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boss大人,〕〔皇上,您要点脸!〕〔战神狂妃:邪帝,〕〔陌说神琦:继承人萌〕〔韩娱重生之月光〕〔重生之捉鬼天师〕〔盛宠医妃:极品驸〕〔大唐第一败家子〕〔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修仙无敌〕〔在魔禁的那些日子〕〔剑域神帝〕〔自带锦鲤穿六零〕〔神农别闹〕〔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武侠之超级奴隶主〕〔九极战神〕〔富豪继承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一四 王党与皇党,艰难的抉择
    “陛下!维持军纪,镇压乱兵,我无愧于心!”

    罗伊达斯哭诉道:“可怜我的儿子,竟然被叛贼暗中伏击,整整一个骑兵军团啊!都死了……死了……”

    大厅中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铁拳伯爵小罗伊达斯和整个诺顿骑兵军团都完了!?

    之前请愿官兵和天空中的贺电闹得无比喧嚣,谁也不清楚更远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在这喜庆之夜,居然还发生了惨烈至极的战斗!

    特蕾希娅也震惊了,低沉的声音震得大厅嗡嗡作响:“这是怎么回事!?”

    瑞玛科惊恐的看向奇丽,之前芬恩说的“一支骑兵”,竟然是小罗伊达斯和整个骑兵军团!?而所谓的“打退”,竟然是杀光了!?

    奇丽回视瑞玛科,目光里的平静让瑞玛科恍悟。

    战争还没有结束啊,战争不仅仅是自己与大哥的矛盾,不仅仅是萨其顿王国的路线,还是秩序同盟两派的对决。

    看起来自己成了排头兵啊,那么就冲锋在前,夺得真正的、彻底的胜利吧!

    瞬间瑞玛科王子做出了抉择,他花了半秒时间梳理思绪,组织语言,跨出人群高声道:“禀告陛下,希尔维元帅应该已经跟您说过七十四军团的事情。元帅帮助我挫败了我大哥的阴谋,当时我就在想,他敢于夺取军团,一定还有其他人在组织军队谋逆,就带着军团前往西堡。”

    “果不其然,在路上我遇到了好几支全副武装的部队,他们都是去镇压请愿官兵的。其间爆发了多次冲突,还好我找到了普雷尔公爵的部队,一同打败了这些部队。”

    瑞玛科低下头,语气变得沉重和遗憾:“罗伊达斯伯爵的情况我并不清楚,毕竟我和普雷尔公爵的部队火力太猛,一不小心……”

    大厅中将领们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一不小心,你这是炫耀呢还是恫吓呢?

    可没人出声反驳,瑞玛科的七十四军团自参战以来,一直是装备最先进,战术最灵活的,经常一个军团干四五个军团的活,还常胜不败。一个骑兵军团,对七十四军团来说还真是不够看。

    至于瑞玛科提到的“普雷尔公爵部队”,即便李奇不在这,人们心中也呼呼吹着凉气。前阵子北方决战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呢。用不到一个军团的兵力,干净利落的击溃了北方联军整个侧翼,直接夺取了狮王城,断了二十来万北方联军的后路。

    有这支部队在,区区一个骑兵军团被干掉,还真的只能说是“一不小心”。

    不过瑞玛科的话还是带出了费共,让人们对今夜这般形势的由来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什么叫一不小心!你们一不小心就消灭了整个骑兵军团,连活人都没几个吗!?你们这是蓄谋叛乱!”

    罗伊达斯一跳而起,须发贲张的咆哮:“他们都是我调来维持秩序的部队!是我给他们下的命令!”

    瑞玛科冷笑:“你的命令?我大哥来夺取军团,也是你的命令?对请愿官兵动武,也是你的命令?你有陛下的命令吗?”

    “你只是军团长,难道还要陛下亲自给你下令?”

    罗伊达斯咬着牙说:“我是副帅,我负责西堡的安全,我当然可以下令!你没接到命令就擅自行动,你不是叛党还有谁是!?”

    从军法上说,这的确没有问题。

    单纯以军法论,瑞玛科的确有罪。

    现场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连特蕾希娅都一时无语,罗伊达斯咬死军法这一项,还没人能说什么。

    “我交代过瑞玛科,让他带兵到西堡来,提防有人作乱”,希尔维站了出来,用挑衅的目光看着罗伊达斯:“我是违反了军法,那又怎么样?难道我是叛党?”

    罗伊达斯一滞,他可没想到希尔维居然跑出来给瑞玛科背书,这是陛下的亲密闺友,还是元帅,身份超然,军法哪能管到她。

    布林托也赶紧站了出来:“今夜的事情,仅仅只是军法的问题吗?皇冠的事情,只能由陛下自己定夺,确定了这事,才能谈军法问题,你们凭什么代陛下决定此事?”

    不把罗伊达斯这头老虎打死,不仅他们这些“皇党”的拥立之功无法落实,以罗伊达斯为首的“王党叛逆集团”也无法坐实。

    特蕾希娅开口了,布林托和众多人脸色微变:“小罗伊达斯死了吗,他是个勇敢而坚定的圣骑士,原本我对他寄予了厚望啊。”

    女皇显得有些疲惫:“就算有争论,为什么非要走到这一步?罗伊达斯,你请罪吧,我会宽赦你们的罪行。”

    王党的行为显然令女皇非常生气,但她还并不想对这些人做太重惩处。

    希尔维抿着嘴唇,布林托咬着牙,唐古斯大公更怒哼出声。

    但没人出言反对,女皇陛下圣心独裁,这时候跳出来主张穷追猛治,无疑会让女皇对“皇党”的观感变坏。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罗伊达斯身上,就连一些王党分子都用目光和口型催促他认罪。现在女王已经成为女皇,麦子已经烤成面包,无法挽回了,还是自家安危要紧。

    “请罪……”

    罗伊达斯直视女王,老泪纵横:“陛下,我哪里有罪啊!”

    老将军哆嗦着嘴唇,发出有力的质问:“您不是在断塔前发誓要守护贵族传承吗?您不是要秩序回归传统吗?骑士、子爵、伯爵、大公、国王,都是因为这样的誓言,才团结到您身边的啊,您为什么背弃了誓言!?”

    “罗伊达斯……”

    女皇脸色沉了下来:“正因为我要守护贵族传承,要秩序回归传统,才会戴上皇冠,面对像你这种人的质疑。”

    “为了正义的事业,为了胜利,很多人都失去了生命。未来我们还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需要把大家团结在更崇高也更有凝聚力的旗帜下,还会有更多人牺牲。而你们,就为了可能威胁到你们利益的形式变化,不惜对自己人举起刀剑。这是贵族应该有的品德呢,还是不肯失去哪怕一丁点利益的贪婪呢?”

    她低叹一声,语气稍稍缓和:“罗伊达斯,我知道你是忠诚的,只是被人蛊惑了。现在,说出指使者吧。承认自己过于短视,你还有机会跟随我继续向前,为守护世界而战斗。”

    罗伊达斯身体颤抖着,低沉的道:“蛊惑?陛下,我对凯姆的信仰,对您的忠诚,从没有变过!怎么可能受人蛊惑?”

    他显得异常痛切:“被蛊惑了的人是您啊,陛下!”

    人们纷纷抽凉气,特蕾希娅瞳孔也瞬间紧缩。

    “是你们,你们蛊惑了陛下……”

    罗伊达斯环视众人,目光在希尔维、布林托、瑞玛科、海瑟薇、高登等人身上扫过,最后停在最高也最突兀的那个尖耳朵身上。

    “是你!你这只精灵!”

    他冲向那个尖耳朵,当然马上就被特蕾希娅的侍从拦住。

    罗伊达斯嘴里仍然不甘罢休:“你是来为精灵复仇的!你在怂恿陛下偏离了她的道路,你在拖着陛下坠入违背誓约的罪恶深渊!”

    “精灵”一词顿时让人们心中渗出股股凉意,也让大家对眼前的事态,对女王成为女皇的变化生出浓浓的疏离感。

    的确,是请愿的官兵,和各国各地的贺电,还有所有“皇党”的拥立,让事情走到了现在这一步。但最终是这个自称半精灵的费共正义圣女,在关键时刻做了关键的进谏,女王才下定了决心戴上皇冠。

    难道真是的精灵的阴谋?

    就连海瑟薇,幸灾乐祸的盯了奇丽一眼后,也蹙起了眉头。

    “本来还有些同情你,罗伊达斯将军……”

    奇丽摇着头说:“结果你还在混淆是非,你是在说,是我,是我们这些人,歪曲了凯姆的意志,让女皇陛下改变了初心吗?”

    现场响起连绵的低低吐气声,说得好!

    果然,特蕾希娅的腰身一紧,坐在宝座上的身姿变得挺拔,她冷声道:“真是没想到,为了逃避罪责,连数百万前的旧事都拉出来当幌子了,其心可诛!”

    “罗伊达斯,我与凯姆同在,你如果连这个认识都无法坚持,还谈什么对凯姆的信仰,对我的忠诚!”

    她挥手道:“把他带下去吧,关押起来!”

    “陛下!你快清醒啊!”

    被侍从拖下去的时候,罗伊达斯还在这么喊着。大多数人冷笑,少数人苦笑,还有些人脸色惨白,目光闪烁,一副大祸临头的模样。

    就一个人似乎还不明状况,诺顿大公米特-诺顿像是刚打完盹,讶异的嘀咕:“罗伊达斯怎么了?他干了什么啊要被关起来?”

    女皇语气冷冽:“那些企图阻止官兵请愿,跟罗伊达斯狼狈为奸的人,的确串联在了一起,也存在着有其他人推波助澜的可能。”

    大厅里哗啦啦跪下了一片人,惶恐的高喊恕罪,都是跟罗伊达斯有过接触的,发表过不满女王成为女皇,或者镇压请愿官兵言论的人。

    这些人再相互揭发,一连串的人被扯了出来,一份“王党叛逆集团”的名单急速成型。

    以萨其顿大王子为首的叛逆集团,这个不必说了,夺取军团的罪行是现成的,也跟罗伊达斯有过密谋。

    遗忘森林的夕星伯爵和晨歌伯爵在第一时间派人去驱赶请愿官兵,夕星伯爵更四处联络各王国和公国,准备在明天的高层会议上联手抵制女王戴上皇冠,“热心人士”提供的影像记录罪证确凿。

    红石的两位大公在罗伊达斯的指使下擅自调兵,企图镇压请愿官兵,有瑞玛科王子和费共的军官指证,不容抵赖,也是主凶之一。

    中层和基层贵族就更多了,这些人要么是罗伊达斯和各个主凶的执行者,要么是在军营里阻止官兵请愿的时候,公开反对女王戴上皇冠。

    这些贵族各国都有,甚至包括了哈德朗、艾兰尼斯的某些伯爵子爵。甚至还有原瓦伦丁王国的贵族,他们认为女王成为女皇,瓦伦丁王国就失去了复国的可能,也在叫嚣用过激手段阻止。

    “今夜我们的重点是向前看,而不是审判罪徒”,

    名单厚得让特蕾希娅脸色异常难看,她将名单丢给布林托:“包括子爵和军团长在内,这个级别以上的人由我直接处置,子爵和军团长以下的人由你组织调查委员会,拘押起来细细审判。”

    布林托躬身接令,抬头时脸上一片淡然,只有闪烁的目光泄露出他心中的潮涌。

    将现场的王党成员拖了下去,大厅少了一小半人,女皇叹道:“这么看来,这个王党的首脑,或者幕后主使者,藏得还很深呢。”

    看来女皇对名单止于罗伊达斯有些不满,当然也可能是在想办法替罗伊达斯减轻罪责,她对忠诚的老将军还抱着挽救之心。

    然后诺顿公爵被无数道目光以及无数根手指聚焦……

    “是啊,我是要签那份倡议的”,肥头大耳的胖子满脸疑惑:“陛下不是说过帝国不好吗?现在怎么又要当女皇了?我觉得罗伊达斯说得对啊,陛下身边有小人蛊惑!”

    他语重心长的道:“陛下啊,您年纪也不大,和我差不多,有时候的确要多长个心眼。就像这次,我本来不想来的,来了又帮不上什么忙。家里有混蛋说来这里能吃到龙肉呢,结果只是地行龙!回去我要好好的处罚那个混蛋!”

    不少人噗哧笑出声,奇丽也觉得惨不忍睹,偏头抚额,把这家伙推出去当罪魁祸首?那真是这个纪元的最大笑话了。

    特蕾希娅的嘴角明显在抽搐,倒不知道是在辛苦忍笑还是忍怒,她淡淡的道:“那现在我当女皇了,你作为诺顿公国的大公,是反对呢还是支持?”

    “呃……”

    胖子大公说:“如果答应我们诺顿改成王国,然后跟诺顿联姻……”

    抽气声在大厅里汇聚成风箱般的潮音,人们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个大公,真是看错这家伙了,这不是个笨蛋,是个神经病!

    “唉唉,你们误会了,我怎么可能笨到要求娶陛下嘛,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胖子不迭摇头,手上的油花都能看到,刚才怕不是在啃什么肉。

    他谄媚的对特蕾希娅笑道:“我只是提议,由我迎娶德兰西亚女公爵,这么一来,我不就跟女皇是一家人了嘛。”

    奇丽连声咳嗽,庆幸还好凯瑟琳没在这。

    其他人则陷入可怕的沉默中,终于让胖子意识到了不对,他环视四周,茫然的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呵呵……”

    特蕾希娅笑出了声,是冷笑:“那是不是我还要通过联姻,跟其他王国公国达成一致啊?”

    胖子下意识的点头:“怎么?有什么不对吗?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吗?”

    “但我……没有那么多妹妹啊”,特蕾希娅向胖子投去冷冽的一眼,挥手道:“他也是叛党的一员,押下去吧。”

    侍从架着胖子大公离开,出了大厅还能听到他的尖利喊声:“不要妹妹也行,收养的也可以啊!”

    女王抚额摇头,再振作道:“叛党的事情我会处置,大家就不要继续谈这个了,现在开始梳理一下皇令。”

    “我戴上皇冠,建立帝国,不意味着过去的承诺和誓约就作废了。相反,是为了更好的兑现承诺,守护誓约。所以,断塔誓约的内容,还有秩序同盟订立的法令条文,都会汇总到皇令里。”

    “女皇英明!”

    “神皇无双!”

    “吾皇伟哉!”

    人们纷纷举臂呼喊,女王这也是在给各个国家和各位王公打定心针。现在变的只是形式,就算未来还会有变化,但女皇显然是要用帝国来包裹断塔誓约,而不是弃之不顾。

    一个侍从由侧门步入大厅,身姿婀娜,步伐柔韧,托着一本厚厚的大书。

    其他人用略略奇异的目光看着这个紫发少女,不为别的,她的右手戴着银色的手套,那恐怕是跟女皇一样的机械假手。

    奇丽目光一闪,娜玛!?

    娜玛大方的扫视众人:“我是龙尔德的圣女娜玛,在陛下身边担任书记官,负责核对秩序同盟订立的法令条文……”

    娜玛果然成了龙尔德的圣女,到了特蕾希娅身边啊,看来她秉承了龙尔德的神意,就不知道是哪一块还保持着清醒的意志,又是什么样的正义了。

    特蕾希娅雷厉风行,就在这一夜,利用大多数原秩序同盟高层在场的机会,将相应的法文条令,以及断塔誓约的若干细则拿出来商定,确定为曙光帝国的开国皇令。

    有点大宪章的感觉……

    奇丽这么想着,再又摇头,不,还不是大宪章。

    她看看正跟娜玛争执细节的高登,以及目光悠悠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的海瑟薇,心说,等你们在帝国里站稳脚跟了,羽翼丰满了,再拿出来跟特蕾希娅谈的东西,那才是大宪章。

    现在么,就是《秦律》之类的东西。

    对奇丽的注视有所感应,海瑟薇转头对她嫣然一笑:“在琢磨我在想什么?”

    美艳传奇翘起嘴角,低声说:“我啊,在想这一夜的情形,发生在神陨高原,准确说是贝塔城的时候,不知道李奇能不能跟女皇陛下一样,处理得这么轻松自如。”

    奇丽的眼瞳微微收缩,这几天欧萝拉发来的报告,的确令人揪心,神陨高原上蕴积着的矛盾,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要命的是,因为小红帽/伪还窃占着神国,真的小红帽没有归位,费共还无法做出有效的应对。

    奇丽没有理会海瑟薇,转向正看着法令思索沉吟的特蕾希娅,暗道的确如此,两边都同样面对着艰难的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