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七一 这节奏不对啊我怎么变反派了?
    “李奇那个家伙,果然什么都在学我啊。”

    奇丽无奈的摇头:“跟他说过多少次了,让别人看到会觉得他很孩子气,他总是不听。”

    还好有“奇丽其实是李奇的导师”这个设定!

    罗姆罗斯看着奇丽的目光多了一分尊敬,正要说话,奇丽忽然闷哼一声,耳朵尖晃了晃。

    这不是装的,野兽般的咆哮正在奇丽心中翻滚,同时夹杂着卡琳的心语。

    “你又在搞什么飞机啊!?刚才我烤牛腿啃得正欢呢你忽然挠我,害得我啃下了自己一截手指头!”

    “还以为你就是专门撩我呢,没想到欧萝拉说大家都感觉到了,你这是在练习群撩吗?”

    “等等你别是在跟罗姆罗斯进行什么深入友好的交流吧?情不自禁了所以全域广播?”

    接着是玛丝的惊恐心语:“不要啊总枢机!”

    之后的话让奇丽惊恐了:“那个罗罗一点也不美型,想要尝试新领域为什么不从奇丽和女神开始呢?我们都很期待呢!咦,怎么总枢机的感觉变得香香的……”

    果然,刚才那只妖精龙群撩了所有魔女。

    现在是卡琳通过玛丝在向自己发送定向心语,毕竟距离很近很容易办到。

    奇丽做了个深呼吸,脑子里风驰电掣的掠过几个念头,然后对正诧异看着她的罗姆罗斯说:“我感应到李奇了,他告诉我他没事,只是跟密锁有些事情要做,可能要明天才能回来。”

    罗姆罗斯吐了口长气:“太好了!他没事就好。”

    糊弄住他,奇丽准备去找卡琳和玛丝统一口径,现在没办法切换天赋,只有等午夜到了第二天再换回来。

    转身没走两步,罗姆罗斯又开口了:“那个……奇丽殿下。”

    你不是真的在打我的主意吧!?

    罗姆罗斯问:“您真的是李奇的导师吗?”

    “当然!”

    奇丽转回去,按着胸脯傲然的道:“不管是智慧还是力量,都是我教授他的。”

    罗姆罗斯的视线像是被什么灼烧到了,略略偏头说:“刚才在密锁里,李奇展现的力量的确跟您一样呢。”

    “刚才我评判你,你还很不服气”,为了强化这个设定,奇丽继续用前辈的语气说:“我现在的确不是传奇,但那不过是被某个不长进的家伙拖累了,并不代表我的真正实力。”

    “你呢,同样没到传奇,却敢妄言打败几个传奇,就依仗着先祖留下来的这套传家宝吗?”

    “就算这套传家宝已经跟你灵魂绑定,成了你的一部分,但我不觉得你现在就能发挥出它们的力量。你还有太多东西需要学习,也需要更多磨练。”

    “您说得真对!”

    罗姆罗斯直直看住奇丽,眼里滚动着热切的期待:“我虽然获得了大帝的传承,但感觉就像在推着大石磨,总是很难发挥出应有的力量。现在我明白了,我还没有将大帝的传承化作自己的力量。”

    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殿下,您能指点一下我吗?”

    哈!?

    看着罗姆罗斯提起盾牌,握住连枷的手因为用力露出了青筋,奇丽在心底叫苦,卧槽这可把自己坑进去了!

    奇丽赶紧推脱,当然得保持前辈高人的风范:“这个……你毕竟是王中王,要是我伤着了你,李奇会埋怨我的。”

    “没关系,我不在意,殿下不是说我还需要磨练吗?而且我相信以殿下的境界,肯定会收放自如的!”

    罗姆罗斯毫不松口:“至于李奇,他正有求于我呢。如果您能让我有所进步,我肯定会回报给他,他又怎么会埋怨您呢?”

    这样的话再加上炽热的目光,以及几乎快流出口水的表情,奇丽被罗姆罗斯从未显露过的贪婪惊住了,这简直就是拒绝就翻脸的节奏。

    看着他手里的连枷和盾牌,奇丽又想,这不正好是个试探这股怪异之力根底的好机会?

    至于是不是真的能“教导”罗姆罗斯,奇丽倒没多担心。

    小红早就说过,罗姆罗斯的战斗力根本不够看,也没什么战斗技艺,就是一波流……不,一击流。

    之前在密锁里,罗姆罗斯被激发出了决心,那一击的确非常恐怖,可那不过是妖精龙莎佳妮在演戏。

    总之奇丽不觉得自己打不过罗姆罗斯,更多考虑的是怎么在打败他的基础上,还能表现出足够的余裕,维持自己前辈高人的形象设定。

    “那么……好吧,我们就点到为止”,奇丽淡淡笑道:“我也相信你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打出我真火的地步,到那时候你可承受不住。”

    说完看到罗姆罗斯眼里燃起的火苗,又不由暗暗叫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装叉一时爽……

    ………………

    娇小身影落下,轰的在地上砸出个大坑,冲击波荡开,无数怪异身影四下喷溅。

    “这、这是地狱了!”

    银发萝莉从坑里爬出来,使劲鼓荡光翼,可别说飞,连起码的飘浮都做不到了。

    “阿丽珊——!”

    萝莉惶急的张望四周,高声叫喊:“快来救我呀!啊啊——!”

    后面拖长的尖叫,是因为一圈身影又围了上来。

    这些身影没有实体,散发着灰白阴森的光芒,他们个个面目狰狞,不少缺胳膊少腿,或者脑袋胸口破开大洞,完全就是幽灵僵尸的形态。

    听李奇讲述亡者之域的故事,菲妮从来都是津津有味,可换到真实场景,主角还是自己,她那小小心肝就承受不住了。

    不远处的冥河里,巨大石船在银灰雾气中若隐若现,船头的甲板上,依稀听到菲妮的惊呼,奥图和蹲在他肩上的敏丝同时看向阿丽珊。

    阿丽珊背后的光带悠悠飘着,没有一点要伸过去捞人的意思。

    “这不是很好吗?我一直在愁怎么纠正菲妮的心态,让她别把到这里来磨练当作旅游,现在是个好机会。”

    阿丽珊的话让奥图和敏丝一惊,敏丝噢噢叽叽的叫着,奥图说:“可那里是死神的地盘啊,菲妮殿下会很危险的!”

    “那里还是冥河跟死神国度交接的区域”,阿丽珊纠正:“是我撤开了冥岸之力,给死神留下的入口,让还怀着执念不愿消解的亡者进入死神国度。按照协议,我不能踏足死神国度,死神也不能进入冥岸,所以并没什么危险。”

    敏丝叫得更急促了,奥图也着急的道:“死神还是派了管理人守在那啊,管理人基本都是半神,要是他们对菲妮殿下有什么歹念,那就……”

    “所以啊,这就是考验”,阿丽珊脸上浮起难以言述的表情,就像是一只盯着熟睡婴儿的猫,谁也不知道它是把婴儿当作猎物正磨爪霍霍,还是当作未来的铲屎官在寻思怎么表达关注。

    “就算是半神管理人,前身也不过是亡灵君主。菲妮跟我一样,本质上其实是女神啊,如果连管理人都打不过,那就说明她是假的女神,可以放弃她了。”

    奥图和敏丝同时呆住,阿丽珊又格格笑道:“哎呀你们也真是的,开个玩笑都当真了。菲妮要真的打不过了,我会把她牵回来的。她是源初魔女,我该叫大阿姨呢。”

    两个冥河英灵用喷溢着白光的眼瞳对视一眼,显然觉得阿丽珊的“玩笑”并不好笑。

    河岸上,菲妮抱头狂奔,场面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只掉进澡盆里疯狂挥着爪子企图爬出来的猫。

    “别靠近我!不要靠近我!”

    她一边跑一边大叫,光翼扑腾着,将冷白神力一*向外推送。被神力波及的亡者发出了凄厉的嚎叫声,更加重了她的恐惧。

    她当然不知道,真正恐惧以及痛苦的,其实是那些亡者啊。

    “不要过来!滚开啊!”

    菲妮跟没头苍蝇似的四下乱窜,原本已经神智迷离的亡者纷纷被她吓醒。只要被她的神力沾着,轻则灵体扭曲,重则炸成团团礼花,彻底安息。

    这些亡者就是不愿意泯灭,才坐上了终亡之主的渡船,跨过冥河投入死神的国度。可眼前这个挥舞光翼,如天使般的小姑娘,却直接把它们超度了,这简直太……恐怖了。

    就在这段冥岸边,菲妮惊恐的躲避着这些想象中的“恶鬼”,亡者们惊恐的躲避着这个灭绝者,渐渐汇聚出一股追追逃逃的涡流。

    “阿丽珊……快来救我啊,李奇……这里一点也不好玩……”

    菲妮泪珠涟涟,让她散发出的痛苦神力更加猛烈,亡者的嘶吼也更高亢,反过来让她又哭得更厉害了。

    跑着跑着,地面忽然隆起,凝聚出一只巨大但却冰冷的肉手,抓住了她的脚,让她一头扑在地上。

    阴恻恻的声音说:“啊,多么诱人的小宝贝啊。”

    当一只由六条人腿撑着巨大肉团的怪物从阴影中剥离出来,狰狞的脑袋自半空俯下,凑在她眼前时,菲妮两眼一翻差点晕了过去。

    还好对方哎哟了一声,松开抓着她的那只手,不迭的甩着,让她又回过了神。

    “真是奇怪的力量,感觉有点熟悉”,那只怪物嘀咕着,又向菲妮展露自认为最友善的笑容:“不管怎么说,小宝贝你跑到我这里,就是跟我有缘啊。是个魔女吧,是被那些自诩正义的家伙追杀,所以才到了这里吗?”

    当危险真正降临时,菲妮反而镇定下来了,她打着哆嗦问:“你……你是谁?”

    怪物不是没见过,当初把她掳上浮空船的奥术师,虽然披着人皮,却都是凶残恐怖恶心的怪物。

    “我?我的名字早忘了,不过你可以叫我缝合王”,怪物举起类似蜘蛛腿的两跟人手,比划出问候礼节。

    菲妮抽了抽鼻子,原本急速扑腾的光翼缓了下来,她用小手顶着下巴说:“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哈,我的大名居然传到了主位面的人类耳中吗?”

    缝合王高兴得用六条人腿跳了一小段踢踏舞,再挥舞着充当前肢的两根人类手臂说:“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呢?”

    银发小姑娘怯怯的道:“菲、菲妮……”

    “菲妮啊,很好听的名字”,缝合王发出了很明显的咕嘟吞唾沫声,用充满诱惑的语气说:“你是来寻求庇护的吗?是想获得永恒的安宁吗?那你来对了,你想要的一切,都能在我这里找到啊。”

    菲妮仰着头,甜美的小脸浮起毫不作伪的喜悦:“真的吗?我想要的你真的都有?”

    “当然啦……呵呵……”

    缝合王咧开大嘴笑着,笑声猛然拔高:“我的肚子里要什么有什么啊,只要吃了你,不就有永恒的安宁了吗?啊哈哈——!”

    它尖利的大笑着,猛然低头咬向菲妮,獠牙吐露,嘴巴被撑得几乎将脑袋分作两半。

    ………………

    天坑边尘土飞扬,地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新坑,罗姆罗斯从一个坑里爬出来,虽然口鼻都泌着血丝,却显得极为亢奋。

    他看了看手中那块叫“铁幕”的大方盾,没在上面看到一丝裂痕,显得相当欣慰。

    “奇丽殿下,您真不愧是李奇的导师啊,哪怕是大帝的盾牌,都挡不住您的正义神力。”

    罗姆罗斯发自真心的赞叹着,又摆好了架势:“可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到极限……到目前为止,我感觉您还没有表现出超过李奇的力量。”

    “我明白这是您的好心,在您看来,我比李奇还要差很多。可就是这样,我才不甘心啊,我不会放弃的!”

    “所以……请让我体会到更强的力量吧!”

    奇丽立在不远处,微风轻送,秘银般的长发随风飘舞,大墨镜下的绝美容颜毫无表情。

    可她内心却翻滚着猛烈的震撼……

    我已经用上十二分力气了!

    刚才那一击虽然不是最终审判律令,但也是强化版审判律令,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光炮那个级别的大招了!

    罗姆罗斯的确没有什么突出的战斗技艺,可他这套传家宝实在太诡异。

    不管是连枷还是盾牌,蕴含的力量对赤红神力都有相当的相性克制。攻击时会削弱赤红神力的防护效果,防御时会削弱赤红神力的攻击效果。

    更麻烦的是,这样的力量严密的防护着罗姆罗斯的灵魂,让赤红神力最突出的优势难以发挥。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不管是对连枷的格挡,还是对盾牌的敲击,都会有相当部分的赤红神力反弹回来。虽然不会对自己造成实际伤害,可心灵上的波动却无法消除。

    可怕的是奇丽仍然看不出罗姆罗斯这套传家宝带着什么力量,既不是魔力、也不是神力,更不是灵力。就像是传家宝自身蕴含的力量,就像是游戏里标注的冷冰冰数字,就像是某种由世界本源直接凝聚出的设定!

    奇丽只是靠着由魔武士训练出来的战斗技艺,才稳稳的压着罗姆罗斯打,让场面维持在她的确是在教导罗姆罗斯,而且游刃有余的局面。

    可打着打着,奇丽感觉罗姆罗斯就像个荆棘流豆角军,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严重伤害,这当然不能让他满意。

    再要用出更强的力量,比如最终审判,如果只是效果比现在好一点,那自己根本就下不来台了啊!

    虽然换个角度看或许这是不错的台阶,完全可以借梯下墙,免得跟这家伙继续纠缠了。可刚才罗姆罗斯许下的事情,就没指望了。

    “我连你的导师都打败了,你还能帮上什么忙呢?不如你加入我吧李奇,你不是正好被女皇无视了吗?我封你当汉王!”

    “你不愿意?那好吧,迩香什么的我也懒得管。反正以你的力量,加上你导师,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对了,如果你让你的导师来服侍我,或许我还可以再考虑考虑。”

    到时候罗姆罗斯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态了吧?

    “罗姆罗斯,我已经看出来了,你的弱点就是心态不稳。有点挫折就沮丧无助,有点成就又狂妄自大……”

    奇丽继续扮演导师角色,冷冷的道:“你想见识更强的力量,这的确有点难度,因为我不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在干掉你之前及时收手。”

    罗姆罗斯不愿多说,身形压低,举起盾牌和连枷:“来吧,殿下!”

    “这是你自找的!”

    奇丽冷哼一声,摘下墨镜,潇洒的一丢。眼瞳白光喷吐,让罗姆罗斯骤然一震。

    淡金光芒自她体内喷涌而出,光翼左右伸展,延伸出数十米长,托着她缓缓升空。

    点点光尘飘舞,以她为中心罩住大片空间,每一点光尘都伸展为淡淡的光符,急速刷新着,因为太快完全看不清光符的细节,鼓荡出令人目眩神迷的涟漪。

    那一刻,罗姆罗斯勃发的斗志为之一敛,似乎都要跪地膜拜了。

    “罗姆罗斯-希瑟-图铎,接受赤红正义的审判吧!”

    提尔之柄凌空挥下,奇丽施展出了最终审判律令。

    淡金神力自四方急速,牵扯着正在刷新的光符,猛然喷射出粗壮的光流。

    光流所经之处,像是维持世界法则的一层膜被揭开,原本真切的存在都变得有些恍惚。

    淡金光流射向罗姆罗斯,周围的空间也被挤压得有些变形,让他无法避开。

    “以大帝之名,以大帝之血,我,罗姆罗斯,绝不后退——!”

    强大的力量激得罗姆罗斯浑身颤抖,他丢开了所有的怯懦畏惧,举起盾牌,挥动连枷,就如他当初面对密锁中那个金龙武士一样,径直迎上光流。

    铜灰光芒自连枷和盾牌涌出,裹住他全身,再扩展为巨大虚影,连带也将罗姆罗斯的身躯拔高。

    转瞬间罗姆罗斯就变成接近十层楼高的巨人,顶着几乎没入云中的虚影,重重挥下连枷。

    两股力量对撞,绽出炽亮的光芒,地面轰然炸出一股泥土,高高飞起,在空中散作蘑菇状的云团。

    烟尘被喷涌的淡金光芒驱散,奇丽依旧飘在半空,看似片尘不染,光芒也没有一丝黯淡。

    就在她下方,一个直径数十米深十多米的大坑里,罗姆罗斯躺在坑底,两手大张,浑身血肉模糊。

    连枷和盾牌都丢到了一边,他努力的想转身爬起来,在他身上滋滋游走的光弧却刺得他没有一丝力气。

    罗姆罗斯苦笑着吐出一口血:“真、真是强大啊……”

    半空中的奇丽暗暗将一口血吞进肚子里,同时为自己已经见底的神恩而心痛。

    最终审判律令加上用神恩编织的神罚,总算将罗姆罗斯彻底撂倒了。

    严格说起来这是作弊,毕竟神恩是小红的,可小红的就是她的,没有分别嘛。

    奇丽悠悠的道:“现在你满足了吗?”

    罗姆罗斯大声喘息着,正当奇丽以为他要认输时,他却啊啊叫着,顶着神罚电弧翻转了身体,颤颤巍巍的将身体撑起半截。

    “我……我还没有感觉到恐惧,面临死亡的恐惧……”

    他努力抬头,看向奇丽:“奇丽殿下,您太温柔了,如果您就只是这么教导李奇的,我坚信我能够超越他!能将他远远甩在身后!”

    他的脸上洋溢着信心:“因为……因为我没有人可以依靠,我只能依靠自己!”

    他又喷出一口血,大声道:“继续吧,奇丽殿下!就将我当作十恶不赦的敌人,向我展示您最强的力量吧!”

    我靠你挨打上瘾了呢!?

    奇丽正在抽凉气,心灵骤然一震。

    连枷和盾牌自动飞到了罗姆罗斯手中,铜灰色的光华再度涌入他的身体,这一次不仅流速更快,连带色泽都在由铜灰向铁灰转变。

    更可怕的是,就在那股光华褪色的同时,一股阴霾由罗姆罗斯身体周围延伸,如淡墨一般迅速浸染了整个空间。所及之处,不仅泥土草木失色,阳光也为之黯淡甚至扭曲,连罗姆罗斯的影子都失去了。

    由纯粹神力织就的神罚电弧也被这股淡墨挤了出来,看着这片罩住罗姆罗斯的奇特黯域,奇丽心里下意识的跳出一个念头。

    是不是该跑路了……

    这是传奇领域!

    她把罗姆罗斯打得临阵突破,晋升传奇了!

    此刻奇丽胸腹翻腾,就想吐血,这是主角的待遇啊自己怎么成衬托主角的反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