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宛白霍长渊〕〔锦绣农女:捡个将〕〔诸天最强大BOSS〕〔她被反派攻略了〕〔谍影风云〕〔我在江湖当大侠〕〔混沌天帝诀〕〔超级兵王归来〕〔我有一张沾沾卡〕〔落枝飞〕〔仙宫〕〔小妖千铃与混蛋阴〕〔婚内谋情:总裁太〕〔我撞坏了异世界重〕〔深渊与玩家〕〔永恒圣王〕〔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天才游戏策划〕〔婚来孕转:总裁爹〕〔迷踪谍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六四 大帝的遗泽与罗姆罗斯的志愿
    下午,李奇一行人抵达金橡叶王国的王都金树城,负责领路的罗姆罗斯部下再三强调,这座城市已经改名为“图铎斯塔”,并表示“斯塔”这个词的意思是“至高无上”,象征图铎大帝的光辉重返世间。

    李奇很辛苦的忍住纠正对方的冲动,按照那位前辈的用词习惯,“斯塔”其实就是“start”的意思吧。也不知道大帝是在哪留下了这个词被你们翻腾出来用上了,还好没加一个“朵”,不然大帝就变成日本人了。

    战场的痕迹还没清理,谷地四周丘陵上的橡树林被扫荡得一干二净,穿过像是被巨人撞出偌大豁口的城门,入目的是大片残垣断壁。

    领路者有些尴尬的道:“这里很快就会恢复旧貌……不,会更恢弘壮阔!”

    李奇点点头没说话,为了赶在自己到来之前有个落脚的地方,罗姆罗斯那家伙还真是蛮拼的。

    看看这座残破的城市,回头再看看卡琳,那家伙嘴巴仍然没停,不过不是嚼竹笋,而是吃本地特产橡树果。

    仔细打量卡琳,侧坐在龙马身上,两条修长健美的腿开心的轻轻踢着,毕竟主人嘴巴不停就很开心。黑白长发分做两束扎成马尾垂在肩上,原本的妖媚因为处于出神状态两眼散焦而变得呆萌可爱,李奇禁不住恍惚走神。

    被李奇这么凝视,卡琳顿时有了反应:“你的目光含着满满的前列腺之力,李奇,你完了,我要告诉欧萝拉你精神出轨!”

    所以说*出轨无所谓了?

    李奇笑道:“别臭美了,对你这个随时会变身的家伙我*出轨都办不到更不用说精神了。”

    他悠悠叹息:“我是在想,这个世界的英雄史观之力还真是强大啊,说不定在浮空船相遇之前,我们就在哪里见过了。”

    “当然那时候我还是人,你是什么形态就说不定了,兔子?二哈?啊!别咬脖子!你又没失血咬我干嘛!?”

    黑白光华一闪,卡琳跃回自己的龙马,舔着牙道:“好久都没做那件只有我们两个能做的事情了,你是不是很怀念啊。”

    随着赤红神职者日益增多,级别越来越高,以及史莱姆医疗技术的发展,卡琳已经不需要经常献血了,只是偶尔去研究院抽一管血做研究,所以卡琳也很少光顾李奇这个人形移动血库了,但不代表她就忘记了李奇的这项用途。

    说起往事,李奇更加怀念,尤其是更早时候,跟罗姆罗斯在一起的时光。

    早上欧萝拉确认那事是特蕾希娅干的,他在惊讶之余,那段原本似乎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又重新回到他的心灵。

    “那天我们又被迩香本地人找了麻烦都很不开心,我当时提议说要不把那个小家伙抓上来逗逗,特蕾希娅和希尔维都没反对。”

    欧萝拉回忆起了那一天的情景,让李奇暗暗流汗:“可当你出现时,那个金头发也出现了,还一副护花使者的模样。那时候我们都知道金头发是本地人了,口音差别很大嘛。特蕾希娅很不爽的说,那个家伙……是说你啊,干嘛跟迩香人走得那么近,她要代表王国惩罚你。”

    “希尔维要动手特蕾希娅拦住了,说她自己来。可她是个牧师不会圣光斩,只好用随身带着的风刃术戒指。那是她母亲在怀着她和凯瑟琳的时候收的礼物,就是个玩具。”

    “那时候的特蕾希娅还是很有人味的,真的很令人怀念啊。别看她总是文静端庄的样子,就为了看看我和希尔维掉下巴的模样,她会故意弄点恶作剧。”

    “她担心真的伤到你,瞄了好一阵子才发射出风刃,没想到金头发鬼使神差的落后了一步挡在你后面。”

    “所以原本只会在你屁股上抽一下的风刃,就落在了金头发的屁股上,把他裤子都切烂了……”

    “当时我们三个看着金头发捂着屁股惨叫,第一时间就闪了人。过了一会特蕾希娅担心真的伤着了人,非要回来看看。只看到地上丢了条破裤子,你们已经不见了。”

    当时李奇和罗姆罗斯都以为被谁暗算了,拔腿就跑,哪敢留在原地。而后李奇把披风给了罗姆罗斯遮丑,谁知道那道风刃还有延时流血debuff,让李奇又惹了笑话。

    也就是说,在大家都还是少年的时候,特蕾希娅就对李奇动过手,而罗姆罗斯挡了刀,这让李奇不得不感慨世界之小。

    听了李奇的感慨,卡琳不屑的道:“照你这么说,一大的时候德胜同志在台上慷慨陈词,凯申老板连代表身份都没有,缩在角落里默默流泪,虽然没有聊过但也算碰过面了。二十多年后他们谈判的时候,肯定也在感慨世界太小,这难道也是英雄史观?”

    李奇叹气:“等等,你学历史的时候是把书当竹笋吃了吗?一大的时候有凯申老板?”

    卡琳不屑的反击:“我说的是基姆迪的一大,不是基希迪的一大!总枢机同志,你的异世界革命史知识严重不过关啊!”

    “我……好吧我还需要加强学习”,李奇认输。

    跟卡琳掰乎了一通,李奇稍稍挣脱了那种被命运牵扯的无力感,心思转到正事上。

    罗姆罗斯拿回了大帝起家之地,还改了名字,肯定是要以此为起点,展开他的宏图大业了。

    相比跟疯王在迩香纠缠,西费恩的广阔疆域,才该是他的舞台。真要注视迩香,至少得等到西费恩尽数纳入他囊中,有了足够的本钱后再回头。

    要怎么说服罗姆罗斯出手解决疯王呢?

    而且还有个不确定因素,那就是疯王的态度。如果疯王不管不顾的跟罗姆罗斯杠上当然好,可看那家伙处置圣光堡的态度,至少在军国谋略层面上不是疯子。目的只是迩香的话,就没有理由跟罗姆罗斯敌对。

    真是难办啊……

    李奇一颗心越来越沉重,直到来到被摧毁大半的王宫前,罗姆罗斯穿着一身华丽戎装出迎,才绽开笑脸。这次倒是没再看到那头黑龙,正把手指关节捏得咔咔响的卡琳很失望。

    两边相互通报之后,罗姆罗斯对李奇抱歉的说:“你还是来得太急了,我的家都还没收拾出来,只好屈尊你们住下军帐了。”

    李奇也懒得寒暄了,直入主题:“背负着某人的重托,不得不急啊。”

    罗姆罗斯的亲切表情收敛下来,让李奇心中咯噔一跳。

    哥们你不会直接一摆手说抱歉我不跟,就把我打发回去了吧?

    真要是这个态度我可跟你没完啊,昨天你干嘛不直接表明态度?

    还好罗姆罗斯是说:“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两人骑着龙马绕过王宫,来到像是王家园林的地方。近了一看,更像是处天坑。直径估计超过两百米,深至少百米,还有无数小坑像是直通地底世界根本看不清。

    这肯定不是之前的战斗造成的,看郁郁葱葱的青苔藤蔓,这个样子恐怕有上千年了。

    “这就是帝王金橡树……的遗迹。”

    罗姆罗斯仰望天空,似乎在看什么原本应该存在的宏伟奇迹。

    这个名词唤醒了李奇的记忆,原来帝王金橡树就种在这里,而且真的像是一株小的世界树啊。

    传说图铎大帝建立帝国后,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橡树种子种在了他最初封爵的地方。这颗橡树没几年就直冲云霄,俨然跟精灵时代的世界树一样。

    “大帝在位二十多年,他是突然消失的,没人找到过他的遗体,像是整个人忽然蒸发了似的。他离开之后,金橡树也枯萎下来,直至倒塌。继位的子嗣觉得这颗树肯定跟大帝命运相连,由此确认大帝陨落了,所以在这里给他立下衣冠冢。”

    “帝国渐渐腐朽败落,这里也被封臣踞为己有,建立了金橡树王国。国王怕大帝遗魂重归,将枯死的橡树树根挖了出来,毁了衣冠冢。但我相信,这里一定还遗留着什么。”

    罗姆罗斯没有提李奇关心的问题,但李奇并不着急,他看得出,罗姆罗斯是在倾述他的志愿,答案就在这些言语里。

    “很多人都在说,纵观四个纪元来的人类历史,千年的王国,百年的帝国,这是从未变过的铁律。不仅没有千年的帝国,也没有再度复兴的帝国。”

    “原本我也觉得这话没错,王国啊帝国什么的,包括国王或者皇帝,都不过是虚泛的东西,不值得在意。我们更应该在意的是用什么实在的东西,去争取和平、安宁还有幸福。”

    “可特蕾希娅……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用曙光女皇的敬称。刚刚打下瓦伦丁,就建立帝国,那时候我也正在攻打迩香,显然是怕我拿下迩香,复兴图铎帝国,她会处于不利的地位。”

    罗姆罗斯的话让李奇心头发虚,你要是知道这是我干的,还会在意我的面子吗?

    “那个时候,我的很多部下都动摇了,甚至跑了好几个传奇。我才明白,帝国和皇帝,并不是虚泛的,因为别人拿到了会变得更强大。”

    罗姆罗斯伸展双臂,似乎要抱住原本该有的金橡树:“我感觉得到,这里有什么力量在呼唤我。昨天我跟你见过面之后,就一直守在这里,一直品味着这种感觉,但始终差了点什么。”

    他忽然问:“知道我为什么要追索大帝的荣光,寻找他留下的力量吗?”

    “呃……毕竟你是他的子孙吧”,李奇摊手,不确定的道:“而且复兴图铎帝国,跟你追求的和平、安宁和幸福也不矛盾,甚至可以说是最佳的道路。”

    “不,李奇”,罗姆罗斯遗憾的摇头:“我还以为你能明白呢,看来真的只有我懂得。”

    他深深叹道:“我啊,是觉得大帝必定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他把力量留在永恒宁静上,留在这里,可能还留在了其他地方,希望他的后人能继续他的事业。”

    李奇心中一震,小红曾经跟他说起过,扭曲凯姆意志的那个艾弗比埃,以及在迩香地下建立的宏大地下建筑,都是图铎在为什么事情做准备。

    面上李奇声色不动的问:“会是什么事情呢?”

    “我就是不知道啊”,罗姆罗斯说:“但我知道,只要重建帝国,只要掌握足够的力量,到那个时候我就会知道了。而且不解决那件事情,就不可能拥有真正的和平、安宁和幸福。”

    他看住李奇:“所以啊李奇,任何事情,我都会从这个角度来考虑。是敌是友,也会依据这个角度来判断。说服我吧李奇,说服我跟曙光女皇携手,跟疯王敌对,是有益于我的。”

    如果就是这样,那真是太简单了。

    李奇说:“难道迩香不该是你最应该去追索答案的地方吗?难道大帝没有在迩香给后人留下什么吗?”

    “我去过迩香,但我没有得到答案,而且核心区域都被腐化了”,罗姆罗斯说:“桑妮应该跟你详细说过吧?我最得力的助手,相当于我导师的一位传奇也失踪了,就只逃出一个……总之她不重要。”

    好吧结果被小红坑了,当时想着遮掩真相,却成了现在的障碍。

    “是啊,跟我说过,但可能有很多事情在她看来不重要,所以没跟你提过”,李奇赶紧打补丁:“而且女皇那边说不定也掌握着一些跟大帝有关的情报,她只想解决凯姆意志的问题,并不关心大帝的事情,你们两边正好合作啊。”

    “那就拿出诚意来”,罗姆罗斯说:“必须是足够有力的证据,不要藐视我的智力。”

    李奇点头:“行行,我会马上跟桑妮还有女皇联络,看她们能不能提供一些有用的情报。”

    “不要急”,罗姆罗斯拉住他:“你也试试吧,那种灵魂飘荡,像是有无数蒲公英托着你上升的感觉,说不定你也能感受到呢。”

    “我又不姓图铎”,李奇苦笑,心中又是一动:“你说你能感受到,但总是差了点什么?”

    “是的”,罗姆罗斯苦恼的道:“我不明白关键在哪里。”

    李奇随口道:“你没试过滴血认亲吗?呃,就是弄点血出来,证明你跟图铎大帝的血脉后裔。”

    罗姆罗斯哈哈笑道:“这种哄小孩的事情你也相信吗?这也太随便了吧?”

    “换作其他人我肯定不信,不过图铎大帝嘛……”

    李奇原本也是无聊多嘴,现在仔细一想,还真觉得以那位前辈的秉性,说不定真能干出这种事情。

    不要怂就是干……

    说走就走绝不回头……

    千言万语不如一撸……

    有这样的行事准则,来个滴血认亲不是顺理成章?

    跟其他什么灵魂认证啊八十一难考验啊相比,这难道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

    反正就流点血而且还不是自己的血……

    “感觉你对大帝很不尊重”,罗姆罗斯狐疑的看看李奇,也觉得不妨试试。

    割破了手掌,随便找了块石头把血抹上去,罗姆罗斯擦着手说:“好吧,至少我又确认了一种方法无效。”

    李奇正要说话,脚下猛然一阵晃动。

    他跟罗姆罗斯惊骇对视,眼角余光又看到那片染在石头上的血迹喷出炽亮的光芒。

    我靠这还真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