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boss大人,〕〔皇上,您要点脸!〕〔战神狂妃:邪帝,〕〔陌说神琦:继承人萌〕〔韩娱重生之月光〕〔重生之捉鬼天师〕〔盛宠医妃:极品驸〕〔大唐第一败家子〕〔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修仙无敌〕〔在魔禁的那些日子〕〔剑域神帝〕〔自带锦鲤穿六零〕〔神农别闹〕〔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武侠之超级奴隶主〕〔九极战神〕〔富豪继承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零六 革命者不搞阴谋诡计,只是历史的搬运工
    皇冠这个问题一被提出来,没有个结果,其他什么问题都变得索然无味了。

    即便特蕾希娅强行略过这个问题,将会议进程推进到其他环节,可不管是胜利庆典,还是瓦伦丁重建,任何一个议题都会被皇冠歪掉。

    胜利庆典?不同时举办女皇登基庆典的话,大家都揪着心,根本高兴不起来,多少金蒲耳都会白花啊!

    瓦伦丁重建?瓦伦丁的历史比迩香还要悠久,而且现在也打成白地了,不如就当作新帝国的首都来建设?

    其他诸如战利品分配、犒赏三军然后裁军、清剿忠诚神廷残余分子等问题,也因为皇冠这个问题,有了诸多选项,根本议不出结果。

    特蕾希娅奋战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明白什么叫人心向背,只好无奈的结束了会议,宣布明天再继续讨论,讨论什么不言而喻。

    “今夜的风儿,真是喧嚣啊……”

    傍晚,立在角楼顶层,看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流,奇丽发出这样的感慨。

    凯瑟琳在他身边嘀咕:“窝、水、神马?”

    奇丽揉着她脑袋说:“把舌头捋直!你现在是凯瑟琳!”

    会议在上午就中断了,整个下午特蕾希娅都是独处,据说连希尔维都没见,现在才开始接见人,第一个就是把凯瑟琳叫过去。

    凯瑟琳抡着巴掌,大力抽在她屁股上:“你、奇丽!说我!屁股、大、弹、恶心!”

    奇丽抽着凉气去揉屁股,凯瑟琳惊叫:“恶心!不准!”

    奇丽没好气的道:“那揉你的?”

    凯瑟琳脸颊泛红,脸转到一边:“要李奇,不要,奇丽。”

    “别诱惑我”,奇丽苦笑道:“我额头上还有八百魔女呢,变回来就没那层屏障了,会被榨干……呸呸,灵魂会被撕碎的!还得等神国的事情了结了,小红归位,净化了她们才能取下来。”

    凯瑟琳撇撇嘴,再从身后抱住奇丽,抱得紧紧的,发出满足的叹息:“不变,也好,永远。”

    那可不行!

    奇丽拍着她的手说:“去吧,去陪你姐姐聊聊天,她肯定心烦意乱,正需要你呢。”

    “说,什么?”

    凯瑟琳用脑袋轻轻顶着她的背:“女皇、没有、好、下场。”

    奇丽叹道:“那就劝阻她吧。”

    “我、可以?”

    凯瑟琳是个公私很分明的人,也是学习最认真的魔女,早早就明白了姐姐走在什么样的道路上。

    瓦伦丁还没攻下的时候,姐姐跟费共仍然是同路人,还不必考虑得太多。现在姐姐跨过了这个关口,继续走下去,必然会跟费共分道扬镳。成为女皇,显然是个意义无比重大的里程碑。

    想到特蕾希娅进入地下通道的那番话,奇丽心弦荡动,对凯瑟琳说:“以妹妹的身份,真诚的劝阻她。哪怕说出我们的一些事情都行,只要不涉及到生死底线,你自己明白的。”

    凯瑟琳眼里亮起喜悦的光彩,又渐渐黯淡了:“凯姆在,不可能。”

    奇丽安慰道:“至少要让你姐姐知道你的心意,你的立场。”

    凯瑟琳缓缓点头,然后跺脚撒娇:“李奇、可以!”

    “李奇从一开始就在尝试,但他每次都失败了,现在更没有可能”,奇丽说:“而且,在这个紧要关头,有些事情只有奇丽可以做,有些话只有奇丽可以说。”

    凯瑟琳眨着银灰眼瞳,好气的问:“什么,事情?”

    “今夜就是一道命运之门,清醒的人会在门前做出正确选择,智者更会看清这道门的全貌,利用这道门来收拾那些碍眼的家伙。”

    奇丽朝城堡外看去,大批官兵聚在门口,跟守卫推攘吵闹。上午的会议内容已经泄露出去了,这些人是来表忠心的。

    这仅仅只是开始……

    城堡里有些人还朝官兵们指指点点,像看笑话一样,看他们的穿着打扮,都是上层贵族。奇丽暗叹,费恩的贵族们还真是诚实厚道小郎君啊。

    因为有血脉传承,地位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对政治斗争的敏感度低得可怕。当然,这不意味着他们真的诚实厚道,不过是因为阶级地位世代相继,在他们心中深深刻下了傲慢而已。

    对看惯了政争宫斗的华夏人来说,‘拥立”一词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哪怕是专门拍给中老年妇女看的影视作品,比如九虫夺嫡什么的,也明白站队的重要性。

    很明显,很多人还没意识到今晚就是站队的时刻了。

    奇丽敢肯定,对外泄露消息甚至怂恿这些官兵来拥立的,大多都是底层出身,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至于那些还没明白的,如果没有外来干涉,或许不会有事,但既然自己在这里,当然得推着历史的车轮转得更快一点,轰隆隆碾过那些昏头昏脑的虫子。

    如果是死神的话,此刻想必看到了这座城堡里,已经预约好的无数死亡。

    凯瑟琳离开后,奇丽叫来缇娜。

    告死魔女的手臂还没有复原,被药膏和绷带裹成了一根玉米棒子。她对奇丽哼哼着,一脸虚弱得不行的样子,伸出完好的手臂嚷嚷:“抱抱……”

    “我知道你缺少母爱,但也不要因为我有尖耳朵就当是你妈啊”,奇丽叹道:“而且我也没奶给你吃。”

    缇娜退而求其次,低头晃着耳朵尖:“我这里痒!”

    奇丽弹了弹比自己娇小一圈的耳朵尖:“做点事就不痒了,我这有任务交给你。”

    “任务!?”

    缇娜惊愕的看看他,再看看自己的手臂:“真的非我不可的话,我也只能上啦,可我这个样子能干什么呢?”

    “又不要你动手,掌总就行了”,奇丽笑着说:“至于干什么,借今晚这个机会,正好铲除那些阶级敌人,比如……那个想把你抓回去当祖传惹不起的夕星伯爵。”

    “什么祖传惹不起啊!你现在是精灵居然也说这种话!”

    缇娜先是羞恼,然后惊喜:“要干他?太好了!”

    接着讶异:“就在这里干?在女王的眼皮底下?”

    “我可不是脑子长在耳朵上的人啊”,奇丽白了她一眼,因为戴着眼镜,这个鄙夷的眼神只能意会了。

    跟缇娜咬了一会耳朵,告死魔女连连点头:“我明白的,这叫借刀杀人!”

    “错!”

    奇丽很严肃的道:“我们革命者不屑于运用阴谋诡计,我们只是历史的搬运工。今夜我们要做的是将未来几年内可能爆发的矛盾堆积在一起,当矛盾总量突破了某条界线时,就会像魔导炸药那样……轰……”

    缇娜讥讽道:“我相信你奇丽,你是光明磊落的,这些坏主意都是把你变出来的李奇出的。”

    奇丽讶异的看着她,老实说还很少见到她这么牙尖的时候。

    缇娜呲牙笑道:“菲妮不在,这是我帮她吐的槽。”

    你们俩感情可真是好啊……

    缇娜去忙工作了,奇丽用随身助手呼叫茵丝:“去联络这个人,告诉他李奇有话跟他说。”

    茵丝的头像在视野里做大喜状:“李奇回来了!?”

    得到否定的回答,茵丝抱怨道:“李奇也真是的,一点不讲规章制度,怎么让你这个没在我们丝丝魔女心灵网络里注册过的魔女当他的代理。”

    “特事特办嘛”,奇丽敷衍着,心说真要跑你们那去注册,那就完蛋了!

    茵丝很不满:“等他回来,这事得好好说说,就算是总枢机也得遵守纪律!”

    真是可爱的参谋长啊……

    过了一会,瑞玛科王子兴冲冲的来到角楼上,见到奇丽,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您是……奇丽殿下?公爵呢?”

    奇丽仍然武装着兜帽和墨镜:“李奇有事,他托我给你带几句话。”

    “是吗?真是遗憾”,瑞玛科叹道:“我还想向他请教魔导车部队的战术运用呢。”

    奇丽哼道:“他会很乐意跟你探讨这些问题,前提是,你还能活蹦乱跳的见到他。”

    瑞玛科的神色顿时凝重了:“您是说……”

    “这些话都是李奇说的,当然原话未必如此,但意思是差不多的”,奇丽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今夜历史搬运工的第一件活计。

    她说:“你的大哥是反对女王变成女皇的吧。”

    瑞玛科苦笑:“是啊,之前我们还在吵呢。父亲已经老了,大哥正准备接过王位,他是很认同秩序同盟的,但一个帝国还是超出了他的接受极限,那意味着他会失去很多。”

    奇丽再问:“你肯定是支持女皇的,但对你大哥,你有什么想法呢?”

    “还能有什么想法,只能好好劝说啊”,瑞玛科叹道:“形势很明白啊,我们需要帝国,需要女皇,为了更多人更美好的明天,我们必须放弃一些东西。”

    奇丽继续:“劝不动呢?”

    瑞玛科无语,片刻后他摇头说:“那我只好跟大哥分道扬镳了,王子这个身份对我并没有什么意义,我需要更宽广的舞台。战争之神已经眷顾了我啊,我可以在战争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

    奇丽毫不停歇的追问:“你大哥会接受?”

    这时瑞玛科有些迟疑了:“殿下您……是在暗示什么吗?”

    “我在明说,王子殿下……不,瑞玛科将军”,奇丽凛然道:“你对萨其顿来说已经不是简单的十五王子,也不是简单的军团长,而是萨其顿人的战神!”

    “你在王国里已经拥有了崇高的威望,你手下虽然只有一个军团,但这个军团已经有一万多人,相当于过去的五个军团了吧?而且还是一支拥有先进武器,百战百胜的雄师!萨其顿王国现有的所有部队集合起来,都打不过你的军团!”

    “为你的军团提供兵员和物资的地区,也享受到了你一次次获胜后给他们带去的战利品吧?这些地区的民众,这些官员,也把你当作了大树,视你为领袖。你在萨其顿王国就算不是一言九鼎,也是打个喷嚏全国都要震一下的大人物了。”

    “您太抬举我了”,瑞玛科不好意思的说:“跟公爵比,我算什么啊。”

    “不要跟他比,他浑身是挂呢,我是说他的资源比你多得多”,奇丽毫不脸红的收下了瑞玛科对李奇的崇仰,接着道:“如果你不能正确的认识自己在王国里的政治地位,那么你就看不清你跟你大哥决裂后,萨其顿王国会有什么样的走向。”

    瑞玛科并不是笨蛋,只是智慧都用在了军事上,奇丽一说,他就有所醒悟:“王国的走向……”

    “对,你和你大哥的争执,可不仅仅是兄弟俩的矛盾,而是整个王国的矛盾。”

    奇丽居高临下的审视他,即便戴着墨镜,瞳光依旧给对方造成了极大的压迫感:“你的选择,会决定萨其顿王国所有人民的命运,是前进还是后退,你得仔细衡量。”

    瑞玛科额头渐渐泌出一层细汗,嘀咕道:“果然啊,我还是想得太天真了,以为只是我和大哥之间的事情。”

    他显得极为犹豫:“公爵是要我做点什么吗?那样的事情……”

    “不,李奇并没有给你提出什么具体的要求或者建议,但他告诫你,如果要退,也不要把军团交回去,你应该明白为什么。”

    瑞玛科咬牙道:“我当然明白,大哥会把这支军团用在……维护他的王权上。”

    “所以,你要退的话,最佳的选择是把军团交给女王,然后找女王讨要瓦伦丁或者其他地方的封地,彻底告别萨其顿。”

    “那如果是选择前进呢?”

    “李奇说,只要你把这些事情当作一场战争,自然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战争……当然是要抢到主动权,出奇不意,以绝对的优势力量,用最快的时间击垮对手。”

    瑞玛科嘀咕着,眼中满是挣扎。

    奇丽转头看向角楼下方,瑞玛科也跟着看下去,聚在城堡大门外的官兵越来越多,但看得出仍然是自发的,或者小规模组织的,零零碎碎不成建制。

    “说到主动权”,奇丽说:“你肯定想求见女王,但挤不进接见名单里吧?”

    瑞玛科无奈的点点头,这是当然,女王虽然也很器重他,可从级别上说,他确实比国王、大公和诸位传奇差得多。

    奇丽启发他:“要让女王牢牢记住你的立场,难道只有等待接见这条路吗?”

    “没有军令就擅自行动,这是……”

    瑞玛科下意识的道,然后闭嘴了,他明白了奇丽的暗示。

    “整整一个军团呢,而且还是女王麾下最能打的军团……好吧排除李奇,女王的印象一定会异常深刻。”

    奇丽淳淳教导:“当然,为了萨其顿的子民,还要做点什么,你自己也该懂的。”

    “我……我考虑考虑”,瑞玛科顿时感觉到如山的压力,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正站在命运之门前。

    “命运不会青睐优柔寡断的人,战争更拒绝踌躇不前”,奇丽说完点点头示意谈话结束。

    目送瑞玛科离开,最初他的身影佝偻着,步伐很沉重,再在楼下看到他时,他已经大步流星的奔向自己的魔龟车。

    这个看来是搞定了……

    奇丽吐了口浊气,瑞玛科终究性格果断,智慧非凡,只需要澄清利害,再做些提点就行了。

    那么接下来那个家伙,就得花点脑筋了,自己毕竟没办法用李奇的形象出现。

    她离开了角楼顶层,下到通讯室里,用信风之书呼叫了某人。

    “是李奇吗?佐尔德聆听你的教诲”,整理得极为整洁的一张面孔出现,刚散去焦急之色,正满溢着喜悦,又因为出现的是张陌生面孔而骤然凝固。

    在奇丽跟佐尔德通话的同时,角楼另一间房间里,缇娜半躺在沙发上,两眼的焦距在半空中不断移动。

    在她的视野里,是一幕稍稍有些模糊的影像,看起来是个帐篷,几个人正在里面围着桌子,边吃边骂,其中那个尖耳朵青年的声音最响亮。

    缇娜低声嘀咕着:“完全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啊,别说侦测结界,连静音结界都没布置!就算是那个讨厌的家伙,也让我没有一点报复的爽快感,反而有些愧疚呢。”

    影像里,那个尖耳朵青年敲着桌子说:“她要当女皇,什么王国啊公国啊还被允许存在吗?我们遗忘森林说不定还会变成帝国的直属地,到时候能剩什么?”

    听声音正是遗忘森林两大半精灵部族之一的夕星家族族长,领有伯爵的爵位。

    他恨恨的道:“她口口声声维护秩序,断塔誓约?呸!说得那么好听,还不是为了她现在这顶皇冠!”

    咕嘟一大杯酒下肚子,他打了个酒嗝,酒气带着豪气一并上涌:“她不会得逞的!国王和大公们又不是为了迎来一位女皇而战!等会我们就去联络他们,明天让她和她那些只知道拍马屁的党羽们看清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