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八七 决战前夜,桑妮的豆腐
    迩香大军全线崩溃,王中王的部队奋勇追击,不为人头,就为他们丢下的武器和物资。连珍贵得当作总预备队的几十头狮鹫,也勇猛如龙,直接钻入云层,去撵对方数以百计的空中单位了,至少得扯下几根鸟毛当战绩吧。

    战场中心的破碎地带,烟尘还没有散去,巨大的黑龙身影绰约扭曲,收缩成一个人影。

    五色和金属系的成年龙类都会恒定变形术,大多数龙类都会将变形对象恒定为人类,方便它们行走人间。虽然龙族多少万年都没在主位面公开活动了,这种传统还是保留了下来。

    罗姆罗斯跟变形后的黑龙说了几句,匆匆奔出烟尘寻找桑妮。

    “我……还好,没事,就是良心……呃,心口有点痛。”

    桑妮“艰难”的从坑里爬出来,起身之前没忘在脸上抹把泥,把身上的衣服撕烂几个口子。

    良心有点痛的桑妮怕罗姆罗斯追问,也为了填坑,装作怒火满腔的样子,冲向黑龙米拉波奥斯。

    黑龙变成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光头大汉,满是横肉的脸上有好几处疤痕。见到桑妮奔过来,他啊的一声叫,手脚并用就想爬开,被桑妮一脚踩在背上,顿时动弹不得。

    “你能耐啊!还想统治世界?你翘家之前把你父母长辈的话都当耳边风?”

    桑妮一脚脚踩着大汉,看起来就只是单纯的泄愤:“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啊!到处都是想剥皮抽筋喝龙血的坏人!”

    脚踩还不解气,桑妮跳起来膝砸肘撞,之后更直接锁喉,黑龙完全不敢反抗,就啊啊叫着卖惨。

    锁喉的时候桑妮凑到他耳边咬牙切齿的嘀咕:“不准泄露我的底细!否则我连你菊花和吉吉一起炸掉!”

    米拉波奥斯翻着白眼,不迭点头,庆幸自己果断的向罗姆罗斯投诚。再晚一点,不知道要被这位女神蹂躏成什么样子。

    黑龙一族刚刚解除了封锁令,成年龙类可以自由“下山”,他兴冲冲的下来,被相熟的奥术师招募,以为能抢先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纪元更替的历史上……

    这个目标完成了,只是细节有点出入,是作为王中王的战绩被记下来的。

    “桑妮,你没事太好了!”

    罗姆罗斯见她生龙活虎,松了口长气,再看看战场上人人争先的盛况,感激的道:“真是多亏了你,桑妮!没有你冲在前面,我们根本鼓不起勇气。”

    桑妮踹了黑龙一脚,大汉识趣的咕噜噜自行滚开。

    她躲闪着罗姆罗斯的炽热目光,支吾道:“结果还不是靠你解决了问题吗?”

    “别忙着恭维我,先料理眼前这个烂摊子吧”,她走到罗姆罗斯身边,伸手想拍他肩膀,才发现他比李奇高那么一点点,而自己这具身体,又比本体矮那么一点点,够不着!

    罗姆罗斯体贴的低头,桑妮改掌为拳,在他肩上砸了一下:“我只是给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启发,不要感谢我!”

    看着少女的娇小背影,罗姆罗斯感动之余又有些好笑。

    这位圣女殿下的性格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啊,这会肯定是觉得没面子不好意思吧,那么就暂时不打扰她了。

    挺直身再度打量战场,罗姆罗斯也感觉有些头痛,这完全是散摊了啊!

    另一处坑里,龙马小灰瘫在坑里,眼里透着异常人性化的绝望。

    一只腿断了,刚才又把主人甩了下去,虽然说是根本无法抗拒的龙威,可主人是人类,可不会体谅它的。

    那么等待它的命运是什么呢?是和母亲一样剥皮吃肉吗?

    智慧等同于十三四岁人类少女的龙马眨着眼睛,流下大颗的泪珠。当主人的身影进入视线时,恐惧也渐渐上升,这是个性格冲动,又有些暴躁的主人,而且……还不是人。

    桑妮立在小灰身前,看着它这凄惨模样,回头再看看,黑龙米拉波奥斯变成的大汉正像哈巴狗似的凑到罗姆罗斯身前,奴颜婢膝的说着什么,她深深叹了口长气。

    “小灰,你跟凡人一样,都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她屈膝蹲在龙马身边,伸手抚摸它的断腿,缓缓注入神力。

    “神祇其实也一样,宿命压迫万灵,这种压迫是通过力量实现的。当你依靠力量挣脱时,力量同时又给你编织了新的宿命,让你不断的舍弃那些你想用力量去保护的东西,最终你走到尽头时,才发现自己成了力量的傀儡。”

    “我相信自己足够强大,我可以掌控力量,我不会因为力量而改变,这是人生第一大幻觉啊。就像穷的时候喝粥觉得浪费一颗米都是罪恶,有钱了就喝一碗倒一碗。”

    “这意味着凡人必须逃避力量吗?当然不,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人啊。我们必须互相帮助,让灵魂相互依偎,用心灵之网获得力量,掌控力量,同时消解力量对孤独灵魂的侵蚀。我们通过集体的力量不断进步,最终让我们每个人超脱宿命,让我们获得个体的自由。”

    “这些话以前我只知道照着念,现在我开始有了真切的体会。小镇的镇民们告诉了我一些,杰克和杰莉的母亲告诉了我一些,还有罗姆罗斯,现在是你了。”

    银白神力渗入小灰的肌肤,让它损伤的*急速恢复,小灰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桑妮,又因为她的话而忐忑。

    “小灰,你愿意获得力量吗?你有龙族的血脉,只要跟我签订灵魂契约,我就可以用神力帮你脱胎换骨。你会长出鳞片,生出翅膀,可以自由的飞行,面对龙威也不再畏惧,甚至说不定会进化成一只美丽的小银龙呢。”

    桑妮认真的说,小灰楞了楞,马眼闪烁起狂喜的光彩。跟女神签订灵魂契约,对地位只比寻常牲畜高一点的龙马来说,简直是一步登天啊!

    它律律叫着要去舔桑妮的脸表示愿意,却听桑妮再道:“可签订灵魂契约,就意味着我不爽了,随时一个念头就能让你死翘翘,你根本无法反抗,你愿意赌我一直会像现在这样温柔这样好心吗?”

    小灰眼瞳扩散,温柔?好心?主人您是认真的吗?

    “还有另外一个办法”,桑妮继续道:“我呢,觉得你底子不错,有进化的潜力。如果能成长起来,做到用三档姿势跑一档速度之类的事情,至少能对我们的事业有点帮助。”

    “我可以每天给你灌输一点点神力,激发你的龙族血脉。这很痛苦,不仅是*上的,也是灵魂上的。说不定你*撑不住会炸掉,灵魂撑不住会碎裂,总之非常危险,你愿意吗?”

    小灰埋下马头,耳朵有节奏的扭着,显得极为犹豫。

    “二选一,自己做决定”,桑妮说:“我不是心血来潮,只是想做个试验,你选什么都无所谓。”

    小灰勉强支撑着站了起来,低低叫了一声。

    “选什么?”

    “律……”

    “说话啊!”

    “律律……”

    “你律什么啊!?选啊……哦不好意思,忘了你不会说话。”

    桑妮摊开手:“右边是灵魂契约,左边是神力锻炼。”

    小灰马头晃了晃,犹豫着碰了碰桑妮的左手,似乎怕主人不明白,再伸出舌头使劲舔。

    “好啦好啦!痒死了!还好你是头母马不然我可要揍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桑妮拍着马脖子,欣喜的道:“没想到你还真选了更难的道路,这说明你也有革命同志的潜质,你这个学徒,我收了!”

    再看看变回龙身,载着罗姆罗斯振翅上天的米拉波奥斯,她说:“努力吧小灰,先定一个小目标,打败那家伙!”

    小灰正极力控制着自己不再瘫下去,听到这话马眼圆瞪。跟着桑妮一起抬头,看着黑龙入云,它又律律叫出了声。

    1227年10月的月黯日,发生在迩香西北的会战比瓦伦丁北方会战更虎头蛇尾,双方的军团结界还没有发生接触,战争就结束了。

    关于这场战争的记述已经出现了若干版本,但某些版本,注定要湮灭在历史……不,操纵历史的无形之手里。

    迩香已经近在咫尺,宏伟而堂皇的建筑层层叠叠,自海岸向海湾中延伸,遮蔽了海天之线,再由透明的防护结界笼罩。屏障上偶尔荡动的涟漪舒缓慵懒,仿佛独霸天下的王者,对弱小的挑战者投来一缕不屑的眼神。

    大帐里,人们兴奋的商议着进攻迩香的计划。

    迩香大军的溃败留下了大批武器,尤其是数百门魔导炮,这直接解决了进攻迩香的火力难题。再加上两三万反正的敌军,以及大批投诚的高阶职业者,让大家对马上向迩香发起攻击这个决定毫无异议,安安静静呆在大帐角落里的米拉波奥斯,更助长了这种情绪。

    “有直接进入紫山忠诚圣堂底部的秘密通道!?”

    听到这个消息,桑妮异常兴奋。

    “这是我掌握的绝密通道,没有其他人知道”,传奇卢西安异常笃定:“我们需要组织一个精锐的突击队,在大军攻击迩香城防的时候潜入紫山,捣毁他们的防护结界中枢,就在……这里。”

    卢西安指住投影在半空的紫山内部透视图,忠诚圣堂的下方有规模巨大,错综复杂的地下设施,中心部分就是迩香防护结界的控制法阵。

    “算上我”,桑妮毫不犹豫的说,罗姆罗斯还有点犹豫:“桑妮……”

    “不要劝我,这就是我来迩香的目的”,桑妮坚定的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必隐瞒了,我的任务就是清除迩香扭曲凯姆意志的东西,让凯姆意志回归完整。我的确是在为曙光女王办事,但我想这跟罗罗你的目标并不冲突。”

    “那是当然,一点也不冲突”,罗姆罗斯笑着说,这个目的大家早就猜到了,桑妮此时能坦白,让他非常感动。

    “那么,你要多加小心”,他也接受了桑妮加入突击队的要求。

    桑妮看住他,褐色眼瞳里浮动着复杂的东西,脸上却是大咧咧的笑容:“你也要小心,罗罗。”

    夜色已深,罗姆罗斯留下了桑妮,似乎还有一些个人之间的私密事情要讨论。另一处营帐被传奇级别的结界罩住,隔绝了声音甚至一切力量波动,让营帐变得像是一个次元洞。

    营帐里,卢西安对格芮塔说:“用法术清除一切跟桑妮-瑞德有关的记述,防止祂用神祇的威能逃出陷阱。让你的人去做,罗罗的人员调整还没有涉及到你手下的人。”

    格芮塔瞠目:“那怎么做得到!?而且罗罗的记忆……”

    “清除记忆当然做不到,但清除记述应该没问题吧?”

    卢西安说:“凡人的心灵很容易被扭曲、修改、抹消,变成文字、歌曲和诗篇,留在纸张、石头和其他介质上的,就跟全知者有了关联。我们要做的,是切割赤红女士跟祂分身的联系,而不是摧毁祂的分身,清除这些记述,就能防止赤红女士通过全知者的帮助找回分身。”

    “不要求一点也没遗漏,事实上也做不到,但清除掉绝大部分,就足以切断这种联系。”

    他看着有些意兴阑珊的女魔法师,再道:“到时候可以分你一只手掌。”

    格芮塔眼里顿时升起光彩:“我要整支手臂!”

    卢西安有些不悦:“不要得寸进尺,头和躯干得保留下来,剩下的还有诸位大人要享用,你要求跟大人们一样的待遇?”

    “好……好吧”,格芮塔无奈的接受了,但脸上的喜色依旧难以遮掩。

    那是神祇分身的血肉!用特殊方法处理,蒸发出纯粹神力,足以让她突破到传奇!不,甚至直接跳到半神的门槛!

    神祇分身的血肉都是用神性源质做的,虽然浸到主位面后丧失了大部分价值,但对凡人来说,仍然是超越一切的宝藏!

    大帐里,在王中王之外又多了个“降龙者”称号的罗姆罗斯笑着将一块记录晶片递给桑妮:“这是曙光女王送来的,使者指名交给你。”

    桑妮脸色顿时无比难看,被逮住了!

    “还有这个……”

    罗姆罗斯又递来一个护腕,正是神陨高原上流行的随身助手。

    拿着护腕和晶片,桑妮回了自己的营帐,一时犹豫不决。

    会被李奇骂得狗血淋头吗?

    会不会其实是个传送道标,一打开就会在头上落下一只波塔蠕虫,把自己传送到李奇身边?

    还是别理会了!

    她正想把东西丢到一边,帐篷外小灰正低低哼着,它刚接受了第一次神力灌输,显得很虚弱,但它的灵魂撑住了,正在茁壮成长。

    “我也该成熟一点了啊”,桑妮叹道:“而且,李奇那边在打瓦伦丁,我都到了迩香,他要成熟点的话,也不会只顾着把我抓回去,不为眼前的形势考虑。”

    想了好一会,她咬着嘴唇,将记录晶片插进护腕里,施放了一个心灵之触。

    一幕光影在护腕上展开,是李奇,静静的立着,目视前方,脸上是无奈和……

    不,她不承认那种表情是宠溺!小白你敢造反!?

    这么想的时候,她抽了抽鼻子,压住冲上去踹倒那个身影,再使劲踩踩踩的冲动。

    “小红,费共中央已经做出了决议,你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必须受到严厉惩处!”

    李奇开口,让她噗哧笑出了声,接着脸色又转为肃穆。

    “所以,不管你想做什么,都别忘了,必须全须全尾的回来!”

    桑妮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这只是记录,不是实时通讯,依旧摊手道:“好啦好啦,我完事就马上回去。开大会,做检讨,什么都好,放马过来。”

    接着她两眼圆瞪,李奇从身后扯出一个小姑娘,紫发雪肤,正是米奇。

    米奇还不懂李奇的用意,歪着头咬手指:“粑粑!?”

    “对着这说我刚才教你的话”,李奇指了指镜头。

    小姑娘乖巧的转过头,伸出短短肥肥的手臂:“想!麻麻!”

    桑妮呆了呆,脸颊上生起一丝红晕,叉腰跳脚:“混蛋李奇!敢占老娘的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