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脑太监〕〔朕真没想败国啊〕〔人类更新计划〕〔恋语集:织梦书〕〔快穿治愈反派小可〕〔落魄女婿〕〔盛世为凰〕〔龙王殿〕〔胖揍星际商人〕〔韩三千苏迎夏免费〕〔重生八零团宠小甜〕〔地狱使者萧阳〕〔扶乱唐〕〔巅峰奇才〕〔生而为王免费阅读〕〔生而为王萧阳〕〔超凡大卫〕〔我在异界有座城〕〔我成了反派祖宗〕〔生死狙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七十 你这个大骗子,原来是我姐姐!
    妖精龙莎佳妮打破了沉默:“好啦,我沉睡前就知道跟大帝永别了,伤心归伤心,既然醒了就该干活了。”

    李奇有些意外,别看这家伙个头小,心却很宽呢。

    “看什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妖精龙说:“大帝经常对我说,呐,做人呢,最要紧的就是开开心心……”

    李奇咳嗽,然后大帝经常给你下面吃吗?

    “现在外面是个什么情形我也不知道,看金头发热血中二的样子,肯定不是歌舞升平的安宁世道。”

    妖精龙嗡嗡扇着翅膀,语气轻快的道:“所以大腿啊,快收下我这个挂件,咱们一起去拯救世界吧!虽然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可有我在,就懒得追究细节了,反正都得靠我。”

    这口气还真是小瞧人啊……

    李奇斜着眼瞅它:“你不就是个密锁吗?除了存东西,你还能干什么啊?”

    “你这口气,还真是小瞧人呢”,妖精龙不屑的道:“我是个幻象神器啊,哪怕是神祇,不仔细分辨都识不破我。在区区主位面里,有了我你谁都能吓唬住,完全是横着走啊!”

    “暴政之神本恩知道吗?大帝就是带着我吓住了本恩,重新封印了祂,还夺走了那柄连枷。”

    “黯精灵女皇你知道吗?大帝就是靠我吓唬住那娘们,然后一连枷把她的脑壳砸烂的。”

    “贝努因诸神你知道吗?大帝就是……呃……让我假扮谁来着让祂们内部起了冲突。”

    妖精龙历数功绩,倒还真让李奇对它刮目相看。

    “看看你啊,你身上有什么?就用那个破破烂烂的手电筒cos绝地武士,那像是龙尔德的什么东西吧?”

    妖精龙的语气既不屑又热切:“级别没到传奇,一身也破破烂烂的好像连个贵族都不是,还在努力攒第一桶金吧?还不明白我对你有什么意义吗?天使投资和艾皮欧啊!”

    看妖精龙这架势,是想跟他缔结某种灵魂契约,李奇可不想这么草率。

    更重要的是,他的灵魂没办法自己做主,还有个家伙跟他生死与共,这时候又联络不上。

    “把你当大腿甘愿屈居挂件,姿态摆得这么低了你还不领情!”

    察觉到了李奇的抗拒,妖精龙勃然大怒:“客客气气跟你说话你听不进去是吧?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个衰佬!”

    我大概猜到图铎大帝是哪里人了……

    李奇正在嘀咕,眼前猛然一暗,一股令他浑身每根汗毛都在惨叫的恐怖感觉从上方压下。

    抬头一看,李奇身心俱麻,那是只巨大到遮蔽天日的蜘蛛,密密麻麻的猩红眼睛似乎要将他的灵魂撕裂成无数碎片。足以吞天的口器张开,无数裹满黏液,长满吸盘的触手伸展而下,将他层层裹住。

    魂飞魄散间,蜘蛛消散,场景恢复,妖精龙不见了。一股灼热的乱流涌入他灵魂里,四处乱蹿。

    “真没想到你居然害怕蜘蛛,不过跟蜘蛛拼在一起的又是什么东西?有点像章鱼,你还怕章鱼啊哈哈……”

    妖精龙的意念自他心底荡起,这家伙竟然吓唬他,然后自己钻进李奇的灵魂里了!

    “我这么牛掰的金手指你居然还拒绝,简直让我无语”,妖精龙得意的道:“让我看看你的灵魂,啊哈,乱成这个样子,居然有好几百个乱接!”

    像是波动了细微的琴弦,李奇心灵中荡开一阵酥麻,妖精龙说:“这么纤细的连接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肯定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玩意,怪不得你要拒绝我,你这是跟多少地摊货签了灵魂契约啊,真是乡下土包子……”

    精灵密锁果然非同一般,李奇顿时醒悟,妖精龙并不是现在才钻进他的灵魂里,一开始进入密锁的时候,说不定就已经渗透进去了,毕竟它就是密锁。

    感应到妖精龙在拨动自己跟丝丝魔女们的灵魂关联,李奇也不着急了。还有人比自己更着急,比如那个之前把自己宣称为私有财产的家伙,就算只是她的本体,也不会容忍其他存在在他的灵魂里胡搞吧。

    就在李奇跟妖精龙玩灵魂大冒险的时候,贝塔城北区集市的小馆子里,二十多个丝丝魔女同时啊的呻吟出声,耳朵也都竖了起来,耳尖变得红红的。

    统合区办公楼里,蒂丝一个哆嗦,差点把整杯茶泼到史丹头上。

    办公楼其他地方、贝塔城外的军营、厄普西隆的黑曜石学院、罗丝大神殿深处、克斯特西南无关谷以及就在不远处的金树城里,总之分布在各个地方的所有丝丝魔女,这一刻都感觉心弦荡漾。

    “蒂丝……”

    欧萝拉正诧异,忽然从喉咙里挤出呃啊呻吟,身上也荡起粉红光晕,接着脸上才浮起胭脂般的红晕。

    “这又是什么关联?怎么感觉属性完全不同了呢?”

    妖精龙像是在琴店里搞事的熊孩子一样,每发现一股外延出去的灵魂关联都要去拨一下。

    “啊,好麻……”

    它拨了一股散发着寒气的冷白关联,亡者之域里,正踩着滑板在冥河中冲浪的银发翠眼萝莉啊啊叫着高高飞起,光翼喷薄,娇小身躯绷得直直的。

    “李奇——!”

    菲妮大叫:“你又在使坏!不许挠痒痒!”

    其他魔女也没逃过……

    罗丝大神殿深处,盘腿坐着,闭目冥想的艾丽身躯一抖,蛛网般的裂痕自身下延伸出去,瞬间遍布整座殿堂。

    相隔不远的殿堂里,伊芙手中的铜锭蓬的炸成铜粉。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

    上一层的殿堂里,薇姬正在比划着手势,演练什么魔法。身体一晃,手掌摆动,飞出一个巨大的半透明手掌,拍在壁面上,震得整座殿堂簌簌落灰。

    薇姬很讶异:“咦,这就成了?”

    厄普西隆,躺在山坡草地里,正回想着最初见到李奇和菲妮那会情形的缇娜尖耳朵猛然一抖,吓得她一跳而起,镰刀在手,四下张望。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妖精龙拨得起劲还唠叨个不停:“你以为自己是哆啦诶梦吗?还有这个……”

    它的意念猛然僵滞:“好……好粗!这、这是……”

    虽然震惊,它还是去拨了一下,严格说是撞了下。

    冥河里,阿丽珊正用银灰光带把菲妮从空中牵下来,手上一晃,又把菲妮甩了出去。

    银发萝莉啊啊叫着,在天幕上拉出一道白光。

    李奇的灵魂中,妖精龙也啊啊叫着,像是被刮进了猛烈的暴风眼里。

    “这、这不科学!你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东西……咦?”

    它似乎落进了一处怪异的所在,难以置信的震惊呼喊,伴随着猛烈的震荡,在李奇灵魂里响起。

    “尼尔瑟拉的印记!?”

    “不——!”

    “你这个大骗子!原来你是我的……姐姐!”

    震荡推送着一波熟悉的力量灌注全身,李奇大叫不好,那家伙触动了尼尔瑟拉之美!

    正想查看自己的状况,心神一晃,场景变换,竟然置身赤红神座。

    前方一团七彩物体正被无数细小透明蜘蛛喷吐出蛛丝,缠得结结实实,李奇松了口气,小红……不,是小红的本体,终于出手了。

    “这是什么异物?它对你灵魂的扰动已经触及了我设定的界线,所以我把它抓上来了,你只是被连带着扯上来的。”

    小红的本体端坐在华表之下,仪态雍容,话语优雅。

    李奇很担心下面的状况:“一时说不明白,先把它留在这好好教育一下吧,我得赶紧回去。”

    “没有问题”,小红本体从善如流,小蜘蛛顿时变成大蜘蛛,片刻间就将那只妖精龙缠成一个光茧。

    李奇看了看那个光茧,心说这叫什么呢,对,不作不死。

    灵体回归,脚踏实地的感觉让李奇抽了口凉气,密锁解除了!

    这一口凉气没完,变高了不少的视角,鼓涨的胸口,那地方的清凉感觉以及充盈全身的力量感,推着又一口更大的凉气上了咽喉。

    他成了奇丽!而且是精灵奇丽!

    果然,刚才妖精龙莎佳妮触动了他的尼尔瑟拉之美,解除了他的兼职状态,让他变身为正义魔女。

    其他什么的都来不及想,赶紧掏出墨镜,正往脸上送,一个身影从下面的洞穴里跳上来,兴奋的叫道:“李奇!我拿到……”

    是罗姆罗斯,他一手提着连枷,另一手拿着块破破烂烂,像是用木板胡乱钉出来的小圆盾,看到奇丽,骤然呆住。

    两人相对着静滞了好一会,李奇……不,奇丽镇定的将墨镜戴上,遮掩了眼中喷吐的白光,冷冷的道:“你是罗姆罗斯?”

    两米多的身高,完美的身材,即便被墨镜遮掩了大半,轮廓依旧透出非人美感,即便是罗姆罗斯也被摄住了,拘谨的道:“呃……是、是啊。”

    “李奇呢?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奇丽继续保持着冰冷的腔调,暗暗给自己树了大拇指,这才是演技!

    “他、他……我……”

    罗姆罗斯终究是非凡人物,脑子很快就能转了:“您……是谁?”

    “我是正义圣女奇丽,在暗中保护他”,奇丽进入了状态,心不慌脸不红的道:“刚才他跟你进了这个地方,一下就不见了。我仔细分辨,才看出这里有个密锁。好不容易突破了密锁,却只看到你。”

    “啊,原本是桑妮殿下的姐妹”,罗姆罗斯吐了口浊气,看来他刚才承受的压力可不小:“您说得没错,刚才我们是一起进了这里。不过接着我又进到更深处的一个空间,他留在了外面。我在那里做完了我的事情,出来就发现密锁失效了,李奇也不见了。”

    他皱眉道:“您跟他应该有特别的联络办法吧?”

    “我感应不到他……”

    奇丽用忧虑的语气说:“这是个真正的密锁,我是说,这是精灵密锁,是和人一样有自主意志的,有可能他被密锁带到其他地方去了。”

    “精灵……”

    罗姆罗斯这才回过神来:“您是精灵!?”

    “不,我只是半精灵”,奇丽推了推墨镜,对他点点头:“既然他不在这里,我就去其他地方找找,再见,王中王陛下。”

    奇丽转身正要走,罗姆罗斯忽然道:“奇……丽殿下,如果李奇真的被密锁带走了,您要到哪里去找呢?不如我们就在这里找找吧,他是陪我来的,我也有义务保证他的安全。”

    噫……

    奇丽心头掠过一丝凉意,罗罗你不会是见色眼开,对我有了兴趣吧?

    “陛下,您是否过于自大了呢?”

    奇丽决定斩断这种展开的可能性,就算是朋友,变身了也不可能给你爽的!

    她用讥讽的语气道:“您连传奇都没到,如果那个密锁是恶意的,您留在这里不仅帮不上忙,还会拖累我。”

    “可是殿下您也没到传奇啊”,罗姆罗斯淡淡笑着,挺胸昂首,剩下的一点拘谨尽数消散。

    他用连枷拍了拍手里的小木盾:“永恒宁静,再加上世界树之盾,寻常的传奇,哪怕两个三个,我都不放在眼里。”

    小木盾被这么一拍,面上荡开铜灰色的光晕,渐渐伸展,变作一面方形塔盾。边框有繁复华丽的装饰,铜色的盾面中心,雕刻着一株参天大树。

    奇丽讶异的道:“这似乎是图铎大帝的……”

    罗姆罗斯摩挲着塔盾边缘,感慨的道:“是的,大帝曾经用过的盾牌,原本没人知道它的来历。我拿到之后才明白,原来这面盾牌是用精灵遗留下来的世界树枝条做的。”

    “我想起这面盾牌的名字了”,奇丽叹道。

    罗姆罗斯点头:“铁幕!”

    果然是大帝留给后人的遗泽,但这面盾牌跟永恒宁静一样,都散发着那种陌生怪异的力量,让奇丽感觉到极为不安。

    正在沉吟,罗姆罗斯笑道:“奇丽殿下思考事情的样子,跟李奇一模一样呢。”

    不——!

    被发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曜天之刃〕〔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误入歧途苏玥〕〔以情为陷:总裁的〕〔大道纪〕〔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江唯林南烟〕〔傅沉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