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天网建筑师〕〔诸天万界红包系统〕〔天命为妃〕〔最牛兵王〕〔寒少的宠妻〕〔神帝归来〕〔科技传播系统〕〔傲世无双:绝色女〕〔商途〕〔我是半妖〕〔修二代的日常随笔〕〔火爆毒妃:君少,〕〔青眉煮酒〕〔毒妃权倾天下〕〔撩妻入怀:陆少很〕〔周天李若诗〕〔王爷站住,重生嫡〕〔掌欢〕〔不死仙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九三 凯姆意志之谜,厄迪斯之脊
    卢西安愕然:“翻脸?”

    格芮塔诧异的,心虚的叫道:“殿下您在说什么啊?还有什么盒饭,您肚子饿了么?”

    桑妮挠头:“咦?现在不翻脸吗?”

    卢西安咳嗽了几声说:“我不明白殿下您的意思,现在只是要启动法阵。”

    围着桑妮的人弯腰清理地面,一条条魔导金属导轨显现,脚下竟然是一座法阵。

    “啊哈哈……”

    桑妮笑道:“不好意思,错怪你们了。”

    格芮塔刚刚松了口气,桑妮又道:“现在还没到翻脸的时候啊?等会到了地头再翻脸,会不会很尴尬?”

    人群里咳嗽声此起彼伏……

    “应该尴尬的是您吧!?”

    格芮塔咬着牙说:“我们怎么会对您出手呢,我们不是志同道合的战友吗?”

    “哎呀,冤枉你了。”

    桑妮说:“你还是有点演技的……”

    格芮塔脸上瞬间变色,桑妮又道:“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心直口快,想什么就说什么,又总是说不清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你懂的。”

    “我不懂!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即便是心灵坚韧无比的格芮塔,此刻也快忍不住了,用法杖敲着地板说:“您是……圣女殿下啊,我们哪敢对您出手呢。”

    桑妮了然的点头:“哦,出手的另有其人,你们负责把我带到地头就行了。”

    格芮塔想要跳脚,的确会翻脸但现在显然不是翻脸的时候:“都解释了为什么还要……诬蔑我们!”

    “给你一个建议”,桑妮用真诚的语气说:“看你的面相就是心火过旺,内分泌失调,脸上的胶原蛋白都快被烧没了。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遏制杂念。像你这种人心思太重,换句话说就是心里揣着一个戏精……”

    “我很正常!”

    格芮塔努力平复着胸脯的起伏:“我看更需要建议的是您呢圣女殿下。”

    “咳咳,好啦”,卢西安打着圆场:“殿下在跟你开玩笑呢格芮塔,准备传送了。”

    所有人都站进了法阵里,桑妮说:“是啊,赶紧哈哈笑两声吧,等会咱们就没办法笑得那么真诚和纯粹了。”

    卢西安正举起法杖要施法,闻言也哆嗦了一下,嘴唇颤抖着,极力克制自己说点什么的冲动。

    他跟格芮塔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满眼疑惑和忐忑。

    “还愣着干什么啊?卢西安阁下”,桑妮大咧咧的说:“我等不急要见证这个纪元里最大的秘密了。”

    卢西安暗暗咬牙,念动咒语。

    空间扭曲,光亮大作,众人置身广阔而堂皇的殿堂中。

    “不错的副本……呃,我是说环境”,桑妮赞许道:“风格有些像奥杜尔,但没有那种刻意添加的光污染,建造者的审美不错,肯定是见识过星辰大海的家伙。”

    格芮塔想问什么,嘴刚张起又闭上了,大概害怕又被“开玩笑”。

    “这里的殿堂的确很奇怪,是图铎帝国建立不久后,图铎大帝下令在迩香地下修建的,大家都不知道用途。直到大帝陨落,这里都没有完工。”

    卢西安带着大家行走在这座规模宏伟,处处都是巨大雕塑和壁刻的殿堂里,声音在殿堂里四处回荡,显得格外空寂。

    “这里仅仅只是通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到底是不是还在迩香地下,我都不敢确定”,卢西安说:“我只是在晋升传奇,被枢机会赋予观察者的职责时,才被带到那里看过一眼。而且没看到什么具体的东西,只是在那里聆听半神们的教诲。”

    他的语气变得沉重:“这条通道是有守卫的,我没有半神们的授权,我们只能硬闯进去。”

    话音刚落,前方喀喇喇一阵响动,若干雕塑从墙上挣脱出来,汇聚成一支队伍,同时发出非人的空洞呼声:“擅闯者……死!”

    “小心!”

    卢西安喊道:“这是用神力驱动的圣像,核心都是英雄巅峰级别的圣者灵魂!对神术魔法有很高抗性,我都没有把握打败这么多……”

    后面的话他没再说出来,桑妮举起手,手里神力光彩在冷白、炽白、淡金和浅蓝之间转换不定。

    她有些烦恼:“该选哪个呢?”

    格芮塔和其他人狠狠抽了口凉气,下意识的不迭后退,一时间他们觉得桑妮比前方那些圣像更可怕。

    自由转换不同神力,这是哪门子的圣女?

    桑妮……不,赤红女士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份了吧?联系上刚才那些话,祂到底准备对谁出手呢?

    “神术魔法都有很高的抗性吗?那只能是这个了。”

    最终凝固在桑妮手上的是浅蓝光芒,她随手挥下,像是发射魔导枪一样,射出一道浅蓝光线。

    冲在最前方的圣像身上展开层层光盾,光线却轻易洞穿光盾,透入圣像,在身体上绽开大片浅蓝裂痕。

    这尊圣像步伐骤然变缓,再迈动了两步,轰然炸成无数碎片。

    “不错,有效”,桑妮嘀咕着,在卢西安、格芮塔和其他人的惊骇注视下,用手掌连绵不断的发射。

    一尊尊圣像炸裂,不过片刻功夫,二三十具圣像就被摧毁,地上满是碎石、金属残片和类似大块晶石的核心。

    “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却不敢卡我脖子的样子啊!”

    桑妮不知道在跟谁说话,显得很得意:“有本事就丢开我啊,你不敢,丢开你就是马上死。不丢开么,我们还是一体的,你阻止不了我抽取力量。你一定很烦恼吧,千万小心别陷入死循环了哟。”

    卢西安和格芮塔正在揣测这话的意思,桑妮又啊的叫了一声,欢天喜地的冲过去捡东西:“这种核心价值不菲啊,虽说是人的灵魂但肯定已经被洗得没有自我意识了吧,就跟防护结界的虚灵核心一样,可不能丢下了。”

    身后好些人同时咳嗽出声,这剧烈的转变还真是适应不来啊。

    格芮塔给卢西安递了个眼神,嘀咕道:“会不会……看错了?”

    “不可能”,卢西安明白她在说什么,连连摇头。

    的确有些……不,是很不对劲!

    可大人们是不会看错的!

    默默的等着桑妮loot完,队伍继续前进,不久后来到一座大号的升降平台里。

    扶着平台栏杆往下一看,是雾气笼罩的无尽深渊,桑妮咂舌道:“这也是图铎大帝搞的大工程?他是不是想造个宇宙大帝开?”

    其他人沉默,虽然又蹦出来个听不懂的名词,可这些心头有鬼的人已经怕了这个神神叨叨的“圣女”。生怕她心情一变,举手就把他们灰灰了。

    别看她的力量级别没到传奇,可卢西安都一脸戒惧,她的真实力量不是按级别来算的。

    “启动这座升降机,我们就会进入一个半位面,那里就是半神们扭曲凯姆意志的地方”,卢西安说:“肯定会有守卫,不过对殿下您来说应该不足为惧,我也得到了可靠的消息,半神们现在都在忙其他的事情,并没有驻守在那里。”

    “真是令人怀念的场景,让我想起了机工城亚历山大……等等!”

    桑妮说:“这也算是个关卡吧?没有身份验证什么的机关,就这样直接过去了?本来我不想多事的,可真的不问是不是显得我太傻?或者让你们误会我是在装傻?”

    “这个……”

    卢西安脸颊抽搐了几下,虽然早有准备,语气依旧有些不自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验证机关,或许之前的传送法阵和殿堂里的守卫已经足以阻挡破坏者了,而且他们也没料到会有我这样的人来领路。”

    “真是让你费心解释了”,桑妮叹道:“算了这不过是细节而已,启动吧。”

    轮到格芮塔哈哈笑着说:“殿下总是喜欢开玩笑……”

    卢西安在角落里的控制面板摆弄了几下,脚下震动,升降机缓缓下滑,渐渐加速,载着众人片刻就没入下方雾气翻腾的深渊里。

    许久后,升降台穿透了一层屏障,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心底被抽走,即便是卢西安都打了个哆嗦,其他人更是像置身冰窖一般,抽着气跺着脚,活动了好一会才勉强适应,也就桑妮只打了个喷嚏。

    出了升降台,踩在松软的土壤上,看着灰沉沉的天空,桑妮嘀咕道:“不在主位面了啊,像是在下界位面的样子……”

    这里的空间并不大,就是个小小的山谷,人们很快就抵达了山谷中心。

    那里立着一根水晶棱柱,只有三人合抱两人高的样子。柱子里绰约能见到两个人影。一个跪在地上,双臂伸展,挺胸昂首,看婀娜身姿该是个女性。在她背后是个壮硕男子,手臂环抱着女子的头,身体略略前倾像是护着对方。

    一柄长矛斜着穿透两人,将他们连为一体。长矛绝大部分都冻结在水晶里,只露出一小截矛柄,看起来没什么特别,

    仔细再看,矛柄微微晃动着,像是虚假的幻景。可由矛柄而上,缕缕飘曳的透明涟漪直抵天际,又是另一种实在。

    “那个女的,该就是凯拉斯卓了”,桑妮用感慨的语气说:“那个男的不知道是谁,是她的侍从或者朋友?那柄长矛很特殊吧?就是让凯拉斯卓能够永生并且常驻在凯姆意志里的东西?”

    “这个……我不知道”,卢西安说:“之前我只是在山谷外聆听教诲,感受力量,明白我们的凯姆教会有什么样的真面目,同时做出选择。”

    此时他的语气异常真挚,发自肺腑:“选择并不困难,我想活下去,想获得力量,而不是愚忠于凯姆。当然那些信仰坚定,不愿接受事实的人,这里就是他们的终点。”

    桑妮问:“那现在又为什么选择了罗姆罗斯呢?”

    卢西安的语气微微变化:“因为半神们不想成为纪元更替的牺牲品,所以决定放弃凯姆,选择另外的道路。而我必须找到新的秩序之道,只有罗姆罗斯才能提供这样的道路。”

    “不错的答案……”

    桑妮一边说一边绕着水晶柱打转,然后她看到了一个土坡靠着水晶柱堆起,坡顶恰好就在矛柄的位置。

    她也没多想就跨上了土坡,先抬头看看矛柄,再低头打量脚下,说:“这不是为我准备的吧?”

    说话的时候举手晃晃,不掂脚的话,手指尖离矛柄还有段距离:“有另外的人摸过这玩意?”

    卢西安和格芮塔都沉默不语,偶尔闪烁的目光还有极力压抑的呼吸,都显露出他们的紧张情绪。

    “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当呢,看样子只要我握住这玩意,把它拔出来,事情就了结了”,桑妮指着矛柄说:“毕竟看起来它是最突兀的,依照好莱坞电影的尿性,这就是一切的关键。”

    她捏着下巴说:“我到底是握还是不握呢?”

    格芮塔忍不住了:“您无所不能,难道还怕什么吗?”

    “等我握住了这玩意,脸色瞬间变黑,大叫不妙”,桑妮嘿嘿笑道:“你是不是就会大笑着说中计了!?”

    格芮塔的面孔再度扭曲:“我……”

    “我就是见不惯反派计谋得逞然后得把得吧一大通的嘴脸啊,所以提前塞你们抹布!”

    桑妮抱着胳膊,打量卢西安和格芮塔等人,冷笑着说:“你们真是小看了神祇的威能,哪怕只是弱小神祇,哪怕只是分身,都能感应到周围凡人对自己的强烈敌意。不必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提到我的神名,我就会知道。”

    “这一路上,你们心底那些叫嚣,就算压得再深,也像是在我耳边扯着嗓子喊一样。我的确是缺乏常识,可你们更缺乏常识啊。”

    “难以置信?跟神典记述的不符?这是神祇的机密怎么可能随意让凡人知道呢?就算知道,数据啊信息啊也都是被篡改过的,你们简直吐羊啊。”

    卢西安和格芮塔惊恐得眼瞳收缩,整个人都僵住了,这的确出乎他们的预料。

    “是不是在想你们背后的半神没跟你们做交代?他们怎么会交代呢?你们本来就是把我钓到这里来的诱饵嘛,而且他们也都知道,我既然要来迩香,肯定是奔着这个来的,也不会拒绝这样的诱饵。”

    桑妮笑着伸手去摸矛柄:“但他们凭什么那么肯定可以阻止我?或者可以在我身上捞到便宜?就因为这个肯定拔不出来?只要拔就没好下场?之前似乎已经有一位前辈中招了。”

    手没摸到又缩了回来,桑妮调皮的笑道:“这么一看我得谨慎从事啊。”

    格芮塔终于忍不住了,尖声惊叫:“卢西安——!”

    卢西安将法杖重重顿在地上,念出一句咒语。

    天幕瞬间光华大作,直如白昼,但仍然能看清那点点闪烁星辰。

    由星辰的光辉降下道道波动,跟随格芮塔和卢西安来的数十名侍从惨叫出声,抱着脑袋摔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自体表溢出丝丝烟气,再凝聚成透明人形,狰狞的面目渐渐缓和,直至茫然。

    这是被直接抽离了身体的灵魂!

    一层层泥土自地面涌起,包裹住这些离体之魂,片刻间变成一面面嵌有不同音容笑貌的墙盾,拼在一起,护住卢西安和格芮塔两人。

    在层层半透明墙盾的保护下,格芮塔尖着嗓子高喊,她已经憋得太久了:“你完了!你这具分身逃不掉了!还没感觉到吗?你跟本体的联系已经被切断了!继续嘲笑啊,继续讽刺啊!我们是没常识,演技是差,可你还是被困在这了啊!”

    “什么?我跟本体的联系被切断了!?”

    桑妮脸色煞白,抱着脑袋痛苦的大叫:“不——!”

    格芮塔终于可以得意的大笑了:“你还不去拔吗?不拔就是死啊!现在整个空间都浸满了秩序神力,你想被一点点融解掉吗?老实告诉你,拔了也会死,可你没有选择了!你必须拼一把!”

    桑妮捂住胸口,可怜兮兮的喊道:“但我连那玩意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甘心——!”

    格芮塔继续发泄这一路上的郁气:“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能让凯拉斯卓的意志留在凯姆意志里,能通过操纵凯拉斯卓的意志扭曲凯姆意志,那必定是你无法对抗的武器!你的本体不过是弱小神祇,而你现在这个分身,连传奇没到啊哈哈……”

    “格芮塔!冷静点!”

    卢西安忍不住呵止她,看桑妮那夸张的表情和姿态,他都分不清到底是演戏还是掩饰了。

    “果然低估了您,赤红女士,您大概是通过痛苦神力,穿透了这层秩序神力的屏障吧”,一个幽幽声音自天幕降下,不仅格芮塔瞬间闭嘴,连卢西安也低下了头。

    居然没有切断这具分身跟本体的联系!

    “但这对您来说并不是好事,您真的确信要以本体参与此事吗?”

    那个声音说:“即便我原原本本把这里的一切告诉您,到时候您还是会冒险的。以神祇的威能,即便不借助命运神力,您也该推算得到,那是很糟糕的结局。”

    “放弃这具分身吧,这是我们正急切需要的。我们承诺给您足够的补偿,比如……在纪元更替期间,不再跟您的教会敌对。您可以通过第三方在印记城跟我们联络,我们缔结相应的契约。”

    “想要我这具分身?”

    桑妮不屑的嗤笑:“就凭这座神力井?我感觉没错的话,这里靠近下界位面,我一个电话……不,一个念头就可以招来我的小弟!新任死神是我的小弟哦,你们怕不怕?”

    “好吧那家伙在这也帮不上多少忙,那么冥河女神呢?那是我的……女儿,对,女儿!我招呼一声,她立马可以用冥河淹了这,你们怕不怕?”

    那个声音叹道:“为什么不提您自己呢?你现在是身兼痛苦、破坏、蜘蛛、正义、源火、命运这么多神职的神祇啊,好像还兼了一部分自然神职,我们更害怕您啊。”

    桑妮嘴角抽了抽,呵呵笑道:“小弟没死光之前boss怎么会露面呢,我以为你们该比我更懂这个道理。”

    “但这里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这座巨大的神力井虽然没有切断您跟本体的联系,可您也无法运用本体的力量”,那个声音小心的斟酌说辞:“我仍然希望我们可以找到……用您的选民普雷尔公爵的话说,双赢的道路。”

    “先告诉我那柄长矛的事情,还有这里发生过的一切”,桑妮说:“告诉我的信息越详细越准确,越能让我做出理智的决定。”

    那个声音沉默了片刻,叹道:“的确如此,您毕竟是神祇。”

    他幽幽的道:“水晶柱里的两个人,一个是凯拉斯卓,另一个是秩序教会的初代教宗……本恩。”

    “穿透他们的长矛,叫厄迪斯之脊。没错,就是那个纷争之神,同时也是夺心魔之王的厄迪斯的脊骨。”

    “至于这里,就是厄迪斯的宫殿,曾经是深渊第三层万眼之野的一部分……”

    “有趣的故事”,桑妮盘着腿坐下,在身上摸索着什么:“暂停,让我找找……我的瓜子呢,出发前记得带着了啊。”

    那个声音顿了顿,发出浑浊的吐息,像是差点被噎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