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盛宠:总裁的〕〔荒野幸运神〕〔进化之眼〕〔总裁老公太凶猛〕〔许你一世深情〕〔帝少的燃情宠妻〕〔烈焰兵魂〕〔萌宝冲上门:妈咪〕〔超级制造商〕〔终极小村医〕〔尚不知他名姓〕〔齐欢〕〔我的空姐老婆〕〔妙手狂兵〕〔头狼〕〔虞兮虞兮奈若何〕〔泰坦与龙之王〕〔温情一生只为你〕〔顾念帝长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二八 暗影、曙光与女皇,一炸激起千层浪
    银松王国狼堡郊外,粗扁的安康鱼与修长的三文鱼纷纷降落,机头机尾亮起点点灯光,映照得这处坪坝比城市还要明亮。装卸货物的人来来往往,比市集还要繁忙。

    石柱加藤蔓竖起的围墙外,来自附近村落的大人小孩爬在墙头,用新奇的目光盯着这些飞行器,守卫忙着驱赶翻墙进来卖点吃喝的小贩。看他们衣衫褴褛,浑身污垢的模样,运输机群的空勤们,尤其是那些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新人感慨无限。

    “瞧瞧他们这乞丐样,我还以为大帝治下的人民会很富足,就算不如我们,至少也能吃饱穿暖吧。”

    “在我们那也就缩在地洞里的灰精灵能跟他们比了……”

    “我们人毕竟少嘛,如果也有几千万甚至几亿那就难说了。”

    “真有那么多人疯王还敢来打我们?”

    “还真敢,不然为什么叫疯王?”

    几个身着麻衣的男女走过来,机群的指挥官和飞过几次的老人赶紧约束大家,列队迎接。

    这是费共顾问团的成员,运输机群一旦进入银松王国,不管是人还是飞机,都受顾问团的直接管辖。

    “同志们好,稍息!”

    团长康斯坦丁向现场二百多名空勤回礼,也不废话,直接道:“等下罗姆罗斯……呃,神圣意志帝国的皇帝要来慰问大家,出发前你们都接受过训练,知道怎么应对吧?”

    指挥官有力的回答:“只称陛下不欢呼,低头躬身不下跪!如待尊长,不卑不亢!”

    康斯坦丁点头:“很好,原则就是不卑不亢。”

    指挥官迟疑了一下问:“那只是预备着万一,我们没运什么特殊的武器,总枢机也没来,皇帝来干什么?”

    康斯坦丁跟其他顾问相视一笑,魔法师艾格莎说:“你们航空队之前那一战,现在整个费恩都知道了。罗姆罗斯也很感兴趣,要来看看。”

    指挥官跟其他人楞了楞,不好意思的道:“我们也就是击退了敌人,还有战友牺牲了,这说不上什么胜利。”

    “你们还不知道呢,也难怪,距离太远通讯没办法中转”,康斯坦丁说:“在仙人掌基地那边,你们的队友用炸弹把一艘浮空舰炸成了碎片。”

    空勤们欢呼出声,旁边的神圣意志帝国守卫都被吓了一跳,纷纷投来目光。

    康斯坦丁再道:“我们的战机,再加上史莱姆炸弹,撼动了浮空舰独霸天空的地位。哪怕是有黑龙白龙助阵的罗姆罗斯,都不会无视这种变化。”

    他脸上的喜悦毫不作伪,这意味着跟神圣意志帝国的合作中,费共又多了一个重磅砝码。

    荆棘牧师麦斯维说:“龙族再强大,也是外人,罗姆罗斯以前看不起咱们的战机,现在他的态度可不一样了。”

    过了一会,他的话完全应验了。

    罗姆罗斯骑着一头优雅修长的白龙来到机场,随行的护卫也都骑乘白龙,他匆匆与顾问团一同检阅了运输机群的空勤队伍,就凑到三文鱼改战斗机旁边,细细察看这种原本并不在意的飞行器。

    不仅看,他还用手摸,获得了顾问团的允许后,还坐进了驾驶舱里。

    “我在贝利诺那边的线人告诉了我这事,还把幻景发给了我”,罗姆罗斯对康斯坦丁说:“看来我又犯了不听人劝的毛病啊,李奇跟我说过这件武器,那时候我还不在意,觉得比龙差远了。”

    “那时候还没有可以用的炸弹,陛下您没注意到也是正常的”,康斯坦丁好心的维护他的面子。

    “是的,跟最初的型号比,样子也变了不少”,罗姆罗斯试探着问:“现在你们有富余的这种……飞机吗?我是说可以投那种炸弹的,而且那种炸弹也有富余吗?”

    这个康斯坦丁就真不知道了,不过李奇早就交代过他原则,他点头说:“只要是陛下需要的,我们费共都会倾力提供,就算不富余,也会咬紧牙关支持陛下,当然……”

    圣堂武士语气一变:“这段时间,我们女神的阵营变化给世界带来了不小波动,我们总枢机知道陛下忙于战事,还没跟陛下就此事做过沟通,所以……”

    “是啊,我太忙”,罗姆罗斯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事他当然早知道了,虽然个人毫不在意,但很多部下都希望借机在费共身上捞一把。费共的确支援了他正紧缺的各类魔导武器、原材料甚至一些技术,可为此支付的资源也让部下甚至他自己肉痛不已。

    还没想明白怎么应对,李奇又向世界展示了用魔导飞行器加魔导炸弹干掉浮空舰的奇迹,这下别说在李奇身上捞一把,就算李奇借此机会在他身上捞一把,他都认了。

    龙族是强大,终究不是自己的力量。为了协调黑龙与白龙的族群矛盾,龙族跟部下的空地矛盾,他都感觉异常疲惫了。如果能像李奇那样建起一支飞行器部队,就算不能对贝利诺的浮空舰部队形成压倒性优势,也能压压龙族的气焰,不至于让它们觉得自己缺了龙族就会完蛋。

    罗姆罗斯严肃的道:“赤红女士改为中立阵营,这是回归自然法则,不仅不会影响神圣意志帝国跟你们的关系,相反,这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加紧密。”

    康斯坦丁正要说话,目光忽然游离了一下,这是在看随身助手跳出的视野信息,然后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太好了,陛下的的态度一定会让总枢机高兴的,说不定他愿意派出一支飞行部队,既帮陛下作战,也替陛下培养自己的飞行部队。”

    不等罗姆罗斯同笑,康斯坦丁又道:“这应该不会在我们的贸易上增添太多的项目。”

    应该不会等于肯定会,也就是说要被狠狠敲一笔竹杠了……

    罗姆罗斯脸颊抽了抽,终究还是绽开诚挚的笑容:“这很值得!”

    ………………

    弥尔霍斯的幻景在一夜间就传到了各大势力首脑的重要人物手里,甚至被上传到了信风之书和联合通讯网络。虽然只是一艘老式的小浮空舰,可被更小更简陋的飞行器用一枚据说是以史莱姆为原料的魔导炸弹炸成碎片,令观者震惊之余,又遐思无限。

    西费恩,冰封峡湾深处的洞穴中,那几根水晶柱隐约振鸣着,只有站在特殊的位置,才能依稀听到那些人声。

    “浮空舰被炸掉了毫不出奇,足够强悍的龙族或者凡人传奇都能做到,但被一帮可能连英雄级别都没有的凡人用魔导装置在空中炸掉,这是颠覆性的变化。”

    “不断抛出新的东西,创造新的奇迹,让我想到了大帝当初崛起时的事迹。”

    “你是说那个普雷尔的来历跟大帝一样吗?”

    “跟普雷尔比起来,赤红女士反而更像啊。”

    “不管是谁,如果真的跟大帝来历一样,都涉及到了神祇层面。这只可能是夜女士的安排,难道她不满我们的安排,准备破坏和我们互不干涉的默契?”

    “不要妄自揣测,我们也只是听先辈们说过大帝的事迹而已。就算那些事迹是真的,也只说明大帝是旅法师,跟普雷尔和赤红女士的情况不同。”

    “是啊,我觉得跟夜女士没关系,祂毕竟不是黑暗时代的夜女士了。在迷雾沼泽和风暴群岛的安排都听之任之,不再继续,祂应该不想再干涉凡人的事情。”

    “总之,这样的变化太猛烈了,我怕引起那些人的注意。罗姆罗斯还远远没有成长起来,难道我们要把希望寄托在普雷尔和赤红女士身上?”

    “不依靠罗姆罗斯,我们掌握的力量又由谁发挥?不依靠我们的力量,难道要把守护世界的责任交给普雷尔和赤红女士?谁知道他们是哪路邪神呢?”

    “继续观察吧,现在毕竟是纪元更替,出现一些剧烈变化都是正常的,不是每一颗种子……不,严格的说,是一万颗种子里才会有一颗长成大树,不要对每一颗种子都这么敏感。”

    “只能如此了……”

    “罗姆罗斯那边,得推他一把,加快进度……”

    振鸣渐渐减弱,洞穴四周的冰壁里,不管是被冰冻的特鲁克,还是那个模糊的身影,都仍然如雕像一般毫无动静。

    ………………

    瓦伦丁盾堡,魔法部长独自占据的那座角楼里,梅迪坐在椅子里,手中握着一块徽章,像是在闭目养神。徽章的纹路隐隐闪烁着晨曦般的光辉,节奏几乎跟心跳一样。

    魔法部长的灵魂并不在这具躯壳里,也不在这座角楼里,而是在一个难以言述的奇异空间里。

    “梅迪,你该对这个普雷尔,或者赤红女士做更多关注,该更早报告他们的异常。”

    一个听不出性别,也听不出语气的机械嗓音在空间里回荡。

    “到现在你才报告这些异常,已经有些晚了。从魔导炮到魔导炸弹,凡人依靠外力的累积,发展到了可以威胁传奇的地步,这是很不妙的迹象。”

    “新式的魔导枪魔导炮,魔导飞行器,还有这种魔导炸弹,都是魔法帝国的技术路线。虽然细节上有些问题,而且推动者是一个神祇加一个凡人的情况令人迷惑,但方向却是一样的,是让无智无能的凡人掌握超出他们能够负起责任的强大力量。”

    “力量必须与灵魂匹配,力量必须掌握在智者、贤者和强者的手里,不要忘了我们数万年来注视主位面的目的和职责。”

    梅迪恭谨的回应道:“是的,我明白,但这些变化又对应着赤红女士的神力变化,现在她连阵营都改为中立了。依照我们的神序律令,这是自然法则对凡人世界的延伸,所以我只是当作纪元更替的一部分来看待。”

    那个声音微微扭曲:“律令……又出现了矛盾,赤红女士的属性难以判定,才出现了这样的状况。选项,判定为邪神,执行清理程序。”

    梅迪小心的道:“如果赤红女士还是善神的话,或许可以尝试。但祂现在是中立神祇,由我们直接出手,意味着介入世界的自然法则,这就不只是纪元更替了,而是世界重启。不管是夜女士,还是其他存在,都不会容许的。”

    那个声音问:“你仍然坚持特蕾希娅可以稳定凯姆意志,完成纪元更替?”

    “这不是我的任务吗?”

    梅迪说:“虽然有一些偏差,进展还是迅速的,我还需要一些时间,这是我来之前获得的授权。”

    “判定,进程最大影响因素,特蕾希娅,不变。”

    那个声音冷冰冰的说:“严密关注这个组合的动向,尽快让特蕾希娅完成她的使命。”

    最后它的语调变得和缓:“曙光照耀星海。”

    梅迪深深低头:“曙光照耀星海……”

    身体微微颤抖,梅迪睁眼,摊开手掌,那枚徽记不再闪光。

    那是枚异常繁复也异常华丽的徽记,由无数细碎宝石镶嵌而成,有如夜幕星辰的背景里,一颗浑圆宝石散发着晨光般的淡金光辉,迷离得像装着一个世界。

    梅迪合拢手掌,再摊开,这枚徽记变成了六芒星魔法徽章,仅仅只是代表着传奇魔法师的身份。

    他吐了口浊气,眉头紧锁,沉吟了不知道多久,目光忽然一跳,起身出门。

    旁边书桌上的水晶球里还转动着一幕光影,正是那架小小的飞行器向浮空舰投下炸弹的一瞬间。

    侧对着角楼的女皇书房里,书桌上水晶球投射的光幕也正定格在这一幕。

    特蕾希娅指着光幕,对梅迪说:“计算出来了,这一枚炸弹的力量并没有到传奇级别,但造成的破坏已经达到了传奇一般情况下的表现,

    她那非常好看的柳叶眉几乎蹙成了一条线:“浮空舰会被淘汰吗?就像那个半身人术士说的那样,成为旧时代的废品?”

    “陛下,那个半身人不过是把自己的对手渲染得异常强大,好推卸自己的责任”,梅迪笑道:“不必被这种言论动摇了决心。”

    女皇苦笑道:“我当然不是被他一个人的言论吓到,而是很多人推演出了浮空舰面对这种武器的致命缺陷。帝国正在打造的浮空舰队投入了好几千万金蒲耳,也关联着数万官兵的性命,我怎么能不担忧呢?”

    梅迪摇头说:“陛下找的那些人,看到了陛下的担忧,于是顺着陛下的心意说,当然会把事情夸大。”

    “那个半身人的浮空舰其实只是艘老式的浮空船,飞得又慢防护又弱,还因为太小装不下足够的武器,才会被那种飞行器占了便宜。”

    “只要浮空舰足够大,速度足够快,防护活力足够严密,那种飞行器就很难将炸弹丢到浮空舰上面了。即便被命中了,只要有足够强大的魔力井,可以支撑起阻挡实物侵入的防护结界,炸弹也就跟魔导炮的轰击一样,必须要破坏结界才能造成伤害。”

    “而且那种飞行器太小,无法装备太大的浮空炉,还靠搅动气流飞行,就跟水上的船一样,不可能升到高空威胁浮空舰。我们从这一幕里可以得到的教训就是,更高的天空才是浮空舰的战场,不必降下来跟这些小东西纠缠。”

    女皇专注的听着,末了点头:“导师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本来我还以为这些想法仅仅只是被过往的陈旧观念束缚住,在给自己找理由。”

    她欣慰的道:“也许是太害怕浮空舰不管用了,必须用一大堆那种又小又简陋的飞行器在天空作战吧。那样的情形简直不敢想啊,太乱了。”

    梅迪笑着说:“虽然战争让魔导技术获得了空前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低阶职业者,甚至是学徒都加入到了战争里,但最终决定战争结果的,还是更高级别的超凡之力,不管是传奇还是传奇级武器,这都是铁律。”

    “有一些激进者看到魔导枪、魔导炮和魔导飞行器甚至魔导炸弹,就以为这样的秩序会被颠覆,只能说他们太一厢情愿,或者是别有用心了。”

    女皇赞同的道:“没错,虽然有魔导枪和魔导炮,可瓦伦丁之战不还是靠我们传奇亲自出马奠定胜局的吗?罗姆罗斯那边的迩香之战,更是靠他一个人打倒了黑龙才夺得了胜利。”

    她转头看向星辰闪烁的天幕,语气变得悠然:“我们也不能无视这样的变化,就像魔导枪和魔导炮加速了战争的进程一样,这种飞行器和炸弹是很有价值的。我们也要密切关注,引为己用。”

    “巨大的浮空舰统治更高的天空,这种飞行器在中低空巡逻和运载不那么重要的物资和人员,用魔导炸弹攻击要塞、城市和军团结界,驱逐对方的飞机,这才是井然有序的战争啊……”

    “是的”,梅迪发自内心的附和道:“唯有各守其位,井然有序,才能发挥出最大力量。”

    “不,导师”,女皇纠正道:“这跟能不能发挥出最大力量无关,世间万物,最重要的就是各守其位,井然有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