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总裁有个度〕〔仙气缭绕红尘路〕〔邪帝诱惑:俘获蠢〕〔霍格沃茨之光阴〕〔剑耀九苍〕〔旭乱三国〕〔九转帝尊〕〔鬼医本色:废柴丑〕〔谍海王牌〕〔飞跃末日废土〕〔春妆〕〔陆爷,夫人又去碾〕〔终极小助手〕〔追妻有道:总裁的〕〔来自地狱的男人〕〔我的天赋能力全靠〕〔无限气运主宰〕〔从零开始的碧蓝航〕〔踏星〕〔可装鬼怪的系统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五十 总枢机又不在了!
    “下雪了呢……”

    戴克扭了扭鼻子,将那片带来凉意的雪花抖掉,抬头看天,雪花正由小变大,由疏变密。

    神陨高原西北面,群山笼罩在纷纷扬扬的雪花里,一支双头龟车队自山道转出,向前方的一片河谷行去。粗壮的龟腿在雪地里留下一个个深深足迹,再被片片雪花填补。

    坐在车头位置的戴克抱怨道:“军团不是退役了很多魔龟车吗?为什么没给这里配几部?还在折腾这些老家伙,按它们这磨蹭劲,回去了别说热汤,面包都冻得比石头还硬!”

    一个面目阴郁的中年人跟他挤在一起,看穿着该是个魔法师,不屑的道:“你懂什么?那些魔龟车都是亡灵战争期间仓促弄出来的,关节法阵什么的损耗得很严重,差不多都报废了。而且现在都用史莱姆魔油了,谁还那么奢侈直接用晶石?嫌慢就靠自己本事先回去啊,光在这抱怨有什么用?”

    戴克无语,片刻后怒声道:“我们是没本事,你这个魔法师老爷怎么又跟咱们挤在一起,慢慢蹭着回去喝冰水啃冷面包呢?”

    魔法师山德鲁悠悠的道:“因为算起来时间正好,等我们回去,服务站的保障中心也该开张了。”

    戴克又是一呆,后面车厢里的队员听到了,兴奋的凑过来问这问那。

    “真的有可以免费吃的面包了?”

    “听说还有衣服,难道魔法师发明了织衣术吗?”

    “那种自动售货机呢?我好想要那套多功能冒险刀,才一个贡献点!就是没机会回贝塔城买!”

    魔法师山德鲁耐心的一一回答,成为队伍核心的感觉很好,让他脸上绽开满足的笑意。

    戴克沮丧的叹气:“还有一个月啊。”

    山德鲁的笑容一僵,接着也发出跟戴克一样的叹息。

    戴克在想:“再也不能自以为是了,等重新入籍,就跟着大家一起找个地方定居,从头开始,好好琢磨自己能干什么。”

    山德鲁在想:“再也不能钻空子赚黑钱了,老老实实做事,随便做点什么,就算是去当计算魔法师都比赚那点金蒲耳好得多啊。”

    一个处于考察期,一个处于劳改期,除了必要的生活补贴外,他们的所有劳动都挣不到贡献点数,这种窘迫的日子要到1228年1月1日才能结束。现在是1227年的12月1日,还有整整一个月,两人是为漫长得难以忍受的时间而哀叹。

    双头龟车队在大雪中缓缓前进,河谷中心的小镇已经露出隐约轮廓。这里因为有五个谷口,终日被五面而来的山风吹着,所以取名叫“五风谷”。

    不大的村镇被一层涟漪罩住,雪花并未受阻,座座建筑银装素裹,又升腾起道道雾气,还依稀听到嘈杂人声,显得生机勃勃。

    戴克和山德鲁这支边境探险队回到小镇时,天色已经开始变暗。在小镇外的车场卸下货物,照料好双头龟后,队员们急切奔入被欢声笑语充斥着的广场。

    广场很宽阔,中心是一座有十多米粗,同样高度的柱子,开着很多门。外围的若干低矮金属建筑围成一圈圆形,建筑之外是荷叶般的金属板,倾斜着铺开,上面有大大小小的圆孔。

    这其实是一座改良后的传送堡垒,现在叫综合服务站,中心的柱子是传送门、魔力井以及由军团结界改造而来的防护结界。荷叶合上后,就成了一座直径六七十米的圆形堡垒,露出地面的仅仅只是上半部分的一半而已。

    以堡垒为中心构成的广场延伸出几条道路,百来座建筑分布在道路之间。这些建筑有高有矮,有大有小,造型也各不一样,但仔细看就能看出共同点,它们都有很清晰的骨架,一根根柱子构成同样大小的框架,框架里塞进去的建筑单元都是差不多大小。

    一扇巨大的荷叶上,人们正排出长队在领什么东西,山德鲁用魔法视野看了看队伍前面,点头说:“果然装好了,面包机饮水机、织衣机和售货机都有。”

    戴克呸道:“这帮公民天天都可以在食堂蹭饭,还跑去领面包干什么!?”

    山德鲁耸肩:“凑热闹嘛,都想看看魔法制造的奇迹,你肚子饿的话就去食堂吃啊。”

    戴克叫道:“我们还不是公民,去食堂吃饭得花金蒲耳啊!这个对谁都是免费的!”

    常驻综合服务站的一组红衣军团士兵,加上灰衣公安在维持秩序,两人跟其他队员乖乖排在队伍后面,还好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排到了他们。

    “这是面包机,这是饮水机,握住这个开关像开魔导枪一样放个法术,就能拿到面包和水,如果不会法术的话我就帮你。”

    两个大半人高,一人多粗的金属柜子前,戴着“志愿者”袖标的人向戴克解说:“面包机里的面包是冷的,想吃热的到旁边的魔法炉里加热,不过维持时效就从一天变成半个小时了,得马上吃。饮水机有两个出口,蓝色的是冷的,红色的是热的。”

    说不定后面的工作也会是当这样的志愿者,那多无聊啊……

    戴克心头泛着嘀咕,在面包机的握柄上放了两个法术,拿到两份硕大的魔法面包。再用水壶在饮水机前接了热水,又转到另一个同样大小的金属柜子前。

    将面包塞进格子里关好门,放了个零级法术,柜子嗡嗡振动了一下,发出叮的脆响。打开门,一股混合了奶油和小麦香味的热气迎面扑来。

    “在这个地方,只要会零级法术,就不会再挨饿。只要有人当志愿者,哪怕是平民也不会担心吃不饱了。”

    戴克这么想着,对志愿者工作也不那么抵触了。

    就着热水,热乎乎软绵绵香喷喷的面包几口就啃完了,戴克朝其他魔导机器走去。身后响起尖尖的叫嚷声,那是半身人在抱怨机器的握柄太高,又不让志愿者帮忙放法术,只好去跟他找板凳。

    高大得像座食人魔岗哨的金属亭子前,志愿者说:“要换衣服吗?这里只有免费的素麻外套和内衣,想要羊绒、青绵、蛛丝或者其他材料的,得去售货机那里买。”

    戴克看看自己的冒险者猎装,到处都是破洞,点了点头。穿免费的衣服就行了,作为预备入籍人员,要买东西,还得把金蒲耳换成红币或者贡献点数。现在的兑换比例可不是一比十了,而是一比五。

    想到自己的两千多金蒲耳贬值一半,他又恨不得抽自己耳光,当时干嘛要急着把冒险点数兑换出来啊!冒险点数可是一比一兑换成贡献点数的!

    志愿者说:“要猎装按有弓箭图案的按钮,要长袍按有书本图案的按钮,再在施法握柄上施放法术,不会法术说一声我来帮你。”

    跟拿面包一样简单,据说以后类似的魔导机器会装进每家每户的私宅里,到时候根本就不愁吃喝穿用了,那样的日子还真是难以想象啊。

    戴克站进了亭子里,按下猎装按钮,再在握柄上放了个法术。作为四级职业者,一个零级法术就跟走几步路一样没什么消耗,当然对见习职业者来说,就相当于跑一大段路了。

    法术刚放完,一股怪异的力量自头顶降下,穿透衣服,贴着皮肤一直落到脚底,让戴克打了个寒噤。

    戴克被这股阴凉之力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退步,志愿者说:“别害怕,这是蜘蛛……不,机器在扫描你的体型。”

    戴克抽了口凉气,蜘蛛!?这里面真的有只蜘蛛在织衣服?

    “哪有真的蜘蛛,不过跟蜘蛛也有关系。”

    这个志愿者似乎来自研究部门或者市政厅的工程人员,对这玩意相当了解。

    听了他的解释,戴克才恍然大悟,暗道魔法……不对,其实是魔导技术还真是神奇啊。

    这部“魔导织衣机”严格的说其实是部蜘蛛魔偶,由尸蛛核晶模拟蜘蛛大脑,法阵模拟蜘蛛的眼睛和腿。它的“意识”只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执行连接核晶的织衣程序。扫描目标体型,按体型织造内衣外套。

    志愿者说;“素麻的编织精度比其他材料低得多,这样的魔偶构造不是很复杂,所以才可以大规模应用。即便如此,也比旁边的面包机饮水机精密得多了,而且还要消耗魔油,当然这也是给大家提供的必要福利。”

    亭子里面响起隐约的哐当哐当声,节奏急速加快变成低沉嗡鸣,几分钟后,一套包括了内衣外套的厚麻服装就落进了亭子侧面的金属槽里。

    “魔导织衣机”旁边就是更衣室,戴克正要进去,一抬腿鞋子张了口。

    “没有免费的鞋子,要么去售货机买”,志愿者指着旁边地上丢着的一捆捆干草说:“要么就自己织,材料和编织板是免费的,还送一本编织手册。”

    做鞋子难道比织衣服还麻烦?

    戴克很不解,志愿者说:“这是费共成员的习惯,编草鞋能让人不脱离基本劳动,编得一手好草鞋是加入战斗青年团的基本条件呢。”

    真是古怪的规定……

    戴克看了看那堆草,对自己的手工没有信心,而且也不觉得把时间花在这上面是有意义的事情,放弃了自己编的打算。

    衣服很合身,是直接织出来的而不是剪裁出来的,穿起来比之前按照尺码发的舒服多了,还足够厚。麻丝像是经过了特殊处理,也比随手一撕就破的普通麻布坚韧和柔软得多。

    现在就差鞋子了……

    戴克来到售货机前,上半部分是个幻景屏幕,按照志愿者的提示按下导购按钮,机器传出嫩嫩脆脆的声音:“您好五风谷的居民,请问您需要什么?”

    听这小嗓门就知道是灰精灵小姑娘,戴克回答说要鞋子。

    屏幕上出现各种鞋子,下面有鞋子的代号,戴克选择了一双皮靴,再报了尺码,在”售货员”的提示下将用血银锻造的红币塞进机器的投币口。

    售货员似乎在通过什么手段远程检验红币的真假,这让戴克觉得有点不方便。

    “没问题了,请您稍等片刻,货物马上就到。”

    售货员甜甜的说:“因为技术原因,现在售货机还只能接收红币,等明年一月随身助手的市场功能开通,您就可以通过随身助手用贡献点数付款了。到时候您还可以直接在随身助手上购买货物,只需要到自动邮箱里领取货物就行。”

    戴克大喜,这个好!

    就在戴克等待的功夫,贝塔城东区某处类似库房的建筑里,若干人正忙碌着。一个人面前的屏幕跳出一双鞋子的信息。这个套着黄马甲的工作人员按下工作台上的按钮,在工作台外蜷缩成团的魔偶一蹦而起,伸展为一只机械蜘蛛,悉悉索索的朝远处奔去。

    屏幕上出现机械蜘蛛的视野,黄马甲像蜘蛛车上的侦查员一样,操作蜘蛛越过一堆堆码放整齐的货物,来到一堆货物前。蜘蛛开口,是黄马甲的声音,说了要拿的货物,立在几堆货物之间的取货员将包装好的鞋盒放在蜘蛛背上的筐里。

    片刻后,从背筐里取出鞋盒,写下“五风谷”的字样,黄马甲将盒子放进背后的篮子里。在他和若干个黄马甲围成的圈子里,一条升降带不停的运转着,将里面的货物送到他们脚下的楼层。

    黄马甲对旁边的工友抱怨:“好无聊的工作啊……”

    “暂时找不到其他事情做,先挣点贡献点数嘛”,工友说:“据说以后会慢慢换成魔偶的,咱们整个物流中心几百号人只会剩几个人。”

    “那还早呢”,另一个工友说:“来这里不只是挣贡献点数,魔法课神术课的免费课时也跟这种工时挂钩的,要加入战斗青年团甚至费共,也得有这样的工时。”

    刚才那个工友说:“是啊,据说就算已经是费共成员了,除非加入军团,不然每年都得挣到足够的社会服务工时。”

    “我想加入军团……”

    黄马甲叹气:“可人早就满了,连公安也是。当初执法队连平民都要呢,现在呢,一级职业者也挑挑拣拣的,我们见习只能先从这种工作干起。”

    黄马甲们一边抱怨着一边忙碌,就在他们脚下,货物被分拣到一条条传送带上,再落入一个个法阵里。法阵旁边立着的魔法师施展法术,一件件货物在蓝光中消失。

    “一百一十二”,一个魔法师将写有“五风谷”字样的鞋盒传送走,擦了擦额头的汗,嘀咕道:“市政厅把这么多人这么多魔油花在这种事情上,真不知道在想什么……算了,反正我挣我的服务工时就好,就当是基础传送术训练。”

    西北数百公里外,戴克等了十来分钟,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售货机晃了一下,咣当响动,一个盒子落进了底部的凹槽里。

    从凹槽里取出盒子,果然是他买的鹿皮短靴,虽然花的时间有点久,但整个过程还是让他既新奇又舒服。

    “等可以直接用随身助手买东西了,镇子里的小商贩就倒霉了。除非他们自己生产东西,就靠贩运东西的话,肯定没什么生意。”

    戴克这么想着,是不是方便还是其次,最关键的是,这是费共在卖东西,明码标价,绝无欺瞒。

    戴克和他的队员们都体验了一把服务站里各种保障魔导机械,人人都换了新衣服,从售货机那添了点新家当,再聚在镇里的小酒馆举杯畅饮。山德鲁也跟来了,作为一个被发配的劳改犯,也只有跟戴克他们才能平等自然的相处。

    “戴克,咱们在这也呆习惯了,周围的情况也很了解。要不等入了籍,咱们就在这定居吧?”

    “对,咱们可以建新的冒险团!这里是边境,官方会给冒险团很多委托。太危险的事情有公安甚至军团挡在前面,我们就打打杂,跟以前的生活一样啊。”

    “冒险团不能超过八个人,咱们就被拆开了啊。”

    “那是算账用的,到时候在账面上分成几个小队,咱们不还是一样吗?”

    “不一样了啊,头儿就有很多个了,也不能总是在一起了。”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账啊。”

    “戴克还是咱们的头儿嘛……”

    队员们正憧憬着未来,戴克举手道:“别了,别再把我当头儿,真的。”

    他诚恳的说:“大家以后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过日子吧,想聚在一起也没问题啊。把私宅凑在一起,不一样能天天见到,随时来小酒馆喝几杯?当不成队友,还可以当邻居嘛。”

    队员们纷纷叫好,白杨小队虽然还存在,可随着大家兴趣和特长的不同,未来都有了各自的发展规划,还什么事都凑在一起没有意义。

    就算不计较戴克之前犯的错误,威望依旧,但他也不可能给每个队员都提供想要的发展空间,与其再勉强维持这么个团队,不如让大家各奔前程。如戴克所说,事业不能凑在一起,还可以作为邻居共同生活。

    旁边山德鲁咳嗽了一声要说话,戴克赶紧道:“有些人我是拒绝跟他成为邻居的。”

    “谁要跟你做邻居啊!”

    山德鲁愤愤的道:“我是说,我在魔导技术上还是有一些小点子的,我们完全可以联合起来,做点特别的生意。”

    队员们纷纷斜眼,戴克说:“比如说……集体传送卷轴?”

    山德鲁冷哼:“要我数落你干过什么蠢事吗?”

    戴克噎住,魔法师继续道:“现在我们也清楚了,费共是要把大生意揽在自己手里,商铺、工坊和冒险团都不能超过八个人。但很多小玩意小事情是他们没精力也不想抓的,比如在随身助手上开发什么方便好用的东西。我有技术和点子,你们可以组织成几个商社工坊做各个环节的事情,我们相互合作,前途无量啊!”

    有队员好奇的问比如呢?

    “比如……官方不是马上要在随身助手上推出市场功能了吗?刚才我们买东西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很麻烦?我们完全可以在随身助手上做个市场助手,帮大家更快更方便的找东西。”

    山德鲁说着说着,两眼越来越亮:“到时候我这边注册个工坊只做开发,你们注册若干个工坊做生产和销售,这样我们不就还是可以很多人一起做一个生意了吗?”

    “卖多少钱,我们能赚多少,也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戴克呵呵笑道:“要做也行啊,别人做同样的东西,我们也可以生产可以销售,你要怎么办呢?”

    其他队员们也都笑了,这个魔法师还是满肚子的坑人点子呢,不过想法似乎太天真了点。

    “呃……”

    山德鲁眼里的光芒黯淡下去,再又振作着笑道:“我这不是觉得大家相处得很好,彼此都很信任,才提出这样的建议吗?”

    戴克鄙夷的道:“听起来你还是满心想着金蒲耳,过上藏在高高的魔法塔里干坏事的生活呢。那又何必呆在这里?去帝国那边自由得多嘛。”

    山德鲁反驳:“谁说这里不能挣钱不能住魔法塔呢?费共没有定这样的法令啊,只要钱……不,点数是光明正大挣来的,花也没违法,我为什么不能过自己想要的日子呢?当然我是肯定不会干坏事的。”

    “至于帝国……”

    山德鲁压低了声音:“你知道当初我被抓着的时候,公安局给我了两个选择,一个是驱逐出境,一个是接受劳改,我为什么要选择留下来呢?”

    戴克等人相互对视,心说这个家伙终于要吐露心声了。之前他们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觉得这个坏心眼魔法师想走的话完全可以走,之所以留下来跟他们一起吃苦,是有更邪恶的打算。

    山德鲁用深沉的语调说:“因为我在帝国那样的世界已经呆得够久了,抢夺、欺诈、蒙骗之类的事情我也经历得太多了。那样的世界的确很自由,但也意味着你是孤独的,人人心里都揣着算计,你必须独自面对一切。想要避开的话,你要么变成同样的人,要么投奔强者成为奴仆。”

    “我算不上好人,但也不想时时刻刻都在算计别人,同时提防别人算计,更不想成为谁的奴仆。在这里生活,我觉得很轻松。在执法队的那段日子里,每晚我都睡得很香甜……好吧本来想在你们身上捞一笔的,结果失手了。”

    山德鲁咳嗽了一声再道:“老实说这里的确很不自由,感觉被绑着手脚伸展不开。不过真的很轻松,不必再尔虞我诈,不必再担惊受怕,只要不做坏事,心灵就很放松……”

    他再笑道:“当然能多挣更多的钱,过上更好的生活,不是更好吗?拯救世界啊,解放奴隶啊,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愿意去干那些事情。”

    虽然还是鄙夷对方的人品,可这时候戴克看这家伙却顺眼多了,大体上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

    “谁知道这里是不是能一直这样子呢?”

    有队员叹道:“这里终究只是普雷尔公爵领地,费共再强,能强过帝国?普雷尔公爵敢跟女皇对着干?”

    “希望能长久吧……”

    戴克刚这么说,酒馆老板忽然鬼鬼祟祟的说:“大消息!”

    他把一块晶片插进幻景机里,屏幕上出现一个衣着华贵,正努力摆出严肃表情的青年。

    “皇室通讯社的莫德温侯爵,帝国侯爵,刚被任命为帝国新闻发言人。”

    邻桌的酒客嘀咕着,同桌骂道:“就你会认字?字幕那么大谁都看得到啊!”

    场景像是在一场宴会上,似乎刚有人问到什么问题,莫德温正视镜头说:“关于普雷尔公爵与神陨高原的事情,我知道的和诸位知道的都是一样的。”

    “普雷尔公爵的爵位被撤销,领地被转封,这是哈德朗王国的内部事务,帝国从来也不会,以后也不会干涉各国君主对所属封臣的处置。”

    “不、这跟李奇-普雷尔有没有出席女皇陛下的加冕典礼无关,准确的说,此事与女皇陛下毫无关系!那些不负责任的,捕风捉影,煽风点火的言论,必然包藏着某种祸心!”

    “我在此奉劝那些人,不要将自己推向万劫不覆的深渊!污蔑女皇陛下,就是选择跟那些叛逆分子站在一起,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女皇陛下的态度?对此无可奉告,你们应该去问李奇-普雷尔……”

    “神陨高原的归属?你们该去问哈德朗王国。不,不是首相阁下,作为帝国政务的领导人,他不适宜,也不会对自己王国的内部事务发表任何言论。”

    之后莫德温还说了很多,但都是将这些话翻来覆去的说,好几次嘴角都在抽搐,随便哪个人都能看出他复诵得非常辛苦。

    酒馆里顿时炸开了,基本都是小镇居民的酒客高声叫嚷,骂声不绝。

    被包括山德鲁在内的众人盯住,戴克恼火的道:“别看着我!刚才是谁说这个的?”

    “完蛋了,帝国肯定要把咱们这纳入直属领地!”

    “公爵跟女皇出了什么问题?之前不还带着军团去瓦伦丁帮女皇打仗了吗?”

    “难道是给女皇送的礼物出了什么岔子,让女皇生气了?”

    “说不定又要打仗了啊,这回是公爵跟帝国打!”

    队员们低声嘀咕着,戴克和山德鲁也交换着既茫然又惊惧的目光。

    当然,没有哪怕一个人相信莫德温那些话,没有女皇的首肯甚至授意,哈德朗敢剥夺公爵的爵位和领地?

    正闹哄哄一片,屏幕又亮了,老板嚷道:“小红……不,费共表态了!”

    果然,大家熟悉的赤红通讯社主持人,萝莉小红出现在屏幕上,她也努力装出认真严肃的样子,一板一眼的念着稿子。

    “关于最近李奇-普雷尔作为哈德朗封臣的爵位和封地被收回一事,费共中央以及李奇-普雷尔本人发表如下声明。”

    “此事纯属李奇-普雷尔的私人事务,与费共及神陨高原上的一切事务无关。在神陨高原上,李奇的身份只是费共中央总枢机,并不是普雷尔公爵。”

    “费共中央和李奇特别强调,神陨高原上的一切财产,都归属由费共领导的全体人民所有,这片土地是由我们所有人团结一心,共同流汗流血建设和保卫的,它不属于李奇所有。因此大家不要为李奇的身份变动产生不必要的忧虑,做不必要的猜测。”

    “费共中央同时声明,那些将叛逆、战争等词汇加在此事上的人,不是被蛊惑的无知群众,就是别有用心的破坏分子。费共与李奇本人仍然站在由女皇高举的曙光誓约旗帜下,为建设和平、安宁和幸福的新秩序而不懈努力。”

    声明很简短,也跟莫德温一样回避了核心问题,但其中说到的一件事,让酒馆里所有人,包括戴克和山德鲁,心头都热潮翻滚。

    是啊,神陨高原是大家团结一心,共同流汗流血建设和保卫的,不管公爵……不,李奇的身份怎么变动,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不是领主,是和大家一起建设和战斗的费共总枢机。

    山德鲁忽然悠悠的道:“说起来,总枢机又不在神陨高原上了呢,就跟上次亡灵战争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沧海神记〕〔我有诸天万界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