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好啊小花仙〕〔这个皇后我不当〕〔逃债甜心,赖上瘾〕〔天堂派出所〕〔林海神鹰〕〔神级奶爸〕〔锦堂归燕〕〔仙帝再世〕〔人心鬼胎〕〔剑尊武圣〕〔空间之弃妇也悠闲〕〔舌尖上的诸天神器〕〔先砍一刀〕〔修真高手的田园生〕〔我从不开挂〕〔杏林春暖马走日〕〔强迫症也有春天〕〔灵气复苏个鬼〕〔无敌天帝〕〔史上最强天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三五 新秩序的两个原则和两个目标
    “退钱!退钱!退我们的金蒲耳!”

    贝塔城安妮广场,数千冒险者聚在一起高声呼喊。

    作为有超凡之力的冒险者,他们可不仅仅只是叫嚷。广场上空的魔法礼花此起彼伏,用各色光华拼成“退钱”的炫彩大字,德鲁伊们变成狗熊海豹之类的动物,泼上红油漆扮成血肉模糊的样子,爪子举着或者嘴里叼着“还我血汗钱”的牌子。

    当然他们并没有对地板、雕塑乃至服务中心之类的公共设施,或者接待员出手,也没有阻止其他不想跟他们掺和的冒险者进服务大厅。

    并不是他们素质够高或者怒火不足,昨天他们企图这么做的时候,战斗魔法师、魔武士还有夏安迪亚圣武士用催泪弹和可以连续发射蛛网术、麻痹术的魔导枪收拾了他们,还抓出了好些暗中下黑手的破坏分子,在真言律令的神术下吐露了企图制造血腥冲突的阴谋。

    别有用心者的阴谋并不影响这些冒险者的诉求,今天他们继续行动,只是不敢再那么粗暴和肆无忌惮了。

    服务大厅里,由高阶冒险者和德高望重的队长们组成代表团,跟冒险者服务中心谈判。

    “谁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你们低价从外面买进来,再定了很高的点数卖给我们?你们就是神陨高原上最大最黑心的商人!我们不要东西,只要金蒲耳!把金蒲耳按原来的兑换比例退给我们!”

    “别跟我们解释!你们根本没有信用!我们在这里给你们流血流汗做牛做马,非但没有报酬,还想搞神产制没收我们的财产!我们惹不起你们总躲得起吧?我们走!可走之前你们得把冒险点数折成金蒲耳退给我们,这个要求天经地义!”

    “你当然做不了主,让上面的人来!从昨天到今天,贝塔城没有一个枢机出面,他们心虚成这个样子了吗?”

    冒险者代表们围着几个少女,义愤填膺的嚷着,某个赤露上身的冒险者挤出人群,对一个少女说:“丽特安妮,我也知道你不是管事的,把你们的头儿叫出来吧。现在我们还只是在这里请愿,等大家跑去统合区找城主甚至普雷尔公爵的时候,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就难说了。”

    丽特安妮啊的叫了一声:“戴克,你身上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

    戴克拍着从肩窝到胸口的疤痕说,愤然的道:“这是在亡灵战争里留下的伤疤,这是我为贝塔城效力的证明!可我,还有其他受伤的甚至死去的同伴换来了什么呢?要没收我们的财产分给那些平民!现在我们只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金蒲耳,然后离开这个充满了谎言和欺骗的地方!”

    冒险者们纷纷叫好,丽特安妮叹道:“戴克,你这是史莱姆血肉增生后遗症吧,应该留在这里继续治疗的。”

    戴克冷笑:“留在这里,变成一无所有的佣兵,等着你们施舍吃喝和住处?”

    “神产制只是破坏分子的谣言,共有制什么的,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丽特安妮努力劝说:“公爵已经回来了,正在跟城主他们讨论新的制度,出发点肯定是让贝塔城和神陨高原更兴旺,成为让所有人安居乐业的幸福家园,大家应该多一些耐心和信心。”

    “幸福家园?”

    戴克哈哈笑道:“就算是吧,也不是我们的,是赤红女士信徒的幸福家园。中央街道的事情,到现在还没个交代呢。我们这些信仰其他神祇的,就是被剥削压榨的异端。”

    冒险者鼓噪起来,丽特安妮和其他接待员一时也再难劝下去。

    就在冒险者代表的声浪越来越高时,一个斜马尾的紫发少女从楼上走了下来。

    “艾克托委员……”

    接待员们都松了口气,这是发计委的首席委员妮可-艾克托。

    “要退钱是吧”,前阵子妮可满脸愁云,现在却光彩耀人,显得格外精神,马尾跟着脚步一同轻盈跳动。

    她来到冒险者代表前,豪迈的挥手:“退!有多少退多少!”

    戴克跟其他人都呆了呆,一时不敢相信他们的目标就这么轻易的达成了。

    有人不放心的问:“是按原来的比例?”

    妮可斩钉截铁:“当然!”

    还有人以恶意揣测:“别是用银便士甚至铜币凑数吧?我们只要金蒲耳!”

    妮可笑道:“那就是说商业神殿的记名金票也不要了?”

    还有这个选项!?

    连戴克都激动了,记名金票是商业神殿为了确保大额金蒲耳持有人的安全推出的,只能本人到神殿去兑换现金。有了这玩意,不必随身带几大麻袋金币,被人抢去也不怕。

    还有冒险者得寸进尺:“我们要退开拓骑士证书!”

    这个证书是当初贝塔城为了收拢金蒲耳推出的,拥有这份证书,就拥有相当于骑士的领地和待遇,但没有真正的领地和领民,真正的实惠也就落在用冒险点数兑换物资的时候有折扣而已。

    不少冒险者当时觉得贝塔城很有前途,所以买了这个证书。现在形势大变,他们想离开这里,自然要把这笔“不良资产”变现。

    妮可小手一挥,斜马尾甩了起来:“退!照样退!”

    接待员们听得心惊胆战,她们都清楚冒险点数的兑换状况。这段时间贝塔城各个部门拼命生产,妮可也到处筹集,用各种物资勉强应付,更别说金蒲耳了。

    “妮可……”

    丽特安妮跟妮可关系很好,凑到她身边耳语:“不要随便开玩笑啊,这事可了不得,我们哪来这么多金蒲耳?”

    妮可笑着摇头:“我哪来权力做这个决定啊,总枢机他们刚开完会,这是他们做出的第一个决议,马上就要全城全域广播了。”

    “真的?”

    丽特安妮先是瞠目,再恍然,看来总枢机在瓦伦丁狠狠大刮了一笔的传闻是真的,肯定弄来了足以兑换所有冒险点数的金蒲耳。

    但她又担忧的道:“可这么一来,大部分冒险者都会离开的。”

    “真心想走的,勉强留下也没意思”,妮可毫不在意:“趁这个机会,正好鉴别一下这些家伙的良心。”

    两人嘀咕的时候,冒险者已经沸腾起来了。有的追问具体时间,有的想马上兑现,乱成一团。

    妮可咳嗽一声再道:“退是能退,可你们得想好了,必须销户才能退,而且得连着随身助手一起退。”

    “一旦在冒险者服务中心销户,不再是神陨高原的注册冒险者,就成了这里的外人。我们马上要推出新的制度,所有注册冒险者都会改为正式居民。到时候你们就不再享有正式居民的待遇,只能算成外籍人员,那时候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冒险者都哄笑出声,到时候?

    “我们要去投奔曙光女皇,谁还呆在这个鬼地方啊!”

    “成了正式居民,然后跟那些平民一个待遇?我们的脑子可没被尸鬼吃了!”

    “新的制度不就是神产制吗?谁敢跟你们是自己人。”

    戴克的嗓门最大:“反悔?我要反悔,就让我用舌头把这里的地板舔三遍,每一寸都不落下!以西凡纳斯之名起誓!”

    妮可懒得理他们,交代接待员:“你们马上做准备,其他接待员也会过来加班。今天服务中心不关门,哪怕忙通宵,都要处理完冒险者的销户工作。”

    她招呼丽特安妮:“跟我上楼去处理边防海关的事情。”

    两人上楼的时候,大厅的屏幕上,萝莉小红已经开始播报重要新闻,正是妮可刚才说到的事情。广场上的冒险者们欢声如雷,庆祝着他们的胜利。

    到了二楼,坐在通讯台边,丽特安妮不安的道:“妮可,怎么感觉在急着赶冒险者离开呢?这会走多少人啊?”

    “肯定会走很多人的,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妮可得意的晃着马尾:“至于为什么这么急,得从那些不坚定的家伙们身上狠狠刮一笔啊,真以为能舒舒服服的跳槽?”

    通讯台边的屏幕也在播报新闻,小红宣布的事情让丽特安妮的眼睛又瞪圆了。

    “鉴于神陨高原发生了多起邪神信徒渗透破坏的严重事件,自即日起,神陨高原将全面封锁边境,所有人员必须通过官方设立的陆地、天空交通站,以及传送点进出神陨高原。任何未经官方许可的出入境行为,包括且不限于陆地、天空和传送等方式,都将视为非法行为。”

    丽特安妮问:“这、这是要强制那些冒险者留下吗?”

    “怎么会强制留下呢?”

    妮可说:“不是说了吗?想走就必须从咱们设立的交通站和传送点走,不过呢……”

    她狡黠的一笑:“正式居民是不要钱的,外籍人员嘛,交通费会很贵的。坐双头龟班车便宜点,十个金蒲耳内吧。坐狮鹫和角鹰兽的班鸟,几十个金蒲耳,传送的话再翻一倍。”

    “呃呃……”丽特安妮一时不适应这位一听到商人说赚钱就跳脚的赤红圣武士居然会是这副嘴脸:“这样好吗?刚刚很大度的把金蒲耳退给了冒险者,又通过交通费收回来?”

    “这是用经济杠杆挽留那些还不坚定的冒险者啊”,妮可说:“至于那些铁了心要走的,其实都抱着亏了老本也要离开的心思,这点金蒲耳他们承受得起。”

    她咬着牙说:“更重要的是,之前他们用冒险点数换的东西,我们给足了优惠,比在其他地方便宜多了。现在不狠狠刮他们一笔,我就念头不通达啊!”

    丽特安妮讷讷的道:“您不是……”

    “怎么?觉得我跟那些黑心商人一样?”

    妮可昂首挺胸,浑身充盈着神圣气息,正气凛然的说:“为了集体的利益牺牲良心,这样的事情是正义的!就像我跟那个黑心小龙女战斗一样,不管用上什么卑劣的手段,我的良心都不会痛!”

    “是是”,丽特安妮如鸡啄米般的点头。

    小红还在继续播报,说到的事情让广场上的冒险者们心思乱了。

    “费共即将在神陨高原上建立正式的秩序,三天后的大会将做出具体决议。作为秩序创建者和守护者,费共表示,新秩序将一如既往的贯彻在神陨高原上为每一个人创造幸福美好家园的精神,当然前提是必须认同每个善良者都有权追求幸福,并且不伤害彼此的原则。”

    “由这样的原则,费共确认,新秩序将以公有制为基础,一切财富都归认同幸福原则,认同新秩序的人民所有。”

    “费共特别强调,这样的公有制与神产制的最大区别是,公有制是确保一切人民,不论级别,不论强弱,不分信仰,都能最大限度的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而不是向神祇奉献。费共和赤红女士致力于守护这样的秩序,而不是通过公有制压迫和剥削人民。”

    “大家会问,我们怎么知道公有制是确保人民幸福,而不是对神产制的涂抹妆扮呢?答案很简单,费共将施行的公有制,虽然细节还在讨论和完善中,但有两个原则是绝对不会动摇的。”

    “第一个原则是,新秩序下的人民,不论老弱病残,每个人都享有最基本的生存权利。每个人都有足够的食物、衣物、住房和必要的生活物资,每个人都能吃饱穿暖,有独立住房,并且拥有作为独立自主的人的必要尊严。”

    “第二个原则是,新秩序下的人民,都拥有按照贡献获得报酬的基本权利。强者可以实现自己的最大价值,弱者可以靠辛勤劳动追求更多的报酬,这也是亘古以来不变的法则,新秩序下这个法则不仅有效,还会让它更公平。”

    “在这两个原则之外,新秩序还确立了两个目标。一个是建立可以推动大家不断成长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足够的资源和条件获得超凡之力。为此我们将建立学校和学院,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超凡教育。”

    “另一个目标是给所有人创造发挥自己才能的空间,让每个人都可以各尽所能,过上自己希望希望的生活。弱者可以变强,强者可以更强,同时强者也不会压迫和剥削弱者,而是帮助弱者,一同走上幸福之路。”

    戴克和白杨小队的队员们一同看着屏幕,戴克不屑的道:“这不过是费共想挽留我们的小小伎俩,大家不要被这些假话动摇了!”

    队员意见纷纷,有的附和戴克,也有的迟疑,还有的已经动摇了。

    “是啊,先有中央街道的事件,咱们又聚在一起抗议,费共才跳出来说话。这明显是被咱们逼的,这些话不过是应付场面,还想着让咱们留下来。”

    “可费共到目前为止,只要是官方宣布的事情,都是靠谱的啊。之前那些神产制的说法,官方并没有认同嘛。”

    “金蒲耳也退给我们了,老实说本来我一点也不抱希望的。不管是教会的祭司老爷,还是王国公国的贵族老爷,什么时候这么善良这么好说话了?”

    “之前不管是建聚落,还是打仗,费共在待遇上面可没亏待咱们啊。阵亡的兄弟姐妹,遗属的抚恤都没落下,还专门建了个冒险者烈士公墓,请了终亡教会去守护。”

    “如果费共说的那两个原则是真的,就算是公有制也没什么顾虑了啊。咱们要跑去其他地方,挣多少金蒲耳也总有花完的时候,等老了病了残了,干不动了,要怎么养老,不是咱们都在下意识回避的事情吗?多少冒险者晚景凄凉啊,能幸福的终老而去,这才是咱们冒险者最向往的人生吧?”

    “那都得多少年以后的事了啊,他们嘴皮一张就来,到时候不守信你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怎么是以后的事呢?队长,等你离开这了,身上的伤再出什么问题,恐怕就得花金蒲耳治了吧?呆在这里的话,医院应该会负责到底的。”

    种种意见在戴克心头滚滚而来,最终坚定的道:“大家难道忘了冒险者的终极法则了吗?外人都是不可靠的,只有信自己,信伙伴!我们不能把未来交给别人掌握,我们想要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去挣,这才是最可靠的!”

    他挥手说:“现在咱们就去销户!拖得久了谁知道还有什么变故。”

    队员们面面相觑,不少人还在犹豫。

    戴克用热切的语气说:“我跟几个队长都约好了,咱们一起去投奔曙光女皇。有消息灵通的队长说,瓦伦丁要建帝都,西方还有战事,北方有冰原矮人作乱要平定,东方贝努因大沙漠也出现了规模很大的遗迹,总之机会多的是!”

    “神陨高原这个地方,遗迹和地下城都被翻烂了,更深入的地方也不是咱们这个级别能去碰的,还蹲在这里能干什么,难道真的要变成农夫,种一辈子麦子!?”

    原本很多队员都是这么想的,他们跑到神陨高原是想求个安宁祥和的生活,不过现在心态已经变了很多。

    戴克拍了拍前些日子买的冒险者腰带,里面有他的全套武器:“有这些家伙,咱们比以前强大得多!能干更多活!”

    队员们被说服了,跟着戴克一同进了大厅销户。

    接待戴克的还是个熟人,夜光安妮……

    “我点下去,就真的销户了哦”,夜光安妮见是熟人,还好心的问了一句。

    “别啰嗦!”

    戴克皱眉道:“每次见到你们,总是笑得那么恶心,想到能摆脱你们那张笑脸,我就松了口长气。”

    当然,欧萝拉、小菲和小红的笑脸都存在记录晶片里,等离开这里,再买个幻景机,就能终生拥有啦。

    “那就再见……不,永远不见吧!”

    夜光安妮也怒了:“以后啊,就算你再跑回来,就算你舔我鞋子,也别想我对着你笑!”

    “谁稀罕……”

    戴克嘀咕着,目光就盯着夜光安妮掏出的金票了。

    “走走!离开这里,海阔天空啊!”

    两千多金蒲耳在身,虽然只是薄薄的金票,戴克却感觉沉甸甸的。

    带着这份沉重感和对新生活的憧憬,白杨小队前往贝塔城外的传送点。有这么多金蒲耳,别说要花十多天才能出境的班车,就连班鸟都觉得慢腾腾的。

    传送点外,预料中的排队长龙并没看到,一块醒目的传送价格表让戴克等人瞠目结舌。

    按级别收费,每级五十金蒲耳!

    算起来四级巡林客的戴克,就得掏两百金蒲耳!

    换在以前,两百金蒲耳就是两千冒险点数……不对,一次性充值多的话能优惠到两千四百点,他身上那条由军团武装简化来的冒险者腰带也才四百点数。

    即便戴克荷包鼓鼓,这个价格也让他无比肉痛,他可是计算好了每个金蒲耳的开销,连养老的宅邸都盘算好了。

    其他队员更是连连摇头,纷纷说不如去坐便宜的班鸟甚至班车。

    “班车一级三个金蒲耳,班鸟一级十个金蒲耳”,传送点的售票员很好心的给他们报了价格。

    班鸟的价格还能承受,但也只是对戴克而言,很多身上只有百来个金蒲耳的队员已经在打退堂鼓了。

    戴克骂道:“这帮混蛋,就是在故意刁难我们!我们不能就这么认输了!”

    小队最终决定去坐班车,用戴克的话说,大家一路说说笑笑,欣赏风光,也算是放松了。

    离开了跟传送堡垒一模一样的传送点,正往双头龟车的车站走去,一个兜帽长袍客拦住他们,蜷着身子,贼兮兮的说:“要传送吗?去铁冠城一人一级二十金蒲耳。”

    黑传送!?

    戴克还有些犹豫,刚才小红发布的公告说得很清楚,现在禁止一切私人传送,被发现了,哪怕是传送走了,也要被列为通缉犯。为了二百金蒲耳,被这么强大的势力通缉,实在犯不着。

    那个魔法师说:“那么就买集体传送卷轴吧,我正好有一个。三百金蒲耳,直线距离两千公里,方向自己把握。虽然还没办法直接传送出神陨高原,但离边境也不远了,可以自己走出去。费共虽然很强,也不可能监视到所有边境。”

    小队有二十多个人,这个价格平摊下来很便宜了,戴克很狐疑:“卷轴是真的?”

    “你们这么多人,肯定有懂鉴定的”,魔法师掏出一个魔法卷轴,样式很古老。现在魔导技术发展起来,这种卷轴很少用了,毕竟价格太高,还是一次性的,很多拥有者都不得不低价出手。

    的确有懂魔法物品鉴定的队员,躲到路边角落里仔细查看后,确认是真的,而且还有效力。

    戴克还不放心的问:“你就不怕被抓到?”

    魔法师用愤慨的语气说:“人人都不满费共的做法,能把大家都抓起来吗?我也是在帮助受难的同胞离开这块罪恶之地!”

    这是个同志!

    戴克放下了心,跟大家凑足了钱,赶紧去找隐秘地方了。

    魔法师目送他们离去,身躯缓缓挺直,兜帽里露出一张削瘦阴郁的中年人面孔,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总算把最后一张存货处理了,而且也没有违反法令……”

    魔法师正如释重负,远处几辆魔龟车奔了过来,打头车上一个穿着灰色执法者制服的圣武士喊道:“山德鲁,我们又侦测到了一处传送术的波动,赶紧跟我们去定位!”

    魔法师兜帽一掀,露出锃亮的光头,整个人的气质顿时变得明朗:“好的,拉尔夫队长!”

    光芒闪烁,涟漪扩展,戴克等人还没来得及打量四周,更来不及欢呼庆贺,个个都脚下一空,噗通栽进水里。

    “这是……”

    抹掉脸上的水,戴克整个人猛然僵住,这周围的环境,似乎很眼熟啊。

    有队员认了出来:“这不是我们上次扫黑行动的时候,被传送错了的地方吗?”

    “这还是神陨高原啊!而且是最南面的地方!跟哪里都不挨着!”

    戴克大叫:“我们被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伏命葬世〕〔医妃有毒:王爷,〕〔重生之剑神〕〔财运天降〕〔豪门大佬求放过[穿〕〔陛下息怒〕〔通天劫途〕〔霸道小叔,请轻撩〕〔星际绿化大师〕〔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