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过情海城〕〔偷个宝宝:总裁娶〕〔万象天劫〕〔徒弟个个想造反〕〔捍卫星宇之起源〕〔我的漫画家攻略〕〔诸天仙河〕〔传奇从败给天道开〕〔镇阴棺〕〔大明梦境〕〔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八零神医小娇媳〕〔邪王宠妻:废材嫡〕〔萌妃太甜〕〔轮回乐园〕〔抗战之超级武器库〕〔神医兵王混都市〕〔火影之惊涛骇浪〕〔诸天剧透群〕〔帝逆洪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零九 只有一个女皇,一个帝国才能保护我们的所得
    “哪个军团的?不管哪个军团,没有调令就跑过来,是要造反吗?”

    听了中队长的报告,罗伊达斯大怒,招呼侍从:“集结近卫军团,把士兵赶回营地,再把主使者抓起来!”

    中队长心头咯噔一跳,隐隐有些后悔来这趟了,小心的劝解道:“他们只是来请愿的,希望女王陛下戴上皇冠,这么做不太好吧?”

    罗伊达斯咆哮:“不管干什么,军纪就是铁律!”

    侍从也有些犹豫,现在似乎不是讲军纪的时候:“但是……”

    “我是瓦伦丁的副帅,近卫军团的军团长,我的职责就是维护军纪!”

    罗伊达斯很坚决:“女王陛下难道还会怪罪我?快去!责任都是我担着你们怕什么鸟毛!”

    侍从和中队长心中稍安,领命而去。

    没一会几个大队长来了,有的直接质疑罗伊达斯是什么用心,有的委婉劝解说对方没带武器不是来捣乱的,等明天再讲军纪不迟。罗伊达斯对前者置若罔闻,对后者破口大骂。

    不过有的大队长说到了现实问题,罗伊达斯就不能不认真考虑了。

    在外面聚起的官兵已经快到万人了!还在以每分钟几十人的速度增加,以近卫军团区区两千多人的规模,想要赶人,怕不是被人赶的下场。

    罗伊达斯皱眉:“虽然说现在军团士兵的超凡者比例已经超过一半了,可大部分都是只会用魔导枪作战的见习啊。近卫军团最低都是一级的正式超凡者,赶这些人不跟赶猪羊一样?”

    侍从叹道:“正因为只是见习,所以都经历过排成紧密队列,用魔导枪跟敌人在百来米外互相枪毙的战斗啊,现在又不是在战场上,他们可不会害怕。”

    来自萨其顿的大队长抱着胳膊嘲笑道:“是啊,我们近卫军团的贵族子弟只会站木桩,就算有点超凡力量,跟那些在枪林弹雨里眼皮都不会眨一下的怪物们打群架,两三下就会落荒而逃吧。到时候让大家,尤其是让女王陛下看到近卫军团的丑态,那可糟糕了呢。”

    “这帮贱民!”

    虽然语气让罗伊达斯很不爽,可他不得不承认这是现实,毕竟他是副统帅,军团的实际情况他还是清楚的。

    “今天本来就该讨论把这些必定会作乱的家伙赶回老家的事情,没想到被皇冠的问题给拦着了”,罗伊达斯开始后悔白天在大厅里,也跟着起哄一起喊皇冠了。

    他沉声道:“近卫军团还是要集结,同时也去通报各位国王代表和大公们,让他们赶紧出面把各自的军团赶回营地!皇冠问题是我们跟女王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容许这些贱民出声了?他们怎么不上天呢?”

    即便是那个萨其顿大队长,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罗伊达斯又压低声音:“不要惊动了女王陛下,女王陛下如果问起,就推到我身上。”

    另一个大队长问:“要不要武装起来呢?”

    罗伊达斯白了他一眼:“你到底蠢到了什么地步?等那些人作乱了再找武器吗?当然要武装啊!”

    一队队近卫军团的士兵披甲持枪,不断汇聚到城堡大门,同时封锁其他出入通道。与此同时,呼喊声减弱了许多,却有更多的官兵聚到了大门外的荒地里。

    已经超过万人的官兵按照一个个中队、大队、军团列队。一盏盏萤石灯,一面面战旗立了起来,俨然要等待检阅的样子。

    近卫军团只是跟这支不断壮大的队伍对峙着,另一些人穿越了对峙地带,分散到各个军团前。这些衣着华贵的人大多趾高气扬,不是骑在龙马上,就是坐在魔导车上跟那些队伍的领导者们对话,有的甚至只是派出侍从传令。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城堡下方,布林托刚出来,就听到了城堡外的喧哗。

    侍从解释:“很多军团士兵都跑来表忠心,希望女王加冕为女皇。”

    布林托随口道:“那些贱民来凑什么热闹?去问问罗伊达斯将军,跟他说女王需要安静。”

    侍从急急去了,片刻后回来报告说已经在采取行动,布林托挥挥手没再理会了。

    “闹就闹点吧,至少能让女王知道军团是拥护她的。”

    布林托这么嘀咕着,让侍从去联络其他神祇教会的首脑,对他来说这才是正事。

    城堡另一处角楼,高登从通讯室出来,也听到了喧哗。

    侍从解释之后,高登点头:“是好事,不过也没什么意义,就是让我们在明天的回忆上多一个理由而已。”

    说完他也不再理会,又钻进通讯室去忙了。

    大门外,跟那些军团对话的贵族们声音渐渐高了。

    “你们是萨其顿人!竟敢不听大王子的话?大王子很快就会是国王了,你没搞清楚自己的地位吗?”

    一个伯爵正在训斥几个军官,萨其顿的大王子并没出面,这很自然,喝退军团基层官兵的事情怎么可能让王子出面。

    “我们现在是秩序同盟的军人,我们首先服从女王的王令,然后才是萨其顿的王令!”

    “大王子难道反对女王当女皇吗?让大王子出来对大家说清楚!”

    “我们只是来表达自己的心愿,难道这点权利都没有吗?”

    这些最多只是小队长的军官愤怒的抗辩,他们怀着满腔热诚在这里集合表达心声,没想到贵族们会跑出来喝止他们。

    军官们带头,后面的士兵也有了胆气,纷纷冲那个伯爵鼓噪。

    伯爵也很愤怒:“好大的胆子!女王当不当女皇,女王会跟我们商量,你们也配掺和?”

    军官们毫不退缩:“我们为什么不配?我们为女王的事业流血牺牲!喊几句口号都有错吗?我们拥护女王当上女皇,带领我们继续战斗!”

    士兵们也激动起来了,不配掺和?

    他们加入这场战争,固然是认同女王的信念,但同时不也是为了改变人生,挣脱身为奴隶、平民和弱者的苦难,走向更美好的明天吗?

    这场战争让他们获得了超凡力量,他们也都憧憬着继续成长,获得赏金、名誉甚至爵位,以焕然一新的身份回到故乡,开始新的生活。当然换个地方,过上更好的生活也可以。

    总之,女王成为女皇,才能肯定他们的功绩,才能确保他们获得的赏金、名誉和爵位不被家乡的男爵子爵们、城主们、或者伯爵侯爵乃至大公和国王们夺走。

    总之,他们以及那些已经死去的战友们,需要一个新的国家,一个帝国,如此才能让他们憧憬的美好明天有真正实现的可能。

    现在有人对他们说,这样的事情他们不配掺和?

    “你是哪个家族的?什么爵位?平民?开拓骑士?”

    伯爵不敢在女王的话题上纠缠,转到身份上:“好大的胆子!不经我的许可,你们这些贱民也敢昂着头跟我说话?也敢还嘴?”

    侍从喊道:“跪下!你们没听到伯爵的话吗?”

    军官们回以轻蔑的眼神,不约而同的沉默。

    的确,贵族法则是强大的传统,哪怕是他们,努力争取的,也不过是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也拥有伯爵一样的权力。

    但在眼下,他们深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女王的追随者,女王的骑士。这是不分贵贱的,女王之下,人人平等!

    这之间的差异,他们一时无法澄清,他们只好用沉默表达对贵族法则的反抗。

    “混蛋!你们这是造反!”

    伯爵怒不可遏:“抽他们!给我狠狠的抽!”

    几个侍从挥着马鞭围了过来,这一幕景象,如果剥离了此刻的环境,脱去了军官们的制服,回归制服下的身份,在整个世界都时时可见,司空见惯,抽人的和被抽的都视为理所当然。/

    可就在此时,情况却不一样了,军官们怒吼着“你们敢”,士兵们也目露凶光的围了过来。

    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双方都视对方为虚张声势。

    但当侍从被伯爵催促,依循本能的挥下鞭子,抽在军官的身上时,就像魔力神力已经充得满满的魔导炸药被一个小小神术点燃那样,军官和士兵们都爆发了。

    几十上百人一拥而上拳打脚踢,侍从顿时被压在下面惨叫连连。

    伯爵的坐骑被吓了一跳,连带伯爵也以为自己成了目标,他下意识的拔出长剑乱挥,剑尖在某个军官上拉出一条血痕,也让这个军官的眼珠顿时充血。

    伯爵被扯下了马,先是喊救命,接着喊饶命。

    在伯爵身后还跟着一些侍从,这些忠诚的侍从自然只考虑主人的安危,当机立断的端起魔导枪。

    零散的枪声在人群中溅起朵朵血花,也让正围殴伯爵的官兵们一愣。

    紧接着,更愤怒的呼喊声响起。

    “他们居然对我们开枪!‘

    “杀了他们!”

    “敌人!这是敌人!”

    队列顿时乱了,数百上千人一拥而上,区区几枝魔导枪怎么可能抵挡。

    人群里也不乏有聪明人,高喊道:“他们反对女王加冕,他们是奸细!反贼!异端!”

    这个萨其顿军团的变乱并没引起其他军团的关注,毕竟枪声不是很明显,而同样的混乱,已经早于他们发生了。

    在身着皮甲,都有一双尖耳朵的军团前,百来个晨歌和夕星伯爵的侍从围成一圈,苦苦抵挡着数倍于他们的同类的攻击。

    侍从们一边用盾牌刀剑逼退军团官兵,一边怒骂着奴隶、贱种之类的话,回敬他们的是雨点般的唾沫、泥团甚至石头。

    看到军团的乱象,守护大门的近卫军团开始推进,罗伊达斯给他们下了严令,就算赶不走人也要确保秩序井然。现在的情况,显然到了不得不武力驱赶的时候了。

    并不是所有军团都陷入混乱,来自唐古斯、哈德朗和艾兰尼斯的军团一直很整齐的呼喊着口号,前往这些军团的联络官不仅没有喝退他们,还加入到了队伍里,成了级别更高的领导者。

    见到近卫军团行动,这些军团趁机前进,原本双方还空着一段地带,现在已经消失了,远远看去,还以为爆发了一场旧时代的战斗。

    距离瓦伦丁西堡几公里的地方,独立七十四军团的营地,军团长瑞玛科王子只带领了一半人手去支援希尔维,这里还留了一半部队。

    一支人马急急奔入营地,直接闯入军团长的大帐,敲响了集结所有军官的战鼓。

    萨其顿大王子穿着一身银亮铠甲,由萨其顿传奇级别的宫廷魔法师,以及数十名精锐侍从护卫,在大帐里来回踱步,显得踌躇满志。

    所以当大帐被猛然整个掀开,数十上百辆魔导机枪车以及车载魔导炮,以及上千手持自动魔导枪的士兵出现,将他们团团围住时,大王子震惊得变成了雕塑,保持了好长一段时间。

    “大哥,你让我马上返回萨其顿王国,原来就是为了来接收我的军团啊。”

    瑞玛科王子现身,隔得远远的,面目在萤石灯下依旧清晰可见。看起来有些遗憾,也有种决然之下的淡定。

    大王子终于回过神来,惊怒交加的喊道:“这、这不是你的军团!是萨其顿的军团,是我的军团!”

    “是的,我错了,这不是我的军团”,瑞玛科淡淡的道:“但你也错了,这并不是你的军团,不是萨其顿的军团。”

    大王子喊道:“你胡说什么!?”

    “胡说?”

    瑞玛科转头左右看看,高声喊道:“告诉我,士兵们,你们为谁而战!?”

    数千人齐声高喊:“为了特蕾希娅!为了女王!”

    瑞玛科举臂喊道:“为了女皇!”

    人们的声音更高了:“为了女皇!”

    瑞玛科对大王子摇头:“这个军团的番号是秩序同盟七十四军团,从我这个军团长,到最普通的士兵,都只服从特蕾希娅陛下的命令。你想接管军团,有陛下的命令吗?”

    大王子恨声道:“瑞玛科,你想叛变吗?”

    那个传奇魔法师站了出来:“这不是想叛变,是已经叛变了!瑞玛科殿下,你背叛了萨其顿王国!”

    “拿下他!”

    有了传奇撑腰,大王子镇定多了:“你们传奇应该不会怕那些枪炮!”

    传奇略略沉吟,力量喷涌,准备动手。

    一个低沉的女性嗓音响起:“居然说瑞玛科叛变?也行,在你们审判瑞玛科之前,我得先审判你们叛变的罪行!”

    一个身影从阴影中走出,站到了瑞玛科身边,顿时让大王子和那个传奇大惊。

    希尔维!

    “谢谢元帅了,真没想到元帅接受了我的请求”,瑞玛科感激的对她点头。

    “原本只当作还你的人情,毕竟你在西边帮了我很大的忙”,希尔维说:“可现在看来,这不仅仅是你的事情,是有人急不可耐的要瓦解我们的同盟,要背叛特蕾希娅。”

    大王子绝望的道:“这、这只是我们萨其顿自己的事情!你凭什么来管?”

    “凭什么?”

    希尔维冷笑:“就凭瑞玛科支持女王加冕成为女皇,就凭他的军团是女皇的军团,而不是你们萨其顿王国的军团。”

    她缓缓拔出腰间的剑,暖白而稠密的圣光在剑身上如水流一般荡漾:“你该庆幸,你还只是个王子,你的作为还不能代表萨其顿整个王国,不然你的叛变,就是将整个王国拖进了黑暗的深渊里。”

    圣光水纹喷薄而出,凝结成尺长的剑芒,希尔维扫视这帮人,目光就如剑锋一般锐利:“现在,是束手就擒,还是等我砍下你们的脑袋。”

    大王子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的传奇,那个传奇魔法师哆嗦着嘴唇,勉强挤出一句话:“同盟之内,传奇之间,不该互相争斗。”

    说完他对希尔维微微躬身,身影消散,希尔维也没有阻拦他。

    大王子脸色瞬间惨白,这时候身后的侍从们也一个个跪了下来,他晃了晃身体,像是整个人的脊椎都被抽走了,软软的跪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