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天大圣〕〔网游之白骨大圣〕〔纵横诸天的武者〕〔重生之千金毒妃〕〔超级护花天王〕〔灰烬之燃〕〔我有万界聊天群〕〔我靠充钱当武帝〕〔农家子的发家致富〕〔吃鸡奶爸修仙传〕〔偏宠替嫁小娇妻〕〔张牧〕〔夜少的二婚新妻〕〔皇上,您要点脸!〕〔总裁他宠妻有术〕〔丹天战神〕〔天庭红包群〕〔总裁,夫人又征婚〕〔我不想继承〕〔诸神游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一十 暴风疾雨,西堡兵变
    城堡某处角楼里,诺顿、红石、萨其顿几个国家的代表正围着罗伊达斯急切的叫嚷。

    “必须通报女王了,那些贱民在造反啊!”

    “等女王出来,几万人高喊女皇,那就全完了!”

    “近卫军团靠不住,赶紧调信得过的军团把这股乱子镇压下去!”

    “传奇呢?找几个传奇出去动动手就能把他们赶走啊!”

    “除了宫廷魔法师,其他的传奇可不会趟这滩浑水。”

    罗伊达斯脸色变幻不定,正处于极度犹豫的状态。

    “需要我出面吗?”

    旁边在啃烤肉的诺顿大公说:“其他地方的人我管不了,诺顿人总得听我的吧?总是这么闹,吃肉都吃不舒服。”

    包括罗伊达斯在内,所有人斜了他一眼都没说话。

    诺顿人都会听你的?你老爸是怎么死的?当外面那些贱民是你城堡里的奴仆吗?

    诺顿大公耸耸肩:“好吧,到时候再要我出去我可不答应了啊。”

    罗伊达斯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对大公的侍从说:“给大公准备更多的食物,绝对不能让大公抛头露面!”

    大公顿时兴致高涨:“烤地行龙!冰原地行龙肉!我还从没吃过呢,说出去都丢人啊。”

    众人相对默然,这时罗伊达斯也下定了决心,招来侍从,点了一连串的人名:“让他们带领部队,全副武装,马上赶过来!”

    侍从走后,他对其他人解释:“这些人是之前跟随我回诺顿镇压暴乱的部下,都忠心耿耿。”

    有人踌躇道:“女王那边……”

    这些人忠心的是谁,人人都心里有数,要么是诺顿这个国家,要么是罗伊达斯本人,总之不可能是女王。

    “等事态控制住了,我再去向女王请罪”,罗伊达斯咬着牙说:“皇冠什么的还是其次,军团自行其是,围堵要挟女王,这就是叛乱!我必须执行军法!”

    另一个侍从急急奔进来叫道:“将军!快出来看啊!太可怕了!”

    一行人上到角楼顶层,环顾四周,人人都如遭雷击,或瞪眼或抽气或者屏息,没一个人说出话来。

    无数萤石灯或者火把在夜色中亮起,汇聚成条条看不到尽头的长河,自四面向城堡逶迤而近。

    “都去拦截!带上你们的人去拦住他们!”

    罗伊达斯快疯了,怎么会这样?

    “我们的军团倒还好说,可还有风暴群岛的军团啊,他们现在都直属于女王!”

    “这些贱民哪来的胆子?一定有人暗中唆使!”

    “光我们拦没用!唐古斯、哈德朗和艾兰尼斯的军团没人拦!”

    “神啊,这是多少人?所有军团都跑过来了吗?”

    其他人都惊恐的叫着,眼前的景象令他们生出根本无法抗拒的无力感。

    秩序同盟在瓦伦丁围城战里投入了总计七八十个军团,总人数超过三十万。在这些军团里,单论数量的话,萨其顿人是最多的,其次是魔法师交出的风暴群岛人,之后才是哈德朗、诺顿、红石、唐古斯和艾兰尼斯。

    看现在的动静,就算没有一半,也有三分之一超过十万人涌了过来。就算这些人能拦住本国的官兵,还有至少一半是没人拦的。

    罗伊达斯难以置信:“这些人是怎么组织起来的?之前跟北方佬决战的时候行动也没这么整齐!”

    “那时候战场不在通讯塔的范围里”,侍从苦着脸说:“但现在……西堡虽然还没建通讯塔,但有临时的通讯浮空船,半径三十公里范围内,只要能用魔导枪的人,就能用随身助手互相联络。”

    说话的时候侍从还晃了晃手腕,类似护腕的东西正是新式随身助手。

    这种小巧的魔导器只有发短信和通话功能,还必须在通讯塔范围里才有效,但价格便宜,甚至很多都是白送,只是按照每个月个把银便士的价格收服务费,以罗文娜、佐尔德工坊为首的魔导工坊大批量供应,不是平民的军团官兵几乎人手一个。

    罗伊达斯骂道:“该死的,我早就说过不能让士兵用这玩意!”

    看看自四面八方奔流而来的光河,罗伊达斯的战意被激发出来了,他将今夜的动向视为一场战斗。

    “我去!以瓦伦丁方面军副统帅的名义,要求他们返回军营,如果不遵从命令,就直接开火!你们也一样,带领你们的亲卫部队,以我的名义阻止他们!”

    罗伊达斯恨恨的道:“这些贱民,就是不安分,跟之前在诺顿作乱的暴徒没什么区别!”

    见众人神色不安,他又道:“放心,我不会给其他人歪曲用心的机会,我会马上派人报告女王,说这是士兵的暴乱。”

    罗伊达斯和众人急急下楼布置,而城堡外的光河还在一条条的增加,天空还出现了零星光点,狮鹫和角鹰兽的骑手们举着大灯,正尝试着拼出“女皇”的字样。

    “艾弗比埃的艾吉恩特,图铎大帝的使命……”

    城堡里,特蕾希娅消化着奇丽转述的消息。

    阿丽珊从冥岸进入主位面损耗很大,只是用冥河之力转述了桑妮的说辞。桑妮想必也没有把细节全告诉阿丽珊,至少不知道她到底干了什么。从转述来看,她似乎就是溜进去偷窥了一把,顺带偷听到了一些密辛。

    确认这些消息没有泄露己方的秘密,奇丽就全部转告了特蕾希娅,现在看来果然还欠缺一些环节,让真相还笼罩在一层薄纱里。

    “看来只能跟罗姆罗斯先沟通,再进入那个半位面,才能知道事情的全貌”,特蕾希娅有些忧虑:“整件事情,暴政之神本恩夹杂在里面,不知道起着什么作用,我很怀疑罗姆罗斯的意志受到了暴政之神的控制。”

    奇丽正要说话,侍从急迫的敲门,从静音结界里看出来,能明显看到门上荡起一圈涟漪。

    “一定是很紧急的事情”,特蕾希娅收起结界,叫侍从进来。

    听了侍从的报告,两人同时变色。

    特蕾希娅是愕然:“士兵暴乱?”

    奇丽是遗憾,只能拖到这里了,不过这是罗伊达斯的报告,针对军团的布置应该还有机会奏效。

    “跟我去看看吧”,特蕾希娅还没当作太紧要的事情,想跟奇丽继续谈迩香的事情,招呼奇丽一起到了城堡顶层。

    看到四面八方的光河向城堡汇聚,天空上也有好几处亮着“女皇”字样的灯光,别说特蕾希娅,奇丽都为之震撼。

    她都没料到请愿者的规模会这么大了……

    “这的确是暴乱”,特蕾希娅皱起了眉头,神色很不好看。

    奇丽赶紧辩护:“他们是为了陛下而来的,是向陛下展示他们的忠诚,倾述他们的心愿。”

    “这不是违背军令的理由!”

    特蕾希娅冷声道:“这有多少人了?超过十万了吧?他们是军人,军令是第一位的,这完全就是兵变!”

    女王转头看住奇丽,眼里是凛冽的寒意:“是你们指使的?”

    特蕾希娅啊,你的阶级立场为什么这么坚定呢?

    奇丽暗暗叹着,摊手道:“希望陛下成为女皇,希望新的帝国能让他们幸福,让他们保住从战争中获得的利益,这样的事情,还需要别人提醒和指使吗?”

    “至于这么大的规模,我猜想是通讯网络带来的便利吧,毕竟人人都可以直接通话,省去了相互联系需要耗费的时间和精力……”

    女王握起拳头,有些懊恼的捶了捶栏杆:“我早该料到有这样的坏处。”

    奇丽再接再励:“那么陛下,去喝退他们,告诉他们您是不是当女皇,跟他们没有关系,他们没有资格向你请愿?”

    “不要玩这样的言语伎俩!”

    女王很不爽,她想起了某个家伙。是他改造了魔导武器,让这么多平民甚至奴隶参与到战争中,是他倡议和推动的联合通讯网络,让底层的人都能便捷的互通消息。

    奇丽的话说中了她的心声,可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天真公主了,她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她会失去所有军团官兵的人心。

    秩序同盟还面临着迩香残余的威胁,跟罗姆罗斯对峙甚至冲突的可能性很大,未来她肯定还要去迩香彻底解决凯拉斯卓和凯姆的问题,她需要一支强大的军队,她需要军团忠诚于她。

    可现在,看这个架势,绝大多数军团官兵都不再满足于她的身份了,他们渴求在一面更荣耀,更尊贵的旗帜下战斗。就如奇丽说的那样,只有这面旗帜,才会保护他们的利益。

    “利益……为什么人们不能只是为了信念而战呢?”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这些光点非常碍眼,这些人的诉求,污秽了她的崇高事业!

    奇丽反问:“陛下,不希望您成为女皇的那些人,难道是单纯的为了信念吗?”

    特蕾希娅一滞,她当然心知肚明,虽然上午在大厅里,大家都在呼喊皇冠,可几乎所有国家的上层贵族,都是反对她成为女皇的。讽刺的是,像唐古斯大公那样信仰虔诚的贵族,却又支持她成为女皇。

    “陛下,没有利益之争的信念之争,又怎么会引发这样一场规模浩大的战争呢?”

    奇丽努力给特蕾希娅找台阶:“如果只是单纯的信念之争,一场决斗就能解决问题了啊。”

    特蕾希娅理所当然的道:“但不是这些人,不是应该恪守军令,认清自己地位的士兵!”

    “为什么不该是?”

    奇丽反驳:“他们为您的事业流血牺牲,难道不该得到应有的回报吗?他们要求的不多,只是相信他们是为崇高的理想而战,同时也希望保住他们应有的收获,哪怕只是纯粹的荣誉。”

    “这场战争让数百万人离开家乡,踏进枪林弹雨,血雨腥风的战场,他们的命运已经改变了。陛下您是想让他们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打完这场战争后就回到家乡,继续过他们原本的日子?”

    “他们是为了改变,为了您允诺的新秩序而来的。当迩香的统治被清除之后,他们渴求新秩序有强力的,并且高尚的领袖来保障。”

    特蕾希娅目光闪烁着,低声道:“我会给他们赏金,赐予他们骑士或者更高的爵位。我会在瓦伦丁重建王国,吸收大量的军团官兵,他们会补充到贵族体系里。他们会获得足够的回报,还要求更多,就是贪婪……”

    奇丽叹气:“瓦伦丁容不下十万开拓骑士啊,而且贪婪的也不止他们,原有的贵族们也是人,他们不也会贪婪?清除了迩香的统治,他们会渴望什么?不会渴望替代原有的教会势力,在平民和奴隶身上获得更多利益吗?在他们看来,那也是他们原本就该获得的回报啊。”

    奇丽指向城堡外某处地方:“看看,他们对这场请愿的态度,似乎过于激烈了呢。”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特蕾希娅眼瞳紧缩,城堡外正在发生争斗,一方已经用上了魔导枪和刀剑,而请愿的官兵手无寸铁。

    特蕾希娅挥拳将栏杆砸碎了一大截:“混蛋!谁让他们动武的!罗伊达斯那个混蛋!”

    “我得马上……”

    她似乎马上就要跳下去阻止,身躯一晃又停住了,语气很不确定的道:“只要我下去了,女皇的呼唤就会响彻大地吧?”

    “这是必然的……”

    奇丽装作很体贴的建议:“当然,陛下可以先安抚住官兵们,说会好好研究,让大家回去耐心等候。”

    “然后呢”,特蕾希娅咬着嘴唇说:“最终结果是不当女皇的话,他们就算不怨恨我,也会怨恨现在阻拦他们,甚至向他们开火的人,我的军团会分崩离析的!”

    其实也没那么绝对,这样的事情你从没经历过,才会这么着急上火,其实安抚兵变有很多法子。

    奇丽悠悠的想,但我绝对不会告诉你……

    而且,今夜要发生的事情,可不仅仅只是眼前的兵变……

    特蕾希娅不敢下去了,只是招来侍从,要他们去传令约束双方。

    她心烦意乱的对奇丽说:“你先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奇丽没再多话,行礼退下。

    下了顶层,缇娜发来了监视目标的最新动向,加上之前他们相互串联讨论的内容,编辑成一目了然的简报。

    正在寻思这份简报该交给谁,希尔维急急而来。

    见到奇丽,她随口问:“陛下是在上面?”

    看她风尘仆仆,一脸沉凝,奇丽心头一动:“是啊,陛下正在左右为难。”

    “还有什么好为难的?”

    希尔维之前对奇丽是有些许敌意,可此时却显得同仇敌忾了:“瑞玛科没叫上我的话,萨其顿大王子这时候已经把七十四军团夺到手里了!叛党正在行动!”

    奇丽装作大吃一惊:“哦?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瑞玛科干得好!居然聪明的拉上了希尔维!

    而且……叛党……

    奇丽取出随身助手里存着简报的记录晶片:“元帅说到叛党,我收到了一些热心人士的报告,正在为难该怎么跟陛下说。”

    希尔维用异样的目光看看奇丽:“热心人士?你们胆子不小呢,就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干这些事情。”

    奇丽回以深深一笑:“我们费共对皇冠的态度,不必再强调了吧?”

    希尔维点点头,接过晶片插到自己的随身助手里,这位元帅也与时俱进,用上了这玩意,当然更有可能是受了瑞玛科的影响。

    片刻后,希尔维脸色铁青的道:“我的预料果然没错,这帮人真的串联起来了!”

    “他们敢夺军团,敢不经陛下许可就驱赶请愿的官兵,甚至对自己人开枪”,奇丽幽幽的道:“接着还会干什么,真是难以想象啊。”

    希尔维认同的点头,但又摇头:“我不适合挑头跟陛下说,毕竟刚从西面过来,陛下会认为我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

    这家伙还有点头脑呢,说的话也的确有道理。

    正相对沉吟时,又一队人过来了,想到城堡顶层找特蕾希娅。

    看着领头那人,希尔维和奇丽对视一眼,这一刻心有灵犀。

    希尔维招呼道:“布林托顾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