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隐花都秦风〕〔王者强势回归苏辰〕〔贴身兵王的总裁老〕〔仙武永恒〕〔邪王轻轻爱:王妃〕〔蜜婚娇妻:老公,〕〔教授密爱:萌妻万〕〔我的黑科技眼镜〕〔剑起风云〕〔极品狂医〕〔万千分身入诸天〕〔单挑帝国总裁〕〔超级魔兽工厂〕〔万古灵神〕〔万古第一龙〕〔你我缘定三生〕〔一梦潇湘冷清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盗墓那些年〕〔种田之农家小丑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七二 我不会输的,这是设定!
    冷白光丝从白嫩小手里射出,缠绕穿梭,瞬间编织成一面光盾。

    说是光盾,看外形更像是一只巨大的草鞋。

    缝合王那吐着獠牙的大嘴探下,撞在草鞋上,蓬的炸出大片白芒。痛苦神力沿着獠牙、舌头和牙床渗入,让它整个身体直直立起,甩着头大叫,像是一口咬在了晨星上。

    菲妮的小小身躯就立在这只巨怪的下方,即便这只巨怪蹬腿挥胳膊,震得大地颤动,烟尘乱扬,也没有退一步,碧绿眼瞳虽然蒙着泪雾,却不见一丝惧意。

    “我知道你!”

    她的语气反而有些兴奋:“所有故事里,我最喜欢听你的。”

    “这可不是喜饭啊!”

    缝合王的舌头发僵吐字有些不清:“你不该哈怕吗?饿丝亡灵俊猪啊!”

    光丝在菲妮手中编成长鞭,菲妮笑道:“因为在故事里,你是被打得最惨的一个啊。哦,要论下场你不是最惨的……”

    她歪着头纠正:“是那个坐上马桶就炸了的家伙。”

    灰黑的亡者气息正在缝合王嘴里汇聚,看样子是要放个大招,听到这话骤然一愣。

    “你……到底是谁?”

    从炼狱魔王入侵,到九王神座相聚,再到“史上在任时间最短死神”李奇上位,直至骑士王罗兰坐定马桶……不,神座,成为死神奈罗,这些可不是寻常人能知道的事情。

    “我说了啊,我叫菲妮”,小姑娘手腕一振,光鞭呼的抽在缝合王的腐烂肉块上。

    缝合王再度发出痛苦的嚎叫,就听小姑娘嘻嘻笑道:“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肉王!”

    “放肆——!”

    缝合王的内心更加疼痛,就像垃圾王自称“无地王”,谁称呼她垃圾王她就很不爽一样,缝合王也经常被其他君主蔑称为“肉王”。

    那些家伙终究是比自己还强大的亡灵君主,眼前这个活人小姑娘,居然也敢这么称呼它,她哪里来的底气!?

    “虽然我被死神剥夺了大部分力量,还被发配到亡者之门来当管理人,但也不是你这个连传奇都没到的活人小丫头能藐视的!”

    灰黑之气自它体内溢出,瞬间将双方所在的大片区域罩住,黑气中无数个巨大头颅冒起,双双幽绿光瞳闪烁着令人如堕冰窖的寒光。

    一根根拉长了无数倍的腐肉手臂如林木般从半空伸下,缝合王的愤怒咆哮回荡在这片区域里:“我是半神级别的存在,我是亡灵君主!看我把你撕成碎片,嚼过后缝在身上当补丁!”

    菲妮鼓荡着光翼,原本重重压着她,让她飘都飘不起来的死亡之力像是消失了。她灵巧的在肉林中穿梭,用光盾砸开抓向她的肉臂,还有余力挥动光鞭反击。

    远远的看去,她就像是在腐肉丛林翩翩起舞的小小光蝶,缝合王的攻击显得笨拙无比。

    忙乎了好一阵子毫无所得,光盾和光鞭还像连绵不绝的针刺,让缝合王心头一阵阵发痛。它终于凶性大发,根根肉臂融在一起,变成一条数十米粗的肉柱,伸展出巨大手掌,一巴掌将菲妮拍进了冥土里。

    肉掌合拢捏住菲妮,只露出小小的脑袋。缝合王将她送到如苍蝇复眼般,由无数人头凑起来的脑袋前,冷笑道:“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敢跟我斗!”

    即便被死死捏住,即便那繁复堆叠的人头腐烂惊悚,菲妮依旧高高昂着小脑袋,脸上是毫不更改的轻蔑。

    她的语气也依旧是那么的鄙夷:“幽灵王什么的说不定我会稍稍害怕一下,可你是肉王啊,我为什么要害怕?”

    这话让缝合王有些纳闷,这是什么意思?

    菲妮叹气:“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肉王啊,你就是专门负责送肉的啊。”

    缝合王有点想跳脚了:“小丫头,不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吗?”

    “哈!果然是标准的反派发言呢”,菲妮咯咯笑道:“你应该感到自豪的,至少还给你设定了台词。”

    “好吧你脑子肯定出了问题,我最好先拔了你的脑袋再吃”,缝合王放弃了斗嘴,身上溢出的灰黑之气更加浓郁,在身后隐隐投射出一个巨大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像魔法师,但耳朵尖尖的。

    它张开由无数颗头颅连在一起的大嘴,嘴里不再是獠牙,而是像沸水一般翻滚着的黑气。

    “我跳、跳……”

    菲妮小脸上还挂着轻松的笑容,像是觉得自己随随便便就能挣脱巨掌的束缚。

    “怎么动、动不了啦?”

    挣扎了几下毫无进展,她有点慌了:“难道李奇骗我?肉王其实不是那么肉?”

    “不!李奇不会骗我的!”

    菲妮眼中喷出炽亮的白光:“他说过的!肉王从来都是给他送经验的!肉王完全不能打,它的力量在于它始终锲而不舍,前仆后继的送肉,而且不管怎么送,它都不会打嗝屁,它是最棒的经验大礼包!”

    “现在既然我遇到了肉王,那么肯定也是来给我送经验的!我绝对不会被它吃掉!我绝对能吃掉它!”

    光翼再度高扬,在巨掌里翻搅着,冰寒的气息渗入巨掌,乌黑腐烂的肉掌瞬间被冻得灰白,由握住菲妮的那一圈向外急速扩展。

    那颗怪异脑袋再度咬下的同时,巨大的肉掌像被液氦冻结一般,轰然炸成大大小小的碎块。

    菲妮飘浮在半空中,双手一拉,冷白光芒凝聚成一枝长矛,狠狠戳进缝合王的嘴里。

    剧烈的冲击波扫过整个亡者之门,所有还是离魂状态的亡者如飞灰般四下飘散,不少拉成长长光条,哀嚎着消散,还有的直接炸成了灰白礼花,直接泯灭。

    蕴含着极寒之气的长矛并没有穿透缝合王的嘴,它嘴里那团黑气仿佛是块极为稠密的果冻,不仅阻挡住了长矛,还溅出股股分支,盘旋交织,沿着长矛延伸而上,朝菲妮裹去。

    缝合王的轰鸣在空中回荡:“这就是你的依仗吗小丫头,就这点能耐居然敢藐视我,藐视一个半神!?”

    极致的恐惧让菲妮的眼瞳瞬间扩散到最大,然后一点清光亮起。

    “不!你就是肉!你就是给我送经验的!”

    “我是源初魔女啊!我怎么可能被你吃掉!这是、是设定!没错,是李奇说的,由多元宇宙至高意志决定的设定!”

    “我肯定能打败你的!只要我找到开关,嗯!开、开关……对,开关!”

    菲妮面无表情的嘀咕着:“开关在哪里呢?开关!难道是……水晶鞋?我一直想要的水晶高跟鞋?”

    黑气已经蔓延过了矛身的一半,由缝合王凝聚出的足以吞噬一切生灵的死亡之力,眼见就要将菲妮吞噬。

    这时包裹着菲妮的冷白辉光微微晃了一下,向后向上投射出虚影。随着光辉的汇聚,虚影急速清晰,那是一个婀娜翩跹的身影,含着某种至极纯粹之力,连混沌天幕都亮起了一片白光。似乎某个拥有莫大能级的位面,将力量穿透了亡者之域,照射在菲妮身上,再反射出这个身影。

    随着虚影的清晰,菲妮的身影却变得虚幻不定。当虚影在类似月光的清光里凝固如实,每个细节都如活人般真切时,菲妮的小小身影也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在这变化之间,向菲妮伸展的黑气一点点变慢,一点点褪色。就像刚才被冻裂的巨掌,灰白寒气逆袭而上,连缝合王也一时呆住。

    “你……你是……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她!”

    原来缝合王是为那个由虚变实的身影而惊愕,当它发现不对时,灰白寒气已经延伸进了嘴里。

    “领……域……”

    缝合王的声音变得像受潮的磁带,或者是被慢放了若干倍:“原……来……你……是……”

    ………………

    光剑挡住连枷挥出的铁灰光流,奇丽身心都像被一柄比山岳还重的铁锤砸中,气息瞬间涣散,她从半空栽了下来。

    还没落地,那面名叫“铁幕”的盾牌又推送过来一道猛力,自上下左右死死压着她,轰然拍在地上。

    奇丽不由自主的惨叫出身,这一下就像是从十层楼直接跳下,摔在了铁板上,依旧清醒的意识将无比惨烈的痛苦照单全收。

    喀喇喇一连串脆响,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肋骨,她现在可是魔女之躯啊……

    给自己拍了个治疗术,奇丽挣扎着翻滚起身,连枷搅动的光流再度袭来。勉强用光剑挡住,又一记重锤同时砸在身体和灵魂上,让奇丽眼前发黑,噗的吐出大口血水。

    该死,这就是罗姆罗斯的领域特性吗?

    此刻的她,光翼黯淡,提尔之柄上的剑芒都收缩了大半,由又长又宽的大剑变成了又短又细的刺剑。赤红神力在体内的流转也滞重无比,完全被罗姆罗斯的领域压制住了。

    接连两记重锤让她生出了不必再起身的颓感,这样的重锤不仅震撼着她的心灵,也施放出了一丝怪异的诱引,觉得不必再抗拒甚至不必再思考,只要承受这样的重锤,反而能变得更强大。当然,给自己施加重锤的罗姆罗斯,身影也变得异常伟岸,完全不可抵挡。

    “决心……我感觉到,我的决心可以改变一切!”

    罗姆罗斯喘着粗气,眼中喷射着铁灰光华,以他为中心延伸出的淡墨阴霾虽然变得稀薄,却仍然剥夺了各种色调,尤其是红黄橙等调,一切都刷上了阴郁发寒的冷色调。

    看着地上自己吐出的褐色血液,再看自己撑在地上的手,原本玉白晶莹,现在不仅变得惨白,还像是钢铁雕铸般毫无生气,奇丽心说可不能再打了。丢面子就丢面子吧,再打下去就是丢命的节奏!

    她奋力挤出最后一丝神恩,抵挡住领域的压迫,让自己站了起来。

    抹了抹嘴角的血丝,奇丽保持着最大的从容说:“我感觉到了你的决心,就是这样,对的罗姆罗斯,你居然突破了传奇,现在可以结束了。”

    “结束……不,不能结束。”

    罗姆罗斯的神智显然被强大的力量扭曲了,他摇着头说:“只能有一个声音,一个意志,你没有屈服,这是、是不被……容许的。”

    “我的决心,不需要他人赞美,我需要的只是服从!”

    “我的决心,我的意志,只需要得到服从!”

    说话间连枷和盾牌又招呼了上来,奇丽咬着牙,无奈的驱动力量,勉力抵挡。

    泥土翻飞,大地抖动,不知道过了多久,奇丽横飞而出,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已经削弱得跟匕首一样的光剑拄在地上,也只能撑着她单膝跪着,完全没了站起来的力气。

    从肩头到肚腹,一条血肉翻卷的恐怖伤痕破坏了她的美丽,嘴角、鼻孔甚至眼角泌出的血丝,更让她如碎裂的珍宝,令人见之哀怜。

    这仅仅只是表面上的伤势,实际上奇丽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她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多半已经成豆腐渣了。

    罗姆罗斯的盾牌就像是铁砧,连枷就像是铁锤,而她则是放在铁砧上被不断捶打的铁锭。她的力量甚至信仰,如同杂质一般,在连绵的捶打中不断溃散,她完全没有还手的力量,只是苦苦支撑着抵挡。

    现在,奇丽觉得再也撑不下去了……

    她伸手抹去脸上的血迹,勉强让自己保持着前辈的形象,呵斥道:“罗姆罗斯,你清醒一点!你现在已经是力量的奴隶了!”

    “不,这是我的决心,我的意志还没有得到伸张!服从我!”

    罗姆罗斯又冲了上来,奇丽心说尼玛劳资这盘可真是血亏了……

    小红不在,也没有其他魔女可以合体,压箱底的大招也早用过了,此刻奇丽满脑子转的就是怎么逃出这个疯子的领域,或许他失去了目标就能清醒过来。

    “服从我,奇丽殿下!你已经见识到了我的力量,这是大帝的传承!”

    罗姆罗斯叫喊着,又让奇丽一惊,这家伙并没失去理智!

    他热切的道:“我已经真正掌握了它,如果你跟随我,你会获得全新的未来,那必然比李奇的道路光辉灿烂!”

    的确没失去理智,但这是被力量支配的理智……

    “不服从,就毁灭!”

    这一晃神,罗姆罗斯身躯涨大,又变作那个十层楼高的巨人,但挥下的连枷和逼上的盾牌,蕴含的力量却远远超越了之前,让奇丽几乎有了曾经面对夏安时那种无比渺小而无力的感觉。

    卧槽要完!

    心里的一部分在大叫,另一部分疯狂翻腾,寻找出路。

    刚才罗姆罗斯在说什么?

    一个声音?一个意志?

    你不会是想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声音、一个意志吧?

    原本以为图铎大帝用那个万字当帝国标识只是玩梗,现在看来,他是认真的!

    决不能被这样的力量打倒!

    溃散的心灵骤然合一,汇聚成磅礴热流,奇丽猛然站起,高呼道:“单纯的暴力休想让我屈服!我的意志只服从爱与真理!”

    光翼再度伸展,光剑再度喷吐出剑芒,身上的伤痕也瞬间消散大半,奇丽挥剑而上,灵魂熊熊燃烧,与罗姆罗斯变作的巨人撞在一起。

    四周的一切物事似乎被双方的交击湮灭了,在这刹那间,奇丽勉强顶住了罗姆罗斯那一击轰下的恐怖之力。

    还是要完!

    终究没到传奇,不管再怎么爆种,隔着传奇这一层,奇丽的力量还是无法与罗姆罗斯抗衡。在他的力量洪流下,她的抵抗就如薄纸一般的堤坝,眼见就要崩塌。

    就在此刻,一股异常的脉动,自奇丽跟某个存在的灵魂关联里涌入,让她心灵猛然扩出一个全新的空间。

    那是……来自菲妮的灵魂波动?

    她出了什么事?

    杂念掠过,奇丽忽然感觉,一层什么阻碍,在这股脉动下悄然消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