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六九 我来过,我战过,我不在乎结局
    伊斯特塞斯始龙?

    听到这个用词,李奇对这条小金龙的身份产生了严重怀疑。

    费恩世界的龙族多姿多彩,不仅有五色龙和金属龙,还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分支。自黑暗时代流传下来的资料里就有华夏龙这种形态,被归类为上古时代“始龙”里的一种。

    李奇当临时死神时,本体就是华夏龙的形态,猜测这是费恩世界为了在血脉维度上兼容华夏穿越者所打的补丁。毕竟费恩是多元宇宙里很活跃的世界,来自其他世界的异客只要融入费恩,就为费恩增加了新的维度,为此世界法则也在自动适应和扩充。

    后来李奇回想此事,确认了小红的话是对的,他既是地球的李奇,也是费恩世界的李奇-普雷尔。

    仔细想想,“伊斯特塞斯”这个称谓恐怕是哪个穿越者前辈胡诌出来敷衍土著的,结果被当作正式名称用下来了。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李奇冷冷的道:“我不认为你是图铎大帝的残魂。”

    真的是残魂或者遗影之类的存在,应该用穿越者、华夏子民或者炎黄血脉之类的称谓才对。

    “果然看出来了”,小金龙打了个转,金光闪动,形貌骤然一变。

    个头仍然很小,却不再是长长一条,变成了一只怪异的龙类。

    外形跟其他龙族没多大差别,只是更纤巧,肋部向后伸展的翅膀并不是肉翅,而是三对类似蜻蜓翅膀的半透明薄翼。五颜六色的翅骨看上去让人有些眼晕,不过身体也是同样的绚丽色彩,倒还没让人晕到发吐。

    四肢和背部是翠绿的,肚皮是浅蓝的,还有若干金银纹路布满全身,额头有一轮洁白明月,眼瞳是深紫色的,随着浓浓眼睫忽闪忽闪的眨着,正努力的放射友善之光。

    那一瞬间,李奇恍惚生出正拿着手机到处抓宝宝的错觉,从金闪闪变到宠物小精灵,画风跨度太大了啊!

    “妖精龙!?”

    记起龙类里的一个分支,李奇稳住了心神,这不是错觉,龙族的各个分支千奇百怪,其中一支的确这么奇葩,它们的特征是……萌萌哒。

    “重新做个自我介绍……”

    妖精龙比划着小小的龙爪,用尖尖细细的小嗓门说:“我叫莎佳妮-图铎,图铎大帝与精灵女神尼尔罕妮的女儿。”

    噗——!

    一口老血从李奇嘴里喷出,在溅到妖精龙身上前就化作一蓬红雾,冉冉飘散。

    “抱歉一下子翻腾上来太多东西消化不了”,李奇擦着嘴道歉,心说这槽多得没法吐,只能吐血了。

    尼尔罕妮是精灵的预言、幻象和智慧之神,应该早就陨落了,大帝是怎么搞上这位女神的?

    而且你说是大帝跟精灵女神的女儿,可你现在不就是只妖精龙吗?

    自称莎佳妮的妖精龙把爪子摁在胸口上,用无比自豪的语气说:“一颗沉睡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妖精龙魄,加上图铎大帝的血和一滴女神的神血,创造出了我,难道我不是大帝和女神的女儿?”

    原来是这么扯出来的啊,还以为图铎大帝真的搞上精灵女神了。

    李奇如释重负,作为穿越者后辈,总算没多出一项使命。

    也就是说,你就只是个……虚灵,并不是真实的生命?

    李奇更疑惑了:“那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算是东西,我也是了不得的东西啊!”

    妖精龙莎佳妮的翅膀扇得嗡嗡作响:“我是很厉害的幻象密锁,不是凡人嘴里说的那种满大街都是的普通神器!密锁你知道是什么吗?只要是密锁就意味着是正牌的神器!”

    这么一说李奇恍然,之前这家伙冒充大帝残魂的时候,就提到了“密锁”。

    密锁是精灵创造的魔法技术,一方面能扭曲位面法则,在位面里隔绝出一个小世界。另一方面又能渗入凡人心灵,扭曲对这个小世界的感应和认知。

    李奇之前在尼尔瑟拉神国里,跟尤尔娜比美时身处的幻象空间,应该就是一种密锁,不过是很低级的密锁,毕竟法则很简单,也能轻易看出运转规律。

    人类现在大规模使用的结界技术,其实就来自密锁,而且还是很低级很拙劣的山寨。

    尼尔罕妮是精灵的幻象之神,妖精龙又靠幻术吃饭的龙族,怪不得图铎大帝会用它来守护留下来的珍贵遗产。

    李奇故意奚落这只妖精龙:“也就是说,其实你就是装着珍珠的盒子啊。”

    “我听过这个!”

    妖精龙喷出一股五彩迷雾,气呼呼的说:“买椟还珠嘛,你还瞧不起我。我跟大帝走南闯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轮回呢!”

    这家伙在说“大帝”的时候弹着舌头,听起来跟“哒嘀”一样……

    李奇又很好奇:“既然是图铎大帝的神器……好吧,女儿,那你该知道很多他的事情吧?”

    “其他的事情好说就是这事别说了”,妖精龙叹道:“我出生的时候大帝就已经是大帝了,没过几年被他安排到这里守护,很多事情还是从大帝血脉里感应到的一些片段。”

    也是,毕竟不是真的女儿,只是件神器。就像李奇的提尔之柄,即便变成人了也不可能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有需要用上的时候,才会被拎出来感受世界。

    李奇又问:“感觉你是在故意坑罗姆罗斯,就是那个金头发,你守护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守护什么,等金头发出来你就知道了,总之那不是你应该去碰的东西”,妖精龙说:“至于坑金头发,你不是一样的吗?开头就假摔,后面又叫得那么假,你简直是在尬演啊!”

    小小的龙脸浮起异常人性化的哀叹:“不指望新大腿有多强壮有力,至少能活得久点吧。看你这样子,完全没办法跟大帝比啊,算了我也没得选择。”

    哟嗬你还嫌弃我?刚才你比我的尬度高多了吧!?

    李奇额头青筋隐隐绽露:“别说得好像我一定会接收你一样,大帝的什么遗志,你说来看看,说不定我不感兴趣呢。”

    “不接受大帝的遗志就别想得到我的帮助!还有什么金手指是比我更能耐的!?”

    妖精龙鄙夷的道:“虽然我不怎么能打,可我气势十足啊!”

    它转着圈,拉出一条绚丽彩带:“好吧你也该知道这些事情。”

    彩带化作光尘弥散开,周围的场景渐渐变化。

    李奇跟妖精龙置身于起伏丘陵间的一处草地,远处依稀能看到金橡树城的城堡,没那么宏伟华丽,却并不破旧。

    一个高大男子蹲在前方不远处,像是在挖坑埋什么东西。

    男子自言自语,声音有些虚弱:“莎佳妮,抱歉要让你呆在这里了。要多久我不知道,不过别伤心,我有空就会来看你的。”

    妖精龙的眼睛里升起雾气:“那时候我在哭呢,我感觉到他不会回来了。别忘了我是尼尔罕妮的女儿,我有预知的能力。”

    “我还是有希望的啊,别哭哭啼啼的”,男子说:“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得做一些准备。”

    男子起身转了过来,李奇心中一震,这就是图铎大帝……

    面目看起来还是青年,五官硬朗,眉目冷峻。可眉心深深的皱纹,灰黑斑驳的头发,以及苍白的脸色,明显透出了一股苍老感。

    想起之前小红讲述的迩香之行,李奇猜测,此时的图铎大帝,应该拔过了厄迪斯之脊,受了很重的伤。

    妖精龙飞了过去,绕着大帝的身影转了一圈,显得异常眷恋。

    图铎大帝目视虚空,那该是之前妖精龙的视角。

    “我还不知道答案,所以我不希望留下的东西被轻易找出来,只能拜托你了莎佳妮。”

    图铎用平淡的语气说:“我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血脉并不抱什么希望,他们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界。他们只能扮演这个世界赋予他们的角色,继续重复着早就发生过的历史。”

    “没有千年的帝国,这一条在费恩世界居然也能成立,所以我还抱着一丝希望。也因为这一条,我在这里的子孙肯定无法继承我真正的志向。我就设定你至少要沉睡一千年吧,那之后世界或许自己会做出一些调整,他们也会说不定会显露真身。”

    “在那之后,如果是我的后裔来这里,唔……这个可能性很大,毕竟追寻先祖的遗迹,追逐先祖未尽的事业,不管是哪个世界的人类,这都是最起码的血脉使命。”

    图铎叹道:“如果真的来了,就把东西交给他,让他去履行应尽的责任吧。当然我是希望他能挣脱自己的宿命,能成为我希望的那个人,不过……”

    大帝哈哈笑道:“让后裔完成我未尽的事业这种事情,我其实很不爽啊。这不就是在打我的脸,是对我那个信条的绝佳讽刺吗?我就是我,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接着大帝脸上浮起一丝期待:“我最希望的,还是有和我一样血脉的人来,不必比我强,但一定要比我更有智慧,找得到新的道路。”

    “这似乎是妄想,不过既然在我之前有泰克乌什,有罗兰,那么在我之后,应该还会有吧。”

    说到这大帝顿了顿,妖精龙说:“那时候我问大帝,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人来,是不是该给他留下一些忠告。”

    “我……”

    大帝竟然犹豫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不是正确的。可能他来的时候,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一切都有了变化,我要留下什么具体的忠告,会误导了他。”

    他又转为坚定:“但可以转告他两句话。”

    虽然没有跟大帝四目相接,此刻李奇仍然觉得自己似乎被冥冥中一股力量注视着。

    就听大帝说:“首先要告诉他,他之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是要拯救这个世界。”

    看来此时的大帝,已经深刻理解了自己的使命。

    “其次……”

    大帝的语气异常凝重:“他必须警惕,最闪亮的,可能是最邪恶的。”

    闪亮?邪恶?

    这是什么意思?

    留下忠告后,大帝昂首望天。虽然虚弱,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气息,仍然能让李奇心神微颤,如仰望嶙峋的巨石山峦。

    “莎佳妮,我在这里做的说的,仅仅只是尽一点责任。毕竟我改变了世界嘛,弄成这样的烂摊子,我总得表示表示。”

    大帝的语气变得爽朗:“你问我真正的想法,很简单啊,我来过,我战过,我不在乎结局……”

    场景消散,李奇和妖精龙仍然沉默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