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三八 大会前夜,为何而分别
    出了办公室,已经是深夜。夜风微拂,凯恩感觉全身冰凉,才发现汗水已经浸透了内衣。

    他怎么也没想到,圆钩是跟他谈加入情报局的事情。

    “错,他是在审查你。”

    谎言之子的声音从心底里跳出来,吓得他打了个哆嗦。之前进到统合区后,谎言之子就再没了动静。

    他惊恐的回应:“既然知道是审查,你怎么还跳出来?”

    “当然是没事了我才出来啊,我早就说过,没有问题的”,谎言之子的语气含着点自得,听得出刚才的审查绝对不是它说的那么轻松。

    “那个光头局长并没有动用神力,只是在用凡人的方式核对你的细节。口音、表情、说话的语气、姿态,什么都没放过。”

    谎言之子少有的赞叹道:“那个家伙拥有完全非人的冷静,甚至超脱了凡人之心,却又能维持着对凡人之心的关联。如果是平常的间谍,或者其他职业者用魔法和神术伪装,只要没有传奇之力,都很难逃过他的眼睛。”

    没用神力?那真正在审核自己的是谁?那个后面进来的女人?

    “那个女人啊,挺漂亮的哦,你居然没有动心,还想着你的小护士?那是个堕落祭司,我猜得没错的话,她曾经是虐待女神的高阶祭司。现在改信不完全,身上还沾染着虐待女神的气息。”

    “她给你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对吧?没错,她以前就擅长通过制造*的痛苦来压迫灵魂,现在她只是用言语和动作来挤压灵魂,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泄露出一些灵魂气息。对付其他人很有效,对付我嘛,那是远远不够的。”

    “真正动用神力审查你的,是最后进来的那个军官。怎么,以为那个人只是找光头谈工作的?工作应该是真的,可以顺带做审查啊。”

    “那是个旗手,没错,和你在军团里的直接上司大队政委是一个职业。只不过你的上司和你一样,工作都是关怀和爱护士兵,鼓舞士兵的士气,战斗的时候也身先士卒。但你也知道,这仅仅只是在践行旗手职业的前一句信条,后一句信条就是审查信仰是否坚定,灵魂是否真实。”

    想到跟那个旗手的互动,凯恩感觉又裹了一身汗。

    旗手先是热情赞扬他的英勇和坚定,忽然冷下了脸,指责他总是不计生死的蛮干,在并不需要付出生命代价的情况下也表现得很冲动,违背了赤红职业者正视客观现实,对智慧、力量和勇气都一视同仁的要求,是在对官兵做不好的示范。

    那时候凯恩灵魂颤栗,好一阵说不出话,光头局长打圆场说所以还需要学习提高,才应付过去。

    谎言之子说:“是的,他指责你的时候就用上神术,我能感觉到强大的力量冲刷着你的灵魂,要把隐藏在深处的杂质翻出来。”

    凯恩咬牙闭眼,那时候能翻出来也好,痛苦的煎熬也就到头了。

    谎言之子呵呵轻笑:“很遗憾,他的力量还是不够。如果是传奇级别的旗手,我说不定真的藏不住了。仅仅只是四级,很容易对付,我只需要缩到你的灵魂深处就行。外面可能会留着一丝气息,但不是他能发现的。”

    凯恩先是庆幸,再是愤怒。

    就算你躲过了情报局和旗手的审查,掩盖了半魔人是来联络你的真相,麦戈尔也不会放过你的!

    “麦戈尔为什么要跟我作对啊?”

    谎言之子说:“为了区区一个半魔人手下?还不是直属手下,就是个临时拉来办事的倒霉蛋。”

    “凯恩,你通过了审查,肯定会平步青云。到时候身份不一样了,在麦戈尔眼里的价值也就更高了。只要放出愿意继续跟他合作的信号,他会耐心等下去的,毕竟他现在的重点不在这里。”

    “没错,在你完全没有记忆的那些时间里,我做了一些事情,确保麦戈尔能知道我的进展和想法,所以不必担心他。”

    凯恩在心底叫道,你这个……恶魔!

    “不,认真的说,我更近于魔鬼才对”,谎言之子严肃的纠正,又接着说:“只要你答应那个局长的要求,加入情报局,我保证会征得你的同意后再拿回身体的控制权。”

    我才不想当刺客、杀手或者间谍!

    凯恩愤然的道,只有血火战场,只有在生死之间挣扎,他才能感觉到真实。

    这个情报局,显而易见就是干见不得光的勾当,他怎么可能同意?

    谎言之子耐心的劝说:“好好想想,只有这样你才更安全,我也能更接近真相,这是对我们两个都有好处的事情。”

    凯恩坚定的回绝,休想!

    小楼下,他就顾着跟谎言之子对话,整个人看上去怔怔的,直到一个人第三次喊他,才回过神来。

    刹那间他汗毛都立了起来,是那个旗手!

    “我是组织部的,丹希特上尉,不好意思,刚才对你用了神术”,对方显然把他的反应看作是刚才的后遗症,歉疚的道:“回去泡个热水澡,喝点啤酒,饱饱睡一觉就没事了。”

    “是……”

    凯恩下意识的行军礼,手举到一半骤然僵住:“上尉?”

    他这个中队政委仅仅只是中尉啊?

    旗手笑着说:“作为补偿,提前告诉你两件好消息,第一件就是你晋升了。”

    凯恩差点高兴得叫出声,可谎言之子跟着在心底说了声恭喜,又让他没了一丝喜意。

    “第二件呢”,旗手接着说:“你已经当选费共第一次全体代表大会的代表,出席后天召开的大会。”

    凯恩心神摇曳,参加全体代表大会!?

    他苦涩的道:“我听说……必须是英雄级别……”

    “专门给你这样的英雄留了席位”,旗手把一串钥匙递给他:“军团给你在西区军人之家配了一套宿舍,虽然不大,该有的都有。等会有车送你过去,明天也不要乱跑,组织部会派人来跟你交代参加会议的注意事项。”

    旗手向他行了个军礼:“认真聆听中央的指示,向中央倾述你的心声吧,丹希特代表!”

    被车送到军人宿舍,进了分配给他的单身套房。泡完了澡,灌了半肚子啤酒,瘫在沙发上,凯恩还没从强烈的不真实感里挣脱出来。

    “我都没想到啊,凯恩,是白天医生护士都在说的那个大会吗?那个要全面阐述教义,澄清信条,宣布若干重要事项的大会?”

    谎言之子一直在他心底念叨:“干得好凯恩!你在病床上的狠狠一击,把我们送进了费共的高层,很快我们就能窥探到费共这个教会的真面目了!”

    凯恩痛苦的想:“然后呢?再让我背叛这一切!?”

    “或许……”

    谎言之子说:“但也不要绝望,真相肯定不会那么简单。我对他们是用什么方法来编织谎言,催生出信仰之力非常感兴趣,而且他们能做到哪一步,也让我非常好奇。”

    凯恩呆呆的看着夜景,忽然生起强烈的期待。

    他期待在大会上发现自己的信仰全都是谎言,期待费共并不是带领着凡人走向正义和真理之路,而仅仅只是谎言之子的同行。

    ………………

    “你们三个终于凑到了一起,都闯下了一番事业,你却要大家回老家。弗洛多,你经历了什么啊?”

    贝塔城北区的冒险者酒馆里,三个半身人相对无语,换上便装的梅恩后面才到,听山姆说完情况,才明白气氛为什么不对。

    皮克瞬间眉飞色舞,大鼻头上泛起了酒糟般的红晕:“是啊,我和诺里艾正在筹备新节目呢,那家伙终于接受了在节目名称上冠上我的名字,我们俩联手,必定能红遍整个费恩!弗洛多,你要我们回红石干什么,继续去抓那些虫子吗?”

    “新节目?”

    梅恩好奇的问:“之前我和山姆接你出狱的时候,你不是说在亡灵之域的冒险足够震惊世界了吗?”

    “呃……那个……”

    皮克转了转眼珠哈哈笑道:“那是机密,我跟当事人订下了冥河誓约,绝对不能说的!”

    “是被严厉警告了不准编造吧”,梅恩笑道:“不然怎么会被关到监狱里呢?妨碍公共秩序这个罪名,就是律法部那些人用来对付你们这些满口胡言乱语的家伙。”

    “梅恩你太小瞧我了!我们是跟死神……”

    皮克刚说了两个字就赶紧捂住嘴巴,左右看看,像是随时会有人跳出来砍掉他脑袋一样。

    梅恩再道:“好了,听听弗洛多怎么说吧,既然是这么重大的决定,总得跟大家说清楚啊。”

    “我经历了什么……”

    弗洛多一口灌下小半杯啤酒,目光迷离的说:“我经历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我亲眼见到了最可怕的力量。”

    山姆握着拳头说:“如果你说是贝利诺王子……不,贝利诺王在克斯特王国干的事情,为什么不把戈米斯也带回来呢?为什么不呆在这里,和我们一起为消灭那样的罪恶而努力呢?”

    “这里也发生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伪装得很巧妙所以你们并没有察觉而已”,弗洛多摇着头说:“至于戈米斯,他的灵魂已经被那股力量吞噬,完全不是以前那个戈米斯了。”

    “他现在是国王的第三侍从,纠集了整个王国的盗贼和杀手公会,到处打砸抢烧,为他的国王搜刮金蒲耳、魔导器,顺带也为他自己搜刮所有看得入眼的人和东西。”

    说到戈米斯,弗洛多眼里闪过无尽的痛苦。

    他想起了那天晚上,戈米斯带着他又去了那家酒馆。那家曾经报出贝利诺王子的名号,却被酒保嗤之以鼻的酒吧。

    戈米斯在那里用小刀一点点的把酒保的脑袋割了下来,又亲手砸烂了每一张桌子,每一桶酒,然后丢下火把,把酒馆连带着半条街都烧了。

    当时自己怎么劝也劝不住,戈米斯用血红的眼睛盯着他说:“你被嘲笑的时候,难道没想过这么做吗?为什么还要拦我?你跟其他人没什么区别,都是虚伪得令人恶心的家伙!”

    弗洛多终于醒悟,以前的戈米斯已经死了,跟贝利诺国王一样,被残虐之神的力量吞噬了灵魂。

    原本他花了很大功夫才消除了贝利诺的猜疑,留在戈米斯身边,观察贝利诺在克斯特所做的一切。当戈米斯堕入黑暗后,他没办法再待下去了。

    昨天他回到神陨高原,得知了中央街道事件,听了小红的通告,他就先去辞了情报局的特工工作,再找山姆和皮克,想带着他们回红石的老家。

    山姆说:“你是在为情报局打探克斯特王国的情况啊,那不是说我们要对付克斯特了?等打败了统治克斯特的邪神,戈米斯就有救了啊!”

    “我们?”

    弗洛多揉着额头说:“看啊,你们也已经被神祇的力量侵蚀了,下意识的把自己当作这个地方的一部分。”

    “这有什么不对呢?”梅恩问:“难道你以为这里跟克斯特王国是一样的?”

    “当然是一样的!”

    弗洛多从皮包里掏出什么东西,啪的拍在桌子上:“看看这份布告,说什么神爱凡人,赐福于凡人。凡人信奉神祇,万众一心,奉献一切,建立地上神国。稍稍换个说法,不就是费共之前发布的公告吗?”

    山姆严肃的摇头:“弗洛多,你应该明白,这里的公有制跟克斯特的神产制不是一回事。”

    “或许吧”,弗洛多摇头:“但为什么要公有?每个人的财产属于自己,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不管把道理说得多好听,把未来描绘得多动人,把这个天经地义的道理推翻,就意味着一切都是谎言!”

    英俊的半身人少年,眼瞳原本很清澈,现在却显得浑浊而迷茫:“我在克斯特看到了太多,那些没有足够本钱贿赂官员和祭司的人,男人被抓起来,像奴隶一样劳动,女人被……比奴隶还要惨。曾经是麦田或者草原的大地失去了颜色,河水小溪都变得猩红,飘满了残缺的尸体。”

    “贝利诺把一座座城市变成了军营,疯狂的搜集和挖掘各种材料,他的祭司用传声术,就像贝塔城这里的大喇叭一样,成天翻来覆去的唱着赞歌,吹嘘着等地上神国建成的那一天,人人都能拥有永恒的幸福。”

    弗洛多扫视伙伴和梅恩,痛切的道:“用无比美好的口号,掩饰他们掠夺人们财富甚至生命的罪行,这不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在克斯特,这样的事情不加掩盖,在这里,只是变得温和了一些,但也更迷惑人啊!”

    梅恩喃喃的道:“克斯特那个地方……变得那么可怕了吗?”

    她还记得跟格……那个人,还有四个半身人伙伴,在克斯特王都遇到妮可的那一幕幕景象,那原本也是个充满了活力的国度啊。

    “弗洛多!不许你污蔑我们的事业!”

    山姆生气了:“我们在这里呆了很久了,贝塔城还有费共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

    “那为什么这里一定也要用公有制?”

    弗洛多冷声反问:“就算它跟神产制不同,但终究否定了凡人的财富应该归于自己的真理不是吗?连这样亘古不变的法则都要否定,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改变的呢?”

    皮克耸肩道:“只要可以直播我的冒险节目,然后能吃饱穿暖,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啊。”

    山姆叹道:“这个跟梅恩以前说过的圣武士教团里大家分享财富和食物,不是一回事吗?为什么就认定是邪恶的呢?”

    “圣武士开创了新的秩序了吗?不还是分裂了,就像格……”

    弗洛多说到这赶紧闭嘴,梅恩摇头说:“没关系,我能受得了。”

    说是这么说,弗洛多还是换了话题:“我们回去还是有事干啊,我刚收到红石那边的消息,说我们老家那个地方被划到了希尔维的公爵领地里,压在我们头上的那个城主被赶走了。”

    他眼里闪动着憧憬的目光:“希尔维正在召集本地的职业者,像我这样的,在村子里有很多土地,应该能得到爵士的爵位吧。”

    他对山姆和皮克热切的说:“回去跟我一起干吧,我们一起把家乡建设得好好的。我们出来只是冒险,最终不还是要回老家吗?泰索洛斯不是说过吗?回到家乡,老死在出生的地方,这才是半身人应该有的完整人生啊。”

    山姆和皮克相对无语,梅恩问:“弗洛多,爵士什么的,对你这么重要吗?”

    弗洛多笑道:“当初我们出来,不就是因为格……可以当公主的侍从吗?”

    “如果你觉得那样就好的话,我不反对,我会给你送别的”,梅恩看向山姆:“但他们,我觉得他们应该会希望呆在这里。”

    “山姆……”

    弗洛多看向山姆,表情变得很严肃:“难道你真的不愿意跟着我,而是要留下来?”

    山姆低头:“我……”

    弗洛多苦笑:“好吧,我们曾经发过的誓,果然都是小孩子的玩笑啊。”

    山姆的胖胖身体蜷缩成一团,变得更像超小号的胖达了。他沉默了好一会,向梅恩递过去一个抱歉的眼神,对弗洛多叹道:“我以泰索洛斯之名发过誓,要照顾你一辈子的,我跟你回去。”

    梅恩难以置信的道:“山姆!?你在这里所做的一切就一点也不在乎吗?你不是已经改信赤红女士,还参加了学习班吗?”

    山姆偏开头说:“我终究是半身人,梅恩……”

    梅恩脸红脖子粗的拍桌子:“去尼玛的半身人!半身人就不是人了!半身人就没有灵魂了?转身看着我山姆!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之前我们经历过的事情,我们憧憬和为之奋斗的未来,都比不上你对另一个人的忠诚!你仍然只是个贵族老爷手下的奴隶!”

    弗洛多也怒了:“不要把我和山姆的关系看做老爷跟奴隶的关系啊!”

    梅恩怒声反驳:“那为什么要逼着他兑现那种狗屁不通的誓言?你少了山姆就不会吃饭不会睡觉了?”

    弗洛多一怔,皮克挠着大鼻子尖左看看右看看,再看看面如死灰的山姆,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

    山姆艰辛的开口,刚吐出一个字,他和梅恩的随身助手同时微微震动。

    在视野里打开来自贝塔城通讯中心的短信,内容让两人同时呆住,脸颊缓缓升起红晕。

    梅恩呢喃道:“我……是代表了。”

    山姆惊喜的附和:“你也是?我也是啊!”

    半身人的圆脸上刚升起的笑容,又如昙花般消散。

    “我是个半身人,梅恩”,山姆低低的说:“我对弗洛多有责任,等开完了会,我会陪他回去的。”

    “好吧,回去吧,就在山沟里当贵族老爷的管家”,梅恩的笑容跟着脸颊上的红晕同时敛去,她咬着牙恨恨的道:“我要加入军团,到时候把你们的旧世界打个粉碎!”

    少女迈着长腿,大步流星的离开,山姆和弗洛多呆呆看着她,皮克在一边使劲揉鼻子:“那么是不需要我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