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校花的近身王者〕〔逆流人生〕〔绝品透视高手〕〔修真狂少〕〔乡村透视仙医〕〔文娱之全能大咖〕〔与罪之战〕〔最强赘婿〕〔邪王宠妻:废材嫡〕〔别碰那部手机〕〔医武兵王俏总裁〕〔穿到七年后我成了〕〔这个妖怪不是人〕〔蜜婚娇妻:老公,〕〔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噬天丹皇〕〔隐形学霸超A的〕〔全能修仙奶爸〕〔替嫁婚宠:霸道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九六 从现在起我也是赤红魔女了!
    最耀眼的那一瞬间过去后,股股冷暖相异的各色光流自挂在长矛上的身影上喷发,如灵蛇般在山谷中游动,搅得这个充斥着浓郁神力的空间迷离不定。

    娇小身影还在哈哈笑着,长矛忽然从水晶柱里激射而出,带着她和拖长的惊呼声,狠狠撞到了山谷的壁面上。又跟急速泄气的气球似的,在山壁间来回弹射。

    整个空间里都回荡着她啊啊诶诶的惨叫声……

    两道泥土自刚才巨掌压出的大坑里冒起,悄悄往山谷外延伸。到了谷口的位置,一只手从土里冒出来,再拉出一团混杂着碎骨的模糊血肉。

    血肉扭曲蠕动,一截截变成正常的人体,没有衣服遮掩,看得出是老者的身躯。到最后一颗几乎被碾成薄片的人头如充气般鼓涨,蠕动片刻后显露出卢西安的面目。

    低头看看自己的精赤身体,卢西安身上凝聚出一层半透明屏障,直至变作一件白袍。

    另一道泥土在地上耸动了好一阵,只冒出根白白的脚趾头。卢西安皱眉,目光闪烁了几下,随手凝聚出一个暖白光团丢到地上。

    片刻后,跟卢西安的过程差不多,格芮塔也由一团模糊血肉恢复成正常身躯,当然也是精赤的。她没办法和卢西安一样随手在这座神力井里捞秩序神力凝结衣服,只好抱着胳膊夹着腿,蹲在地上用泥土搓成片挂在身上。

    虽然很狼狈也很惊惧,终究还是活了下来,套了半身土甲的格芮塔这时才注意到山谷中心的情况,愕然道:“这是怎么了?”

    卢西安摇头:“我也不清楚,大概是赤红女士拒绝了交易,想冒险博一把。”

    “祂疯了!?”

    格芮塔惊喜交加:“祂这具分身会被腐化的!然后神祇之心也会被厄迪斯的纷争之力分裂,我们不就可以控制住祂了!?”

    卢西安却不是那么确定:“就算是赌博,也要保证本体的安全,祂是神祇啊,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这时候长矛终于不再弹射了,插在山谷中心的地上,也带得桑妮脸朝下在地上砸出一个人形轮廓。

    “不要以为把我弄成搞笑艺人就可以逃掉!”

    桑妮一跳而起,像是在对那根长矛说话。

    这时候才看清“长矛”的本貌,就是一截截白骨拼成的,矛身还布满了倒刺,显得异常狰狞。

    天幕上那个半神幽幽叹道:“尊敬的女士,原本我以为你和龙尔德、伊斯玛特一样意志失常了,现在看来,你根本就像婴儿一样,不懂神祇的常识……”

    说到后面他笑了起来:“这具分身会让你的大门敞开,你将重蹈凯姆的覆辙!你会沦为我们的傀儡!”

    笑声越来越响亮,直至激昂:“感谢你将自己送给了我们!这是远远超越我们预料的大礼!”

    “你的台词已经念完了,不要自己加戏!”

    桑妮叫道:“还有啊,你也说了那个词,我记住你了,下一集……”

    刚说到这她身体一晃,握着长矛的手瞬间变黑,像是吞噬了一切光线的漆黑急速延伸,很快蔓延到她全身。连带面目,甚至身体周围的一层空间都黑得没了任何光影。

    “果然,神祇之心被浸染了……”

    天幕降下一层层屏障,将这团黑影扣在山谷中。透明屏障中黑气翻滚,渗出片片蜘蛛网般的裂痕。

    “厄迪斯之力太强大了,我得找人帮忙,你们躲远点”,半神这一说,卢西安和格芮塔不迭后退。

    天幕上光影荡动,像是自水底看岸边,多出了几个模糊身影。

    层层叠叠的屏障降下,直至裹住了整座山谷,卢西安和格芮塔感觉被挤到了半位面结界上,**难以呼吸,力量难以流转。

    “有这个收获,图铎那边可以慢慢来了。”

    “得另外找个地方封印住这个腐化分身!”

    “未来一个……不,两个纪元的能量都有了!”

    依稀的嘀咕声在位面里回荡,半神们激动难抑,都顾不上屏蔽卢西安和格芮塔的感知。

    卢西安还在忐忑看着屏障中翻滚的黑气,格芮塔忍不住大笑:“让你狂啊!现在后悔了吗?知道自己有多蠢了吗?哈哈……啊——!”

    最后一声是惊叫,黑气中忽然亮起一双眼瞳,喷吐着银白光芒。

    低语穿透屏障,回荡在半位面里。

    “厄迪斯之力果然在分离我,要把我切割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

    “哈!如我所料!光暗、黑白、善恶、冷热,相互对立,相互转化,朴素的辩证法啊。”

    “厄迪斯的纷争神职就是这样的跟脚,它不过是倒过来用的,在一里制造二,在统一中寻找对立。”

    “现在,我只需要把这颠倒的神职扶正……不,我会有更多的抒发。”

    随着这话语,黑气翻滚得更剧烈,竟然形成了猛烈的涡流。一缕缕银白光芒渗入涡流,让屏障中极致之黑渐渐褪色。

    卢西安和格芮塔固然是震惊得心神都僵滞了,天幕上也响起连连惊呼。

    “不——!”

    “这绝不可能!”

    “这是幻象!是假的!”

    “祂在垂死挣扎!”

    涡流中,娇小身影渐渐显出轮廓,自她眼瞳中喷吐的银白光芒也更明亮了。

    “我拥有凡人的自我,凡人的灵魂。我的喜怒哀乐因感而生,并非服从理性的需要,也不是我之内,或者我之外的理性安排。”

    “我没有深植在灵魂之下,超越自我的固有使命,也不背负任何既定的命运。我的一切作为都是我的自主选择,我的灵魂可以被引诱,可以有迷惑,但也因此才可以自省,可以改变,可以不断趋近完美。”

    “我的灵魂是自由的,以此为拥有自我的标志。它会被力量压迫甚至奴役,会因为生命走到终点而消散,因此也是最珍贵的。”

    “没错,我是凡人,我有凡人之心……”

    股股邪恶之潮冲击着她的心灵,试图将她跟本体之间的关联,凡人之心跟神祇之心之间的关联剥离开,她在心中以这样的述说垒起层层堤坝。

    “但我又拥有神祇的力量!”

    “我掌握了神职所示的道路,我理解、坚信和热爱这样的道路,我与这条道路融为一体,这让我拥有了道路所对应的神祇之心。”

    “神祇之心是强大冰冷的,是绝对理性的,如此才能掌控道路所对应的信仰之力。”

    “神祇之心与凡人之心是截然对立,不可相容的吗?”

    “对其他凡人,其他神祇来说,对这个世界的过去来说是的,即便说不上是亘古的法则,也是现在的铁律。”

    “但对我来说不是!”

    “因为我的道路,非同一般啊!”

    “我的道路是汇聚凡人之心,让凡人不断成长,不断趋近终极自由。这是一条没有终点的道路,现在还只是很小一段,甚至只是起点。神祇之心是凝固的,无法改变的,支撑不起这样的道路,必须由凡人之心指引着前进。”

    堤坝不仅阻挡住潮水,还劈入到潮水中,展开一圈圈礁石。

    “这样的阐述力量不太够呢,那就更直白点吧。”

    “神与人是对立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存在,真的无法统一吗?”

    “凡人是有神性的啊,神祇脱胎于凡人的灵魂,反作用于凡人,这已经具备对立面的统一和斗争性了。从辩证法来说,这就符合了对立统一规律。”

    “用更深入更本土的对立统一规律,也就是矛盾论来看,人能够封神,由人到神就是一种运动,运动本身就是矛盾。”

    “生命首先就在于,生物在每一个瞬间是它自身,但却又是别的什么。所以,生命也是存在于物体和过程本身中的,不断的自行产生并自行解决的矛盾……这不是我说的是恩格斯说的哦。”

    “看,因为神与人是一种矛盾,那么神和人就可以统一在由人成神的生命运动中。”

    “对立统一规律和矛盾论还只是辩证法第一招,第二招是量变产生质变,这招也能用在人与神的统一上。”

    “凡人之心无限堆叠,不就会消除个体的差异,汇聚成强大的绝对理性吗?神祇之心的某个微小片段,不也就是凡人之心的构成要素吗?

    “接着是第三招否定之否定,这个说起来挺拗口的,其实意思很简单,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用在人和神的统一上,人先要活着、存在,也就是肯定自己。然后人要成神,迈出第一步时,就得到了世界对人的否定。由人成神,完成了人对自身的否定。”

    “这也是说,由人成神的运动,在哲学意义上就是不断的否定过去的自己,最终获得改变。但如果人没有可以成神这个内因,这样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螺旋也是无法成立的。人与神的统一,也正应验在这上面。”

    一圈圈礁石再深入潮水,围成堤坝,将潮水块块分割。

    变得虚弱的潮水蒸发出冉冉雾气,汇聚成巨大而可怖的虚影,形貌依稀跟至今还关在罗丝大神殿深处的灵吸怪麦恩德相似。

    它在桑妮心底发出愤怒的咆哮,似乎要再掀起冲天巨浪,却只是在纵横交错,层层叠叠的堤岸上拍打出细碎的浪花。

    “厄迪斯,你那可笑的纷争信仰,还不向我的辩证之力臣服!?挣扎是没有意义的!”

    桑妮在心底喊道:“否定你的过去,让你的意志升华,成为魔法少女……不,成为寄托辩证之力的容器吧!”

    被层层屏障压制的山谷里,腐化神力形成的涡流猛烈喷发,黑气缕缕尽褪,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明亮的银白光流。

    天幕上的艾吉恩特半神们惊惶失措……

    “这绝对——绝对不可能!”

    “一定是哪里出了岔子!我们在上面无法投入全部力量,得下去解决问题!”

    “怎么解决!?祂正在净化厄迪斯之脊!祂正在获得纷争神职!”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神上神啊我简直不敢相信!”

    “再不阻止祂,祂会把整个半位面摧毁的!”

    最后一缕黑气消散,位面震荡得被挤在屏障上的卢西安和格芮塔像被丢进了搅拌机里,半神们压下的屏障喀喇喇裂出无数道纹路,眼见就要破碎。

    屏障中,桑妮凭空飘起,她浑身笼罩在光尘之中,头顶戴着像是怪异骨骸编织成的王冠,背后伸展出扭曲变幻的银白光翼,一直在转动着不曾停下,厄迪斯之脊变成了一枝通体银亮的长枪。

    “果然轻而易举!”

    目喷银光的桑妮哈哈大笑:“当初为了教导李奇狠狠背了几大本书的辛苦没有白费!”

    她向众人发出庄严宣告:“现在我已经是纷争……不,辩证……唔,你们听不懂,那先叫矛盾好了!对,现在我已经是矛盾圣女了!”

    “没错!我既是赤红女士,又是矛盾圣女!我当我自己的圣女!我人神合一,天下无……咳咳,费恩独一无二!”

    银枪在手上转了一圈,桑妮嘀咕道:“是不是要在脚上加一对风火轮?算了我可不想打光脚而且强迫症上头还得挂一对呼啦圈变三头六臂……”

    “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等等!感觉有点不对劲,现在感觉她就是个净化后的魔女?”

    “好像跟本体没有关联了……”

    “好复杂搞不懂,还是快走为妙!”

    半神们嚷嚷着还在犹豫不决,桑妮将银枪一送:“等我打碎了屏障,你们就都完蛋啦!”

    那一刻别说卢西安和格芮塔,就连天幕上都瞬间没了声息。

    枪尖刺入屏障,荡开一圈涟漪,然后……没有然后了。

    “我勒个去!今天真是百事不顺!”

    桑妮恼火的嚷嚷着,再刺,三刺,依旧只弄出一圈圈涟漪。

    卢西安和格芮塔感觉脊骨都被抽走似的,几乎瘫在了地上,天幕上也响起几声粗浊的吐息。

    “我明白了!”

    最初那个半神说:“赤红女士肯定是在握住厄迪斯之脊前,传送给了分身足够的神力,然后切断了跟分身的联系。现在这个分身成了净化后的魔女,跟神祇本体已经分割开了!”

    “只有这么才解释得通了。”

    “但赤红女士为什么能净化厄迪斯之脊?这是凯姆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抓住这个魔女,仔细研究,我们肯定搞清楚的。”

    “小心不要打烂了,这个魔女的研究价值很高。”

    其他半神又有了生气,迅速接受了现实并且调整了目标。

    “你们啊,简直是……”

    对这帮贪婪而怯懦的“艾吉恩特”,桑妮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真以为靠这屏障就能挡住我?我只是力量不足,放不出大招而已。”

    桑妮再用银枪戳戳屏障,依旧只弄出波纹,无法穿透和打碎。

    最初那个半神哈哈笑道:“需要我给你传送力量吗?魔女殿下?”

    “不需要”,桑妮说:“我喊一嗓子,就有人给我力量。”

    惊魂未定的格芮塔插嘴:“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来的!”

    “破喉咙——!”

    桑妮真喊了起来,然后她呵呵笑道:“真没人来呢。”

    接着又扯开了嗓子:“来人啊!救命啊!”

    嘴里喊着,心中也在呼唤:“李奇欧萝拉艾丽菲妮缇娜卡琳伊芙薇姬丝丝们,在不在?在就吱个声!”

    一个个存在触及她的心灵,虽然模糊,却跟作为女神时感应到的完全不同,是更平等更亲切,也更鲜活的味道。

    啊哈!自己变成了魔女,居然也和李奇一样,可以感应到所有魔女了!

    这些存在感应到了她的呼唤,如暗夜中亮起的星辰,骤然变得清晰,其中某个还剧烈闪烁着,似乎带着极为丰富的情绪。

    仔细感受居然是正义神力,桑妮气得朝那个存在送去一波骂声:“李奇你个变态!你又变奇丽了还要不要脸了啊!”

    也懒得接收回应,她将信息用强烈的心念传送出去:“我是小红!不要问为什么照着我说的办!”

    “马上复习我教过你们的辩证法!”

    “用最大的热诚和最坚定的信念,告诉自己,这样的道理是颠扑不破的,是你们笃信的真理!”

    “再加一句……我爱小红!”

    那个半神在天幕上也开心的笑着:“我大概有点明白你刚才说的搞笑艺人是怎么回事了,不就是小丑吗?你现在的样子……”

    话没说完,环绕着桑妮的银白光尘忽然变幻出各色光彩,就跟最初握住厄迪斯之脊一样,但这次没有喷发出来,而是渗进了桑妮体内。

    银白光芒再度耀眼夺目,依稀看到桑妮背后的光翼合并为一个巨大到可怕的涡流,还分作两部分呈现相反对流的迹象,异常的奇异。

    桑妮飘在涡流中心,银枪抵住屏障,脆声喊道:“世间无不破之盾!”

    银白光流自枪尖射出,穿透屏障,如电蛇游走在屏障外层。

    轰隆巨响,屏障不仅瞬间破碎,光流还延伸而上,带起那股奇异力量,直击天幕。

    整个半位面再度动荡,卢西安和格芮塔再度生出有什么东西自体内被剥离走的感觉,这一次卢西安是叫出了声,格芮塔更躺在地上打起了滚。

    天幕上也依稀响起惊呼声,那个半神艾吉恩特还在叫:“快离开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萌宠日常〕〔我的灵力能交易〕〔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