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六三 白区斗争路线与狗头人的信仰
    车队停在大道上,比寻常马大了一圈,头上长着山羊角的角马不耐烦的撅蹄子甚至相互用角撞击,奴隶贩子肯尼斯叫道:“拉维尔!别碰那些不洁者,你敢带一个回来这趟生意我就不做了!好吧,我们先走,你赶紧跟上来!”

    大道旁边的洼地里乱七八糟搭着帐篷或者窝棚,一群衣衫褴褛,浑身找不到一块好皮肤的人类挤在篝火边取暖。

    这些身上到处是脓疮的人被称为不洁者,携带着各种病菌,原本是瘟疫女士青睐的传播媒介。各国政府、贵族和正教的教会都会进行或温和或冷酷的处置,但在克斯特,原有的秩序被打破,这些人也就无人问津,跟伤残者和乞丐混在一起,在克斯特境内四处流离。

    一间窝棚里,看起来和其他不洁者没多大差别的中年人低声说:“中央没有派军团过来吗?人手不够的话也该提供一些武器。汉森伯爵正准备攻打东面的狮鹫城,他急需支援!”

    窝棚太小,跟他几乎脸贴脸的年轻人正是拉维尔,他一点也不在意对方身上的恶臭脓水,令他犹豫不定的是对方的话:“汉森伯爵真的跟中央有联系,是总枢机安排的内线吗?”

    “这没有错!”

    中年人很坚定的说:“伯爵庇护了我们好几个工作组,对赤红神职者很友善。从去年开始他就在为总枢机搜集情报,代理贸易,我们看过他的授权印信!”

    “最关键的是,他是坚决反对疯王的!他已经联络了很多克斯特的旧贵族,准备攻下狮鹫城,然后拥立老国王的女儿,也就是贝利诺的姐姐当女王。到时候疯王必然阵脚大乱,中央再派军团北进,疯王就完蛋了!”

    拉维尔摇头道:“可这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是要解放整个克斯特,不要国王,不要贵族。”

    中年人眦目:“但克斯特人正在受苦!正在死去!我们总得做点什么!”

    喘了几口粗气,中年人语气稍缓:“我们也知道,不能全靠贵族。另外一些工作组发展了很多佣兵成员,组织了一个叫克斯特群鹰的军团,分散在东南方,正在筹划什么大行动。我就是去联络他们,希望他们能跟汉森伯爵呼应。”

    拉维尔吃惊:“还有军团?”

    他既惭愧又沉痛:“我们那些小组的工作没做好,什么都没保住。”

    “拉维尔,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中央暂时无法支持我们,至少能输送一些武器和物资来吧?”

    中年人握着他的肩膀,热切的道:“我们知道这是违抗命令,但我们现在不能放弃!形势很不错只要我们带领克斯特人站出来,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去联络中央,告诉我们需要支援!”

    拉维尔说:“我会报告上去的,但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回去,你才了解情况,莱布!”

    莱布缓缓摇头:“我必须亲自过去,才能获得克斯特群鹰的信任。我会留下记号,当然是更改过的,有些工作组的人叛变了你该知道。”

    拉维尔叹气,再用额头碰了碰莱布的额头:“我会尽快带来好消息的,革命之火永不熄灭,同志。”

    莱布回应:“革命之火永不熄灭,同志。”

    拉维尔再留下几管药膏:“要注意身体,虽然这是很好的伪装,可不治疗的话会撑不住的。”

    “别担心,我已经是二级旗手牧师了”,莱布笑道:“别瞪眼,残酷的环境随时在捶打我们的灵魂,仍然在坚持的同志们进步都很快。”

    离开了窝棚,拉维尔追上肯尼斯的车队,心中既喜又忧。

    喜的是从莱布那里知道了很多同志的下落,大部分人还在坚持斗争。忧的是一部分依附了汉森伯爵,一部分正准备掀起惨烈的武装斗争。

    他不清楚整个局势的走向,但总觉得这两个方向都不是中央愿意看到的,他自己也觉得哪些不妥。

    肯尼斯就是跟雷兹林联系密切的奴隶贩子,车队里既有人类奴隶,也装了上千狗头人。一路狂躁吠叫,令肯尼斯很不乐意。

    “一个狗头人才两个银便士,换成人类的话虽然笼子里只能装两三百个,可算起来也能挣更多啊。雷兹林那家伙在想什么啊打起了狗头人的主意,不是瞧在他姐姐的面子上,我才懒得做这种生意。”

    拉维尔说:“但你没发现装了狗头人,这一路上其他贵族就懒得来找麻烦了吗?”

    肯尼斯咳嗽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得找雷兹林要清洁费,每只十个铜子,没得商量!”

    这次出行就在克斯特南方群山的山口,车队很快就回到了无关山无关谷。

    在管家和“助手”的陪同下,雷兹林豪爽的一次结清货款,又敲定了下次交易的货物和时间。肯尼斯避开管家那如刀子般的目光,盯着正揽住雷兹林胳膊娇笑的“助手”,舔舔嘴唇说:“雷兹林,你发达了啊。”

    这个女人虽然长相不怎么样,身材却好得没话说,别看她套着宽大的袍裙,在奴隶贩子的眼里,衣服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那当然,我的狗头人大军很快会让整个克斯特吃惊!”

    雷兹林哈哈笑着,奴隶贩子倒不觉得那干涩的笑声有什么古怪,魔法师嘛,哪个不是古怪的家伙?

    等肯尼斯赶着自己的车队离开,“助手”海尔瓦拎着雷兹林耳朵,眯眼笑道:“还在用胳膊蹭呢?去料理你的狗头人!”

    雷兹林不迭点头,遗憾的离开了。虽然地位瞬间颠倒了过来,但那片刻的享受,足以让他回味良久。

    老实说,成天跟狗头人混在一起,别说是海尔瓦那个级别的大美女,就算是五大三粗的村姑,也会觉得十二分的清秀。

    来到山谷一侧新建的狗头人营地里,雷兹林叫来狗头人首领:“咕嘎,带着你的人把这些新来的家伙安顿好,挑出你觉得最机灵的帮你管理。”

    这是第二批新到的狗头人了,加上原有的,总数快接近了两千,足够应付斯鲁喀诺的索取了,当然前提是得让那家伙认可狗头人。

    费共那边又对狗头人装甲做了若干改进,提升了操纵性能,节省了材料,从外表上看也更简陋了。为此雷兹林不得不将外壳做一些打磨,让这种狗头人装甲的形象比稻田傀儡更光鲜一些。

    还好这样的打磨工作已经教会了一些机灵的狗头人,让这帮家伙干点重复性的工作还是没问题的。

    至于操纵装甲,目前狗头人还处于可以将装甲开动起来走跑跳的程度,让他们开枪嘛,十米外的靶子都能打飞。

    更麻烦的是改造他们的生活习性,雷兹林的大半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了。

    咕嘎回应:“好的主人,对了主人,能给我们再做一次神启吗?”

    雷兹林仔细看看咕嘎,马甲短裤裹住躯干,露出来的皮肤很洁净,衣服也没什么泥巴甚至褶皱。头上的毛修剪过显得很清爽,扎成两串缀在脑袋两侧,亮晶晶的眼睛专注而真诚,黑黑的鼻头都没有一丝污迹。

    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像其他总是躁动不安的同类一样,不时张嘴吐着舌头,或者用脚爪子刨土,就静静的立着,大耳朵软软耷拉着,感觉……

    雷兹林心底悸动了一下,感觉还有点可爱呢。

    我特么的在想什么啊!?

    雷兹林为自己的心灵变化而惊恐不已,赶紧解释成自己的错觉,稳住心神,掏出一本小小的羊皮书,开始诵念。

    这本书是他宣称某位神祇送给他的,那位神秘的神祇要他来带领狗头人走出黑暗,迎接光明的未来,这正好解释了他为什么会狗头人语。

    事实是这本书不过是他伪造的,从《赤红神典》里抄来了很多片段糅杂在一起,教导狗头人改变生活习性。

    他当然不敢明言那位神祇就是赤红女士,不然肯定要被白鼠那些人以渎神之罪论处,但他相信这些教义既然属于赤红信仰,多多少少会有点效力。而且只需要有一点效力,让狗头人讲卫生爱干净就行了。

    “神说,要定时作息,早睡早起……”

    “神说,饭前睡前要刷牙……”

    “……勤换衣服勤洗澡……”

    “……勤剪指甲勤理发……”

    “……饭前便后要洗手……”

    “神说,不喝生水……”

    “……不吃不洁食物……”

    “……毛巾和水杯不能混用……”

    “……不舔土不吃屎……”

    “……不乱丢垃圾……”

    “……不随地吐痰……”

    咕嘎和一些灵智已开的狗头人一同双爪相握,低头诵念。

    某个年纪还小的狗头人期待的问道:“主人,我们这样做了,神就会眷顾我们对吗?”

    狗头人虽然有狗头人之神,但并不是所有狗头人都信仰这个神。狗头人的信仰之力来源仍然是个谜,就像咕嘎,虽然是个二级牧师,能够释放对应的神术,可她并不信仰现在的狗头人之神格利高里,雷兹林也不知道她的信仰之力来自哪里,但他可没兴趣去研究这样的课题。

    既然莫名其妙就能有信仰之力,那么信仰赤红教义肯定也会产生信仰之力吧?

    雷兹林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很坚定的回答:“当然!如果神还没有眷顾你,就说明你做得不够!”

    咕嘎犹豫了片刻,鼓起勇气问:“我已经做到了,可为什么没有感觉到一丝神的关注呢?”

    “这……”

    对其他狗头人还能糊弄,对咕嘎就不能太随便了,雷兹林忽然觉得,应该在“狗头人神典”里加入“讲文明”的内容了。

    他咳嗽着说:“你们现在学的教义还只是最基础的,如果都能做得很好了,我就教你们进阶的教义。”

    咕嘎的尾巴使劲甩了起来:“太好了!感谢主人,感谢神!”

    被那双黑黑的圆圆的大眼睛真诚的盯住,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在雷兹林心底翻起,他有些慌乱的扳起了脸:“去干活!”

    这批狗头人恭恭敬敬的低头行礼,看起来还真有点样子了,欢实甩着的尾巴却破坏了整齐感,但雷兹林却不想再矫正了。

    他得赶紧去找海尔瓦,得好好洗洗眼睛。

    正好波丝跟拉维尔在城堡外谈什么,雷兹林觉得就算是灰精灵也可以矫正一下自己的审美观。

    “瞅什么啊,变态!”

    波丝对满眼热切的看着自己,再长出一口气的雷兹林很不满,那目光让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一个告死者浮出空气,那是保护她的卫士,波丝说:“让他去盖自己的城堡!”

    于是雷兹林被告死者押着去干活了,他没有丝毫不满,甚至觉得很值。

    “那家伙再跟狗头人混下去,以后见着咱们会不会开口就汪汪叫?”

    波丝随口埋怨了一句,再对拉维尔说:“你说的情况似乎跟我们之前学习过的历史有点像,先不要急,我回去跟姐妹们商量下,再请示欧萝拉姐姐和总枢机。”

    回到已经修好的城堡底层,波丝对卫士比了个警戒的手势,再打开了“丝丝魔女电台”。

    “这是很重要的消息”,接听的是蒂丝:“而且我觉得怎么跟学过的历史很像。”

    波丝说:“大姐你也这么觉得啊,我就说很熟悉,要不我们再研究研究历史?”

    蒂丝说:“好,进到我们的网络里吧,让其他姐妹们也来。”

    很快,几十个魔女就沉入到她们的心灵网络里,在一个宽敞的公共空间里,人人都打开了一本书,书的封皮是《全国白区工作会议纪要》。

    “左倾关门主义、宗派主义,冒险主义是当前的主要危险……”

    “在反左的同时,决不放松反右的斗争,要警惕白区组织被反动势力软化弱化甚至吸收的威胁,要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

    “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

    晨光初亮,贝塔城统合区办公楼里,欧萝拉听取了蒂丝的报告,欣慰的道:“你们丝丝魔女们真是好样的,不仅组织工作靠谱,组织建设和行动方针的事情也能挑起来了。”

    再又扳起脸道:“可派丝丝魔女潜入克斯特敌占区工作的事情,没得商量,这不仅是为你们个人安危着想,你们的级别太高,如果出点问题,我们整个中央都会受到威胁。好吧,我正好要跟李奇联络,顺带跟他商量这事。”

    每天一早,李奇都要跟欧萝拉通过丝丝魔女电台联络,并不是说情话什么的,而是规定的工作联络。

    “我离金树城不远了,今天会进城跟罗姆罗斯谈判,克斯特的情况,我听着呢。”

    听了丝丝魔女们的报告,李奇的语气也很高兴:“丝丝们干得好!”

    他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她们拟定的方针我都同意,不过丝丝们确实不能去敌占区,但也必须派出一个高级别的人去做全盘统筹,欧萝拉,你们那边开会自己决定人选吧。武器和物资方面,或者细节上的策略,都由这个人掌总。”

    聊过了工作,李奇用怪异的语气问:“对了欧萝拉,你还记不记得,在迩香的时候,偶尔会跟我走过那条通道的那个金头发大高个?”

    “罗姆罗斯嘛,之前不记得,可他举旗的时候,看到幻景里那个身影,我就记起来了”,欧萝拉说:“我相信特蕾希娅和希尔维肯定也记起来了,那时候我们都对他没兴趣,毕竟从小就被那种大高个帅哥围着。”

    李奇呃呃了一会,终于问了出来:“有一次罗姆罗斯跟我一起走过那条通道,他的屁股忽然被谁用类似风刃的法术割了一下,你们知道这事吗?”

    欧萝拉呆了好一会,忽然噗哧笑出了声,接着笑声越来越大。

    “我、我记起来了……”

    她揉着肚子说:“你肯定猜不到是谁干的。”

    “你这么说我已经猜到了”,电台那头李奇抽着凉气说:“虽然我完全不敢相信。”

    “那的确是事实”,欧萝拉花枝乱颤的道:“真的,真的是特蕾希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