看看雅克祭司就知道了,当我们挺身而出,消灭溃逃到布莱德的兽人时,他们就成了我们的信徒。那么当希尔维入侵时,事情会怎样发展,我们又有什么机会呢?”

    说到这她心意已定:“把那些俘虏杀掉一半!剩下的一半割掉耳朵和舌头,剁掉手臂,让他们带着所有尸体回去,要他们转告他们的上司,这就是入侵布莱德王国的下场。”

    “动手之前,埃斯特,再跟他们聊聊,让他们以为下手的是东面的王国边防军,装作无意的样子,把那几个哨站的情报透露给他们。”

    加斯东惊呼:“这会引发秩序同盟与布莱德王国的大战!”

    “你还没明白吗,仁慈的加斯东?”

    埃斯特冷笑:“我们就是要引发这样的大战啊!”

    ………………

    布莱德以北上千公里,瓦伦丁西北数千公里,极远处天际线已能看到皑皑雪原。罩住城市的偌大防护结界在魔导炮的轰击下凝结出片片结晶,再绽放为星星点点的光芒。

    手持魔导枪的士兵自四面涌入圣卡诺斯王国的王都,这座差不多是东费恩最北面的大城市,仅仅只抵抗了两天,就被秩序同盟的大军攻破。

    “还好,没晚太久”,希尔维登上城外一座丘陵,眺望这座已升起股股黑烟的城市。

    她转脸对一个青年说:“多亏了你,瑞玛科,没有你亲自组织魔导炮,还像以前那样乱轰,我们可没办法这么快就入城,我也要被特蕾希娅埋怨了。现在正好,我还赶得及回瓦伦丁。”

    瑞玛科王子很谦虚:“我只是效仿普雷尔公爵,五天前他奇袭狮王城的那一战,真是让我五体投地。”

    接着语气就变得热切了:“我把公爵最初突破北方联军右翼的幻景看了几十遍,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还是意犹未尽,我也迫不及待的想回去请教他呢。”

    “李奇-普雷尔……”

    希尔维咀嚼着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复杂难明:“是我的错,我没尽快搞定这边的事情,特蕾希娅才把他招了过去。那个家伙,浇点水就能翻腾起冲天的浪花啊。”

    再自信的笑道:“等我回去,他就老老实实靠边站吧。”

    城中隐隐传来哭喊声,瑞玛科皱眉道:“不约束一下军纪吗?搞得太过分了可不好吧?”

    “没办法”,希尔维叹道:“你就管着一个军团,也只管打仗,其他的事情都不必考虑。我却不一样,必须考虑更多的事情。”

    对瑞玛科,希尔维无疑是非常信任的,毕竟是特蕾希娅的嫡系,说起话来也毫无顾忌:“圣卡诺斯与忠诚神廷勾结,放兽人进入大陆,上到国王,下到平民,罪无可恕。”

    “达尔曼特、希文霍尔、贝特蒙德三个国家被我压榨出了所有力量,元气大伤,他们恨我无所谓,恨秩序同盟甚至特蕾希娅就不行,圣卡诺斯正好用来给他们倾泻怒火。而且,他们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难道不是圣卡诺斯造成的?”

    “我们自己的军团呢,哈德朗人、萨其顿人、红石人诺顿人,艾兰尼斯人,跑到这片陌生的地方来打仗,也打了一年多了。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本地人顶在前面,但也有死伤,也很疲累,现在该让他们放松一下了。”

    瑞玛科已经很熟悉这位统帅的风格,此时仍然有些不忍:“这会产生很多暴行的,会污秽我们秩序同盟的名声,甚至陛下那边……”

    “瑞玛科啊,不要这么死板,只要大局上没问题就行”,希尔维不在意的摆手:“等士兵们放纵够了,抓几个闹得过分的杀了,名声什么的不就回来了吗?”

    瑞玛科楞了楞,苦笑道:“这就是您能当统帅,而我只能带着军团作战的原因啊。”

    说话间一辆辆魔导车飞驰而来,车上载着圣卡诺斯的王室成员。

    国王、王后、王子、公主,男女老少几十人跪伏在山丘下,哀声求告,请希尔维制止士兵们的暴行。

    年纪最小的王子站了起来,不到十岁的年纪,勇敢凛然的说:“圣卡诺斯人的过错,由我们王室来承担,请放过我们的人民,让我替他们受罪!”

    稍大一点,应该是他姐姐的秀丽小姑娘跟着站起来:“还有我!”

    他们的兄长和姐姐们满脸惊惶,却没有出声。

    瑞玛科想说话,但看到希尔维毫无表情的面孔,微微摇头,转身离开了。

    希尔维扫了一眼其他人,再看看两个小孩,点头说:“既然你们勇于承担责任,很好,那你们就用自己去平息士兵们的怒火吧。”

    说完对侍从道:“把他们拉到城市广场,丢给士兵们,告诉他们可以随意处置。”

    侍从愕然,被希尔维瞪了一眼才如梦初醒,拖着两个小孩离开了。其他王室成员这时候也才反应过来,顿时乱成一团。

    有哭喊的,有哀求的,还有咒骂的,一个年长一些的王子终于有了勇气,起身朝侍从们冲过去,想救下自己的弟弟妹妹。

    希尔维手腕微微一动,一道圣光闪电般射出。王子的头颅从脖子上无声的跳起,无头之身朝前再冲了几步才扑在地上。

    头颅在地上翻滚着,她甩甩长剑,悠然入鞘,对已经吓瘫了的王室成员们说:“王室尊严?贵族法则?当你们出卖同类,引兽人进入大陆的时候,就已经是人奸了,这些东西哪里还有?”

    “你们应该感谢某人,没有他创造出了奇迹,我还有足够的时间把你们整个王国清理掉。现在我急着回去,你们圣卡诺斯王室还能留下一个傀儡,帮吾王守护边疆。”

    她扫视在场的十来个王子和公主:“那么,我该选谁呢?”

    从少年到青年不等的王子公主们反应各异,有的咬着牙不吭声,有的磕头自荐,甚至还有个二十来岁的公主爬过来使劲亲希尔维的鞋子。

    希尔维抬脚一踹,这个公主拉着血线飞了出去,在地上翻腾了好一阵才停下来,看歪着的脖子,显然是没了气。

    希尔维冷笑:“既聪明又不要脸的不要……”

    指着那几个低着头不吭声的说:“满肚子恨意,觉得自己是受害者的也不要。”

    侍从们当场把这几个拖走,只剩下的全都茫然无措,甚至有个十五六岁的王子瘫在地上,身下渗出一摊污迹。

    希尔维盯住了他:“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王子用吓得变尖了的嗓音说:“彼、彼得-亚历克斯-卡诺斯……”

    “很好,彼得,就是你了”,希尔维招呼侍从:“把他现在这个样子拍下来,在城门和广场上架起大屏幕,让所有圣卡诺斯人知道,这就是他们的新王。”

    再指着其他人:“这些,拖到城市广场,全部绞死。”

    侍从们将惊恐叫骂的王室成员拖走,希尔维对彼得王子笑着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为曙光女王守护边疆的狗了,记得要乖哦。”

    彼得面无血色,点头如捣蒜。

    一个侍从急急过来,低声对希尔维说了几句。

    “什么?”

    希尔维那如剑的柳眉扬了起来:“布莱德人好大的胆子!没去理会他们,他们倒先招惹上门了!?”

    ………………

    瓦伦丁西堡顶端,李奇端着双筒望远镜打量了好一阵,叹道:“这可不容易,就算用上狮王城那样的戏法,也要付出很大代价。”

    凯瑟琳简洁的道:“帮,姐姐,魔女!”

    “我知道,凯瑟琳,不管是为你姐姐,还是为我们费共,我们都应该全力以赴”,李奇说:“但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只在那里面,还会来自我们背后。”

    凯瑟琳信心十足:“女神!”

    李奇苦笑:“问题就在这啊。”

    “我的伤虽然不碍事,可正需要时间调养,难道你觉得帮助你的破出对象更重要,哪怕我丢掉凡人之心也无所谓?”

    他跟小红帽谈到进攻瓦伦丁的时候,小红帽是这么说的。

    瓦伦丁的防护结界异常坚固,用之前打军团结界的办法,打上一年恐怕都没效果。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魔导炮牵制结界力量,大军三面围攻牵制普通守军,再用精干队伍突击。

    结界里对超凡力量的压制非常厉害,哪怕传奇都会降到英雄巅峰,不过毕竟不是风暴群岛之前那种次位面屏障,小红帽可以传送神力。

    李奇向小红帽争取神力支援,小红帽竟然拒绝,真正的原因肯定不是生气,而是确实做不到。

    那家伙的伤势肯定比她说的重,却又不跟自己交底,这让李奇也很不满。

    “我这么牛逼的神祇,区区弑神箭能奈我何?你简直太小看我了!你要悔过李奇!”

    “我就是生气怎么啦?我好好养着的小白,被她骑了,我还得感谢她,这么郁闷的事情我气一下都不行!”

    感应到李奇的想法,小红帽在他脑子里叫嚣着,令他下意识的联想到那家伙张牙舞爪的样子,越看越像是虚张声势。

    也不知道是心虚了,还是真有什么打算,小红帽再道:“不跟你说了!这段时间我闭关,没事……不,有事也不能打扰我!”

    “好吧,我会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李奇说:“但你真的有什么事,麻烦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之间不该有任何隐瞒,这是最基本的信任,你觉得呢?”

    “凡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是神祇啊,就算我不想隐瞒,你也不会明白我所经历的以及我的真实状况。”

    小红帽又有些恢复到最初的逗比劲了:“我曾经见证过无数宇宙的兴亡与衰落,物种的诞生与灭亡,亿万年来,只有凡人的愚蠢是永恒的,你的言语,验证了此事……”

    “作为前任死神,我善意的提醒你不要妄自尊大”,李奇淡淡的道:“我拥有神祇和凡人的经历,而你仅仅只是神祇,要说见识,你还比不上我。”

    小红帽继续嚷嚷:“我曾见过无数个世界被造物主的烈焰吞噬,那些世界中的人们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悲鸣就永远消逝了,整个星球从诞生到毁灭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千亿的生命被毁灭。他们是否都像你们一样坚强?他们是否都像你们一样热爱生命?”

    李奇叹道:“要说毁灭生命的话,我曾经做过的事情也是论亿的。”

    “是啊,每撸一管之后的空虚,就是一个白日梦的陨落”,小红帽尖酸的道:“可惜,失去了魔法师资格的你,也同时失去了被人用这种梗讥讽的资格。你的千亿生命已经不再拥抱卫生纸或者墙壁,而是坠向邪恶的深渊。”

    “不要亵渎生命循环的起点”,李奇回应的同时,心中稍安,能跟他彪黄段子,说明小红帽还是正常的。

    小红帽怒骂:“正常你个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