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一三 曙光帝国与秩序神皇,永恒崩溃的前夜
    远处的面面如明灯般盏盏辉映,份份热情激昂的贺电依稀入耳,但荒地里的两支军队,却对峙着相互呼喝叫骂。

    “再向前一步试试!”

    “开枪啊!开炮啊!我们是红石大公的军团!今天就看看你们这些贱民有没有这个胆子!”

    “我们是女皇的军团,大公算个屁!反对女皇的都是敌人,别说大公,国王也照打不误!”

    “女王是不是女皇哪是贱民能过问的,滚开!”

    马车打横,车厢的厢板打开,士兵们操作机枪对准了拦路者。

    魔龟车的粗壮机械腿发出嗡嗡振鸣,抢占制高点,多联机枪和魔导炮指向马车。

    现场气氛极度紧张,战斗一触即发。

    “十来部机枪,剩下的全是老式魔导弩和单发魔导枪,区区一个大队,竟敢跟我们对峙,他们哪来的胆量?我们这百来部战车都已经亮相了啊。”

    距离对峙前沿不远处,两辆魔龟车紧挨在一起,芬恩对眼前所见异常不解。

    他带着战车集群跟瑞玛科王子的部队汇合,拦住了这股一千来人的红石部队。这支军队还没在费共黑名单上,自然不必下死手,可等他亮出了所有肌肉,还有瑞玛科王子的部队辅助,对方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估计是大公的亲卫部队,呆在后方没参与北方决战”,瑞玛科苦笑:“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个个都有骑士头衔,恐怕他们还在奇怪,咱们手下那些连开拓骑士都不是的平民官兵,敢跟他们叫板。”

    “那么王子殿下,看这样子,对方很可能先开火呢,不打一场是不行了”,芬恩瞅了瑞玛科一眼:“当然,我也只是辅助殿下,这是代理总枢机的指示。”

    瑞玛科脸颊抽搐了一下,咬牙道:“那也没办法了,尽量控制下火力,能吓退他们最好。”

    “没问题!”

    芬恩答应得很爽快,再想起了什么小事似的说:“跟殿下汇合的时候跟另一支骑兵遇上了,因为赶时间只好把他们打退了,等到女王问起……”

    瑞玛科没有多想,随口道:“责任当然在我身上,由我向女王交代。”

    “殿下您真是深明大义,勇于担责啊”,芬恩赞叹着,努力把“那可是罗伊达斯的儿子铁拳伯爵和一整支骑兵军团呢”这话吞回了肚子。

    就在这时,巨大身影在远处的西堡上空显现,手持剑盾,高声宣誓。

    “现在是女皇了”,瑞玛科吐了口长气,再兴奋的跳到车上,招呼官兵们一同高喊。

    对面那只属于红石大公的军队陷入到可怕的沉寂中,片刻后,在军官的约束下悻悻的掉头回转,此时西堡的呼喊已经变成了“神皇”。

    时间往前推一截,在远离西堡的另一个方向,两支规模更大的部队遥遥相持。罗伊达斯跟唐古斯大公两人在两军中间几乎脸贴着脸的高声叫骂,彼此的唾沫都喷到了对方脸上。

    “五十七你疯了吗?女王成了女皇,你的公国还能传承下去吗?”

    “迩香那帮人还在的时候,我的公国就已经名存实亡了!要这么个名义有个屁用!女王成了女皇,我还是唐古斯公爵!而且爵位啊封地啊有意义吗?能比金蒲耳更顶事?”

    “你不是虔诚的圣骑士吗?为了金蒲耳,王权和贵族传承都不要了?”

    “我信奉凯姆,坚信凯姆能保佑我心安理得的挣金蒲耳。我的大公身份已经阻碍了我的魔导产业向其他国家发展,我的事业是一个没有疆土的新国度!”

    “总之你休想拥立女皇,女王也不会答应的!”

    “谁给你的权利阻止我!?”

    一个侍从急急赶来,跟罗伊达斯低声嘀咕了几句,罗伊达斯先是两眼圆瞪,再痛苦的呻吟:“我的儿啊……”

    唐古斯大公正要问出了什么事,罗伊达斯连连后退,形若癫狂的叫道:“叛党已经作乱了!准备战斗!消灭这帮丧心病狂的逆贼!”

    “你他妈才丧心病狂!”

    大公怒骂着,在侍从护卫下退回部队。老圣骑士苍白须发根根贲张,拔出长剑高喊:“为了金……特蕾希娅,干死这帮叛逆的王党!”

    两边人吼马嘶,一场恶战即将上演,远处西堡升起巨大的特蕾希娅虚影,持盾挥剑,高声发誓。

    大公喊道:“看啊!女王戴上了皇冠!向我们的女皇致敬!”

    唐古斯的军团顿时士气大振,声潮冲天,罗伊达斯那边却一片沉寂。

    “不……不、不可能的”,罗伊达斯浑身哆嗦着,如坠冰窖:“女王怎么可能真的戴上皇冠?这是背叛王权啊!她发过誓的!”

    老副帅像受伤的猛兽那般嘶嚎:“断塔誓约里她说过的!为什么!?”

    “断塔誓约说的是给所有人带来和平、安定和幸福”,唐古斯大公怜悯的道:“可不是一切都要回到过去。”

    几道光流自西堡方向射出,那是魔法师在向各处传令,女皇要连夜召开会议商定登基事宜。

    所有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战斗,顿时偃旗息鼓,王党和皇党的核心各揣心思,赶往女皇……不,神皇身边。

    城堡的大厅里挤满了人,特蕾希娅还没有现身。希尔维、努曼艾尔、奇丽、海瑟薇、布林托等人立在宝座下方,传递着心思各异的眼色。

    “真是遗憾,李奇不在这里呢”,海瑟薇立在了奇丽身边,搭话之前已经用异样的目光审视了好几次奇丽。

    “的确很遗憾”,奇丽撇撇嘴角:“他要在这,有些人就不敢现身了。”

    海瑟薇一滞,旋即语气变得不太对了:“你……到底是他什么人?”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你……”

    奇丽挑起嘴角,依靠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斜视海瑟薇:“还没有过问的资格。”

    海瑟薇尖酸的道:“秘密?我和他之间的秘密,随便挑一个都足以震动世界呢。”

    奇丽冷笑:“是你的外祖母呢,还是那段丢失的记忆呢?”

    海瑟薇眼瞳猛然扩张,再急速收缩,咬牙道:“那个混蛋……”

    “哦,我可不清楚细节”,发现玩得有点过火了,奇丽赶紧改口,但还是没忘了损她:“李奇说他当时跟哈德朗夜女士教会的某个重要人物非常亲密,至今都在怀念她,两人一定发生过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情吧?还经常嘀咕什么来历不明的女儿……”

    “我还是处……”海瑟薇额头绽起青筋,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变得非常难看了。

    “我的感觉没错的话,你跟精灵美神尼尔瑟拉有关”,海瑟薇撑起小小的静音结界,揽住奇丽的胳膊,像是在亲热的说悄悄话。

    她的语气阴森森的:“不跟我说清楚那个什么女儿,别怪我揭发你是真正的精灵,而不是自称的半精灵!等到人们想起数百万年前被精灵统治的恐怖,你的一切言行,都只会被当作精灵向人类复仇的阴谋诡计!”

    “当年人类能推翻精灵的统治,也是靠了很多精灵的帮助啊。心怀超越种族之爱的精灵,不正是吾主作为爱神的绝佳体现吗?至于什么女儿,到时候你问他啊。”

    奇丽这么辩解着,却也不敢再刺激她了,毕竟精灵身份这个话题的确会惹来非议。

    两人对视,目光如有形之剑,铿锵格击着,绽出无形的火星。

    “女……神皇驾到!”

    侍从的高呼让两人休战,不约而同的冷哼着转开视线。

    特蕾希娅换了一身戎装出现,对侍从摆手:“神皇这个称呼太正式了,以后只在公文和仪式里用。我终究是凡人之身,以后还是叫女皇就行了。”

    她落座后直入主题:“既然已经确定了方向,我们就趁热打铁,将国号和国都这些事情商定,明天就向整个费恩通告。”

    众人有些愕然,女皇居然比他们都还着急?

    “我很担心迩香和西费恩的情况,既然建立帝国也是一个砝码,那就要充分运用”,女皇很严肃的说:“晚一天都很危险。”

    众人恍然,女皇的确很急,但不是为个人的私利和权力而急,而是想用这事确立面对罗姆罗斯那股势力的名分优势。

    奇丽此时也才明白,为何特蕾希娅没有推辞“神皇”这个如此招摇的称号。

    因为只有这个称号,才能确立这个帝国的大义名分,这是凯姆神意,是秩序神系加曙光之星的认可。即便罗姆罗斯建立了第二图铎帝国,她作为东费恩之主,在名分上也丝毫不落下风。

    当然,能抢在罗姆罗斯之前称帝,就更占有优势了。

    奇丽暗暗感慨,论政治细节,特蕾希娅的把握的确很到位啊。

    当然更是因为个人私欲很难干扰到她,而且只要无愧于心,她也压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身为与凯姆同在的神皇,还有哪个凡人有权评判她呢?

    国号和国都么……

    女皇提出的议题让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火热,这可是展示智慧与忠诚的好机会!

    有的说按照传统,帝国都以姓氏为号,就像第一纪元的罗兰帝国,以及第三纪元的图铎帝国。女皇姓哈德朗,原本是哈德朗女王,帝国自然也该叫哈德朗。

    有的则反对用姓氏为名,认为那会被认为是仿效之前的帝国,不管是罗兰还是图铎,下场都不怎么好,只会带来厄运。因此建议用哈德朗的家族徽章铁剑王冠来命名,叫剑冠帝国什么的。

    还有人反驳这种方式是西费恩诸国的命名传统,他们认为直接将现有的秩序同盟改称秩序帝国就行了。虽然冷冰冰的但一目了然,而且拥有了秩序大义,也跟特蕾希娅的神皇身份契合。

    至于国都,除了唐古斯大公嚷嚷就把秩序同盟总部,也就是唐古斯神殿山改建为帝都外,绝大多数人的意见都很一致。

    哈德朗王都铁冠城并不适合改成帝都,正好瓦伦丁是一片白地,这个地方也是东费恩的锁钥,在这里建造新的帝都正合适。原本计划就要把这里建为新瓦伦丁王国的王都,现在改改设计,扩大规模就行了。

    “神皇陛下……”

    海瑟薇出列,将手中盒子打开,露出一顶造型华贵,精美至极,弥散着神圣气息的皇冠。

    “这是我们海瑟薇家族收藏了数十万年的一顶皇冠,我代表家族以及整个法师联合会进献给您。”

    “它来自于黑暗时代前期,人类刚推翻精灵统治的时代。帝国的具体情况已经不可考证,但这顶皇冠汇聚了天堂山的珍宝和多位神祇的祝福。”

    皇冠流溢出微微光华,令人迷醉,的确带着一股超然至上的神圣,令人下意识的憧憬神国位面之巅,也就是天堂山。

    “我感觉到了至善至正的纯粹力量,它的确应该带有天堂山的气息”,特蕾希娅也露出赞叹之色:“这太珍贵了……”

    海瑟薇打断她继续说:“更可贵的是,这顶皇冠因为……”

    奇丽咳嗽一声打断了海瑟薇:“泰德阁下家里收藏着几顶皇冠啊?我怎么记得,还有一顶黯精灵的皇冠也在您手里呢?”

    她深沉的一笑:“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您自己应该清楚。”

    又对特蕾希娅一笑:“陛下也应该记得。”

    特蕾希娅一怔,顿时记起了亡者之域发生过的事情。

    那个被死神李奇干掉的黯精灵女皇,临死前喊过海瑟薇的名字!

    亡者之域的变乱,她就是参与者之一,海瑟薇插了一手,跟那个黯精灵女皇有关联,她当然知道。只是想着跟主位面不是直接相关,就没有找海瑟薇说个明白。

    现在海瑟薇进献皇冠,就算不是黯精灵女皇那一顶,也不可能揣着什么好心。说不定上面有什么隐秘机关,想要影响和控制她。

    特蕾希娅脸色刹那间变得很难看,但又很快缓和了,对海瑟薇淡淡一笑:“这太珍贵了,我不能接受,而且……”

    她抬头扫视众人,沉声道:“我还需要什么珍奇异宝来妆点皇冠吗?我与凯姆同在,秩序圣光就是我的皇冠!”

    海瑟薇还在挣扎:“我是说……”

    特蕾希娅瞥了她一眼,像是开玩笑的道:“谢谢你的好意,海瑟薇,你留着自己用吧。”

    大家都笑出了声,海瑟薇的俏脸也顿时涨得通红,狠狠剐了奇丽一眼,不再开口。

    见特蕾希娅的目光转到自己,奇丽说:“刚才已经有人提议过了,我赞同这个提议,陛下与凯姆同在,神皇已经说明了帝国的大义。那么就让帝国的名字,包容下人民的渴望吧!”

    她点头说:“是的,曙光就很好啊,为什么不继续用呢?”

    之前提过这个名字的人赶紧振臂高呼:“曙光帝国!曙光女皇!”

    人们纷纷响应,特蕾希娅皱着眉头沉吟,希尔维又坚持道:“这是平时用的称呼,陛下的正式称呼还是秩序神皇!”

    特蕾希娅满意了:“不错,这样就两面兼顾了。”

    海瑟薇一副暗暗泣血的模样,低声念叨:“这本该是我提出来的……”

    “国号和国都确定了,接下来……”

    女皇正要推进议题,一个人忽然分开人群,冲到宝座下,双膝下跪:“陛下!他们杀了我的儿子!他们是叛贼啊!”

    赫然是罗伊达斯,他两眼红肿,原本精神矍铄,此刻却成了个风中残烛的糟老头子。

    “没错,的确有叛贼!”

    布林托出列:“陛下,现在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处置叛贼一党,如果不尽快将他们一网打尽,论罪处刑,他们可不会坐视帝国平稳的诞生,会有很多乱子出现。”

    女皇楞了楞,正想说什么,唐古斯大公喊道:“罗伊达斯才是叛贼!他和他的同党今夜想用杀戮阻止我们拥立陛下!”

    后方的瑞玛科声音更加激愤:“我的大哥也是叛党的一员,他企图夺取陛下的军团!”

    希尔维对女皇点点头:“我跟您简要说过的,陛下!不尽早把这伙叛党挖出来,我们在这里讨论什么都没意义,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特蕾希娅眉头又紧紧皱起,看看正像仇敌般对视的唐古斯大公和罗伊达斯,再看看大厅里用警惕和戒惧目光相互打量的其他人,还有原本针尖对麦芒,现在却松懈下来的海瑟薇和奇丽,她发出了深长而又苦涩的叹息。

    这时候奇丽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她说话似的嘀咕:“人心不齐,队伍不好带啊。”

    特蕾希娅深有同感,的确,需要做一次大清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