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百九七 脑袋只是装饰品,他们不会懂的
    李奇也不是所有时间都扑在红星号上,既然他回来了,作为费共主位面最高领导人,各项工作就得担起来。

    考虑到管家婆轻松了许多,心情畅快,对自然之道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偶尔一天三次五次都是有的,李奇并不觉得苦累。

    费恩的世界意志当然见不得李奇如此糜烂,好日子还没过几天,各方面事务就如潮水般压来。

    威尔森和甘比特对圣光堡前线的新动向非常担忧,那个驻守圣光堡的传奇侯爵,不仅兵力明显加强,技术装备也渐渐丰富起来,其中包括不少原本费共独有的魔导武器。

    自动魔导枪和魔导机枪不说了,各类射线炮、四倍率甚至九倍率魔导炮都出现了。前几天还有波一看就是山寨费共魔导车的装甲部队冲击防线。还好对方各支部队之间没有什么协同,不然仓促之下,费共这边的防线还真要被捅个大缺口。

    当初放着圣光堡不打,是因为费共没有高级的防护结界可以用了,打下来也没意义,所以在圣光堡南面用军团结界加堑壕体系防御。

    而后疯王派阿特拉斯侯爵率军入驻,也不是主力。费共军团又正逢装备换代,各方面资源也投入到了机动要塞工程里,就奉行了防御策略。

    虽说这符合费共的现实需要,可军团官兵在前线蹲坑死守,士气自然高不起来。现在又面临敌人渐渐赶上来的技术装备压迫,都觉得很憋屈,跟之前贝塔城遭遇对方“尿液轰炸”时的感受没差多少了。

    威尔森和甘比特的忧心夹杂着希望采取更主动策略的私货,即便李奇可以说服教育,可与日俱增的伤亡报告,让他自己也有些坐不住了。

    更关键的问题是,这些技术装备是怎么来的?

    疯王招揽的是一大堆灰色乃至黑色势力,那些平时隐藏在深山老林里的邪魔外道可不具备量产魔导武器的能力。

    再翻情报局提交的克斯特动向报告,答案早就给出来了,是曙光帝国的魔导工坊通过中间人走私过去的。

    这股军火走私贸易大潮里最大的一波,正是陆陆续续移交给疯王的浮空舰。因为罗姆罗斯在银松王国的决战里轻松获胜,这笔交易的速度明显加快,也露出了对方的根底,情报局追溯到了泰德魔导工坊。

    欧萝拉恨恨的道:“我早就说过,海瑟薇是个无恶不作的蛇蝎女。”

    再奚落李奇:“你的爱人正在给敌人递刀子呢,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当初还不如一脚把她踹进米斯莉的身体里让她成神算了,搞得现在相爱相杀纠缠不清?”

    之前李奇跟海瑟薇用甜言蜜语谈判的时候,被欧萝拉听了墙角,一直揪着不放。

    “相杀是肯定的,相爱就免了”,李奇厚着脸皮说:“我的爱人正在我对面吃醋呢,看来这几天还没喂饱她啊。”

    “这、这是工作场所啊!你收敛点!”

    欧萝拉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羞得脸红红的奔出办公室。

    自家的妹子当然要哄好,而立场敌对的妹子,还没有拯救价值,就得无情的打击了。

    李奇又翻开情报局和公安局的报告,标题是“夜女士候补圣女潜伏破坏案”。

    亡灵战争前后,各方势力的眼线潮水般涌入神陨高原,中央街道事件更是敌对势力的蓄意挑拨。

    到现在这桩案件终于水落石出,在情报局和公安局的携手努力下,他们追查到了更早时候借风暴群岛移民潮埋下的一个隐秘组织。这个组织在后来的群众工作中逐步瓦解,但核心人物一直没有暴露出来,知情者不是离开了神陨高原,就是莫名死掉。

    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这个核心人物暴露了,居然是夜女士的候补圣女。前几天李奇回来,只是听到口头上的简报时,就明白了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

    李奇早就料到海瑟薇肯定会派眼线过来,没想到派了个级别这么高的,以平民的身份混进来,怪不得一直没查到。

    “连灵魂都被粉碎了啊,欧萝拉说得对,海瑟薇这家伙还真是狠辣呢。”

    看着报告里的现场影像和附带的心语图,李奇微微叹气。

    心语图是情报局特工亲眼所见的影像,那只捏着候补圣女灵魂的手延伸而上,显露出模糊的人形剪影。李奇太熟悉这个剪影了,正是海瑟薇。

    当时只有这个特工看到了手后面的海瑟薇真身,情报局的解释是这个特工多次大难不死,灵魂感应异常敏锐。

    “原来是我们的圣武士和战斗英雄啊,都是大难不死的家伙”,跟特工配对的是李奇更熟悉的圣武士梅恩。说起梅恩,又想起了那个艾兰尼斯假公主格罗妮娅,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圆钩在报告末尾备注说,这位叫凯恩-丹希特的特工申请参加丝丝魔女学习班,学习辩证法。

    李奇做了批复:“原则上同意,由组织部视情况安排具体时间。”

    得等上一阵子了,由欧萝拉确认丝丝们的心灵网络加入其他人后没有不良后果再说。

    上一次梅恩加入,丝丝魔女们被她那段封存的记忆吓住了,花了不少时间缓解。这些灰精灵小姑娘的心灵很敏感也很脆弱,由她们撑起的心灵网络经受不起太强烈的冲击。

    案件是破了,怎么回应海瑟薇就不是情报局和公安局能考虑的事情了。他们只能将那个候补圣女的尸体封存起来,等候处置。

    李奇想了想,再做了批复:“给予死者足以匹配身份的待遇,通过哈德朗王国的渠道转交给泰德女公爵。”

    这个批复翻译过来,就是“把尸体好好打扮一番,符合她候补圣女的身份,然后塞到海瑟薇那婊子的家门口!”

    既然海瑟薇向疯王输出军火,费共跟她已经是水火不容的态势,就直接把这具尸体当作一记耳光抽回去,告诉她咱们已经撕破脸了。

    当然,也还只是撕破脸,距离海瑟薇猴子摘桃李奇黑虎掏蕊还有点距离,那就是直接上门打杀了。

    处理了各方面的杂务,李奇的注意力又转回到飞行器研究所。林德他们已经开始接受基础训练,看过李奇的试飞幻景后,都为红星一号的恐怖速度而震惊,迫不及待的想上天驰骋了。

    “还好这是高魔世界啊”,李奇无比感慨,如果是地球世界,就算只是训练出合格的电风扇飞行员,周期也得以年计。可在费恩,周期应该可以按周计算。

    ………………

    “这就是你提供给我的……士兵!?狗头人操纵的稻田傀儡?”

    克斯特西面的群山之中,斯鲁喀诺伯爵,一个明显有兽人血统的德鲁伊张开血盆大口,唾沫如瓢泼大雨冲刷着雷兹林的脸。

    “你觉得用这种玩意就能糊弄住我,糊弄住阿特拉斯侯爵?看来我得给你点深刻的教训,让你真正明白领主的责任是什么。”

    德鲁伊伸出毛茸茸的手掌,黑乎乎的虫子在手掌里出没,让雷兹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大声叫道:“伯爵你以前拿出虫子的时候就没人笑话过这种软趴趴的小东西能上战场吗?”

    德鲁伊楞了楞,甩甩手抖出一堆虫子,冷哼道:“你凭什么跟我比?”

    “当然不能比伯爵您比”,雷兹林赶紧蜷缩着身子,陪他一起来的海尔瓦还没资格靠近伯爵,现在只能靠他自己。

    他换上谄媚的语气:“但至少能在战场上发挥出一级超凡者应该有的作用,而且……”

    雷兹林道出了最大的依凭:“侯爵对傀儡一向是情有独钟的,如果伯爵这边全是虫子,侯爵恐怕未必满意。”

    “嗯……”

    德鲁伊明显是被说服了,不过看着卖相奇差无比的“狗头人装甲”,还是放不下心:“侯爵的确会多看上一眼,不过这一眼看到的是一堆废品,他只会更不高兴!”

    眼角里海尔瓦比了个大拇指,雷兹林咬牙道:“伯爵可以试试!”

    德鲁伊正有此意,目光在其他领主送来的杂兵堆里扫了一圈,点中了一队人类士兵。

    这队十七八人的士兵顶盔着甲,一手盾牌一手魔导枪。看似光鲜,可除了那枝山寨的菲尼魔导枪外,全是废品。

    盔甲盾牌打磨得晶晶亮,反而暴露了凡铁本貌,人也矮小瘦弱,各有猥琐。应该是领主从哪里抓来的地痞流氓,用什么手段强行提升到学徒级别,让他们能够用魔导枪。

    这些士兵原本佝偻无神,正为前景而迷茫,听到要跟一队狗头人操纵的稻田傀儡较量,顿时来了精神。

    德鲁伊许下重赏:“谁赢了谁就有权搜刮对方身上所有东西!”

    人类士兵的精神头更足了……

    雷兹林张了张口却没说话,回头看海尔瓦,装扮得又老又丑的前虐待大祭司微微摇头。

    这不是拒绝比试的意思,而是在说:“这是必要的代价,费共不会要你为那些人的死伤负责。”

    得了海尔瓦的许可,雷兹林精神大振。

    整备的时候,他叫来狗头人领袖:“咕嘎,你不必参加战斗,但你要告诉战士们,只有胜利,不断的胜利,才会赢得女神的眷顾。”

    已经养出了一丝狗头人女王气质的咕嘎召集了二十名乘员,咯咯吱吱传达了这个精神,狗头人们同时汪嗷汪嗷的叫了起来,竟然凝出了一丝大战前热血凛然的气息。

    两队人马相距二三百米摆开阵势,人类士兵晃晃悠悠迈步,狗头人们操纵傀儡摇摇晃晃前进,偶尔还打偏了方向,你撞我我撞你,引得人类士兵哈哈大笑。

    相距百米的时候,人类士兵开始射击。不得不说这些山寨的菲尼魔导枪质量还是可以的,有起码的精度。不少命中了稻田傀儡,不过除了溅起点点木屑外,并没阻止傀儡前进。

    人类士兵开始有些慌张,用更快的速度射击,而且射击的目标都聚焦在傀儡那颗又圆又大的脑袋上。

    “我现在才明白一定要装那个脑袋的原因”,战场外,雷兹林嘀咕道。

    海尔玩也感慨的道:“是啊,脑袋只是装饰品,他们不会懂的。”

    接近到七八十米的时候,人类士兵开始取得战果。一部傀儡被打中了腹部,这次溅出来的不仅有木屑还有血水,傀儡当场转起了圈。

    这时候其他九部傀儡开火了,担任射手的狗头人在胸腔位置的座舱里,透过射击舱口粗略的瞄准,叽叽喳喳的叫着,将一发发子弹从傀儡胸腔射了出去。

    他们的命中率跟人类士兵一样感人,但偶尔射中的子弹,每一发都能溅起一团血花。凡铁盾牌和铠甲当然挡不住夹杂了金属弹丸的三级风矢,人类士兵片刻间就倒下了三个。

    剩下的士兵反应各不相同,两个丢枪抱头转身跑一气呵成,三个趴在了地上,还有两个冲了上去。

    冲上去的两个很快又倒了一个,剩下一个居然冲到了傀儡身前。迎接他的是傀儡挥起的金属拳头和包了铁皮的腿,咣当的闷响声里,这个勇士倒在地上,头盔铠甲包裹的身体坑坑洼洼,完全变了形。

    倒地射击的士兵又让两部傀儡停了下来,可剩下的傀儡已经前进到了他们身前,于是这三个士兵也转身跑了。

    当然,他们跟刚才逃跑的士兵一样,没几下就全被打倒在地上。

    “还行,如果防护再强点就更好了”,德鲁伊伯爵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那些人的枪都归你了雷兹林。”

    雷兹林努力扯开脸颊露出笑容,那点枪算什么,如果不是怕斯鲁喀诺怀疑他的领地收入,白鼠原本是想让狗头人装甲配上自动魔导枪的。反正费共现在的魔导枪要全部更换,换下来的正在找各种渠道处理。

    让他更笑不出来的还是狗头人的死伤,咕嘎带着“狗头人地勤”,从傀儡里拖出来两具尸体和三个伤员。

    “雷兹林,看来你在魔法傀儡上的造诣不错啊”,斯鲁喀诺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这样的稻田傀儡……哦,狗头人装甲,能卖些给我吗?”

    显然,斯鲁喀诺觉得用这样的士兵交差,既能让阿特拉斯侯爵满意,又不会消耗自己重视的魔兽和虫子。

    “要更多的资源?奴隶和狗头人?贸易路线?没问题,那就在半个月内给我弄出一个百人队吧。”

    德鲁伊很豪爽的答应了雷兹林的条件,也提出了令雷兹林肉痛的要求。

    回去的路上,海尔瓦揽着他的肩膀说:“干得不错!”

    伯爵给出的条件,不仅可以获得更多人类奴隶,还可以打着伯爵的旗号,直接从克斯特西部区域接应逃难者了。

    美女的浑圆柔软紧紧贴着雷兹林的胳膊,他应该紧张和兴奋的,可这时候的魔法师正在伤心,无暇领略这样的福利。

    他甚至有点想哭,为战死的狗头人。

    亡者之域,亡者之门,幽灵王化作巨大女妖,那张狰狞得令凡人见之晕厥的惨白脸颊上,也露出了想哭的表情。

    “这、这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只有六级——!”

    女妖之嚎令方圆几百米内的冥土都如沸水般翻腾,对面那个两三层楼高的炽白银甲武士却丝毫不为所动。

    二阶变身的凯瑟琳平举大剑,冷冷的道:“不够、太弱!绝对、不是、半神!”

    “半神的位格不容你侮辱!”

    幽灵王的女妖形态后方凝聚出跟凯瑟琳类似的武士虚影,显露出一张线条硬朗的面容。

    “力量的确在于运用,可级别的差异,不是运用能够弥补得了的!”

    被凯瑟琳打得破破烂烂的女妖身躯喷发出灰黑烟气,急速吞噬女妖形态,直至凝聚成百米高的铠甲武士。

    巨人抬手,冥土自地面哗啦啦急速喷涌而上,凝聚出一柄流行在更早纪元里的厚背长刀。

    幽灵王的呼喝震荡在天地之间:“粉碎吧活人!”

    巨人举起长刀的同时,凯瑟琳脆喝一声,拔高为十层楼的三阶形态,光翼流溢,飞身而上。

    她升到与巨人齐平的空中,大剑骤然扭曲成大锤,高高举过头顶,身躯昂扬。

    长刀与大锤轰然相撞,亡者之域,如耀日坠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