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全能王牌少女〕〔影帝你的小迷妹上〕〔重生之辣媳当家〕〔九零女配逆袭记〕〔我真的怂了〕〔始于权游的西幻之〕〔网游之帝国浮沉〕〔追随曹总混三国〕〔诸天万界神龙系统〕〔种田神医:夫君,〕〔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每天在作死中直播〕〔再世为凰:重生庶〕〔天地至圣〕〔重生宠婚:霍少,〕〔史上最狂赘婿〕〔九转神龙诀〕〔妈咪太小,总裁太〕〔殿主的绝世宠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一八 共有制还是神产制?神陨高原的阴霾
    瓦伦丁西堡,曾经担当过近百万人大会战的总帅部,更荣幸的成为特蕾希娅皇冠加身之地,今日就要褪去光环,告别这份荣耀,成为一座普通的要塞了。

    这个地方以后肯定会被改建为纪念馆,将女皇在军民拥护下开创新秩序的源起用各种形式保留下来,但此时女皇和她的臣僚们都还无暇顾及,帝国草创,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了。

    “我等着李奇处理完神陨高原的事情,再带着跟罗姆罗斯沟通后的结果,尽快到盾堡来见我”,城堡广场里,特蕾希娅对奇丽和凯瑟琳说:“到那时我再跟他确定你们那个地方的具体地位,自治领也好,公国甚至王国也好,都得他跟我亲自谈。”

    她再看住凯瑟琳:“当然,他得带着你来,到时候正好给你加冕,然后主持你们的婚礼。希望他动作快点,最好不要拖到明年。”

    凯瑟琳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只是微微红着脸的点头。

    跟两人分别拥抱,特蕾希娅跨入了梅迪亲自开启的传送门,新生的帝国正等着自己的女皇描线上色。

    “有时间去我那里做客”,接着希尔维跟两人拥抱,她对奇丽眨眨眼:“为什么要推却红石的爵位呢?我现在是红石的女公爵了,你也在红石的话,我们就能方便的重温……呵呵你懂的。”

    如果知道你舔的奇丽真身是谁,你会不会把自己的舌头割掉呢?

    奇丽暗暗笑着,敷衍过去了。

    希尔维还不会返回西境,得留在女皇身边一段时间。罗伊达斯自杀了,女皇缺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整编军团,只好留下她。

    不过希尔维被封到红石,自然会在红石府邸设立传送点。这个蕾丝边对奇丽的欲求溢于言表,此刻满脑子就想着奇丽送货上门。

    广场很快就变空了,海瑟薇是留在最后的,她跟奇丽也还有话说。

    “精灵,拜你所赐,特蕾希娅拒绝了我的皇冠。那上面有曙光之星的碎片啊,真是可惜。她戴上的话应该能获得曙光之力,可以让她的帝国更加光彩耀人,她的身影也能更深入人心。”

    静音结界里,海瑟薇悠悠说着,听不出是埋怨还是单纯的遗憾。

    “你们魔法师果然对帝国这个东西情有独钟啊”,奇丽的讽刺不加掩饰。

    “你终究不是李奇”,海瑟薇淡淡笑道:“他应该更懂我的心意,我们并没有把特蕾希娅当凯拉斯卓的心思,更不想重蹈魔法帝国的覆辙。”

    她的笑容敛去,眉头微皱:“这场纪元更替必定非同寻常,在我们有力量独力……支撑前,只能依靠特蕾希娅了,希望她能尽量走得远一点吧。”

    “在那之前”,海瑟薇的语气又变得尖酸刻薄:“我和李奇既是伙伴,又是敌手。我们不会在明面上争斗,可要是自己出了什么岔子,也别怪我落井下石。”

    她上前一步,几乎将整个身体送进了奇丽的怀抱,抬起头,眼瞳里秋水盈盈荡动:“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被李奇诱惑的,但你该明白,不管是圣女还是魔女,你都是不自由的。到了那个时候,来找我吧,我会让你获得彻底的自由。”

    “那个时候?”

    奇丽微微眯眼:“看起来你很清楚神陨高原上的事情呢。”

    “李奇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过一句怪异的谚语”,海瑟薇说:“苍蝇不会叮没有裂缝的鸡蛋,他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大多数时候,秩序的崩坏,都是内因造成的,外因仅仅只是导火索。”

    “我并不清楚你们那发生的事情,也不必担心我有多大的动作,认真的说,我不过是呵了口气而已。如果你们连这一关都过不去,那说明你们的事业不过是沙滩上堆起的城堡,根本经不起现实的考验。”

    海瑟薇踮起脚,看样子是想重温昨夜的温存,可旁边的凯瑟琳正怒目而视,手还在微微抖着随时准备放大招的样子,她只是微微呵了口气,将灼热而郁香的气息喷到奇丽脸上,低笑着说:“好好保重哦,奇丽。”

    海瑟薇身影消散,凯瑟琳朝她立着的地方呸的吐了口唾沫,奇丽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是凯瑟琳呢,注意形象!”

    凯瑟琳骤然矮了一大截,她变成了艾丽,变本加厉的呸呸呸吐了好几口。

    特蕾希娅和海瑟薇离开后,奇丽等人前往西堡外的部队营地,已经成了“费共军团后勤保障指定服务供应商”的奥斯奎姆商会已经在这里搭建起通往贝塔城的临时传送门。

    部队会留下所有武器装备,徒手传送回贝塔城。这些装备是费共献给女皇的“贡品”,女皇又玉手一挥,除了留下若干样品外,其他装备都发放给瑞玛科的军团,让其在西境战场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官兵们依次踏入传送门,队列中免不了有人低声议论。

    “女皇登基是我们的功劳啊,为什么我们没有赏金?”

    “我们又不是女皇的军团,该有什么待遇是费共说了算。”

    “费共……还是适应不了这怪怪的称呼啊,为什么不直接叫赤红教会?”

    “那不是跟迩香的凯姆教会一样了?”

    “说起来贝塔城的情况,跟凯姆教会在迩香做的好像没区别啊,都是搞神产制。”

    “是共有制好吗?人人共有,跟什么都属于神祇的神产制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人人共有?我怎么没分到什么啊,决定谁有什么待遇的不还是上头那帮人,跟迩香的枢机会有多大区别?”

    “政委在前面呢,你小心点,这是反动言论!”

    “怎么反动了?事实就是这样啊!”

    窃窃低语飘入奇丽耳中,跟这些天欧萝拉发来的报告合在一起,奇丽心说,这的确是道必须全力以赴的关卡。

    ………………

    贝塔城北面,冒险者区的酒馆座无虚席,人人都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完全没了往日欢声笑语,放浪形骸的气氛,像是被无形的阴云沉沉压着。

    看穿着像是魔法师的一男一女在角落里低语,男的一脸无奈:“卡塔蒙快回来了,等他回来再做决定吧,琪迪娜。”

    女的显得很紧张:“卡塔蒙回来了,意味着普雷尔公爵也回来了!等他回来,咱们还有好果子吃!?现在是离开这里的最后机会了雷兹林!”

    “为什么总是想着离开啊”,瘦弱的雷兹林身体蜷着,挤出深深的叹息:“共有制也没什么不好的啊,大家都有房子,有食物,再按贡献定待遇,生活上的事情完全不必担忧了嘛,真不明白你们这么义愤填膺的是为了什么。”

    “你的脑子在超算所里烧坏了吗!?”

    琪迪娜咬牙切齿的道:“什么共有制,跟神产制有区别?把所有财富都收缴上去,然后由教会那帮高层来定怎么分配,这不是一回事?”

    “该有什么待遇,贡献是多少,你能自己说了算?不还是那帮高层说了算?这都还是其次,凭什么该我得的财富,要跟其他人一起分享?”

    “当初搞什么贡献点数我就该明白的,现在贡献点数总是兑换不到想要的东西,还好我靠着黑市换了些金蒲耳,不然他们一句话,我辛辛苦苦挣下的点数就被抹消了!”

    “看看外面那些平民在喊什么,共有光荣,私产可耻!合着我自己挣钱自己花就是罪大恶极了?那些平民仗着官方支持,在大街上到处拦人审查,见着华贵一点的衣服就直接脱啊!现在大街上都没人敢穿丝绸和皮衣了!这简直太不可理喻,太疯狂了!”

    雷兹林不以为然:“官方也说这种事情不对,正在纠正嘛。”

    “纠正什么了?我看他们自己内部都在斗!维持秩序的纠察被平民围着骂,没两天就撤了!”

    琪迪娜用指关节急促的敲着桌子:“要继续呆在这里,只能等着上面给你发房子,发吃的穿的用的,你想要什么还得跟乞丐似的去要。以后不能买房子,不能置办自己的产业,一句话就能让你一无所有,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是哪里传的消息啊”,雷兹林摊手:“我们所长都说共有制要搞,但不会是你说的这个样子,不要被谣言蛊惑了啊。”

    “赤红女士的神谕”,琪迪娜抿着嘴说:“收到这个神谕的平民可不少。”

    雷兹林也有些疑惑:“可费共……我是说没有哪个枢机承认过啊。”

    他又道:“再说了毕竟这里能接触到很多玄奥的知识,我们是魔法师,追求魔法之道不是比什么财富更有意义吗?你啊,就是太计较这些事情。”

    “就你不计较!”

    琪迪娜恨恨的道:“我打听到了基建委正在讨论的级别待遇,像我这样的营建魔法师,只能住很小的单身公寓,每个月的吃穿用度点数只有平民的十倍,十倍!”

    她翻转手掌,嗤嗤笑道:“十倍啊!好高啊!换算成金蒲耳,我的月薪大概是五个金蒲耳!五个!这就是二级营建魔法师的待遇,真是优厚啊!”

    “不、不能这么算吧”,说到数字,雷兹林脑子格外清灵,正要跟她好好算帐,琪迪娜又道:“那要怎么算?我只知道,我现在去哈德朗的话,随便一项工程就能赚几百金蒲耳!”

    “外面对来自神陨高原的超凡者待遇从优啊,商业联合会,法师联合会,各家魔导工坊还有各个魔法师石匠会,都在拼命招人呢。猎头会的探子在贝塔城到处都是,怎么,没人找你谈过吗?”

    女魔法师一口啤酒灌下,呵出浓浓酒气,眯着眼睛说:“像你这种新……品种,法师联合会必定非常欢迎吧,一座魔法塔是少不了的。”

    “魔、魔法塔?”

    雷兹林吞了口唾沫:“那怎么可能?那是至少英雄级别的魔法师才有资格和力量拥有的产业啊。”

    “你就闷着头烧你的脑子吧”,琪迪娜怜悯的道:“外面正在搞的联合通讯网络,到处建通讯塔。只要跟法师联合会签协议,成为通讯魔法师,就能接受联合通讯委员会的资助,获得一座魔法塔。当然规模不会太大,而且跟通讯有关的生意,收入得归他们。”

    “那、那终究是魔法塔啊”,雷兹林目光迷离,拥有一座魔法塔,是任何一个魔法学徒和低阶魔法师的向往,这种向往足以让他们克服魔法之路上遇到的种种艰辛险阻。

    魔法塔代表着独立的空间、土地、实验室以及相应的财富,就是魔法师的个人王国,更是魔法师继续攀登魔法巅峰的起点。

    “是啊,那终究是魔法塔”,琪迪娜说:“在这里,你能拥有魔法塔吗?而且是永久属于你的,没有人只是用一个‘共有制’的理由,就能夺走的魔法塔?”

    雷兹林的内心还在挣扎:“但、但所长说,以后我们会有比其他魔法师更优厚的……”

    “空口许诺,谁都会啊”,琪迪娜冷哼。

    酒馆外忽然响起了清脆的嗓音,像是用什么魔导器放大了很多倍,即便被厚厚的墙壁和门窗阻挡,仍然清晰的传了进来。

    “同胞们,女士的呼唤你们难道还没有听到吗?放下你们对钱财,对奢靡生活的执着,那是让你们通向炼狱深渊的罪恶之门……”

    酒客们纷纷鼓噪……

    “怎么又开始了?让不让人清静了啊!”

    “这地方真他妈不能再待下去了!”

    “老板!你这里没有静音结界吗?”

    酒馆老板摊手:“你给金蒲耳……不,冒险点数吗?现在魔晶石那么贵!就当是嗡嗡叫的苍蝇吧!”

    酒客们无语,有个酒客嘴里骂着贱民,捋着袖子要出去干点什么,被旁人使劲拦住:“卫兵是向着他们的,别去触霉头,这些天不少人都被抓了。”

    那个酒客恨声骂道:“这酒没法喝了!谁他妈在厕所边上喝酒吃东西!呸!”

    “厕所都还是好的,再过一阵子就得变奴隶营了哦”,还有人冷冷的说,再引起众多酒客的共鸣。

    基本都是冒险者的酒客们纷纷嚷嚷的开始声讨,骂贱民的,骂费共的,骂普雷尔公爵的,什么都有。

    琪迪娜说:“看看,这是能继续呆下去的地方吗?”

    雷兹林仰起脖子灌了一大口啤酒,杯子咚的顿在桌上,他眼里的犹豫也完全消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岳风柳萱小说〕〔诸天万界修行记〕〔将军他怀了龙种〕〔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吻定情:傅少步〕〔神女至尊〕〔我还是凡人〕〔大唐神级小农民〕〔红尘黑刀〕〔绝代剑侠〕〔桃源农场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