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零六 赤电出击,飞吧鱼儿们!
    距离富婆三位数:“天气真好,碧空万里,只有很稀疏很怠惰的云团。云……真是饱满啊,让我想起了欧萝拉的欧派。”

    合法萝莉:“我这里也是耶,不过云朵要凶猛些,更像卡琳的。”

    富婆:“说起来欧萝拉好像都快追上卡琳了,你不觉得吗?”

    萝莉:“不用觉得,一起泡澡的时候我亲手测量过!真的差不多了,都怪李奇!”

    富婆:“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有次我听到欧萝拉骂李奇,说再搓就要成奶牛了。怪不得最近我觉得耳朵变长了呢,原来也是李奇害的。”

    萝莉:“缇娜你竟然听墙角!她们还说了什么?”

    富婆:“李奇说变奶牛了正好给他进补,还说以前总是你喝我的……没听清楚就被李奇发现然后被拎出去了,那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萝莉:“不公平!李奇肯定是在给欧萝拉那个祝福!那本来该是我的!是我的牛奶!”

    富婆:“好……羞人啊!菲妮你还要,你简直是……不要碧莲!”

    萝莉:“这有什么羞人的啊?打一开始李奇就跟我约好了的,等我长大了他就亲我的嘴而不是额头,这就是喂奶啊,这怎么不要碧莲了?虽然这么做会生猴子,可我既然长大了就该生猴子啊。”

    富婆:“等等你说亲嘴就会生猴子?那那种事情算什么啊?我是说下面那种……”

    萝莉:“生猴子那么神圣的事情,怎么会跟下面那种污秽的玩意有关呢?小时侯我妈就经常骂我爸,说不要把沾满了羊粪的玩意往她身上靠,我爸也骂说谁稀罕你那灌满了狗尿的玩意。每次他们说到这个我就得赶紧跑,因为他们很快就会来找我出气。”

    富婆:“你别说了,我有点……恶心。虽然还不明白猴子是怎么生出来的,不过我大概明白你为什么喜欢说黄段子了。”

    萝莉:“我小时侯总是听大人说这些啊,不管他们闹得多不愉快,说起这些总是会笑成一团,我一直在很努力的活跃气氛!好吧我也知道很多笑话不是小孩子能听的,可认真算起来我们哪还是小孩子了啊,我是最小的都快十六岁了啊,你也二……”

    富婆:“十八!我只有十八岁真的!”

    萝莉:“好吧,你十八,可艾丽已经二十一了,欧萝拉二十二了呢……”

    只有两个人在聊的频道里,忽然跳出第三个id。

    天空霸主:“我还没满二十一那就是二十你说我二十一这是不符合事实的出了事情你要负全部的责任!”

    富婆和萝莉像是愣住了没说话,第四个id跟着出现。

    生命可以承受之轻:“为什么要强调我啊?为什么不提卡琳?她才是最大啊,不管是尺码还是年纪!”

    再跳出第五个id……

    傻哈妇:“我警告你噢欧萝拉,女孩子的年纪不是相互攻击的武器,不过你对我尺码的赞誉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合法萝莉:“你们都在啊!我们在私聊你们竟然偷窥太没道德了!”

    第六个id蹦了出来,叫“圣爹附体”:“这里是防空专用频道!不是妇女生活聊天群!你们说到欧派的时候我就赶紧把其他人屏蔽了,结果你们还越聊越起劲!”

    圣爹附体:“另外我再强调一遍,我是很温柔的,怎么可能搓呢缇娜你简直比行扛记者跑得还快,你的报道有偏差……”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李奇你滚开!不准在这里发言!”

    距离富婆三位数:“啊啊啊——!”

    圣爹附体:“我还要申明,缇娜你耳朵会变长是因为你长大了跟我无关!”

    富婆:“飞龙来了——!”

    防空专用频道终于开始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

    圣光堡下,后方是各式各样高大的投石车和魔导炮,不断发射出巨大的石块甚至暴炎大火球,高高掠过头顶,飞向几公里外的远处,在依稀可见的防护结界上砸出片片涟漪。

    一队队士兵在各色旗帜的引领下奔向前方,既有人类也有傀儡,拿着各式武器。还有浑身覆盖了钢铁的地行龙甚至巨熊,集结成群,冲向战场侧翼。

    角落里,雷兹林刚刚检查完所有狗头人装甲的状况,换上新的低级魔晶石,传讯戒指里就响起上司的模糊叫嚷声,让他的部队马上前进。

    戒指另一头不是阿特拉斯侯爵,这支小小的百人队自然不必侯爵亲自指挥,他只需要发布大概要多少部队从什么方向发起攻击就行了,剩下的事情由他的学徒搞定。

    雷兹林不明白跟着他来的蝙蝠为什么用不屑的语气说没有卡拉也敢玩艾芙二诶,不过此时他明白,自己这支部队是被艾芙二诶了,能活下来多少,完全不敢想。

    之前斯鲁喀诺伯爵要他组织一个百人队,接着又要他亲自带队过来,他原本是拒绝的。蝙蝠说这是获取情报的好机会,而且他在场的话,至少能让狗头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雷兹林才咬着牙到了圣光堡。

    现在看来,没什么不必要的损失,所有小领主送来的杂兵,都被当作了炮灰,连绵不断的冲击费共军团的防线,根本没有撤回来的机会。

    雷兹林是昨天到达圣光堡的,那时候战争已经爆发了四天,到今天依旧毫无进展。阿特拉斯侯爵似乎并不着急,仍然不慌不忙的驱赶炮灰冲击。

    现在,轮到自己这支狗头人部队了,雷兹林一颗心沉重得压到了脚背上,同时还翻滚着一股他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的灼热浪潮。

    他在这些狗头人身上花了那么多心血,不是让他们来送死的!

    “现在上去的部队已经不算是完全的炮灰了”,蝙蝠多少看出了雷兹林的心情,安慰他说:“那个侯爵开始认真了,希望取得一点实质的进展。”

    我在意的不是功劳啊!

    蝙蝠的误解让雷兹林更郁闷了,他招来咕嘎,出于实际需要而跟情感无关,他仍然不让咕嘎上阵。

    “这场战斗……”

    他斟酌着说辞,作为间谍复杂而尴尬的立场,狗头人是不明白的,也不能让他们明白,但他又希望他们能多长个心眼。

    他说:“目标是好好的活下来,不是打倒多少敌人,明白吗?让大家都清楚这一点。”

    咕嘎茫然:“难道不是奋勇作战,获得女神的眷顾吗?”

    又黑又亮的眼睛里浮动着虔诚而热烈的光芒:“导师您不是说之前牺牲的同伴们已经升入神国了吗?只有更多的伙伴获得功勋,升入神国,女神才能注意到我们,向我们投来神祇的凝视啊。”

    “女神……希望你们在其他战争里获得功勋,而不是眼前这场战争”,雷兹林努力的解释着。对面的“敌人”才是受女神眷顾的正牌信徒,你们奋勇作战去杀伤他们,这算怎么回事?

    当然凭狗头人装甲的羸弱力量也不可能制造多大伤害,但狗头人真要像炮灰那样被屠杀殆尽,又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事情。

    咕嘎显然难以理解这种复杂的指令,摊开爪子说:“这……很难懂呢导师。”

    “你们……就以冲到可以看到对面那些人的距离为目标吧”,雷兹林对调教狗头人也有相当心得了,发布了具体的命令:“然后不要瞄准,开一枪就是胜利,活着回来是最大的胜利,女神希望看到你们这个种族的本性。”

    “啊,如果是这个”,咕嘎不迭点头:“让对手意识到我们的存在却又总是干不掉我们,就是我们最擅长的事情啊。”

    她仍然不甘心:“但这真的是女神希望看到的吗?这不是我们应该清除掉的血脉里的杂质吗?”

    雷兹林换上肃穆的表情:“不,为了胜利而尽量保存自己,这怎么是杂质呢?”

    咕嘎勉强接受了,咯咯吱吱的招呼着狗头人,一百部稻田傀儡般的狗头人装甲发出嘎嘎声响,挤挤撞撞的活动起来,朝着战场前进。

    所有装甲的凡铁外壳被磨得锃亮,背上用白漆画了个头像,因为用专业画师做的纸模刷出来的,看起来还挺像回事。那是个有头直发的美女头像,不过鼻子和嘴巴都有些突出看起来更像是美**。

    目送一个个美**头像渐渐变小,再被烟尘吞没,雷兹林的心也悬了起来。

    就在这时,天色似乎变暗了,他和蝙蝠下意识抬头仰望,同时呆住。

    翻滚的乌云倾泻而下,还反射着灰褐而嶙峋的金属光泽。那不是乌云,是无数铁锈飞龙组成的钢铁之云!

    圣光堡顶层,有个倒三角头部,如钢铁魔偶般的阿特拉斯侯爵再一次将一面光幕捏碎,恨恨的咒骂了几句,对学徒道:“撤退!把所有部队撤回来!”

    费共军团防线中央结界里,威尔森脸色铁青,通过话筒向各部队发令:“撤!所有结界之外的部队全部撤回来!魔导炮部队转入隐蔽阵地,全力防空!”

    他转到另一个频道呼叫:“缇娜殿下,是不是要呼叫总枢机他们过来支援?”

    “不必了”,话筒里的声音也很急促:“这仅仅只是敌人的一小股力量,我侦测到了高空还有更多飞龙,正朝贝塔城方向飞去,李奇他们必须保卫贝塔城。”

    “这还只是一小股……”

    威尔森再度仰望天空,压下来的钢铁乌云怕不有好几百,不,上千的飞龙,他有些忧心的嘀咕:“今天的伤亡怕是要到三位数了啊。”

    机枪的弹道和红白蓝紫各类射线在空中交织,橘黄的火星、猩红的血水密密麻麻爆裂。偶尔才见到一只飞龙坠落下来,大多数依旧俯冲而下,扇着翅膀,射出道道由金属尖刺组成的钢铁之雨。

    作为亚龙种族,铁锈飞龙之所以叫“飞龙”,就是因为血脉低贱,必须要靠翅膀才能自如飞翔。出自钢龙铁龙的血脉,让它们浑身长满了金属尖刺,而且生长速度极快。这些杂乱的尖刺既是它们的痛苦之源,又是它们的犀利武器。

    加上浑身包裹的铁质鳞片,以及动辄数百上千的族群数量,这种体型不大,速度不快,不够灵巧,也没有龙息的亚龙,仍然是天空里令人生畏的存在。

    铁锈飞龙聚成的乌云,又如金属洪流般自天空倾斜而下。一只只飞龙俯冲到百来米甚至几十米的高度,身上的金属如霰弹般轰击地面。不管是在战壕里防守的费共官兵,还是正向战壕冲击的阿特拉斯部下,不分彼此的承受着钢铁尖刺的洗刷。

    道道细碎尘土溅射,朵朵血花绽放。被打下来的飞龙在地上砸出深深的大坑,喷射出更密集的尖刺,同时还附带了有腐蚀效果的龙血,制造着比飞在空中更严重的伤害。

    一时不仅进攻者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防守者也面临了比之前沉重数倍的压力。即便战车的钢壳都难以抵挡这些金属尖刺,防线上愤怒的咒骂声跟着枪声炮声一同猛烈了好几倍。

    “撤退,将军团结界撤到后方预设的阵地上”,威尔森观察着自战场各处发来的影像,再用鹰眼镜对一些细节做了确认,咬牙下达了命令。

    必须将防线延伸开,这样才能更大限度的发扬火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挤在一起被对方的空军肆虐。

    更重要的是,对方的空军虽然敌我不分,让自己的步兵也造成了重大损失,但这些炮灰单位的损失根本影响不了对方的力量。等这股空军离开后,阿特拉斯侯爵必然会发起更大规模的地面进攻,用已经残破不堪的防线继续阻挡是无智之举。

    威尔森的命令很快传达到各个营各个中队各条战壕,枪炮声和咒骂声更猛烈了,这还是费共军团第一次后退。

    命令当然是不能违抗的,官兵们按照事前的演练有条不紊的交错掩护,跟随向后移动的军团结界一同后撤。人人仰望天空,心中都翻滚着不甘心的怒火。

    作为前敌总指挥的威尔森,脑子里转动的念头跟一般官兵不同。

    “总枢机那边面临的是更强大的敌人啊,他们能抵挡得住吗?”

    ………………

    “敌袭!这不是演习!所有战机,出击!”

    仙人掌基地,第一航空队驻地,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天际,所有空勤和地勤人员的随身助手上也同时闪烁着红光。

    经过五天全力以赴的建设,基地已经初具规模。增强型号的防护结界罩住了整座基地,中心的塔台和各处设施高低错落,布置了众多的防空阵地。

    三座地下机库的大门轰然开启,一架架战机缓缓升空,机尾的螺旋桨由慢到快,推动战机加速上升,向两三千米高度的机群汇聚。

    “准备好了?”

    第一航空队,第一战斗机大队第一中队的机库里,李奇将加装了鹰眼镜的飞行头盔扣在头上,看了看身边两个小姑娘……不,一个小姑娘和一个小伪娘。

    两人都戴上了头盔,艾丽不以为然的点点头,哈利苟斯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唾沫才嘀咕道:“这身护甲……呃,防弹衣,勒着好难受。”

    你又没奶有什么难受的!?

    李奇白了他一眼,带着艾丽,踩着浮筒爬上座舱。哈利苟斯颤着嗓子叫着等等我,从机头下方的舱门爬进机头炮塔。

    战机的魔力炉已经启动,地勤再度检查了螺旋桨,确认了机腹的浮空炉状况后,在各自部位使劲拍了拍。

    李奇向退开的地勤竖起大拇指,接通了魔力炉到浮空炉的线路。

    被正式定名为“赤电”的战机晃动了一下,在嗡嗡的沉闷响声里上升。

    浮出机库,到了五六十米的位置,卡琳骑着小灰在这个高度盘旋。小灰套着闪烁着浅蓝光芒的马甲,卡琳手里的亮绿牌子急促挥动,指示可以加速上升。

    接通魔力炉到魔法轴承的线路,螺旋桨呼呼转动,战机继续上升,片刻后到达机群的领机位置。在这架战机之后,是不断汇入编队的数十架战机,编组成扁长的飞梭阵型,保持着几十公里的慢速前进。

    “三文鱼一号,这里是三文鱼一号……”

    李奇通过风语术电台呼叫所有战机,机群里有三架做过特别改装的战机,装了风语术增幅法阵,后座机枪手也改成了电台操作员,可以在半径五十公里内保持通话。虽然还不是完全能满足需求,但至少解决了战机通讯的有无问题。

    “我知道大家很紧张,毕竟只在这玩意上飞过几十个小时,所以大家更要牢记新手三法则。”

    李奇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显得平静自然:“第一,跟紧长机,第二,保持高度和速度,第三,跟敌人保持距离。”

    “三文鱼中队收到……”

    “大马哈鱼中队收到……”

    “鲑鱼中队收到……”

    三个中队长代表所有人回应,有的镇定,有的凛然。

    李奇的声音转为昂扬:“那么……飞吧!鱼儿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