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八二 麻麻走丢了,粑粑一定找回来
    “招待所……”

    置身只剩小半截,其他都是新加补丁的尼尔瑟拉竞技场,看着中间的一圈懒人沙发和旁边几间跟狗窝似的屋子,李奇更想念小红帽了,这块地方充斥着她那满满的逗比画风。

    他是用弗朗希斯给阿丽珊的传送道标上来的,阿丽珊说要在主位面透透气没跟着来,这让他对阿丽珊这个“女儿”无比羡慕,既是神祇又是凡人的存在真是自由。

    然后李奇在“招待所”的边缘看到了小红帽的“女儿”米奇,说起来他们一人diy了个女儿,画风却迥然不同。

    “还是我的女儿出息”,李奇暗暗得意,对阿丽珊的女儿身份又多了一丝认同。

    陆洲边缘,紫发小姑娘啊呜张嘴,喷出一道浅蓝射线,将位面屏障外的“虚空垃圾”轰成碎片,又吐出舌头一块块拉回来。

    李奇看了一会,心说这还真是物尽其用……不,人尽其用。

    夏安和弗朗希斯在沙发那里等他,也顾不上寒暄,当然更顾不上丢开身为奇丽时跟夏安相处的那些尴尬,李奇急切的问小红帽的情况。

    弗朗希斯摇头:“我们毕竟不是赤红神系的一分子,并没有感觉,不是刚才阿丽珊说,还不知道,不过……”

    他看了看夏安,夏安捏着下巴,犹豫着道:“我们的确知道女士的一些事情,但是女士要我们保密……”

    果然有古怪!

    李奇咬咬牙,心一横下了决心。

    “知道什么就全说出来,哪怕有天大的顾忌,大不了我来承担后果,就算是让我变奇丽也没问题!”

    就在同时,夏安也开口了:“既然是女士出了问题,她的要求就作废了。”

    两人同时沉默,又一次同时开口。

    “后半句无效你就当没听见!”

    “啊哈现在就让奇丽出来!”

    之后节奏更无比合拍……

    “不要趁机要挟啊,这关系到小红的安危和我们这条道路的存亡!”

    “好歹是冥河女神的父亲,说话不算数对得起你女儿的神职吗?”

    弗朗希斯赶紧来和稀泥,最后两人达成一致,等事情了结李奇有空的时候到招待所来以奇丽的身份一起钓鱼。

    李奇恨恨认下条件,夏安很守信的用两句话说明了小红帽的情况:“女士弄了个分身去主位面了,把绝大部分凡人意志都投到了分身里。现在应该在迩香附近,我估计是遇到了什么紧急情况不得已调动过量神力,让神祇之心获得了本体的主导权。”

    李奇呆了好一阵才消化了话里的信息,恍然大悟。

    心绪激荡,既恼怒又感动,恼怒的还是这么大的事情那家伙居然瞒着他,感动的是小红帽做事的方式虽然逗比,目标却依旧是伟大光荣正确的。

    夏安搓着下巴,玩味的问:“如果女士之前把这事告诉了你,你会怎么做呢?”

    “她想给自己弄个源初神职就跟我说啊!非要跑去迩香冒险?那是她能去的地方?”

    李奇火大的骂道:“她那么蠢……好吧其实不是蠢是总搞不清状况,能把事情办利索了?现在不就出事了?换我就算遇上什么事她还能在上面支援,现在可好,把她自己的主体都变成反动派了,她还真是能耐啊!”

    夏安跟弗朗希斯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是果然如此的表情。

    “现在怎么办?”

    李奇也束手无策了,小红帽的主体被神祇之心控制,高踞神国,不让他上去。就算真的小红帽在下面成功了,又要怎么夺回主导权?

    弗朗希斯说:“女士下去的时候肯定有安排,主体虽然被神祇之心控制,可按照你的说法,赤红神力是由魔女们提供,再由赤红神座进行编织。这样的话,神祇之心除了尽职的完成这项工作之外,也找不到可以控制魔女和女士凡人之心的办法。对神祇之心来说,确保自己的存续永远是第一位的。祂不会做威胁到自己存在的事情。”

    李奇没这么乐观:“但是神祇之心是以凡人之心为模板的啊,祂肯定会想办法摆脱这种局面,让自己变成可以直接面对信徒的正牌神祇。”

    夏安咳嗽着说:“女士的凡人之心是很……天真的。”

    你就直接说小红帽是个逗比很容易对付吧!

    问题是你们对她的信心又是哪里来的啊!?

    两人再度相视一笑,夏安说:“女士还没有下去的时候,凡人之心和神祇之心还是一体的,肯定对各种可能都做过预想,想想她的最大底牌是什么?我们不是对她有信心,是对她这张底牌有信心。”

    “底牌?她还有什么底牌?”

    李奇不屑的想,那家伙的底裤都被他看光了,还能剩什么?

    夏安笑道:“是你啊,李奇。”

    李奇呆住,弗朗希斯也说:“没错,就算事情变得无法收拾了,你肯定是解决这场危机的关键。只是我们不知道女士的具体安排,这该是你跟她的默契。”

    事情变得无法收拾……

    小红帽开着分身跑去迩香……

    瓦伦丁跟迩香是有永久空间通道的……

    渐渐的,李奇的目光变得清澈。

    的确,事情还没发展到最坏的那一步。

    神座上的小红帽没有根基,心智源自真的小红帽很容易对付。从好的一面看,正是小红帽好好体会费恩世界凡人生活的机会。她作为革命设计师,以前只是居高临下的往群众中去,现在正好补上“从群众中来”这一课。

    至于自己能做什么,着眼点其实还在瓦伦丁。

    闭上眼感应,冥河神力与告死神力交织,向冥冥虚空伸展,尽头就是赤红神国。

    现在坐在里面的,是个李鬼……

    想想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跟小红帽在脑子里斗嘴了,李奇就怅然若失。

    希望她在主位面有足够的历练,能变得更成熟,但又一点也不想她受到什么伤害。之前在死神神座上,用死亡神力预见到她的死亡时,那一刻的心痛彻骨入髓,至今他也不是太明白。

    危险感骤然升起,李奇熟捻的张开光盾。

    蓬的一下,蛇信般的长舌在光盾上击出一圈涟漪,紫发小姑娘跟个肉球似的滚了过来。

    “粑粑!”

    米奇冲到李奇身边,抱着他的腿,扬起粉嫩小脸嚷嚷。

    “我不是……”

    李奇想再度强调这一点,可对上那张小脸,再回想刚才光盾上减弱了很多的力道,叹了口气,既没蹬腿把她甩开,也没澄清。

    米奇再道:“麻麻!想!”

    李奇揉揉小姑娘的头,安慰道:“麻麻走丢了,别担心,粑粑会把麻麻找回来的。”

    ………………

    内海西岸,迩香北方的紫荆花王国南方,险峻城堡的广场里,桑妮捏着下巴,将身前这个金发青年从上到下好好审视了一番。

    个头很高,甚至比李奇还高一点,可能奔着一米九去了。身材很匀称,既不削瘦也不魁梧,这让他既没有瘦高个的突兀感,也没有壮汉的压迫感。

    相貌很英俊,标准的金发蓝眼大帅哥,但并没有那种邪魅狂狷的味道,而是很温和,笑起来令人很心暖的那种。相比之下,李奇的笑容就总让人觉得在打什么鬼主意,让人不是很放心。

    “罗姆罗斯-希瑟-图铎?”

    桑妮意味深长的说:“真是如雷贯耳的名字……”

    对方很谦虚:“圣女殿下谬赞了,只是图铎这个姓氏给我赋予了不得不完成的人生使命。”

    “图铎吗?”

    桑妮看看后面侍从举着的旗帜,盯着那个万字标记抽了抽嘴角,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我一直对图铎帝国有所怀疑,主要是这个姓氏,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来的。”

    罗姆罗斯笑道:“以前我也不知道,毕竟在大帝之前,并没有图铎这个姓氏。直到大帝少年时在迩香王国立下功绩,受封男爵,这个姓氏才为众人所知。”

    “图铎……图铎……”

    桑妮盯着那个标记,继续说:“图铎大帝是费恩少有的同时被几位神祇眷顾的宠儿,战神、秩序之神、魔法女神,甚至传言还有夜女士。说起来他其实更像个无信者,终生只信奉三条人生信条,但具体是哪三条,除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外,剩下两条都众说纷纭。”

    “殿下对大帝还真是了解啊”,罗姆罗斯以后人的姿态承下夸赞,再做澄清:“从大帝的信条来看,夜女士应该不会眷顾他。至于人生信条,我获得了大帝的力量传承,也就知道了是什么。”

    他用湛蓝而深邃的眼瞳盯住娇小的黑发少女,认真的说:“第三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第二条,绝对的力量带来绝对的秩序。第一条,行动胜于一切言语。”

    桑妮眼中闪过彻悟的光彩:“啊~~我明白了,todo!嗯,原来是这么来的,这是……”

    她重新审视罗姆罗斯:“这是我们的前辈,罗兰的后辈啊。”

    “呃……那当然是”,罗姆罗斯没听懂,含糊的笑着应下。

    桑妮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么,穿……呃,我是说你到这里来,是专门找我,不是来搜刮这座城堡的?”

    “城堡也好,财富也好,对我来说并没有意义,重要的是人。”

    罗姆罗斯稍稍挺直胸膛,散发出一丝王者的威严:“迩香的凯姆教会已经堕落,正在荼毒凡人,将罪恶的暴政施加到每个凡人身上。我接受了大帝的传承,希望完成大帝未竞的事业,为凡人带来和平、安宁和幸福的秩序。”

    他诚挚的看向桑妮:“听说您是赤红教会的圣女,我也感应到了您身上非同寻常的力量。我不清楚您为何在这里,又肩负着什么使命,但我相信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我正在向迩香进发,所有致力于推翻迩香残暴统治的人都是我的同伴,所以我真诚的希望您能加入我的队伍,当然……”

    他又笑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您能直接联络到赤红教会,尤其是普雷尔公爵的话,那就更好了,我和他还是同窗好友呢。”

    “诶诶……”

    桑妮被这个意外震惊了,抚额道:“我选人的时候可没想到那家伙有这么深的背景啊!哦哦,这是我跟他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她勉强笑道:“我在执行特别任务,不方便跟他联络。至于你的邀请,我正好也要到迩香,结伴同行也不是不可以啊。”

    “联络不到吗?真是太遗憾了”,罗姆罗斯的表情没有一点虚伪,他又振作着笑道:“不过能跟圣女殿下同行,我仍然感到万分荣幸。”

    相比之下,桑妮的客套就明显虚伪得多了:“哪里哪里,你是图铎王,图铎大帝的后人,感到万分荣幸的是我啊,啊哈哈……”

    笑到一半她两眼圆瞪,身上神力涌动,盯着一个身影,怒气瞬间爆表:“慕斯卡!”

    “殿下!”

    罗姆罗斯挡在桑妮身前,恳切的说:“我也是从他那里知道了您,来这里也是想调解你们之间的矛盾。”

    “调解?”

    桑妮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刚才你还在说什么吊民伐罪,推翻迩香的暴政,解放被压迫的人民。这个家伙是迩香的爪牙啊,不久前还在劫掠平民,屠杀妇孺,你要调解我跟他的矛盾?你到底站在哪边!?”

    “小姑娘!不要仗着你是赤红教会的人就狂妄无礼!”

    侍从怒声道:“也不要把陛下的亲切看成理所当然,这是图铎王!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向陛下行礼!”

    “没事”,罗姆罗斯挥手止住部下,叹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推翻迩香的凯姆教会,慕斯卡很早就跟我联络过,愿意加入到我的队伍。他之前的作为有不妥当的地方,但殿下您也给了他教训。”

    “他在凯姆教会的地位不一般,有他这样的榜样,我们就会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战斗,拯救更多的人。”

    “为了大局,希望殿下能接受我的调解。”

    慕斯卡在远处举着没了手的断腕说:“我少了一只手啊!这还不够吗?”

    “你只是少了一只手……”

    桑妮看看城堡上的窗口,那是幸存的镇民,两个小脑袋正探出一半,直直盯着慕斯卡,自然是杰克和杰莉了。

    她冷冷的道:“我失去的,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啊!”

    “慕斯卡,过来,向殿下展示你的诚意!”

    被罗姆罗斯召唤,慕斯卡硬着头皮,蜷着身体过来,朝桑妮谄笑道:“我已经幡然悔悟,改过自新了。在图铎陛下的麾下,我会为推翻凯姆教会的暴政奉献出一切!”

    “您应该不会不顾大局,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吧?赤红教会和普雷尔公爵,也正在为推翻迩香而战啊,您可以向您的神祇请示神谕,祂肯定不会计较我这样一个小角色。”

    慕斯卡一边说着,一边打量桑妮那一直没有表情的脸,感觉还不够,咬牙道:“我以凯姆之名……不,我指着冥河发誓,我一定痛改前非!如有违背,就让我身体和灵魂一起化作飞灰!”

    罗姆罗斯说:“圣女殿下,慕斯卡已经发下了冥河誓言,您应该放心了吧?如果还不满意……”

    他看看城堡上正躲躲闪闪的平民,说:“我来赔偿您个人的损失,那些平民,也由我来妥善安置,让他们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你会是个不错的王者”,桑妮这么说,让罗姆罗斯和慕斯卡都松了口气。

    “但什么大局,那是你的,不是我的!”

    说到这桑妮身上涌出狂澜般的神力,将罗姆罗斯逼退,同时从她背后飞出无数银灰光带,瞬间缠住慕斯卡。

    “指着冥河发誓也没用!冥河不接受!”

    桑妮两眼喷吐着银白光芒,身体缓缓飘起,恐怖的神力在她身边形成凛冽乱流,似乎将空间都扭曲了,让她的声音变得飘渺非人。

    “我的大局就是……”

    桑妮挥手,一道淡金光芒如刀刃般劈下,慕斯卡下意识的举臂格挡,刀刃却像切黄油似的透入光盾,撕开护甲,直入皮肉,还滋滋灼起青烟。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话音落下,淡金刀刃荡开一圈炽白的冲击波,在慕斯卡的惨呼声中,将他的身体震作片片飞灰。而后升起的一团亮光,也被乱流瞬间绞成缕缕灰黑烟气。

    “不——!”

    罗姆罗斯瞠目结舌,伸手喊着,一个刚刚投奔到他麾下的重要人物,就在他眼皮底下被这个古怪的短发少女给焚作飞灰,一时难以接受。

    “这是敌人!”

    “保护陛下!”

    “好大的胆子敢杀我们的人!”

    侍从们一拥而上将桑妮围住,他们感应得到,这个短发圣女并没有到传奇,只是力量属性太奇怪,又事发突然,才让她得手。

    桑妮落地,朝还飘舞着的飞灰烟气吐了口唾沫,再对罗姆罗斯嫣然一笑:“不管我之前做了什么,总归是跟你志同道合的战友。现在你愿意顾及大局,不计前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