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医圣〕〔恶魔就在身边〕〔嫡女嚣张:鬼王独〕〔一世兵王〕〔天桐神女〕〔无敌从灵气复苏开〕〔都市绝品狂尊〕〔超神预言师〕〔我的末世领地〕〔施法诸天〕〔万古之王〕〔原始生存守则〕〔生活系游戏〕〔美女总裁的特战兵〕〔霸道兵王在都市〕〔都市最强医圣林奇〕〔绯红法典〕〔奸妃如此多娇〕〔超神辅助系统〕〔农女手里有口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九五 看好了该我装……我靠为啥这么高!我蹦!
    果然,那个声音接着说到了图铎大帝:“第三纪元黯精灵入侵,图铎大帝崛起,凯拉斯卓觉得大帝可以让她获得解脱,于是她指引大帝做了一系列准备……”

    桑妮又忍不住问:“包括在唐古斯镇压想要挣脱封印的暴政之神本恩?拿走了永恒宁静?”

    暴政之神本恩在第三纪元中期被凯姆镇压,用忠诚之剑封印在唐古斯,这是特蕾希娅在唐古斯的发现。之前的秩序神典虽然记述了这件事,却没有记述地点以及经过。

    那个声音明显不愿意谈此事:“跟暴政之神本恩有关的事情,我们并不清楚……”

    “好吧,继续”,桑妮心说看来本恩是通往真相的另一块跳板。

    本恩被镇压后,又有了新的暴政之神,不过现任暴政之神是个无名之辈,一直没有宣告神名。桑妮在亡者之域上似乎见过那家伙的分身,对方仅仅只是一团灰影看不清楚。

    那个声音说:“图铎大帝也想让凯拉斯卓获得解脱,遵循指引找到了这里,你坐着的土坡就是他堆起来的。他想拔出厄迪斯之脊,但他失败了……”

    果然!

    “图铎大帝受了重伤,他不甘心就此失败,在迩香建造了通往这里的空间通道,想集合各方面力量解决这个隐患。”

    “但不久后出现的变故让他改变了想法,他需要凯拉斯卓继续与凯姆一体,他可以通过跟凯拉斯卓的关联,影响凯姆意志。凯拉斯卓对此也是认同的,她愿意继续做出牺牲。”

    “大帝驾崩后,他将与凯拉斯卓的沟通方法交代给了我们的先辈(桑妮插话:艾弗比埃的艾吉恩特),对,艾吉恩特就是先辈们的自称,看来女士也懂得那门古语。”

    “先辈们继续用这样的方法影响凯姆意志,代代传承,履行大帝交托的使命。”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帝国崩溃,原本的忠诚神廷解散。先辈们挺身而出,重建忠诚神廷,利用迩香的力量,继续履行使命。”

    “真是很棒的……故事”,桑妮呵呵笑道:“原来你们操纵凯姆意志,统治世界,其实是忍辱负重,背负了无辜的骂名啊。你们到底在履行什么样的使命?我猜猜看,是哪路邪神,还是异世界入侵,或者炼狱深渊的躁动?”

    “我说过,您还没有看到真实的世界”,那个声音空洞的道:“在那之前,跟您说什么都毫无意义。”

    桑妮摊手:“那又怎么解释凯姆找来了特蕾希娅?”

    “因为纪元更替到了,而且这一次的纪元更替比以往更加猛烈,也更加不同。凯姆也许察觉到了自己有陨落的危险,想通过特蕾希娅,完成跟凯拉斯卓的分离,即便这意味着可能丢掉秩序神职。”

    这个艾吉恩特很坦率:“我们也认为,再依靠凯姆,不仅难以在纪元更替里保存我们的力量,在新的纪元里也无法继续履行使命,所以我们决定跟凯姆切割开。”

    桑妮撇撇嘴角:“所以找上了罗姆罗斯,通过他演一出金蝉脱壳的戏码,难怪他这么快就崛起了呢,你们不过是换双手套而已。”

    艾吉恩特说:“我们会在合适的时候把真相告诉罗姆罗斯,如果他能承担起大帝的真正使命,那就再好不过了,那是比他现在做的事情更崇高的事业。”

    桑妮忍不住道:“所以你们的下一个控制目标是暴政之神?通过罗姆罗斯跟祂的关联?”

    “我说过了……”

    艾吉恩特有点不耐烦了:“暴政之神是另外一件事情。”

    “可怜的罗罗”,桑妮叹道:“我早就感觉他不过是个傀儡,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女士您真的很特别”,艾吉恩特低沉的说:“看来您的确新生不久,神祇之心还残留着很多不必要的东西,凡人对您而言不都是蝼蚁吗?能成为神祇的傀儡,能作为棋子参与到世界的进程里,对他们那卑微的灵魂来说,已经是难以承担的升华了。”

    “哈!很熟悉的装x套路!”

    桑妮冷笑:“神祇很伟大,你们这些能操纵神祇意志的凡人,岂不是更伟大?”

    对方沉默,显然不屑将自己跟凡人归于一类。

    桑妮也只是吐槽,她起身打量水晶柱:“说实话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又笑道:“肯定不会对我说吧……”

    “您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对您来说,这该是神祇的常识。”

    艾吉恩特的话让桑妮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能不能不要再说那个词!?每说一次脸皮就痛啊!

    仔细感应,不仅天幕上颗颗星辰闪烁,还依稀感应到了微微波动。

    桑妮恍然……

    那些波动传递的信息她无法窥破,但波动本身却非常熟悉,就是混在神火中的祈祷!

    桑妮作为小红帽,在神国有时候也偶尔聆听祈祷。全是信徒的崇拜和祈求,所含的力量会助长她的神祇之心,所以她从来都不回应祈祷,也控制着自己不去过多聆听。

    如果没料错的话,这点点星辰,大部分都是迩香市民的祷告。迩香人世世代代熏陶,诵念凯姆之名已经成为浸在骨髓里的习惯,上百万信徒的祷告都汇聚在这座神力井里,再被什么方法用来扭曲凯姆意志。

    “您应该很清楚,神祇的信仰之力是分两类的,一类是神名之力,一类是神职之力。”

    “光有神职不足以成神,信徒只会尊崇神职所示的道路,无法靠神祇回应信仰,获得足够的信仰之力。这样的神职不是被其他神祇吞食,就是沦落乃至消散,如果还有东西可以寄托的话,就会变成腐化神器。”

    “光有神名也是不够的,神祇没有神职就没有道路,神火无法维系,神国无法稳固,直至消散。”

    “神名并不只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可以称颂,可以膜拜,可以让凡人寄托灵魂的具体形象。”

    “正常情况下,这两类力量在神祇身上是均衡统一的,但如果失去了这种均衡呢?”

    艾吉恩特的解说让桑妮进一步恍悟,神祇……至少是今神,为什么必须要有凡人形象,要从凡人身上获得心智模型?是因为必须懂得凡人的祈祷和膜拜,这是汇聚凡人信仰必须的“交互界面”和“力量接口”,在这个界面下的神祇之心,则是掌管超凡之力的强大的,绝对的理性。

    如果失衡,“交互界面”或者“力量接口”有了独立意识,不再服从神祇之心,情况就会跟死神李奇那样,在一些关键事情上违背神祇之心的决定,甚至危害到神祇安全,而那是神祇之心绝对不能容忍的。

    这帮艾弗比埃的艾吉恩特,是怎么利用这事,通过影响凯拉斯卓的意志,来扭曲凯姆意志的呢?

    艾吉恩特大概是难以抑制作为凡人,居然可以教诲一位神祇的成就感,耐心的解释说:“凯拉斯卓驻留在凯姆意志里,她就占据了凯姆的神名之力,凯姆掌握的只是神职之力。”

    果然跟死神李奇的情况很像,不过更加极端,凯拉斯卓的意志要比那时候李奇的意志强大得多。

    “我们无法影响凯姆信徒在其他地方的祷告,但迩香整座城市处于结界之下,我们在结界里添加的灵力法术,可以将信徒的祷告对象,从凯姆扭曲成凯拉斯卓,这仅仅只需要做极为细小的转换。”

    桑妮抽了口凉气,竟然是这样!

    “图铎大帝死后,为了继续履行使命,先辈跟凯拉斯卓还保持着联络,通过这种方式壮大她的力量,让她能影响凯姆的决定。先辈也通过这样的联络,将她关心的消息发送给她,当然,我们只会让她知道她应该知道的,只要命令迩香市民对祷告内容做相应改变就行了。”

    “她必定会怀疑自己得到的消息不是真相,但这不重要,这么多信徒的祷告,足以让她认定是正确的。”

    艾吉恩特说到这,桑妮呵呵笑了:“但不久前你们发觉出了点岔子?”

    “这个……”

    艾吉恩特叹道:“是的,我们对凯姆意志的控制越来越弱了,凯拉斯卓对我们产生了怀疑。”

    你们压根没想到凯拉斯卓在亡者之域遇到了好朋友兼情敌卡米拉吧,更没想到特蕾希娅其实是凯拉斯卓选中的,她很早就在怀疑你们了!

    “不对……”

    桑妮又有了疑问:“图铎大帝都死了一千多年了,凯拉斯卓会那么傻的一直任由你们摆布?她为什么不选择类似自杀的方式解脱呢?”

    “因为厄迪斯之脊啊”,艾吉恩特的语气有些遗憾,似乎对这位神祇的智力感到失望:“厄迪斯是纷争之神,哪怕再浑圆无隙的事物,哪怕是强大神祇的神祇之心,都会被它分裂成对立的两部分。”

    “厄迪斯之脊的确刺入了凯拉斯卓和凯姆这两个意志之间,但它的作用不是让二者分离,而是让二者永远对立。即便凯拉斯卓的意志选择自我消亡,或者凯姆意志吞噬了凯拉斯卓意志,仍然又会从凯姆意志上分裂出一个新的凯拉斯卓意志。这就是凯拉斯卓为什么能永生的原因,也是厄迪斯之脊的可怕之处。”

    桑妮这下是真的脸色发白了,无比庆幸刚才没有真碰着那东西。

    她现在虽然处于本体和分身,神祇之心与凡人之心分离的状态,但二者不是截然对立,你死我活的。如果真碰着了那东西,被纷争之神的神力一鼓捣,不是分身跟本体完全割裂,就是凡人之心落到跟凯拉斯卓同样的下场。

    不管是哪个结果,都可怕得不敢想象!

    艾吉恩特换上诚挚的语气:“女士,看您之前并不了解凯姆与凯拉斯卓的事情,说明您没有跟凯姆达成什么协议,仅仅只是您的选民跟特蕾希娅有特殊的关系,那是不应该的。”

    说得好!

    桑妮暗赞……

    “您肯定不会依据凡人的喜好来决定您的立场,现在您也该明白,厄迪斯之脊不是您能拔出来的。事实上即便拔出来了,也改变不了凯拉斯卓和凯姆意志的现状。这是灵魂的关联,必须用神力清除掉厄迪斯之脊跟他们的关联,我也确信,您现在并没有这样的力量。”

    该死的,你说对了!

    桑妮暗暗咬牙……

    艾吉恩特期待的道:“那么,您愿意接受交易吗?留下您这具分身,装作不知道整件事情。我们保证给予您足够的补偿,哪怕是迩香这座城市,都可以留给您。这里的百万市民,只要稍作调教,就能转化为您的信徒,他们就像一片沃土,种什么都能有不错的收成。”

    那是不可能的!

    桑妮故意哼道:“你只是空口白话,我却要丢下一具宝贵的分身,这不是交易!”

    艾吉恩特的语气略微激动:“女士需要我们做什么来证明诚意呢?”

    桑妮手臂一伸:“先干掉这两个让我很不爽的凡人!”

    艾吉恩特毫不犹豫的说:“好!”

    躲在灵魂盾墙后,一直竖着耳朵在听这场惊天秘密的卢西安和格芮塔呆了呆,然后才反应过来。

    天幕上凝结出一只巨大的透明手掌,如山岳般轰然压下。

    “不——!”

    “大人饶命!”

    两人惊声叫着,运上全力撑起各种防护。手掌径直压下,将灵魂盾墙和层层防护震作点点碎芒,再将两人压进地底。依稀听到喀喇喇的脆声,恐怕整个人被从头压到脚,变成了一张扁肉饼。

    巨大手掌化作力量之潮,翻腾着冲刷而过,地面多出了一个大坑。

    桑妮撇嘴:“就这样?”

    一个是传奇,一个是手段繁多的魔法师,仅仅只是压成肉饼埋在地里,算不上真正干掉。

    “我认为这足以证明”,艾吉恩特说:“证明我们有诚意进行交易,而不是先付足款项。”

    狂妄自大的凡人!胆敢藐视本女神!

    桑妮心头窝火,同时暗暗申明,这是属于凡人之心的反应不是神祇之心的啊!

    她指了指水晶柱:“然后呢?这里也维持原样?”

    “我们会切断迩香通往这里的道路,让这处空间漂流在下界位面里。让凯拉斯卓跟凯姆意志继续纠缠在一起,直至永恒”,艾吉恩特说:“这对您来说不是好事吗?据我们所知,您的道路跟凯姆并不一致。不仅没有加入祂的忠诚神廷,还存在着一些冲突。”

    “当下一个纪元到来时,凯姆必将成为过去。到那时我们依旧能重新恢复对主位面的控制,但仍然能给您留下足够的空间,比如……迩香、克斯特、神陨高原、哈德朗,或者再加上一两个王国都行,这足以让您成长到强大神祇。”

    桑妮咂舌:“好大一张饼,但……”

    她在心中大喊,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老娘要的是整个世界啊!

    “您还在犹豫什么呢?”

    艾吉恩特悠悠的道:“难道您还觉得,拔出厄迪斯之脊是一个选项吗?”

    这个……鸿鹄也要躲开飞机,世界太大,让我先喘喘。

    桑妮转着眼珠,开始考虑爆种冲出神力井,这里水太深了……

    一时不知该怎么掩饰,她靠到水晶柱上,伸手拂去灰尘,努力辨认里面的人影。

    这不是真正的水晶,而是一种结界,桑妮根本看不清楚。

    但手触摸到水晶上,一股异样的波动在心底荡开。

    “救救……我……”

    像是自极为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呼喊声,一个低沉的女声,麻木至极,只是机械的重复着。

    一张面孔猛然在心中跃出,带起雷鸣电闪,震得桑妮连退了几步。

    一头又长又直的头发虽然黑亮柔顺,头顶却蹦起一撮呆毛。褐色眼瞳看似清澈妩媚,却散着焦还有点对眼,五官极为秀丽却因为嘴角无意识的扯着,显得懒散无神。

    这是……她啊!是褪尽女神光彩,作为凡人的她啊!

    “女士,您触摸到了厄迪斯的腐化神力,之所以要用结界封印住,就是防止厄迪斯的神力逸散”,艾吉恩特说:“厄迪斯的腐化神力会从您身上分离出一些与您截然相反的力量,当初图铎大帝也像您一样摩挲着水晶,然后被吓得坐倒在地上。”

    “截然相反……”

    桑妮看着自己的手掌,呆呆嘀咕:“难道我现在不是……凡人了?”

    然后她像是一桶液氮浇在头上,猛然醒悟。

    刚才的畏惧,爆种离开的想法,不是她的想法,而是控制本体的神祇之心在影响她!

    不,应该也有她自己的想法,但明显神祇之心占的份量更重!刚才她几乎被神祇之心控制了!

    翻转着手掌,看着由神性源质雕琢的这具身体,手掌是如此完美,纹路是如此美丽,此时竟然生出了一丝违和感。

    “风暴群岛,亡者之域,都是李奇在为我战斗。这一次不同了,这是我自己的战斗,如果逃避的话,我会永远战胜不了自己。”

    “就算逃过了这一次,等我升到了中等神祇,神祇之心会更加强大。”

    “选择弱小的腐化神器,凡人之心的根基也就越弱小,未来依旧无法撑起强大的神力。”

    种种意念在心中涌过,渐渐的,桑妮的眼瞳越来越明亮。

    “最重要的是,净化纷争这个神职,像是早就做过预习啊,而且还不止一次,我应该知道答案才对。”

    她一直沉默着,艾吉恩特不耐烦的咳嗽了一声:“女士……”

    “别吵……”

    桑妮摆手,从胸口掏出硬皮大书,哗啦啦翻了起来。

    身后那个大坑里,泥土微微翻动了一下,四颗眼珠鬼鬼祟祟的挤出半截,正看到桑妮在翻书,赶紧又缩进土里。

    “啊哈,是这样……”

    桑妮晃着手指头说:“你刚才说,纷争之神的神力,哪怕是凯姆意志都会被分离?”

    艾吉恩特不明状况,闷闷的道:“是的。”

    “那么,凡人之心和神祇之心,也是绝对无法融为一体的?”

    “那是当然,这是亘古至今,永恒不变的法则。”

    “这是费恩世界的法则,而且只是过去的法则。那么我再问你,神力和魔力会合一吗?”

    “这绝对不可能……唔……在某些极端条件下,是有这个可能。”

    “某些极端条件下?那是不是意味着,在某些极端条件下,人神也是会合一的?”

    “我……我不知道,或许吧,至少我没有见过。”

    桑妮啪的合上书,揣进胸口里,呵呵一笑,笑得很甜:“我见过,见过很多。”

    说完她转身大步走上山坡,艾吉恩特诧异的大叫:“女士……不!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

    桑妮站到山坡顶端,举手伸向厄迪斯之脊:“来收我的宝贝啊,这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艾吉恩特叫道:“不——!你这是自寻死路!”

    “不,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给我说清楚这东西的来历,你们才是自寻死路!”

    桑妮得意的道:“睁大眼睛,好好看着!”

    似乎到了震慑人心的时刻,冥冥中都响起什么背景音乐了。

    音乐嘎然而止,桑妮踮着脚,努力伸手,可手指尖总是离矛柄差那么一截。

    她狼狈的道:“不是让你看这个!我靠为啥这么高!?当初凯拉斯卓是玩着枪花自杀的吗?”

    然后她蹦达着去握,手一偏却落了空。

    “混蛋啊!”

    桑妮咆哮道:“这个世界处处都对我充满了恶意!真有神上神的话我一定要把祂揪出来痛扁一顿!”

    大概是暗中操纵着一切的神上神也怕了,她吼完再蹦起来,终于握住了矛柄。

    娇小身躯就挂在长矛末端,桑妮呼哧呼哧喘了两口粗气,发出嚣张狷狂的笑声。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伴随着越来越响亮的笑声,以及只在某人脑子里奏响的背景音乐,各色光彩自娇小身躯上喷出,瞬间吞没了整个空间,耀眼得令人无法直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极品赘婿〕〔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未来交响曲〕〔绝世巫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