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一九 肯定是你干了什么十恶不赦天怒人怨的事情!
    “我就把神力当成反应装甲往亚空间里炸了一圈,这就犯了大罪被世界意志调低了信用……呃,阵营评级吗?”

    小红非常气愤:“这个世界的意志竟然也搞选择性执法,我都没看到过跟这个有关的法令条文!”

    弗朗希斯反应过来了,赶紧道:“女士,这跟您无关……不,确实跟您有关,但只是间接的,是跟我直接有关。”

    他苦笑道:“您说的世界意志,也就是神上神,在费恩世界迄今为止还没被得到过证实,最接近世界意志的存在,应该就是自然法则。神祇的神力光色和阵营变化,仅仅只是自然法则在超凡力量上的表现,也就是说这只是……自然现象。”

    小红一点就通:“是因为你在亚空间成神的原因?”

    “我猜测是这样的”,弗朗希斯说:“我在亚空间成神,赤红神力也就从正空间探入到了亚空间,性质发生了变化。自然法则可能难以判断赤红神力的倾向,才对我们的阵营做了调整。”

    “这说不通啊”,小红皱眉:“之前阿丽珊当上冥河女神的时候,我们的阵营也没发生过变化。”

    “因为冥河有主,会让生灵循环更畅通,这当然是好的”,弗朗希斯说:“亚空间是世界的暗面,赤红神力介入暗面,光与暗融合,包括生灵循环、力量循环在内的世界大循环会有什么变化,这就说不清了。”

    “有道理,原本我们只混白道,现在插手黑-社会,通吃黑白两道,就变灰了“,小红也大略明白了,哀叹道:“这么一来,仗着是善神可以横行无忌的日子就此告别了,可真是麻烦啊。”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商业女神也是中立神祇吧?”

    “是的”,弗朗希斯恍然道:“我们跟商业女神一样啊,传说商业女神艾尔莎最初也是善神,那时候可能就只是幸福女神。后来神座才延伸到了亚空间,拥有幸福、财富、空间和商业这些神职,阵营也变成了中立。”

    “我们……等等“,小红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不是说了咱们不论什么主神从神吗?结果你还是搞成从神了?”

    “女士,如果没有您的赤红神力,我恐怕难以在亚空间点燃神火,凝结神座”,弗朗希斯从胸口里摸出一本书:“更无法保住我的凡人之心,我的确算是您的从神,但就像我这个神并不是过去那种神祇一样,我跟您之间的关系,也不是过去那种主从神的关系。”

    弗朗希斯像举着神功秘籍一样,将那本《唯物主义辩证法》高高举起,上面还流溢着铁灰色的神力光彩,让小红瞠目结舌:“你还真揣着这玩意封神啊!?”

    “至少提高了百分之三十的成功几率,还抹消了百分之五必定失败的设定”,弗朗希斯随口道,又赶紧咳嗽着补充:“如果是夏安的话,肯定会这么形容的。”

    “神祇的事情还好说,凡人的事情就麻烦了”,小红苦恼得揪头发:“李奇肯定要兴师问罪了,说不定他脑补了一大堆我干了什么十恶不赦天怒人怨的事情。”

    这时候弗朗希斯像是才想起来:“女士您刚才说……用赤红神力在亚空间里炸了一圈?”

    “是啊,怎么?”

    小红有些心虚的问:“有什么问题?”

    不等弗朗希斯回答,轰隆震动不绝,弗朗西斯的神座摇曳不定,仿佛被无数道汹涌的波涛冲刷。头顶脚底和四周的淡蓝晶格骤然黯淡,之前冲击赤红神力光膜的各种怪异存在拍打着晶格表面,这一刻的恐怖任何文字都难以描述。

    “问题大了啊!”

    弗朗希斯惨叫:“引来了更可怕的斥力,比之前的风暴还要猛烈!”

    小红缩了缩脖子:“我、我能做点什么?”

    弗朗希斯整个人变成了人形火炬,由晶格托着急速升起。随着他的升高,晶格空间也同时扩展,从原本的普通厅堂变成了宏伟殿堂。

    他的神圣之音回荡在空间各处:“女士您什么都别做就帮了大忙啦!”

    “这不能怪我,真的”,小红低声嘀咕:“要一个新手女司机去跑城市赛道肯定会出点问题。”

    一块块晶格堆叠而起,很快砌出一座晶格高塔,淡蓝神火在塔顶飘摇,投射出的光芒像阳光驱散黑暗,让四周的晶格壁面重新亮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轰鸣的潮声依旧,空间却再无动荡,壁面的晶格也汇聚出像素风格的碧空。

    弗朗希斯闪现在小红身边,吐了口浊气:“还好,这部分亚空间跟宇普西隆里开辟的次位面正空间凝结得很稳固,扛住了这股风暴,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是……”

    话没说完,晶格的梁架,也就是分隔开晶格的边缘骨架,原本的炽亮浅蓝光辉渐渐黯淡。先是褪去蓝色变成灰白,再转为紫色,急速加深,最后变成深紫,微微闪烁着细小的碎芒,似乎如无云晴夜的天幕。

    “这是……”

    小红刚开口,空间跟着黯淡下来,那是晶格高塔上的神火,竟然也跟着变成了迷离的深紫光芒。

    “我觉得……”

    小红改口,刚想说这种色彩搭配是不是太邪魅了,浅蓝色的晶格表面也跟着变化,并没有跟着变成紫色,而是褪变成类似夕阳般的暗金光芒。

    “好吧,费恩世界的神力调色师一定是专门给城乡结合部的店铺做招牌的”,浸泡在深紫和暗金两色混合成的诡异光芒中,小红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随口吐了个槽。

    “魔法之力从我的灵魂中消退了”,弗朗希斯比小红镇定得多,举手点出一团紫光,叹道:“果然,魔法女神切断了魔网跟我的所有关联,过去我会的所有魔法都失效了。”

    紫光扩展成晶格,他又笑道:“但我拥有了空间神力,我可以用魔法原理重构我的神术。”

    “你的神火是深紫色的,那这暗金色是……”

    小红抬头看了看晶格高塔上的神火,隐有猜测。

    她挥手拉出一道赤红神力,果然,暗金色的。

    “啊哈,这个比刚才的铁灰色好”,她没心没肺的笑道:“暗金装备!”

    又想起弗朗希斯刚才没说完的话:“对了你刚才说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正沉浸在力量改变中的弗朗希斯脸肉一僵:“我的神座在亚空间里掀起了这么猛烈的风暴,其他拥有空间神职的神祇肯定能推算出我在亚空间里的道标。不妙的是我的神座是亚空间和正空间融合的,所以……”

    小红呆了呆,两眼焦距渐渐放大:“卧槽……我们暴露了!”

    弗朗希斯决然道:“女士,把我的神国跟宇普西隆分割开吧,我将神国推到其他地方去,能跑多远算多远。”

    小红想也没想就摆手:“你现在是有组织的人……不,神了,组织怎么会丢开你不管?让你成神是壮大组织的力量,可不是让你被其他神祇当作肥肉吃掉。你的神国挂在宇普西隆上还有层防护,脱离了宇普西隆,随便哪个神祇招呼来万儿八千天使就能把你生吞活剥了。”

    她眼里升起炽亮的光芒:“暴露就暴露了吧,我在天堂山搞了那么大的事,宇普西隆本来就藏不了多久,现在只是比预料的早了一点而已。”

    “现在我们就光明正大的站出来,看看哪个敢打上门!宇普希隆现在可不是只有小猫两三只的地方,至少有一支混沌天使大军!”

    “不管是哪些神,祂们要战,我们就战!”

    说话的时候她心里也在嘀咕,终究是自己捅出来的篓子,自己不担待下来,人心……不,神心会散的,以后还怎么带队伍啊?

    ………………

    李奇这边刚刚开完会,看到飞行器工程局发来的电风扇雄猫方案最终定型申请,贼心不死的想再做点调整。

    他倒不是要强行开挂续自己那条已经消失了的设计师之路,而是觉得这个方案留到喷气式时代更好一些。新的重战……也就是攻击机只需要基于三文鱼做改进就行了,可以继续利用原本动员起来的部件社会生产线。

    正在琢磨图纸,心头忽然掠过一股强烈的震颤,连带所有感知在那瞬间都模糊了一下。

    出了什么事!?

    异感很快消失,李奇依稀感应到有什么东西变了,但又说不出来。

    随身助手震动,是菲妮,一张小脸上满是惊恐:“李奇李奇!我正在练习,神光忽然变色了!”

    变色……你是源初魔女又不是变色龙,怎么可能变色?

    李奇还以为她在搞怪,或者看花了眼什么的,总之这丫头从来都是一惊一乍的。

    “你看!”

    菲妮发来影像,她手里的短弓和弓上凝结的冰箭不再是冷白色的,而是淡金色的,就跟李奇的赤红正义神力一样。

    “看看你身边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你的浮游摄像机是不是蒙了层膜”,李奇还没当回事,一边说一边展开荆棘坚盾,他现在仍然习惯性的保持在痛苦天赋。

    光盾展开,李奇也呆住了,淡金色的……

    难道是赤红正义出了问题?

    赶紧点下矛盾天赋,转到正义天赋,掏出提尔之柄,剑芒滋滋喷吐。

    李奇彻底懵逼,原本的淡金神光变成了……琥珀色,好吧这是刻意美化,客观的说是可乐色,也就是带点透明的深褐色。

    “李奇……”

    欧萝拉冲进办公室,正看到他举着可乐光剑发呆,急切的道:“你也变了?我刚才感应到了阵营变化,我们的赤红神力转到中立阵营了!”

    李奇大惊,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小红那家伙肯定干了什么十恶不赦天怒人怨的事情!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

    小红及时上线,看来她回归了本体。

    她急吼吼的道:“你赶紧到宇普西隆来,事情大条了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奇叫道:“我怎么上来啊?得弗那个谁开传送门啊,可这时候开传送门很危险的。”

    “对哦”,小红恍然:“那我先去找他搞定传送门,你别担心,现在咱们拥有赤红神系专属的传送术了,弗朗那个谁已经成了宅神……不对,叫什么来着?哦,传送门之主!你等着,很快的!”

    小红离线去忙乎了,李奇这才反应过来,弗那个谁封神了?难道变化就是这么来的?

    “怎么回事?”

    见他骤然发呆,欧萝拉就知道是在跟小红神交,等他回过神来赶紧问。

    李奇摇头:“一下子说不清楚,不过也有好消息。”

    “好消息我都顾不上听”,欧萝拉急得拍桌子:“关键是咱们这边的人心!小红成了中立神祇,大家难道不会觉得大同主义事业就失去了神圣性和纯洁性了吗?这会人心大乱的啊!”

    李奇还没想明白,不过他当然不觉得神力光色变了,阵营变了,就意味着大同主义道路是错的了,他笑着问道:““欧萝拉你呢?”

    “我……”

    欧萝拉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对啊,我都还没好好想过呢。”

    “那就认真想想”,李奇说:“抛开跟小红的关系,还有跟我的……咳咳,总之省视自己的灵魂,看看这样的变化是不是动摇了自己的信仰。”

    欧萝拉的柳眉几乎竖直了:“信仰不因他人的判定而变化!”

    她的脸颊微微泛红:“当然跟咱们是什么关系……也没关系!”

    李奇摊手:“但神力光彩和阵营都是世界的判定啊,也许是神上神那样的世界意志,也许是更博大的自然法则。”

    “那肯定是世界意志错了!”

    欧萝拉毫不犹豫的道:“或者存在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关联,总之我们的信仰,我们的道路如果是错误的,那也必须由亲眼可见的事实来证明,而不是神秘兮兮躲在幕后操纵一切的那种东西来判定,这不符合唯物主义法则!”

    接着她的语气变得虚弱:“是这样的对吧?”

    事情果然大条了啊……

    李奇叹气,不管是世界意志、神上神还是自然法则,神力光彩和神祇阵营代表着什么,在凡人心中形成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即便是欧萝拉也难以摆脱影响。

    他安慰道:“我已经有大概的想法了,不过还需要知道上面的具体情况,到时候我们一起……”

    话没说完,一股异样的力量波动从窗外传入,掠过两人,让李奇和欧萝拉同时一滞。

    接着是异常色彩在窗外亮起,两人转头看去,一轮彩虹在天空亮起,确切的说,是在贝塔城的防护结界上亮起。

    彩虹……

    清朗的嗓音忽然出现:“不好意思,没注意到这层屏障是赤红神力支撑的,弄出了不该有的动静。”

    两人回头,一个绿头发的身影正由半透明渐渐凝实。

    这是个身姿挺拔的英俊男子,套着一身重甲,抱着头盔,拄着长剑,背着盾牌,像是正要奔赴战场。

    他用肃穆中透着一丝优雅的语调说:“我是修玛,有很重要的事情跟赤红女士的代言者谈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