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小白领〕〔重生八零:弃妇带〕〔不死魔种〕〔穿二代的补丁生活〕〔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傻子的燃情岁月〕〔西游大妖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极品天医〕〔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楚臣〕〔太古帝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八十 桑妮的大冒险,破釜沉舟才是正确之路
    桑妮眨了眨眼睛,虚弱的嘀咕道:“我有很不好的感觉……”

    她侧开脸,握紧了匕首。

    小男孩的母亲肯定会出卖她的,就算不是保自己的命,也会为了保住儿女的命出卖她。这是凡人的天性,是母爱,她没有资格谴责,但她必须阻止。

    那么只能杀了她们……

    只要争取到几分钟时间喘口气,控制神力流速让伤势稍稍好转一点,她就能离开这里。

    至于这三条命,反正是npc,对,只是npc!

    握着匕首的手微微颤抖,这几天来的遭遇,身上的伤势,让桑妮无法再维持这样的认定。

    好吧不是npc,但这是必要的牺牲,必要的……

    为了自己的安全主动干掉凡人这算什么啊!在小镇的见义勇为算什么?游侠吉哈诺的牺牲算什么?

    而且这真的是必要的吗?

    自己是不死不灭的,就算落到敌人手里,不管怎么折腾总之是死不了的。自己害怕的不是丢命,只是怕受到侮辱和禁锢吧。

    桑妮一时犹豫不决,哪怕这具身体不是真正的她,但感受是真切的。对她的凡人之心而言,那是比死还可怕的事情。

    她终于有了决定,低声说:“去告发我吧,这样才能保住你们的命。”

    只要小男孩的母亲有喊叫或者逃跑的迹象,她的良心就能好受点,再用一丝神力打昏她们,这是最佳的选择。当然她不能保证力道是否恰到好处,很有可能直接杀了她们,这就是难以避免的牺牲了。

    小男孩的母亲苦涩的道:“没有用的,我们被抓过来的时候,那个魔法师的侍从说男人关地牢做试验,女人和小孩服侍他们。可上午其他女人也被拉走了,我听到了惨叫声……”

    桑妮心口一紧,这帮混蛋!

    她无奈的叹道:“看来我得对你们说声抱歉了,是我给你们惹来了灾祸。”

    “之前一直是这么想的,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妇人眼里闪烁着泪光:“我一点也不恨你了,你做了你该做的,就像我的丈夫。”

    桑妮摇头说:“不,你才是好人,凡人里总是有好人的。”

    “这个世界太黑暗了,没有神祇保佑好人”,妇人叹息:“我们只做得来好人,杰克和杰莉,经常跟他们说不要学父亲,不要和父亲那样傻。看到他们做坏事又忍不住教育他们,训的时候又说要做他们父亲那样的人……”

    桑妮苦笑,我就是女神,我保佑好人,但我现在也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你走之后,大家都在说逃到山里去,可大家拖拖拉拉的,还存着侥幸,没想到第二天清晨,教会的人就来了……”

    妇人看着桑妮身上的伤痕,语气变得怜悯:“是我们自己的错,是我们太弱小,我们低估了那些人的邪恶和残忍。看看你,你为我们,都快要死了。”

    桑妮身上那三处伤口皮肉翻卷,渗着黑血,在平民看来,还能喘气说话已经是奇迹了。

    “我说过,我不是为你们做这些事情”,桑妮握着匕首的手渐渐放松:“而且我死不了,只要需要点时间。”

    妇人摇头:“受帮助的人不该忘记,就像我的丈夫帮助其他人一样。”

    “所有地方都不要放过!”

    “库房、水槽、马厩都搜过了吗?”

    “还有干活的平民?全拉出来!”

    外面的人在嚷嚷,桑妮又握紧了匕首,妇人咬咬牙:“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桑妮愕然看向她,妇人凄然一笑,抚着两个孩子的头说:“我只是想……如果可以的话,救救我的孩子吧。”

    桑妮艰辛的吞了口唾沫,嘀咕道:“我的感觉还是对的,这是套路,对,套路!”

    嘴里虽然这么说,眼里却湿润了,桑妮眨着眼睛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

    妇人将儿女揽进怀里,用力一抱,带着鼻音的低声说:“别出声,桑妮和你们的父亲一样,都是好人,她会保护你们的。”

    脚步声靠近,妇人赶紧将稻草盖到桑妮身上,再把儿女塞到墙角里。

    “出来出来!里面还有人吗?”

    一个人探头进来,捏着鼻子就在门口叫唤。

    妇人恋恋不舍的看了看儿女,起身往外走去:“没了,就我……”

    那家伙显然不了解情况,又忍受不了马厩里的浓郁臭气,随意晃了几眼,拉着妇人出去了。

    桑妮先是紧张的看着妇人,再紧张的看着男孩女孩。

    妇人没多说一个字,男孩女孩也乖巧得大气都没喘一口。

    赶紧疗伤,或许真的能把男孩女孩带走,甚至反杀一把。

    桑妮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开始跟神祇之心较量。既要运转神力,又要提防神祇之心夺走控制权,这很艰难。

    神力在体内缓缓流转,清除着深处的腐化神力,这让更多黑血渗出体外。她的气息变得微弱,胸口似乎都不再起伏了。

    “阿……哦,桑妮,你还活着吗?”

    肩膀被谁轻轻点了点,叫杰克的小男孩低声问。

    叫杰莉的小女孩嘀咕:“是你的错杰克,你总是喊她阿姨。”

    小男孩抽了抽鼻子:“是我的错,对不起。”

    他用力的晃了晃桑妮肩膀:“姐姐,我喊回来还有用吗?姐姐……姐姐……”

    桑妮低低咳嗽了一声,点头说:“有用。”

    “哈哈……”

    杰克开心的笑了,然后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外面忽然响起哭喊声,就听慕斯卡大声道:“瑞德小姐,你肯定还在结界里!现在给你一个践行信仰的好机会,你不出来,每隔一分钟我就杀一个平民!”

    “他们是你出手帮助的那个小镇上的平民,他们原本只会损失一些食物和财物,但会好好的活下去,是你的出现给他们带来了灾祸!现在你还有补救的机会,每分钟的迟疑,都会让你的罪行加重一分!”

    “你是虔诚的圣女啊,你不践行信仰,坐视别人被你害死,你的神祇不会再眷顾你的!”

    “出来吧,我们公平对决!只要你出来,我保证放了他们,以凯姆之名立誓!你要是不相信,要我指着冥河发誓都行!”

    “现在是第一分钟……”

    桑妮睁眼,眼中银白光芒闪过,她恨恨的道:“还真是标准的反派套路啊……”

    从刚才那个到马厩来找人的家伙就能看出,慕斯卡的手下对搜查敷衍了事,刚才城堡的动静都看到了,谁也不愿意找死。

    慕斯卡对此必然心中有数,用平民胁迫就成了最安全也最有效率的选择。

    套路虽然老,成功率却最高,不然怎么会成套路呢。

    “抱歉,再多几分钟就好,几分钟……”

    桑妮对杰克和杰莉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再度闭眼。

    第一声惨叫响起,是个男人。

    桑妮扯了扯嘴角,杰克和杰莉打了个哆嗦,互相紧紧捂住对方的嘴。

    第二个是个女人,还好不是杰克和杰莉的母亲。

    第三个……

    “瑞德小姐,好好躲起来啊,不要被他们……啊……”

    话没说完就被杀了,是那个油腻中年屠夫。

    第四个……

    “不是你的错,瑞德小姐!”

    这是木匠,该说完也被杀了。

    之后的平民很沉默,只有一声声闷哼。

    每一分钟,都像一发枪弹射中,让杰克和杰莉的小小身躯一次次抖动。他们都拼命的捂着对方的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别出来……”

    一个个平民被杀,桑妮原本已经有些麻木了,她觉得自己可以把牺牲控制在二十个之内,可接着出声的人却让她抽了口凉气。

    是杰克和杰莉的母亲,两个小孩都呆住了。

    然后他们捂对方的嘴松了,同时喊道:“妈妈——!”

    外面慕斯卡恼怒的道:“还有小孩呢?去抓出来!”

    妇人惊恐的呼喊:“不——!”

    桑妮跟杰克和杰莉对视,片刻后,杰克眼里的惊惶消失,他对桑妮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牵着妹妹的手起身走了。

    “杰克……”

    桑妮感觉心中某处再度炸开,比最初在小镇里的反应还要猛烈,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拉住他们。

    杰克说:“桑妮……姐姐,我们要去陪妈妈。”

    又对妹妹说:“不要害怕,只是痛一下,很快的。”

    沉重的脚步声靠近,看着兄妹俩出了马厩,桑妮胸脯剧烈起伏,眼中银白光芒渐渐炽亮。

    在她心中,两个小人正在剧烈争斗。

    “不,还要忍耐,现在出去打不过慕斯卡……”

    “这么忍耐是为了什么?这一次忍过了,以后还有什么不可以忍的?我是来凝练凡人之心的,不是把凡人之心打磨成为了力量、利益或者其他东西,什么都可以抛弃的神祇之心啊!那样我又何必来这一趟呢?”

    “但你会让神祇之心夺走本体的主导权……”

    “不一定是吗?一点风险都不能冒吗?”

    “根据小红帽定律,你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但我忍下的话,就意味着这个世界在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神祇之心跟凡人之心是绝对不能并存的!阿丽珊也并没有凡人的一面!人人成神的大同主义革命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面对现实吧,你必须忍耐,这难道不就是凡人之心必然面对的事情?”

    “不!凡人之心不是逆来顺受,不是麻木不仁!”

    “凡人之心就是自私,就是趋利避害,这还不明白吗?”

    “如果只是这样,我和李奇在这里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我们所作的一切也都没有意义!”

    桑妮在人神交战,外面妇人放声大哭:“不……杰克!杰莉!”

    妇人绝望了,出卖自己是唯一保住儿女的选择。

    争斗停息,桑妮等待着那一刻,那是被迫的,她别无选择。

    “瑞德小姐……”

    妇人悲怆的喊道:“我恨你——!但是……不要出来啊!”

    再一声惨呼,妇人没了动静,接着是小男孩小女孩的痛哭声。

    慕斯卡显然没听出妇人的意思:“下一分钟是两个小孩!”

    银白光芒爆绽,整个马厩都被震成了碎片。

    强大的力量波动驱散烟尘,,露出桑妮的身影。她缓缓走向城堡中心的广场,两眼银光喷吐,浑身笼罩在光尘中,宛如非人的天使。

    “自私、趋利避害的确是凡人的本性,但这同时也是生灵的本性。凡人之心之所以可贵,就是在于会认识到这样的局限,这样的束缚。会为了同类,为了更美好的事物,为了信仰挣脱这样的束缚,舍弃自己的私利,*,甚至做出牺牲。”

    “这就是凡人的灵魂之力啊,这就是信仰之力的来源。”

    “但这样的力量却被强者利用来谋取他们的私利,他们压迫其他凡人,凝结出世界的陈腐秩序。由此诞生的神祇失去了凡人之心,再度屈服于力量的束缚,服务于落后的秩序。”

    “神祇之心跟凡人之心的确是不相容的,不过从更高层级的维度来看,它们又有相容的可能,这很符合辩证法和矛盾论,我明白了……”

    桑妮的声音回荡在结界里,因为蕴含着难以言述的力量,每一个字都在冲击着结界之力,让声音如神谕一般震慑人心。

    “我总想着同时兼顾神祇之心和凡人之心,这是错误的。我必须将所有意志放在凡人之心上,让它得到升华,再反过来吞噬神祇之心。”

    这些话慕斯卡等人完全没有听懂,圣骑士挥剑指着桑妮,惊恐的大喊:“开枪啊——!”

    布置在广场外围的魔导枪和机枪同时开火,密集的光流汇聚成一条粗壮光蛇。

    桑妮的目光落在广场那些尸体上,她低声道:“对不起,我醒悟得太晚了,但我不会让你们的血白流的。”

    说话的同时,挥手劈出一道炽白光弧,如源源不断的浪潮,不仅震碎了所有枪弹,还在半空分裂出无数细枝。每一枝都如一条电弧,劈中开火的士兵。那些魔导枪手和机枪手瞬间化作飞灰,即便是撑起层层光盾的慕斯卡,不仅全身重甲粉碎,右手也齐腕而断,血肉纷纷扬扬如纸屑般飘舞。

    慕斯卡大喝一声,身影骤然膨胀,变为几层楼高的圣光巨人,拉出一道暖白虚影,转身跑了。

    桑妮身影闪烁,正要追上去,笼罩着身体的银白光尘忽然消散。

    她停步叹气:“好了,这下乐子大了……”

    然后又淡淡笑道:“还好,我早就对自己的不靠谱有了心理准备,做好了安排,这下就看那家伙靠不靠谱了。”

    再看向广场里的平民,目光落到抚着母亲尸体痛哭的杰克和杰莉,她坚定的道:“我相信他,也相信自己,这是一道难关,但我们一定会齐心协力的渡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