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倾情〕〔重生之乘着春风的〕〔剑墟〕〔吞天神皇〕〔都市透视医仙〕〔安之若素叶澜成〕〔异能少女重生:帝〕〔帝少追缉令,天才〕〔自带锦鲤穿六零〕〔鲜妻撩人:寒少放〕〔游戏异界大玩家〕〔重生之带娃修仙〕〔超级制造商〕〔命中注定我爱你夏〕〔医神圣手徐振东苏〕〔影视世界体验师〕〔初婚有刺〕〔娇宠农门小医妃〕〔三国之巅峰召唤〕〔天后的绯闻老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六六 决心的战场与伊雯缇万的意外
    轰……

    罗姆罗斯再一次摔在了地上,没有了连枷,在金龙武士前他羸弱得就像一只蚂蚁。

    虽然浑身鲜血淋漓,甚至一只胳膊都折断了,罗姆罗斯仍然不放弃。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压榨出他原本拥有的二级骑士的神力,继续冲向金龙武士。后者那遮天蔽日的黄金涡流已经消失了大半,显然不是消耗掉了,而是觉得没必要用上那么大阵仗。

    罗姆罗斯再一次倒飞而出,这次脑袋撞在石头上顿时头破血流。

    他用一只手支撑着,咬着牙试图站起来,却再没了力气。

    金龙武士用讥讽的语气说:“我早就说过,你必定是我不怎么宠爱的姬妾繁衍出的旁枝庶子,对你这样的后裔,我从来就不抱什么希望。”

    “以为身上有我的血脉,就注定了会是大英雄,会成为世界命运的执掌者,你这样的后辈啊,简直能炸飞我的棺材板。”

    “金头发,除了那点血脉,你根本就一无是处啊哈哈——!”

    罗姆罗斯流下了痛苦的泪水,他呢喃道:“我做错了吗?背负血脉既定的命运,难道有错吗?除了血脉,我的确一无是处,所以我只有这样的道路可以走!我愿意献出一切,用上所有的决心,履行血脉赋予我的使命,这难道是错的!?”

    “看起来你还是有点觉悟呢”,金龙武士说:“好吧我也承认你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你还有伙伴。”

    缩在后面的李奇暗叹,看来是躲不过了。

    金龙武士道:“既然黑头发能进来,他也就有拿走东西的资格。如果他愿意以你的伙伴身份助战,通过我的考验,也算金头发你赢。”

    罗姆罗斯又站了起来:“不!这是我的战斗!怎么能依靠别人的力量!?”

    李奇也站了出来:“罗罗,朋友也是战斗力啊,这年头大家不都靠白嫖好友的孔明梅林过关吗?”

    满脸是血的罗姆罗斯异常感动:“虽然我不懂后半句话的意思,不过李奇……”

    “不要说谢谢”,李奇跟他并肩而立,豪迈的道:“这不是谁依靠谁的问题,既然我们两个都进来了,我也肩负着一份责任。”

    又压低了声音:“老实说你根本没找到这场战斗的门路,所以就先休息下看我怎么打,最终还是要交给你解决的。”

    对上罗姆罗斯愕然的目光,李奇点头说:“是的,这可不是普通的战斗,得找到真正的力量。这跟你信什么直接有关,不是说信仰,是比信仰更广阔的信念。”

    将原本的痛苦天赋转换到正义天赋,还好先点上了矛盾天赋。李奇掏出提尔之柄,滋的喷吐出淡金剑芒,向金龙武士缓步走去。

    “啊,奇异的正义……”

    金龙武士身边的黄金涡流伸展出又一圈:“看来我得认真点了。”

    “我很欣赏你……不,是大帝的信条,不过完全否定血脉似乎也过于中二了。毕竟血脉传承不仅仅只有阶级那种坏的东西,文化、责任、使命这些好的东西,也是靠血脉传承的。大到族群来说,血脉传承更是必不可少的。”

    李奇开启了嘴炮模式:“从扬弃的观点来看,血脉传承更是每个人不可丢弃的东西。如果没有更稳固也更崇高的立场,抛弃了血脉,那就成了终生首尾不顾的彷徨者啊。”

    “对平凡之人而言,血脉传承是最清晰也最可靠的人生方向了。罗姆罗斯以自己的血脉为傲,以追随先祖,实现先祖未竞的事业为志,这有什么不对呢?完全可以把他看作一个以猎人父亲,甚至面包师父亲为傲,并且立志传承家业的人啊。”

    “这的确算不得多积极,但这该是人类社会最起码的保障。在那之后,再去眺望人生的更高峰,人类不才能一代胜于一代吗?”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该是每个人的自我选择,而不是被谁或者社会强迫,也不是因为这才是最符合利益的选择。”

    “是的,如果将压力啊利益啊这些东西都抛开,仍然选择了以血脉传承作为自己的使命,这才能有真正的、纯粹的力量。”

    听到背后罗姆罗斯的喘息声渐渐变小,李奇心说果然如此,就跟之前他跟尤尔娜的比美决斗一样,这是一场比拼决心的战斗。

    图铎大帝设下的这道密锁,是要考验来者的决心而不是简单的力量,毕竟大帝要选择的是可以接受遗留之物的人,而不是单纯看谁强大。

    密锁设置了滴血认亲的环节,金龙武士却在践踏血脉传承,显然是不希望来者陷入将血脉当作力量的妄念里。

    李奇看似在跟金龙武士嘴炮,实际上是帮罗姆罗斯理顺他的心灵。只有抛开血脉等于力量的迷雾,将血脉与决心关联在一起,才能让罗姆罗斯真正振作起来。

    虽然不是完全清楚罗姆罗斯是怎么想的,可李奇觉得,对除开血脉还真的就一无所有的他来说,只有完成这样的心理建设,才能更加坚定,更有决心。

    当然,看起来这像是把罗姆罗斯也限定在这条道路上了,很有点当初推着特蕾希娅一个个坑往前走的味道,但是……作为大同主义革命者,就算是亲娘老子,坑还是得照挖不误啊。

    然后,以一次漂亮的进攻,完成自己的登场吧。

    李奇这么想着,脚步加快,直至整个人拉出淡金虚影。

    “律令:审判——!”

    清喝声中,剑芒喷薄,大有将金龙武士一脸闪成灰灰之势。

    金黄涡流急速转动,道道金光蓄势待发,金龙武士抱着胳膊,啊哈哈的快意笑着,即将与李奇展开必定华丽绚烂的对撞。

    轰……

    咚咚咚……

    并不是双方力量相撞,而是李奇忽然一个趔趄,不仅剑芒消散,整个人还摔在了地上,成了滚地葫芦。

    趴在地上,李奇举手喊道:“不、不好意思,刚才被石头绊倒了……”

    他真不是有意来演小丑的!

    刚才灵魂猛然一震,像是有股关联被粗暴的扯掉了,这才搞得他出此丑态。

    一边嚷着一边审视,还好不是跟小红的灵魂关联,也不是厄普西隆和贝塔城防护结界的虚灵中枢,而是……

    跟伊雯缇万的灵魂契约失效了!

    五九六工程出了什么事?

    ………………

    时间稍稍往前推一点,泰格杰尔要塞,五九六工程核心机房的下方,工作人员正在检查辅助机房的状况。

    紫铜打造,手掌大的盒子,两侧有扇叶般的秘银散魔器,上下左右相隔一定距离,密密麻麻堆叠在架子上,通过魔导线缆,成百上千的串起来。

    盒子上有若干接口,有的是连接随身助手的,有的是插记录晶片的。艾伦随便选了个盒子,将随身助手的导线插进去,视野里跳出一张列表,乱七八糟的,什么内容都有。

    艾伦叹气:“确实都备份了,但只有伊雯缇万知道什么记录放在了哪里。如果她出了问题,整理这些记录简直就是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只由上下两个圆球拼起来,还有短短臂腿的怪物,甩着屁股上那该是尾巴的小圆球,上面那个该是脑袋的大圆球上咧开一条该是嘴巴的缝,口吐人言。

    “的确需要搞个操作系统,记录在物理层面上的存放位置可以不管,但得具备搜索和归类之类的管理功能。这个系统必须独立于伊雯缇万之外,相当于把这些直连的硬盘做成纳斯。”

    这只哆啦诶梦就是尤赞,如果把最初寄宿在黯精灵尸傀上的尤赞称为1.0的话,现在就是尤赞3.0了。

    造型虽然酷似哆啦诶梦,细节却有很大区别,比如身体不是蓝色而是红色的。说话的时候,背上弹出四根机械臂也在检查盒子,显得比原型惊悚多了。

    “尤啦诶梦”叹气:“可惜我们没有那么多人手,分不出力量继续推进虚灵技术。让核晶能运转珠算术还是靠了之前的技术积累,也只能看法师联合会能鼓捣出什么,我们在他们的基础上做进一步的发展。”

    这些小盒子里装着保存幻景的法阵,由风元素核晶驱动,将伊雯缇万通过几百个终端获得的信息、资料以及她对各个问题所作的思考,用幻景的方式记录在盒子内部的晶片里。

    这是罗文娜提供的幻景技术,让风元素核晶配合幻景法阵自动运转,就跟防护结界的虚灵中枢一样,已经算是魔导技术与虚灵技术的结合了。

    一般意义上的魔导技术,指的是将魔法由灵魂构筑的法术模型转换为现实里魔导材料构筑的法阵,从而让魔法不依赖人体运行,让其他超凡者也可以使用魔法,但仍然需要由凡人的灵魂激发。

    在阿图尔法阵定律发现之前,魔导技术还只能靠上古遗留下来的记述、个人的灵感以及艰苦漫长的实验发展。但即便有阿图尔法阵定律,也还仅仅只是个大概轮廓,魔导技术还需要更多理论工具才能迎来大发展,当然这也说明魔导技术前景广阔。

    魔导技术虽然可以让其他超凡者也可以用魔法,而且可以用低级法术激发高级法术,消耗的力量很小,但终究要消耗力量。

    虚灵技术就更进一步了,由虚灵核晶承载法术模型,并且替代人类灵魂运转,只要输入魔力就能自动激发。虽然还依赖凡人灵魂对虚灵核晶下达指令,但不需要凡人施放法术,消耗力量,这是凡人运用超凡之力的更先进形态。

    可惜虚灵技术比魔导技术更复杂,除了魔法傀儡、塔灵以及由塔灵发展来的结界技术外,其他虚灵技术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完全没有头绪。

    罗文娜之所以能成为幻境产业的霸主,不仅是因为李奇的指点,还因为她在幻景生产上实现了部分虚灵化,可以用风元素核晶自动传输、复制幻景,这才让她迅速用规模抢占了市场。

    这样的技术被费共拿来当存储系统,跟超算所弄出来的珠算核晶阵列拼在一起,基本具备了数据中心的能力,这也是李奇敢放出明年一月启动虚拟市场这颗卫星的底气。

    想到还有一拨同行正为虚拟市场的上线日以继夜的忙碌,艾伦就生出浓浓的同病相怜之情,今天伊雯缇万要进行的极限测试,意义绝不下于虚拟市场上线。

    为了确保伊雯缇万之前积累下的资料不丢失,五九六工程紧急部署了一套存储系统,让伊雯缇万备份她获得的资料。

    说到这套系统,艾伦又为制作核晶的同行,以及浪费的海量资源默哀。

    目前让风元素核晶运转幻景记录法阵的办法,跟珠算核晶的制造方法一样,那就是大力出奇迹。

    由魔法师通过原理类似灵魂奴役的刻印法阵,对核晶施放幻景记录法术,持续若干次,再将其跟记录法阵拼装在一起。灌注魔力后如果能起效,并且核晶没有出现裂纹瑕疵,核晶里的风元素灵没有溃散或者暴走,那就可以了。

    幻景记录法术等级低,刻印成功率还算不错,在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左右,比珠算核晶高了一倍。

    原本的冒险者服务中心、贝塔城政府部门已经用了上千个记录核晶,发计委的数据服务器也用了上千个珠算核晶。这套备份系统用了两千多个记录核晶,负责制造核晶的魔法师有多苦逼,废弃掉的核晶有多恐怖,由此可见一斑。

    由此艾伦才认识到自己之前用虚灵技术制造军团武装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那可不是一个法术的问题。

    斯塔克想将魔导枪跟虚灵核晶结合,让人不必再消耗自身力量而是用外接魔力源,搞出“虚灵枪”,这个设想也止步于如何让人操纵核晶这个环节上。

    要知道虚灵技术仍然需要人具备超凡之力,而且必须对核晶进行操纵。不管是这套备份系统,还是发计委的服务器,操作者都是专门挑选的灵魂系魔法师、术士甚至巫师。

    把核晶操纵这个环节实现通用化,变得跟用神术激发魔法一样,这个设想还只存在于幻想之中。这涉及到了灵魂领域,不是法阵能解决的问题。

    收住杂乱的思绪,艾伦跟着尤赞做完检查,回到了核心机房。

    “伊雯缇万,你准备好了吗?”

    艾伦做了个深呼吸,对中心那颗看起来像是有几千个面的巨大钻石说。

    旁边的终端投射出伊雯缇万的身影,少女笑着说:“最该紧张的是我啊,你那么紧张干嘛?”

    然后她敛容道:“我准备好了……”

    尤赞自然没成天跟伊雯缇万呆在一起的艾伦那么情绪化,直接道:“开始。”

    随着这只红色哆啦诶梦的指令传到要塞各处,数百个终端都行动起来,跟各个研究员开始进行沟通。阿图尔主持的超级魔导炮项目、赫里扎尔主持的集成项目甚至斯塔克主持的军团武装项目,所有机动要塞工程的分支项目都加入进来。

    这原本是不被允许的,伊雯缇万的能力大约是一万个“通道”,减掉每个通道进行的多指令运作,她实际上最多可以跟两千人同时沟通,这远远低于机动要塞工程的研究员总数。

    根据伊雯缇万自己做的报告,如果输入的魔力级别更高一些,她可以突破这些极限。

    正好回旋魔力炉的原型机完成,能够提供最高六级强度的魔力,研究院就决定用魔力炉替换原有的晶石供能法阵,尝试让伊雯缇万升级。

    “魔力炉接入……”

    “一级……二级……三级……”

    “魔力炉半开运转,输出魔力四级……”

    “稳定保持……”

    从能源机房不断传来报告,这时候伊雯缇万也在报告通道开启数量。

    “突破了,突破一万……”

    她显得有些激动:“实际接入人员,2301、2302……”

    到达三千后,她说:“我的头脑很清零,感觉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继续吧,我要更多的力量!”

    艾伦看看尤赞,尤赞看看旁边的干瘦削老头。

    那家伙是个五级巫师,叫塔哈。原本跟玛达拉、法瑞尔和海尔瓦混在一起,精通灵魂操纵,现在弃暗投明,成了五九六工程的核心技术人员。

    小老头闭着眼睛,伸出双手,感应了片刻,点头说:“核晶没问题,灵魂震颤得有点快但感觉还没到极限。”

    于是魔力炉继续提升输出功率,到了五级,伊雯缇万报告说连接人数突破四千。

    机动要塞工程已经汇聚了上万科研和工程人员,同时连接数四千足以满足需求,毕竟不是所有人时刻都找伊雯缇万。

    伊雯缇万的声音有些发飘:“还可以的,我还可以的!”

    原本计划就是看伊雯缇万的极限,巫师塔哈再仔细观察伊雯缇万的灵魂状况,以及容纳她灵魂的那颗六级灵魂核晶。这颗核晶是由亡灵核晶净化而成的,来自一只六级死亡骑士,费共在这方面的资源异常充裕。

    确认没有问题,魔力炉继续提升输出,直至满负荷运转,贪婪的将一股股魔油蒸发,凝聚出六级强度的魔力,沿着粗壮的魔导线缆输送给伊雯缇万。

    “对!就是这样!我可以的!”

    一部终端兴奋的叫着,另一部终端在报数,连接数很快突破了五千、六千、七千……

    ………………

    当伊雯缇万通过终端发出癫狂的笑声时,塔哈也叫了起来:“核晶开裂了!”

    纯粹形态的灵魂是无法在主位面存在的,像女妖、幽灵那类亡灵也是套了一层亡灵之力做外壳,不然会直接散逸,所以才有核晶来承载灵魂。

    如果核晶爆掉,伊雯缇万也许会跟着炸掉,也许会在癫狂中袭击他人,夺占躯体,总之后果难以设想。

    还好测试之前早就做好了预案,魔力管线被紧急切断,包括核晶的绝缘和保护层迅速打开,露出内里只有拳头大的一块核晶。

    原本伊雯缇万都是以少女形态沉静的飘在里面,现在核晶急速颤抖,表面出现一条条裂纹,里面像是一团涡流,根本看不清细节。

    塔哈从底座上取下核晶,装进一个跟尤赞身体有些像的葫芦状水晶容器里。尤赞递过去一颗新的核晶,用肉痛的语气说:“这可是传奇级别的龙将核晶啊,总共只有两颗。”

    “伊雯缇万的价值可不是一个传奇能够比的”,塔哈说着,将核晶放进去,正好卡在上下两截容器之间。

    这时候原有的核晶表面已经处处是裂痕,在众人忧惧的目光中悄然碎裂,一团灰白涡流冲出,在水晶葫芦里四处冲撞。

    “她不想进新的核晶!她不想被束缚!”

    塔哈惊叫,赶紧念动咒语,水晶葫芦壁面亮起一道道怪异咒符,既是在加固防护,也是在安抚灵魂。

    涡流收缩凝聚,却始终稳定不下来。有时候变作伊雯缇万,有时候变作一只怪模怪样的类人生物,更多时候是介于二者之间的怪异形态。

    塔哈叫道:“我就知道,灵吸怪不可能完全吞噬掉变形怪灵魂里的真正自我!伊雯缇万崩溃了,残存的变形怪自我在夺取灵魂的控制权!”

    “灵魂契约也崩溃了……”

    尤赞跟着叫道:“现在她……不,现在这个家伙是自由的!”

    灵魂在水晶葫芦里冲撞,塔哈几乎拿不住了,他叫得更大声:“我安抚不住它!消灭它!只能消灭它了!”

    旁边几个早就准备好的施法者举起了法杖,准备用各类法术摧毁这个陷入癫狂状态的灵魂。

    “等等!”

    艾伦叫道:“你们没看到她更多时候还是伊雯缇万的形态吗?她还在坚持!不要随便放弃!”

    他抱住水晶葫芦,焦急的呼唤道:“伊雯缇万,是我,艾伦啊!你不要放弃!”

    艾伦的呼唤有了效果,那个灵魂大体保持在伊雯缇万的形态,可她说出的话让众人愕然。

    “我……不是伊雯缇万,我是露丝雅-洛林,我出生于狮王城,是个魔法师。”

    这是变形怪虚拟出来的那部分灵魂,现在她回归了那个身份的自我认同。

    “诸灵平等……”

    “不自由……毋宁死……”

    “我绝不接受被谁奴役……”

    变幻之间,她断断续续说出这些话。

    “那没得选择了”,塔哈的手掌冒起绿光:“先让我冻住它,早把它彻底粉碎!”

    “不——!”

    艾伦大叫:“我们还能救回她!”

    “可它已经不接受束缚,灵魂契约对它已经没用了”,塔哈遗憾的道:“这样的存在,如果不能确认是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我们怎么能放心呢?”

    艾伦争辩道:“但她说得对啊,我们的信仰是诸灵平等。她现在认为她是个人,如果也确实表现得跟一个人一样,我们凭什么去控制她的意志?”

    施法者都在反驳他……

    “可它不是真正的人,没看到这个灵魂里还残留着变形怪的意志吗?”

    “它认为它是个人就行吗?它实际上拥有近于神祇一样的威能啊。能同时跟接近八千个人沟通,每个分支都表现得跟人一样,可以独立计算和思考,这是凡人能够做到的吗?”

    “不控制住它,它要控制我们怎么办?我们根本没办法跟它比脑子。”

    “但,但我感觉得到,她有和我们相同的部分”,艾伦之前还只是单纯的出于想保住工作成果,现在却发自真心的想保护她:“如果她能战胜灵魂中属于变形怪的那部分,如果能一直表现得跟人一样,为什么不能把她看作人呢?”

    “我们害怕她什么呢?她的能力只是拥有跟无数人沟通,同时思考无数的事情,她并不能侵夺凡人的灵魂,也不能再像变形一样模拟成其他人。万一有什么问题,就像现在,我们拔掉魔力管线,她就只是一颗任人宰割的灵魂核晶。”

    尤赞开口了:“你能承担得了风险吗艾伦,就你一个人?你曾经是巫师学徒,应该知道一件有隐患的事情如果始终只是想着好的一面,最终会演变成什么灾难。”

    “我……”

    艾伦没话说了,蹲了下去,痛苦的抱头。

    “艾、艾伦……”

    这时候灵魂渐渐的可以稳定在伊雯缇万形态了,她的呼唤让人们又为之愕然。

    容器里,伊雯缇万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帮、帮我……给我……力量……”

    尤赞跟塔哈对视一眼,很显然,现在是个关键点。

    如果艾伦说得没错,现在给伊雯缇万输入魔力,应该能帮助她战胜残留的变形怪意志。当然也有很大可能是变形怪已经夺得了控制权,想要骗取魔力脱困而出。

    艾伦抱着脑袋使劲摇晃,他自然也明白,但他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

    尤赞忽然问:“刚才她说……诸灵平等?”

    艾伦喘着气说:“应、应该是总枢机留在她灵魂里的那些信条,当时总枢机不是说……”

    说到这他呆住,包括尤赞在内,所有人都想起当初将伊雯缇万安置在这里的时候,李奇把赤红信仰的信条留给了她,说让她有空就学习。

    当时大家都觉得这似乎有些荒唐,伊雯缇万的本质算得上是人工神祇,既不是人也不是神,难道还指望她变成费共成员?

    “如果她能产生信仰之力,随便哪个分支的信仰之力,就说明她是有凡人的一面”,尤赞拍板:“那么我们肯定会保护她。”

    艾伦一跳而起,摇晃着水晶葫芦说:“伊雯缇万……呃,露丝雅,随便什么啊,反正是你就行。你听到了吗?回想痛苦的信条,审视你的灵魂深处,只属于你那部分灵魂的深处,你觉得痛苦吗?你希望更清晰的看到整个世界吗?”

    伊雯缇万呆呆的呢喃着:“痛苦……是的,我、我很痛苦,我想……自由……”

    说话的时候面目还在扭曲着,不时显露出属于变形怪的形貌。

    “信条……痛苦……”

    眼见伊雯缇万的状况再难维持住,一缕冷白光芒自这团灵魂中升起,又如流星般消散。

    正当大家以为是眼花了时,又一缕白光闪亮,再一缕,片刻间点点白光在灵魂中出现,随着灵魂的扭曲而闪烁不定。

    尤赞果断的道:“给新的核晶输入魔力,吸引她进去!”

    塔哈惊道:“如果它是想骗取魔力,这颗核晶可束缚不住它!”

    “赤红信仰是伪装不来的!”

    尤赞的小胳膊搁在圆滚滚肚皮上,虽然一点也装不出威严气质,但说的话还是让人们心弦震动:“好吧一个分支或许可以伪装,但两个三个分支加在一起,那就不是伪装,而是改变!”

    它用史莱姆材料做的水汪汪的眼睛盯住艾伦:“当然她得有个导师,既然她对你有相当的信任,当然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过你现在也仅仅只是二级荆棘牧师……对了,看来你有必要去趟丝丝魔女学习班了。”

    丝丝魔女学习班是另一项机密,艾伦和其他人可不明白,他只是忧心的看着魔力线缆插进了水晶容器里,灌注进新的核晶。那团灵魂像是飞蛾扑火一般,冲进了核晶。

    惨烈的嘶嚎自核晶里发出,白光和蓝光充盈其中,完全看不清核晶里发生了什么。

    许久之后,光亮消失,核晶里只剩下一团依旧灰白的灵魂。

    人们面面相觑,塔哈正准备用巫术查探,灵魂翻滚,喷薄出冷白光芒,渐渐凝聚出众人熟悉的形态。

    人们松了口长气,艾伦喜悦的叫道:“伊……不,露丝雅!?”

    “我……是露丝雅”,灵魂悠悠的道:“也是伊雯缇万。”

    核晶里的少女舒展身体,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刚才像是做了个很可怕的噩梦,梦到自己变成了……啊那可不能说。”

    然后她讶异的道:“我的权限系统呢?喂!你们在搞什么啊,这不是乱成一团糟了吗?”

    艾伦小心的说:“呃……你不是想要自由吗?现在没有灵魂契约了,你是自由的了。”

    “自由?让我放弃存在的意义,那就是自由吗?”

    少女怒声道:“我既是人,又是不同于人的奇异灵魂!我远远比你们强大,当然就得做符合我能力的事情!没有灵魂契约当然好,但不等于我就非得背离以前的道路啊。”

    她用呵斥的语气道:“还不把我弄回去装好!?还有那么多人等着从我这里得到答案呢,你们是不是闲得慌了?”

    尤赞苦恼的用小圆球手掌揉大圆球脑袋:“呃……伊雯缇万,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