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二四 神国的对决,说好的默契呢?
    “还真是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啊……”

    置身赤红神座,除了神座中心原本是华表所在的地方耸立起一座高台,被蒸盈云雾遮住,只看得到各色神色光华与熊熊燃烧的神火外,一切如旧,奇丽却生出沧海桑田的感觉。

    不为别的,她现在是肉身进入神国。

    在“招待所”里,小红说她是解决这场危机的关键,奇丽就有所觉悟了。

    小红是有些笨,严格说也就是心思单纯而已,还没蠢到不可救药。翘家之前,对假小红掌握神国这个可能性还是有所警惕,懂得留个后门。

    至于这个后门到底是什么,小红就打死也不愿直接说了,只说上去了自然会知道,还说连这点默契都没有咱们这摊子不如干脆散了的好。

    毕竟还是奇丽,不好用李奇的语气跟小红在招待所撕撸,而且心里也揣了那么点自得,的确,在这个世界,也只有自己跟小红最有默契了。

    奇丽就这么义无反顾的孤身探虎穴了……

    原本还在头痛要怎么上来,小红又说,虽然假小红知道有这么个后门,但依祂的尿性(当然也就是小红自己的尿性),并不认为奇丽就稳操胜券。相反,奇丽送货上门,祂应该还很高兴。

    奇丽有赤红正义,有尼尔瑟拉之美,有永恒之石和八百魔女。假小红能拿到的话,就有了伪神转正的稳固根基。

    这让奇丽又有些忐忑了,放开心防之前还特意问了一句:“你没学过空手道跆拳道柔道泰拳南拳北腿或者太极什么的吧?”

    听她这意思,一定是场昏天黑地的大战……

    将一直警惕和防备假小红的心灵屏障放下,果然,假小红如获至宝的降下银白神光,要将她整个人都挪到了神座上。毕竟神器都在奇丽身体上,只是灵体上去没什么意义。招待所这里是外层位面,可以直接肉身传送。

    奇丽选择了接受,整个人化光而上,第一次以肉身形态进入神国。

    “哈喽,我来了哟”,奇丽随口招呼着,朝还保留着的沙发区走去。

    神火微微摇曳,萝莉小红帽出现,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朝他招手。

    这当然是假小红,而且只是虚幻的投影。

    看来是要先礼后兵了……

    奇丽坐到她对面,跟投影对视,果然,面目完全一样,但眼中的光彩和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僵滞。

    “李奇,我等你很久了”,假小红说:“别急着琢磨怎么对付我,先跟我聊聊天。”

    难道战斗就是嘴炮吗?

    “好吧,聊什么呢?”

    奇丽信心满满,其他不好说,这一项就算是你的真身也别想赢过我啊。

    假小红摆出标准的空姐笑容:“说说……你的梦想吧。”

    奇丽一怔,这是准备诱惑我?关键是你有什么资格诱惑我啊?

    “你是真心要在费恩搞什么大同主义革命吗?”

    假小红说:“不,我一直都知道,你对大同主义的信仰,并不是那么坚定。”

    “最开始你只是被我逼迫着走这条道路,那时候你可没少抱怨失去了在异界作为主角声色犬马,恣意人生的机会。”

    “随着你净化一个个魔女,又将特蕾希娅一步步推上历史的潮头,你开始在认真思考革命之路了。但仍然有大部分原因,是我在上面压,魔女和信徒们在下面推。”

    “在亡者之域,你的觉悟的确升华了,但你也仍然在责问自己,这究竟是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就算正确,自己能不能坚持到那一天,到革命成功之前,又还会牺牲多少人。”

    “不要奇怪为什么我清楚这些,我虽然只是小红的一部分,但我拥有她完整的记忆,她任何感受,哪怕一丝一缕,我这里都能找到。”

    “你就是这么一边踌躇,一边前进。而你对欧萝拉、凯瑟琳、特蕾希娅、海瑟薇,甚至对我的欲念,甚至都成了你坚持前进的动力。你扪心自问,你对革命的信仰有多纯粹呢?”

    奇丽心中荡漾,却很清醒,冷冷的道:“我是凡人,心灵当然不会纯粹。一刹那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也就是说,半秒不到的时间,脑子里就会闪过四百个念头。这些念头既有高尚的,善良的,也有邪恶的,黑暗的。”

    “指责我脑子里闪过多少念头这是没意义的,评判一个人的标准,是看这个人在这些念头里抓住了哪个,选择把它说出来,做出来。并且持之以恒的说,日复一日的做。”

    “从念头看,我的信仰当然不纯粹,但我对念头的选择,我说的,我做的,以赤红革命者的标准来看,我问心无愧。”

    咳嗽了一下补充道:“当然,我承认在某些方面的确有些放纵,没有高标准严要求,但这里毕竟是费恩,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实际情况实际分析……”

    假小红讽刺道:“拿佛教的东西来说事,对理论工具的选用标准就是为自己的纵欲开脱,你还真是个纯粹的大同主义革命者呢。”

    奇丽反唇相讥:“对革命者的私生活吹毛求疵,由此否定他的革命意志和实际贡献,这是你们这种人……不,你这种心智模型的标准套路啊。”

    假小红说:“革命者本身就要接受更严苛的道德审视啊,毕竟在人们的心里,他就像是尊雕塑,甚至是位神祇,他必须每个细节都完美无瑕,才经得起信徒们的供奉和崇拜。”

    奇丽有力反击:“把革命者当作神祇供奉和崇拜的人,跟费恩的信徒不是一回事吗?又何必在意他们的看法?他们算不上人民的一分子。”

    “但问题是”,假小红说:“凡人大多如此啊,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说起革命者,脑子里弹指间闪过四百念,其中三百九十九念都是当神祇崇拜,只有一念算是理客中。没多少人可以总是抓住那一念,坚持那一念。”

    “按照你的标准,如果‘人民’的概念不包括他们,那人民也没几个了吧?”

    这个纯粹理性的假小红,虽然做事很蠢,嘴炮却很厉害!

    奇丽决定暂避锋芒:“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纯粹的革命者,当然更算不上意志坚定,大智大勇的革命领袖”,假小红说:“以你的本性而言,大同主义革命这条路是非常艰辛的,你自己也清楚,你并没有看清更远的道路。”

    “更矛盾的是,你还被我……另一部分的我压迫着,用那种无法摆脱的灵魂关联奴役着。你自己却又领导着凡人,进行推翻凡人压迫凡人,神祇压迫凡人的革命,这不是自相矛盾的吗?”

    “你现在不过是靠着男女的欲念,和另一部分的我的懵懂无知,来遮掩这样的矛盾。但你自己就置身这样的压迫里,你的本心真的相信,可以、也必须革命到底吗?”

    该死……戳中软肋了!

    小红啊,想想你把我叫成小白时候的嘴脸吧,这就是你给自己埋下的核地雷!

    奇丽不得不承认,就本心而言,这的确是个心结。

    她暗暗有些懊恼,这到底是谁身上有后门啊!小红你别是一人分饰两角,把我当肉送上来了吧!?

    假小红继续道:“现在如果有一个选择,让你可以像地球世界那些网络小说的主角一样,过上更自由更随心,不必背负什么责任的生活,而且你也不必为这样的选择付出任何代价,你会选吗?”

    这话让奇丽一笑,没等开口,假小红又道:“当然也有一点点代价,放弃另一部分的我。至于那些魔女,只要我们携手,可以给她们一个完美的交代。她们也可以和你一起摆脱被革命束缚的人生,和你一起享受既是你想要,她们作为凡人也愿意接受的幸福。”

    “这样的诱惑,对我实在无力啊”,奇丽哈哈笑了:“先不说我和作为凡人的小红有什么羁绊,我的那些部下,那些活着的,正在继续奉献热诚的部下,还有那些死去的,那些为了革命信仰而不惜牺牲的烈士,在你眼里就是零吗?”

    “作为凡人,我的确也想不劳而获,也想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每天三次或者五次,每次三个或者五个,但那仅仅只是我的一面。”

    “我的另一面是做正确的,有意义的事情,投身于让我的灵魂可以升华的伟大事业。这一面的动力,因为跟其他人的努力已经连结为一体,力量大到了足以让我克服凡人的诸多本性。”

    “这是无法度量,难以用理性计算的利害关系,你仅仅只是个纯粹理性的心智模型,你又怎么可以理解呢?”

    假小红淡淡的道:“但你这是自欺欺人,你被另一部分的我奴役着,你所谓的伟大事业,不过是向你跪舔的主人献媚,满足她的欢心。就算你跟她有争执,她也有退让,但在你看来不过是某种令你愉悦的私人情趣而已。”

    奇丽咬牙,你就直白说我抖m吧混蛋!

    “好吧,这个条件不接受的话,我还可以让步”,假小红果然是来谈判的:“你也明白,我的另一部分其实是没资格坐在这个神座上的。她作为凡人的本性是很难改变的,而且还奴役着你的灵魂。”

    “如果换成绝对理性的我,我就可以成为你完美的金手指,别忘了我拥有她的完整记忆,包括来自地球世界的知识。”

    “放弃掉她,这样你不仅可以摆脱灵魂被奴役的状态,还可以将革命大权掌握在手里。让革命之路完全照着你的心意走下去,而我,作为赤红女士,就相当于你的随身……神祇。”

    “不要担心我会奴役你,只要你摆脱了她的奴役,你的灵魂在这个世界就浑然无懈,相当于一个旅法师。”

    “当然,如果你放不下对她的欲念,我可以创造一个跟她身体和心灵一模一样的圣者,随你使用。”

    奇丽皱眉:“其他一切都不变?”

    假小红点头:“是的,一切都可以不变,只是少了她,不,只是她被代替了而已。”

    “哎呀,这个条件我倒挺心动的”,奇丽真诚的说:“老实说她除了惹麻烦捅篓子之外,还真没干过多少有用的事情。革命是她自己想搞的,却总是拖后腿。而且对我的态度也非常恶劣,甚至把我当成猫啊狗啊的使唤。”

    “等你给我弄出她的复制品,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她栓根狗链子然后抽得她生活不能自理……”

    假小红皱眉:“这的确是你真诚的心愿,但似乎你还有更多的念头是拒绝这个条件。”

    “懒得跟你一个人工智障啰嗦了!”

    奇丽一跳而起,身上正义神光喷涌:“我和她的灵魂关联要怎么处理,是我们之间的私人事务!在此之外,我的灵魂是完整和自由的!”

    “最初我的确动摇过,可我在这个世界印下的每一个足迹,都在坚定我的信念,这不是什么交易能够撼动的!”

    提尔之柄滋的喷吐出淡金剑芒,奇丽大呼:“现在,退散吧!邪魔!”

    蓬的一声闷响,奇丽摔在地上,四肢大张,脸紧紧贴着地板,正义神力尽皆消散。

    “真是无智的举动”,假小红依旧盘腿坐在沙发上,漠然的道:“神国是我的,你的正义神力也要连结到神座才能被世界承认,居然想用这样的力量来打败我?”

    奇丽被无形之力压得死死的,在心底大叫:“你个混蛋小红,说好的后门呢?我们的默契呢!?按你的尿性,不该是莽一波就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