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很萌:老公,〕〔快穿之女配要翻天〕〔华娱之白金年代〕〔逆天邪神〕〔茶栈〕〔女总裁的超级保镖〕〔直播之荒野求生融〕〔黑帝的燃情新宠〕〔战流〕〔创世十二乐章〕〔无敌剑仙在都市〕〔次元游历日记〕〔浴血武神〕〔农女当家:猎户夫〕〔都市超级雷神〕〔决战白日门〕〔仙墓〕〔妖界第一美食博主〕〔雪狐乾坤录〕〔主神的无限世界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九四 惊天秘密,我们这个组织叫艾弗比埃
    “一切都在算计中,好吧还是出了点意外……”

    摸瓜子不过是掩饰,桑妮趁这机会整理思路。

    第一个想法就是惭愧,跟李奇比起来,自己的微操水平还真是烂啊。

    桑妮早就感应到卢西安和格芮塔对自己的“垂涎”,也醒悟到自己在对阵黑龙的时候露出了马脚,多半被认出了神祇分身的来历。

    不过她并不怕什么陷阱,有主体提供源源不断的神力,对神力的运用也熟练了很多,在主位面就算对上半打传奇都不犯怵。

    对方肯定不敢把她弄到外层位面,她在风暴群岛和亡者之域的两战已经闻名费恩,把分身挟持到会直接面对本体的外层位面那就是作死。

    如果是弄到下界位面,别忘了她现在有冥河神职。虽然还只是主位面冥河,可本体顺流而下到炼狱或者深渊捣一把乱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何况死神还是她盟友,冥河女神同时又是她的魔女。

    要在迩香困住她的唯一地方,只可能是扭曲凯姆意志的场所了。只有这样的地方才会有重重屏障,才能遮蔽神祇的窥探甚至切断神祇与分身的联系。

    有这样的本钱,她原本的策略就是一力降十会。只要让这帮居心叵测,却不知道她真正底细的家伙把她带到地头,不管是腐化神器还是神尸或者其他古怪,她直接吃下……不,净化了事。

    前面都一切顺利,可没想到,预想中的腐化神器、神尸或者古怪玩意,会是这枝长矛。

    当时她就感觉到了异常强大的力量,别看她手在矛柄那晃着,其实根本不敢真碰着。

    格芮塔刚才说得对,能够让凯拉斯卓的意志万年来都驻留在凯姆意志里,然后被那些半神操纵,那玩意必定非同小可。

    再听到那个声音说是夺心魔之王厄迪斯的脊骨,老实说,桑妮已经有了一丝退意。

    “早知道是那家伙的脊梁骨我就不来了,那玩意是我能吃下的?”

    在费恩,“夺心魔”指的是居住在深渊,获得了深渊之力的灵吸怪。跟在外层位面和主位面繁衍的灵吸怪不同,夺心魔通过特定梦境、召唤仪式和深渊魔物的传递,可以将意志延伸到主位面,影响甚至猎食凡人的灵魂。

    夺心魔住在深渊第三层的万眼之野,跟深渊眼魔混居在一起。最有名的夺心魔就是夺心魔之王厄迪斯,这个名字还是从黑暗时代流传下来的。传说厄迪斯潜入主位面,建立教会,由魔封神,成为纷争之神。

    直到现在,主位面都还有纷争之神的教会,但这样的教会跟夜女士教会一样,仅仅只是凡人信徒自发组织的。

    如果这枝长矛真的是厄迪斯之脊,那么所谓的纷争之神,已经陨落了两万多年了。现在的纷争之神就算存在,也是另外一个路数了。

    传说厄迪斯是中等神祇,同时又是与炼狱魔王同等强大的深渊魔君,难怪能成为半神们利用凯拉斯卓扭曲凯姆意志的道具。

    本体仅仅只是弱小神祇的小红帽,要净化这般凶猛的魔物,恐怕是力有未逮。

    “先听听这家伙的故事吧……”

    桑妮是这么打算的,或许能找到净化这玩意的办法。

    她也很好奇凯拉斯卓和凯姆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还混进来了个本恩,不,原名其实是伯隆。不解开这团乱麻,她心头那阵痒可消不掉,就算是编造的故事,也总有通往真相的蛛丝马迹。

    “大不了用冥河神力把这里轰开……”

    桑妮并不担忧自身的安全,既然这里靠近深渊,冥河之力就比在主位面强大得多。跟本体之间的神力传输的确被压制住了,只是跑路的话,她这具分身蓄积的冥河神力还是够的。

    实在不行自爆躺尸,意识传送回去夺回本体的主导权,也就是损失个分身,然后另找办法升级而已。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这么做的。本该躺赢的事情,结果变躺尸了,她还怎么在李奇面前挺胸抬头?还怎么当革命的设计师?

    “啊……我记错了,根本没带瓜子”,摸索了一会,心中已有计较,她拍拍手说:“继续吧。”

    天幕上那个声音很有耐心,并不着恼:“女士您应该是在亡者之域里知道了一些关于凯拉斯卓的事情……”

    那是当然,不仅她,特蕾希娅都知道了,准备攻下瓦伦丁后就找你们算账呢。

    那个声音再道:“这可能让女士您对我们这些人,还有我们所做的事情产生了一些误会,当然这得先从凯姆的来历说起。”

    “在教会神典的记述里,凯姆是自黑暗时代,神上神还存在的时候,就与神上神共辉的强大神祇。祂守护神上神所制定的秩序,不仅包括凡人的秩序,也包括神祇之间的秩序。”

    “神上神失踪,导致费恩世界的时间轴都出现了混乱,绝大多数历史记述都失落了,所以在那之前的时代被称为黑暗时代。”

    桑妮插嘴:“正因为记述都失落了,神上神是不是真的存在过都是个问号。你们凯姆教会弄个神上神出来,不过是抬高凯姆的地位而已。”

    “或许吧……”

    那个声音也不争辩,继续道:“凯姆自黑暗时代中走出来,进入到凡人纪元。在第一纪元的魔法大灾变里,祂坠入主位面,以凡人的身份游历世界,苦思凡人与神祇的新秩序。”

    “到了第二纪元,祂指引源初骑士建立新的凡人社会,再回归神国。凡人也开创出国王、祭司、贵族、骑士和圣骑士的秩序,绵延至今。”

    “这都是秩序神典上的记述”,桑妮说:“既然你们扭曲了凯姆的意志,两万多年的历史全都涂上了厚厚的腻子。”

    “不,我想说的是”,那个声音说:“不要因为我们的存在就否定了凯姆过往的历史,在第四纪元前,这些记述都是大体没错的。我们对凯姆意志的干涉,只是从图铎帝国时代开始的。在这之前,凯姆意志虽然也受到了凯拉斯卓的影响,但并没有受到外来力量的干涉。”

    桑妮哦了一声,朝身边的水晶棱柱瞅了一眼:“你的意思是,你们是在一千多年前发现他们的?”

    “是图铎大帝发现的”,那个声音说:“大帝受到了眷顾,但不是凯姆,而是凯拉斯卓。凯拉斯卓的意志指引他找到了这里,我们这些人的先辈,当时就是协助大帝的秘密教会。”

    桑妮皱眉:“秘密教会?难道说当时的凯姆教会并不支持图铎大帝?”

    那个声音说:“是的,当时的凯姆教会分为两派,一派坚持正统秩序,跟大帝的关系并不是很好。而我们的先辈是支持大帝的另一派,因为在教会内部无法获得广泛支持,只好秘密行动。”

    “这么说你们这帮人还有悠久的历史传承和崇高的历史使命呢”,桑妮语含讽刺的道:“那也该有个高大上的名字吧?”

    “这个……”

    那个声音踌躇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叫艾弗比埃,是大帝起的名字,说是某种古语的三个音节,艾弗代表忠诚,比代表勇敢,埃代表正直。”

    桑妮把脑袋摁在两腿间拼命让自己不笑出声……

    图铎那家伙也是个妙人!

    “在先辈决定通过凯拉斯卓干涉凯姆意志后,大家就退到了幕后,这个名字自然也没用了”,那个声音没有察觉桑妮的不对,继续说:“我们的确是有悠久的传承,我们也一直在履行大帝交托给我们的使命。”

    桑妮趁机哈哈笑出声:“特蕾希娅与凯姆意志同在,还获得了曙光之星的认可。现在图铎大帝的后人也揭竿而起,这会恐怕已经攻入迩香外城了吧。”

    “你还试图说服我,你们扭曲凯姆意志,维持庞大臃肿,腐朽奢靡的教会,通过迩香统治和压榨整个世界的凡人,是图铎大帝交托给你们的使命?”

    “女士,您虽然是神祇,却只是刚刚复苏,还没有真正睁开眼睛,看到真实的世界,我们看到了”,那个声音说:“我们并不想试图说服您相信,但我们的确是在履行使命,千年未变。凡人为此遭受的苦难,在我们的使命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您认可这场交易,并且在纪元更替后,愿意加入我们的话,我们会让您看到世界的另一面。”

    “你们还真是大言不惭呢”,桑妮冷笑:“没意识到在跟谁说话吗?加入你们?我是神祇啊。”

    “神祇很强大,但有时候也很悲哀”,那个声音不以为然的道:“您旁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这盘算你赢……”

    桑妮懊恼的拍额头,再道:“咱们好像偏题得太多了,回到凯姆身上吧。”

    “的确扯远了”,那个声音话归正题:“我们所知的,都是先辈转述图铎大帝的话,只有他跟凯拉斯卓的意志做过直接沟通,他清楚一切来龙去脉,但他说出来的不多。”

    “秩序神典上说,凯姆在第二纪元降下化身,引领源初骑士建立新秩序,这是不确实的。事实上凯姆是通过自己的神裔后人凯拉斯卓,加入到了源初骑士里。”

    桑妮有些意外:“诶诶,凯姆是凯拉斯卓的老爷爷?”

    “恐怕……不止爷爷辈吧”,那个声音努力的拉回话题:“但凯拉斯卓对秩序另有看法,在信仰上跟凯姆有很大的分歧。虽然推动瓦伦妮娅和修玛封神,也与贵族女神、文艺之神和欢悦女士这些神祇结盟,开始建立秩序神系,但一直不愿意成为新的秩序之神。”

    “是的,凯姆当时想把神位让给凯拉斯卓,凯拉斯卓不接受,凯姆又被她的灵魂牵扯,无法回到神国位面重建神国,这真是个悲剧。”

    桑妮暗暗嘀咕,神祇之心与凡人之心的争夺哪里是悲剧?是血淋淋的惨剧!可你们换了个说法,竟然充满了人情味。这种把矛盾归于个体,归于人性,混淆阶级之争的手法还真是熟悉啊。

    “那之后凯拉斯卓跟她的伙伴发生了矛盾,具体是什么矛盾没人知道,只有节制者本恩站在了她这边,其他人都各有去处……”

    桑妮继续暗表,我知道是什么矛盾,而且不是凯拉斯卓跟伙伴的矛盾,是神祇和凡人的矛盾。

    “本恩重建了秩序教会,成为初代教宗,虽然认同凯姆的秩序,但也不愿意凯拉斯卓封神。”

    “于是在教会内部,在凯拉斯卓和本恩统治的凡人内部,爆发了种种矛盾。”

    “后来凯姆发现了厄迪斯的存在,凯拉斯卓认为是厄迪斯制造了这些矛盾,她和本恩组织队伍,直接杀进深渊,击败了厄迪斯。”

    桑妮出了声:“他们一定只是站在副本门口向冒险者发任务!”

    “副本是什么?”

    那个声音说:“不过他们的确得到了一队无名冒险者的帮助。”

    桑妮连声咳嗽,还真有!

    那个声音继续道:“厄迪斯不仅是夺心魔之王,是位魔君,还是拥有神格的纷争之神,是无法直接杀死的。凯拉斯卓和本恩将厄迪斯的宫殿从万眼之野分离了出来,封印在深渊与主位面的秘密半位面里。”

    “解决了厄迪斯,矛盾并没有消解,凯拉斯卓认为是自己身兼凡人与神祇两个身份造成的,她决定与凯姆分离……”

    听到这桑妮忍不住问:“凯拉斯卓为什么不想封神?”

    罗兰和卡米拉已经给过答案,她想听听这帮人是怎么说的。

    “本恩不想让凯拉斯卓封神,是因为他认为凡人成神就失去了凡人之心,他也就失去了最爱之人”,那个声音说:“凯拉斯卓不愿意封神,却不是这个原因,而是她认为自己有很大缺陷,成神后会让秩序走向错误的方向。”

    这腻子刷得很有水平啊……

    那个声音接着讲述:“凯拉斯卓想到了用厄迪斯来分离自己跟凯姆,哪怕她因此而死也在所不惜。她抽出厄迪斯的脊骨作成长矛,准备用长矛杀死自己,让被自己灵魂拖着滞留在凡间的凯姆意志回到神国位面。”

    “没想到本恩在最后一刻赶到了,站在她后方想替她挡住厄迪斯之脊。”

    话题终于推进到了本恩,看起来本恩没有成功……

    “凯拉斯卓和本恩都低估了厄迪斯之脊的力量,作为纷争之神,祂的力量是制造纷争,而不是平息纷争。厄迪斯之脊让本恩的灵魂跟凯拉斯卓和凯姆关联在了一起,他与凯姆之间发生了剧烈争斗,这让凯拉斯卓不得不站到了凯姆这边,与凯姆意志融合得更紧密了。”

    “凯拉斯卓为了不让本恩窃占凯姆神位,与凯姆意志一同升入神国,本恩的灵魂被驱逐出身体,夺占了在场凯姆祭司的身体,逃了出去。”

    “本恩……就是之后那个暴政之神本恩,他是怎么封神的,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剩下的凯姆祭司不敢再去碰厄迪斯之脊,只好把他们的躯体封冻起来,连带这个空间也再度封印。”

    “厄迪斯之脊一直留在凯拉斯卓身上,它带有的纷争神力让凯拉斯卓的凡人之躯获得了永生,也让她的凡人意志始终留在凯姆意志里,既无法挣脱,也无法被凯姆意志融合。”

    桑妮心底寒风吹得呼呼的,这哪里是永生,是永恒的禁锢啊!

    后面的事情似乎就跟图铎大帝有关了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伏命葬世〕〔医妃有毒:王爷,〕〔重生之剑神〕〔财运天降〕〔豪门大佬求放过[穿〕〔陛下息怒〕〔通天劫途〕〔霸道小叔,请轻撩〕〔星际绿化大师〕〔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