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医帝妃〕〔修神外传仙界篇〕〔大数据修仙〕〔一刀倾情〕〔杀戮频率〕〔霸道老公宠妻上天〕〔摄政王爷欺上门〕〔三国之殖民海外〕〔我后边有人〕〔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星际之有容则霸〕〔海贼之吞噬果实〕〔穿书后她成了路人〕〔从斗破开始逆袭〕〔修仙强者重回都市〕〔被夺舍之后〕〔都市之最强仙帝〕〔名门掠爱:冷少的〕〔神眼通天〕〔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零一 罗罗的道路和奇丽的危机
    天幕又出现了绰约身影,离水晶柱不远处的那座墓穴轰然炸开,插在墓穴上的石碑碎成几截,只留下了“尘归尘土归土”几个字。

    “我们被骗了!”

    那个艾吉恩特的懊恼声在天幕上回荡:“那时候她虚弱得很,我们完全可以抓住她的!”

    另一个声音说:“也未必,她好像是借终亡之主的墓地神职走的,终亡之主跟冥河女神站在了一起,很显然,这个分身能召唤冥河女神。”

    听到“冥河女神”这个名字,最初的艾吉恩特闷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帕尔缇雅也消失了,我们又失去了处理魔女的帮手”,最为苍老的声音说:“这就是不果断止损造成的,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把所有力量转移走,不能再被纪元更替的浪潮冲走。”

    “包括卢西安和博杜安?”

    “不,卢西安还可以在暗中监视罗姆罗斯,博杜安……他妹妹帕尔缇雅的情况会影响到他,放弃掉他吧。另外,灵魂血誓也放弃掉。”

    “连这个都要放弃,布林托和博杜安会把这里的秘密告诉特蕾希娅的!”

    “就是要告诉她啊,难道要罗姆罗斯来接收这里吗?冥河女神已经通过这座墓地定位了,除非我们把这个地方丢到外层位面去,特蕾希娅肯定会知道这里的,赤红女士跟她还是盟友关系。”

    “明白了,罗姆罗斯和特蕾希娅肯定会为了这里翻脸的……”

    “不仅是这样,赤红女士至今没有加入秩序同盟,祂和凯姆之间也会有争斗。让祂们在纪元更替里当主角吧,我们正好腾出精力来经营好另一条线路。”

    “但罗姆罗斯已经攻入了外城,紫山的那些……”

    “不要再留恋那点家当,让伯努瓦把动静弄得越大越好,他做得很不错,可以让他加入我们。”

    “罗姆罗斯会按照计划……”

    “我们不需要计划了,罗姆罗斯会走上那条路的,他是凡人,他逃脱不了那样的力量。”

    天幕光影再度荡动,涟漪散尽后就再无声息,水晶柱里的两个身影依旧凝固着,仿佛会直至永恒。

    迩香外城,大批牧师、圣骑士和城卫军团官兵跪伏在街道上,迎接王中王罗姆罗斯的到来。原本他们准备好了各种口号,当罗姆罗斯骑着漆黑龙马出现时,罗姆罗斯头上盘旋着的黑龙让他们战栗难安,一时忘了欢呼。

    “感谢你们弃暗投明,你们的明智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罗姆罗斯温和的笑着,驱散了他们心中的阴霾。

    外城监狱的广场里,同样跪满了人,这都是监狱的狱卒。

    罗姆罗斯焦躁的背手跺步,忒温丝在旁边劝他:“吉尔万尼应该没事。”

    “我也知道,就是不知道等会该怎么跟他说”,罗姆罗斯对她展颜一笑:“告诉他,当初把他送进监狱是为了保护他,他会信吗?”

    “他会信的,他知道少爷的品行”,忒温丝说:“当然少爷得封他一个大官,好好补偿他。”

    “这个……他还真不是当官的料呢”,罗姆罗斯哈哈笑着说:“要不就封他当迩香的卖报总管,整个迩香的报纸都归他卖,他一定会高兴的。”

    笑着笑着,他脸色又沉了下来:“忒妮,我更担心的是,他不会再把我当朋友看待了。以前我没什么朋友,只有他天天给我送报纸,跟我聊天。我们虽然没一起喝过酒,没有称兄道弟,可我是真的把他当好朋友看。”

    “是的,我都知道,不然你也不会冒着危险把他送到这里”,忒温丝抱着罗姆罗斯的胳膊,像在家里那里轻轻摩挲着,这让罗姆罗斯的心绪安定了不少。

    可当监狱长领着几个人缩着脖子走过来,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跟着时,罗姆罗斯的脸色变得铁青,忒温丝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听了监狱长的报告,罗姆罗斯的声音异常空寂:“死了……”

    他冷冷看着监狱长,身上溢出强大的威压,让对方跟一帮狱卒两腿发软,噗通跪在地上。

    “一个仅仅只是触犯了宵禁令的犯人,会被枢机圣骑士团注意到,专门将他处死?”

    监狱长哆嗦着嘴唇道:“因、因为他是陛下您的好、好朋友,所以……”

    罗姆罗斯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他依旧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你们又变得这么忠于职守了,会把每个凡人的详细情况报告上去?”

    监狱长有所感觉,浑身笼罩在绝望的气息中,但仍然在作最后努力:“是、是他跟其他犯人发生了冲突,自己喊出来的!”

    罗姆罗斯惨然笑道:“所以,是他自己的错吗?”

    监狱长和狱卒们不敢再接话,只是把头叩得蓬蓬作响,一个劲的嚷着恕罪。

    “因为是我,所以可以请求恕罪,吉尔万尼又有谁饶恕呢?”

    罗姆罗斯气息勃发,将这帮磕头虫掀得满地翻滚,就听他像雄狮打着呼噜似的嘀咕:“不是他的错,是你们的错,是所有人的错!”

    “罗罗……”

    忒温丝抱紧了他的胳膊:“你有些失常了,不是说好了进城后要安抚大家,要控制住展现力量的**吗?”

    “但这不一样!”

    罗姆罗斯两眼发红,喘着粗气道:“他们害死了吉尔万尼!难道不应该付出代价,不应该受到惩罚!?”

    忒温丝犹豫着道:“罗罗,你……能不能再冷静一下,再想想,不是所有人的错。”

    “我……”

    罗姆罗斯扫视广场,除了狱卒外,还有很多犯人。

    他原本的计划是救出吉尔万尼,然后对这些犯人逐一甄别,有罪的继续关押,无罪的就放掉。这不仅符合他的本心,也符合幕僚们制定的安抚人心的策略。

    现在,他一眼扫过,觉得所有犯人都有罪。他知道的,他当过两年城卫兵,进了监狱还会活到现在的,即便没有罪,在监狱里也犯下了各种罪行,不再是什么好人。

    “是我的错……”

    心中一个声音低低的说:“我只是在迁怒于人,这不对。”

    另一个声音怒吼道:“但他们又都有罪!惩罚罪人有什么不对!?”

    低低的声音叹道:“我们需要宽恕……”

    怒吼的声音道:“谁来宽恕我!?”

    心中两个声音的冲撞让罗姆罗斯难以呼吸,左臂是忒温丝的温软身躯,右手腰间是永恒宁静,他一时不知道该向哪个寻求慰藉。

    两个声音合为一个:“吉尔万尼,是我害死了你!”

    深深的愧疚让他下意识的躲避忒纹丝的温软,他右手握住了连枷的手柄,一股浑厚之力涌入心灵,令他吐出口浊气。

    “忒温丝,让有罪的人受到惩罚,这难道不是我们奋斗的目标?我能获得大帝传承,难道不是我坚持这样的信念?”

    他拍了拍忒温丝的手,坚定的道:“这不是展现力量的**,这是展现正义,是让大家敬畏应有的秩序,可以让人人都安宁幸福的秩序。”

    忒温丝仍然很不安,她注意到了刚才罗姆罗斯的躲避:“但是……”

    “好啦,忒温丝,你终究是女孩子,心肠太软了”,罗姆罗斯笑着抱住她:“相信我,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创造一个让我们幸福的,永远在一起的世界。”

    忒温丝不再说话,低下头伏在他胸口,感受着他胸口的心跳和震颤,听他淡淡的道:“米拉波奥斯,交给你了……”

    黑龙从半空扑下,轻柔无比的落在这对情侣身边。它张开嘴,喷吐出炽红烈焰,监狱长、狱卒和犯人们在烈焰中惨烈嚎叫着,数百人片刻间就化作股股青烟,连带监狱限于火海之中。

    罗姆罗斯捂住忒温丝的耳朵,火光中那张英俊面容渐渐舒展,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

    瓦伦丁,魔女殿堂的中心闪烁着令人难以直视的淡金光芒,光团中一个令人浑身酥麻的嗓音喊道:“尤赞呢?快滚过来!”

    机器人从角落里咕噜噜滚进光团里,边滚边嘀咕:“这谁啊,我好歹也是枢机,怎么这么不尊重人……”

    身影进去了,声音却骤然变大:“啊!不可能——!”

    然后被谁咚的踹了一脚,喊声嘎然而止。

    光芒中,尤赞压低声音道:“这是什么操作?你是怎么把自己变成这副模样的?连灵魂波动都不一样了!”

    美到极致的尖耳朵精灵问:“那你怎么确定就是我的?”

    尤赞得意的道:“除了你,还有谁能那么熟练的踹我,而且踹的位置还一样?”

    奇丽恐吓尤赞:“好啦这事很复杂以后再说,总之替我保密,敢说出去我就把你的虚灵核心装进自动打谷机里。”

    接着再道:“你的储物空间里是不是有墨镜?给我找出来。”

    “当然有!”

    尤赞嘀咕道:“野营帐篷、越野魔偶和全套野营用具,哦,还有呼吸药剂、火抗冰抗亡灵抗性药剂,甚至防晒霜都有!墨镜还有各种款式,你要哈麻镜还是……”

    奇丽不耐烦的道:“越大越好!还有生命药剂和血肉增生剂!”

    机器人转了一下圆滚滚的身躯,从下方弹开一个圆洞,吐出墨镜和药剂。

    奇丽皱眉:“你特么把储物空间出口装在这是什么意思?”

    “不要在意细节!”

    尤赞嚷着,抖了抖身躯,关上圆洞:“还有,注意形象啊,你现在根本就是美神的代言者。”

    奇丽咬牙哼着,克服了心理障碍,戴上墨镜,总算遮掩了喷吐白光的眼睛,顺带掩去了小半面目,让她的美丽光环不再那么摄人。

    光芒散去,奇丽、缇娜和艾丽出现,殿堂中芬恩等人先是欣喜,再是疑惑。

    奇丽赶紧解释:“你们的总枢机暂时有事离开了,我是正义圣女奇丽,刚从……冥河过来,来帮助你们。”

    芬恩和克雷默对视一眼,虽然还有疑惑,但也没想得更多,只是被这位正义圣女的美给惊住了。之前就知道有这么位圣女,可她从没露过面,现在总算见到了。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在奇丽身前的缇娜和艾丽都耷拉着脑袋,肩膀微微抽动。

    看了看殿堂中的景象,柱子上的雕像都被放下来了,殿堂中心还有个大洞,洞口附近堆了很多具类似魔偶的东西,队伍也多了不少伤员,奇丽有些诧异:“发生了什么事?”

    尤赞这时终于有了机会解释,听它说到什么“圣像“,奇丽暗抽了口凉气。

    她们被传送进去后,尤赞带着队员们解救魔女。的确每尊雕塑都是个魔女。正在检查和分析要怎么解救魔女的时候,殿堂中心忽然露出一条通道,若干圣像冲了出来,费了老大劲才收拾掉它们。

    沿着圣像出来的通道,大家发现了魔女转换控制法阵,花了很多时间拆除法阵,正回头要解决魔女问题,奇丽和缇娜艾丽就回来了。

    奇丽感慨道:“圣像……把圣者的灵魂当作魔偶的核心?这跟魔法师做的战斗魔偶一样啊,迩香这帮人,跟魔法师还真是一丘之貉。”

    再看着地上的雕像,每一尊都有若干管线跟石柱相连,因为拆开就会断掉维持魔女身体机能的供给,尤赞还没贸然动手。

    她问:“这些魔女,还有救吗?”

    尤赞挥着机械臂,发出低沉的电子音:“她们的灵魂被圣水侵蚀得很严重,已经完全感应不到活力。而且没有经过灵体分离,无法把灵魂抽取出来。”

    “那该怎么办呢?”

    奇丽叹气,在下面听帕尔缇雅说魔女的情况时,就有这样的预料了。

    尤赞试探着道:“可以做成虚灵核心……”

    “绝对不行!”

    奇丽很坚决:“之前用灵魂核晶做防护结界的虚灵核心,不过是不得已。现在有选择了,我们就绝对不能再把人类灵魂做成什么东西!那不跟魔法师、奥术师和迩香那帮人没区别了?”

    “这很浪费啊……”

    尤赞不甘心的道:“物尽其用嘛。”

    “死人的尸体为什么不物尽其用呢?实际上有很多用处呢,什么器官移植、榨油、制皮,用处很多啊,烧了埋了不也是浪费?”

    奇丽说:“尤赞枢机,你的功利思想很有问题啊,人为什么是万灵之首,就因为有社会性,要讲道德伦~理。”

    尤赞摊开四根机械臂:“我不是人……”

    见奇丽提起脚,又赶紧道:“但我还是有人性的!”

    再看了看那些雕像,奇丽叹道:“让她们安息吧,用最没有痛苦的办法。”

    尤赞不迭的转动脑袋表示赞同,再用遗憾的语气道:“那么除了那些机械蝎子的核心,还有圣像核心……哦,这个你也反对利用,总之我们没什么收获。”

    “怎么没收获?”

    奇丽摸摸额头上的宝石:“我们获得了八百魔女!”

    “姐姐!”

    这时候艾丽嚷了一句,奇丽叹道:“我们这个样子,去见你姐姐真的合适?”

    艾丽很坚决:“帮忙!”

    “好吧好吧”,奇丽也没办法,特蕾希娅既然说了会等,那就肯定会等。

    殿堂猛然震动,原本压制住众人的力量骤然消失。

    结界没了……

    “看来你姐姐不需要帮忙了”,奇丽说:“接下来的烂摊子,该怎么收拾呢。”

    缇娜嘀咕道:“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奇~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诸天万界修行记〕〔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完美大佬〕〔岳风柳萱小说〕〔不对我才是主角〕〔逆行诸天万界〕〔最强医圣林奇〕〔强宠甜妻:黎少,〕〔阴间逃生〕〔将军他怀了龙种〕〔辣妻来袭:少帅别〕〔穿越时间的地平线〕〔情缘天定〕〔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