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总裁有个度〕〔仙气缭绕红尘路〕〔邪帝诱惑:俘获蠢〕〔霍格沃茨之光阴〕〔剑耀九苍〕〔旭乱三国〕〔九转帝尊〕〔鬼医本色:废柴丑〕〔谍海王牌〕〔飞跃末日废土〕〔春妆〕〔陆爷,夫人又去碾〕〔终极小助手〕〔追妻有道:总裁的〕〔来自地狱的男人〕〔我的天赋能力全靠〕〔无限气运主宰〕〔从零开始的碧蓝航〕〔踏星〕〔可装鬼怪的系统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三十 阿特拉斯的神眷与堂堂正正之战
    圣光堡的大厅里,看着学徒张开的面面光幕,倒三角铁脑袋的眼缝里,暗红如血的光芒闪烁不定。

    “放弃了前沿阵地,准备在后方阻击吗?”

    “敌人肯定知道了我的底牌,才不愿在前沿硬拼。我的保密措施没做好啊,身边有间谍。”

    “无所谓了,一百部强化战争魔像足以毁灭一个国家。就算是传奇,也得花点功夫才能打倒一部,我还有专门的传奇猎杀队等着呢。”

    “而且,这仅仅只是正面。作为战争艺术之神的眷顾者,我是那种只会把筹码往下一丢就等着结果的蠢货吗?”

    “我有清晰的感觉,吾主正在注视着我,这证明我的努力是对的,吾主期待着我在他开辟的道路上展现令他愉悦的奇迹!”

    心中的低语让情绪不断高涨,阿特拉斯甚至花了点时间回顾人生。在即将抵达人生巅峰,跨入新世界前,这无疑会让名为幸福的麦穗更加饱满。

    作为亚人异种族,阿特拉斯的前半生和所有同类一样,茹毛饮血,灵智未开。被流浪的野法师收为护卫时,曾经以为那就是他的人生巅峰了。

    野法师将他当作试验材料,想研究他这个种族的魔法潜质,他很争气的成了学徒。就在他以为这辈子可能会成为一个魔法师的时候,他的导师被遗迹的陷阱吞没了,而他不仅面对遗迹的重重机关,还有追踪而来的好几队冒险者。

    天知道他是怎么避开那些机关,干掉那些冒险者的。总之为了活下来,种族的天赋加人类的智慧,还有魔法的力量被他发挥到了极致。当他来到遗迹深处时,才发现这是座失落的神殿,神殿里供奉的那尊神像散发着暗红光辉,令他灵魂涤荡。

    他才明白,自己获得了神祇的眷顾。

    “战争是智慧与力量的演绎,当它们完美的融合时,艺术由此诞生。将你的灵魂献给这样的艺术吧,吾将阿特拉斯此名赐予你,在你呈现出令吾愉悦的艺术时,吾的神国将为你开启。”

    是的,他的名字是神赐的。

    在那之后,他四处游历和学习,历尽各种险难,攀登智慧和力量之路,花费了五十年时间成长为传奇和宗师级魔导工匠,积攒出足以灭国的战争魔像。

    一切都为了主的眷顾!

    阿特拉斯的心绪越来越激荡,然后他听到了……不,严格说是看到了神祇的神谕。

    大厅被淡淡的血红光芒罩住,自头顶降下万军呼喊的声浪,血红光辉如暗日般升起,异样的灼热和暖意侵彻身心,令阿特拉斯不由自主的下跪膜拜。

    “吾已感应到你的虔诚,你所展现的艺术也令我愉悦。吾相信你会让眼前这场战争比费恩世界过去任何时候的战争都更加绚丽,其中所蕴含的美将拉开新时代的帷幕。在那之后,吾将信守承诺,亲自迎接你升入神国。”

    他的神祇,战争艺术之主在他灵魂中轰鸣,他激动得颤栗不已。

    阿特拉斯哭喊道:“主啊,我一定献上足以颠覆世界的胜利!”

    他的神祇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神光渐渐消散。

    在那块紫铜锭上坐了许久,阿特拉斯才从领受神谕的恍惚状态中清醒过来。

    他昂扬的想着:“看来得准备好最后一张底牌了,让对手在我的决战之器下饱尝绝望吧!”

    ………………

    巨大的魔像以十来公里的时速,缓缓行进在原野里,虽然只有一百部,但接近普通人十倍高度的身躯,让原本宽阔的原野也显得有些局促。

    “空指1号就位,空警1、2号调整阵位。”

    “空警1号收到……”

    “空警2号收到……”

    万米之上的云层里,神力风语术传递着微弱的力量波动,云间缝隙偶尔能看到气流的搅动,却只有隐隐的涟漪。

    由安康鱼运输机改装的预警机,再加上可以呼叫到空地各个集群指挥部的丝丝魔女电台,就变成了临时的空中指挥机。

    李奇、菲妮、缇娜三人坐镇指挥机,若干面屏幕不停切换着战场各处的影像。

    “强化战争魔像,核心应该来自独眼巨人的灵魂,外层的魔化黑曜石具备自愈能力,内层应该还有附着了全抗和硬化术的精金装甲。”

    “盾牌是精金的,附着了高级火抗,足以消减火球术、暴炎术的大部分魔法伤害,同时足够厚,可以抵挡四倍率魔导炮发射的魔钢穿甲弹。”

    “如果魔像核心确实是独眼巨人的灵魂,那么它应该至少具备两种能力。一种是用于近距离攻击的大范围麻痹术,任何生物体都无法逃过。一种是投掷石块,会给石块附着重击术,就算是十米厚的石墙也会被打穿。”

    “看魔像现在的攻击手段,投石在两公里应该没什么准头,所以都是用附加的火球术增幅器攻击两公里之外的目标。”

    屏幕切换到对魔像进行的各种攻击,有旧式战车的四倍率魔导炮,有远程的九倍率魔导炮,还有小口径速射风矢炮,都没有对魔像造成明显伤害。即便在黑曜石外壳上打出了一片裂痕,也很快自愈了。

    “四倍率火球炮能破防的话,我们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李奇看着屏幕里的魔像,叹息道:“这些扎古……不,魔像,一部的价钱能顶我们几十上百部战车啊,真是奢侈。”

    “我们的新战车干得过吗?”

    由从罗姆罗斯那里回来的米丝操作的魔女电台里传出威尔森的声音:“而且数量也没占到明显优势。”

    “一对一,限定战场,肯定干不过”,李奇说:“可我们为什么要一对一,为什么要限定战场啊。”

    看到屏幕里的魔像被小口径风矢炮打得火星四溅,举着盾牌转着脑袋四处张望,李奇再道:“战争艺术的信徒,却不懂得战争迷雾是怎么回事,就让我们给他,还有他的神祇好好上一堂课吧。”

    “没错”,缇娜抱着胳膊,用老道资深者的口气道:“连眼都不带就直接冲塔,在草里蹲这样的家伙都有些罪恶感了。”

    旁边操纵灵子和灵魂雷达的告死者和“自由人”有了新发现,信息直接发送到了情报台上,参谋辨别后做了报告。

    “侦测到潜行目标,处于魔像部队的中心点,等级都在四级以上。推断应该是狙击强力近战单位的队伍,甚至有可能是针对传奇。”

    “敌军大队步兵跟进,总数三万,左翼出现骑兵部队,总数五千……”

    李奇点头:“这个阿特拉斯的战术水平还是有的,这已经是他那边能做到的极限了,毕竟信仰的是战争艺术之主,不是满脑子肌肉的战神。”

    接着他又摇头:“可惜啊,还是超脱不了旧时代,更超脱不了决战兵器这种思维。如果有禁咒那种核弹级别的武器倒还没错,问题是他没有,只能被咱们按在地上摩擦了。”

    “李奇,这种话等到打赢以后再说啊”,菲妮相对紧张一些,握着小拳头催促道:“快干你应该干的事情!”

    李奇咳嗽一声,用丝丝电台发令:“作战开始!”

    ………………

    “命令来了!四中队,出击!”

    “我是200,二、四中队由我指挥,尽快清理天空,禁止降到千米以下。”

    仙人掌基地,指挥塔台地面大厅里挤满了人,不少都是裹着绷带的伤员,听到喇叭里传出的声音,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狠狠打那帮孙子!”

    “让他们搞清楚天空是谁的!”

    某个粗豪的嗓门叫得格外响亮,那是拄着拐杖的戴克在挥拳头:“把他们的血染满整片天空!”

    远离战场的高空云层中,编号都是111xx的二十架三文鱼战机静静的悬浮着。后座机枪手位置只冒起一小片飞行头盔的盔顶,那是个丝丝魔女,正按着电台,紧张的等候着随时可能下达的命令。

    前面的驾驶舱里,同样戴着飞行头盔的凯瑟琳有些不耐烦的晃了晃操纵杆上方的握柄,舱外机头位置双联破坏神力机枪的枪管也动了动。这是在她强烈要求下做的改装,只能飞不能开火的话,她才不愿意上天呢。

    距离这片云层几十公里外的空中,一架架涂成浅灰色的三文鱼战机俯冲而下,在狮鹫、角鹰兽、双足飞龙以及各种怪模怪样的魔导飞行器里洒下密集的弹雨。

    看着一架由四匹飞马拖着的魔导马车在空中解体,尤斯卡尔踩了踩驾驶员的肩膀:“前进!该我们登场了!”

    由电机驱动的引导轮拖动履带,推着接近四十吨的车体爬出浅沟,拉起一道烟尘,冲向前方。

    “虽然没有乌龟腿稳,可靠乌龟腿根本跑不到这么快啊!”

    战车时速很快就提升到五六十公里,迎面而来的风让尤斯卡尔依稀有了飞翔的感觉。

    最初接收新战车的时候,他是很拒绝的。

    换了新炮,很赞。

    还有圣盾装甲,非常赞。

    可给乌龟车加上两条履带是怎么回事啊,这不多此一举吗?

    战车是比之前重了一半还多,六条腿爬着慢装八条腿不行吗?

    魔龟核心应付不了?那装蜘蛛核心啊!

    尤斯卡尔倒不是嫌弃装了履带多出一堆维护保养的工作,摆弄不到两吨的履带,只需要两个加了蛮力术的乘员就行。就算是两吨重的魔力炉,最多三个人就能直接扛出战车。

    他是觉得在开阔路面用履带行军,在复杂环境里用机械腿机动的设定有些一厢情愿,当然更重要的是原本还算可以忍受的车内空间,因为要多一个履带模式驾驶员变得更拥挤了。

    现在一辆战车里装了五个人,比一个三文鱼机组的人都多!

    如果不是新战车的魔导炮够给力,而且大部分时间他都要探出炮塔,一脚踩一个驾驶员,他还真心不想换装。

    现在他总算体会到履带的好处了……

    “发现敌人!”

    鹰眼镜里出现魔像的身影,若干部高高的立在原野里,三公里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继续前进!装弹!填充!”

    魔像正被来自后方和侧面的大火球轰击,虽然无法造成明显损伤,但也分散了魔像的注意力,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辆战车。

    感谢那些研究员们,终于找到了更有效的散热办法,而且是用电,不再额外加装法阵。唯一的麻烦是循环水管和排气管被打坏了的话,战车里面就会变成蒸笼。

    “装填手,三发填装完毕!”

    “炮手,三发填装完毕!”

    “剩下的我来……”

    尤斯卡尔一边继续观察魔像,寻找最合适的目标,同时顺手在填充握柄上激发了三次零级神术。

    这时候想想,多一个人就分担了填充的工作,也是必须的啊。

    新战车的魔导炮是机动要塞工程里很早就研发完毕,现在正大规模量产的副炮,用的是霜火箭法术。九个三级霜火箭法阵堆叠出四级法术霜火之矛的效果,再加上魔钢弹芯和紫铜弹体,实际威力足以媲美加大射程和威力的六级霜火之矛。

    能将原本的九倍率魔导炮塞到战车里,尤斯卡尔由衷的钦佩机动要塞工程的研究员们。选用的霜火箭法阵,令对方没办法针对性的堆抗性,只能靠提升幅度不大的全抗加硬化术抵挡。

    那么就打侧面那部吧,不会惊动冲在前面的那几部。

    尤斯卡尔用随身助手给目标做了标记,影像显示在舱内的屏幕上。装填手将上百公斤,152毫米口径的炮弹装进炮膛,闭锁炮闩。炮手转动炮塔,对准了那部魔像。

    从屏幕上看到目标信息,炮手嘀咕道:“三千米外呢,有点勉强。”

    尤斯卡尔说:“没关系,目标够大也够慢。”

    他想了想,做了妥协:“那就停车射击。”

    履带驾驶员拉起身边左右两根操纵杆,战车缓缓停下,炮手重新做了矫正,在尤斯卡尔下令后,激发了开火握柄。

    战车明显震动,冲击波荡得铺在舱内的蛛丝内衬都出现了好几处鼓包。毕竟是九倍率魔导炮,魔力冲击比原本的战车魔导炮强多了。

    探出炮塔的尤斯卡尔也不得不侧转身,即便他套着头盔,戴着面罩和风镜,这么猛烈的魔力冲击也让他意识有些摇曳。

    再转头时,一道红蓝交织的弹道直直的射向目标,几乎跟射线炮一样。

    尤斯卡尔举起鹰眼镜再度观察,叫道:“不好!”

    开炮的时候目标正好转身,那面巨大而厚重的盾牌挡住了弹着点。

    也就两三秒的时间,炮弹就落在了盾牌上。

    橘黄和冰蓝交织的焰芒吞没了魔像腰部区域,尤斯卡尔在极为短暂的一瞬间看到魔钢弹芯穿透盾牌,透入魔像腰侧。被魔法火焰和寒冰连续熔解和冰冻的紫铜碎片大部分击打在盾牌上,溅起带着烟气的点点火星,并没有跟着弹芯一同侵彻进魔像体内,造成足够的伤害。

    那部魔像被巨大的动能撞得踉跄了两步,站稳之后,从背后掉下来一个人。像是安全带的绳子将他吊在下面,两腿自膝盖以下都不见了,身体就在魔像胯下晃荡个不停。

    晃了一会,绳子断裂,那个人摔在地上不知死活。魔像举着下半截碎裂的盾牌左右张望,搜寻袭击自己的敌人。

    “继续!”

    喜悦和懊恼同时在尤斯卡尔心中冲刷,喜的是霜火炮果然能造成有效伤害,懊恼的是没有打中要害,伤的那个人似乎无足轻重。

    花了比四倍率炮慢上两倍的时间装填,第二炮命中魔像膝盖,可惜又被膝盖上的护盾挡住,并没造成严重损伤。

    这时候战车已经被其他的魔像发现了,最靠近战车的魔像挥手丢出一团大火球。

    尤斯卡尔可不敢赌对方的准确度,缩进舱内大叫:“护盾!激发护盾!”

    一直无所事事的乌龟模式驾驶员赶紧打开若干开关,再用一个激发握柄启动了什么法术。

    战车嗡嗡振鸣,舱内骤然一亮,舱壁发出淡金光芒,穿透了内衬。

    荆棘圣盾融合护甲,这是机动要塞工程防护项目的成果。吸收了最初泰格杰尔要塞的护墙技术,通过精金骨架、紫铜网丝和凡钢块,组成神力护盾跟钢铁护甲合一的复合装甲。

    这套可以抵挡四倍率魔导炮和六级法术的护甲,布置成方方正正的大小盒子。大盒子为魔力炉、魔力发电机、履带驱动电机、傀儡核心、魔力和电力回路以及乘员提供防护,小盒子保护魔导炮。必须靠神力激发,所以战车里还装了一套神力电池。

    神力电池的容量是有限的,最多支持一个小时的防护,新战车部队接到的命令是必须确认受到了明显威胁后才开启护甲,不然难以支撑长时间作战。

    “好了,战斗正式开始”,感受到大火球在附近爆炸产生的震动,尤斯卡尔有些沮丧的嘀咕。

    敌人的魔像还真是够硬,连续两炮都没有打烂。

    除了大火球外,还有各种风矢、弩箭雨点般射过来,没什么准头,还是有几发打中了战车。战车外表荡过一阵阵涟漪,将这些能级不够的攻击尽数吸收。

    “慢速机动,准备第三炮”,尤斯卡尔还不甘心,让炮口对准最初的目标,战车缓缓提速。

    刚刚起步,战车猛然震颤,履带驾驶员叫道:“诱导轮被打坏了!”

    “换到龟足模式!”

    尤斯卡尔话音还没落,龟足驾驶员就行动了,激发法阵的同时还在嚷嚷:“老家伙,醒醒!该咱们干活了!”

    战车的五对负重轮里,前中后三个轮子向外伸展。在喀喇喇的金属摩擦声里,蜷缩着的龟足落在地面,负重轮被顶到关节上,成了遮护关节的圆盾。

    六条粗壮的机械腿顶起战车,用沉重的步伐转移位置。避开大部分火力后,战车停步,炮口再度喷出红蓝相间的射线。

    炮弹轰在魔像的脖颈下方,魔钢弹芯击穿黑曜石护甲,再侵彻进附着了硬化术的精金护甲。被剧烈熔炼冻结的紫铜碎块顺着破口涌入魔像体内,将魔力回路和各种装置打得稀烂。

    巨大的魔像猛然僵住,它转动脑袋,不知道是想找敌人还是想确认自己的状况。

    这一转状况更恶化了,又黑又粘稠的液体从脖颈处喷出,转动也变得滞重而断续。哆嗦了几下后,脑袋竟然从脖子上落了下来,拖着一大堆魔导管线,吊在魔像胸口。

    “哟——”

    尤斯卡尔握着拳头正要欢呼,正要庆祝自己车组首开纪录,魔像身上蓬蓬又炸开几团焰芒。

    有的轰中胸部,打出一个深深破口,黑液如人血般猛烈喷溅。

    有的轰中肩部,魔像的一条胳膊顿时降了下来,再也做不了什么动作。

    还有一炮轰中膝盖,正好是尤斯卡尔车组打烂了护盾的左侧膝盖,魔像左腿一弯,缓缓倾倒,在地上砸起大片尘土。

    “卧槽——!”

    尤斯卡尔车组所有人都骂出了声:“抢人头啊!”

    装甲旅旅长芬恩的声音在频道里出现:“打得好!就这样集中火力,机动作战,跟魔像保持至少两公里距离!”

    一百二十辆战车先后回应,在接近二十公里宽,同样纵深的宽阔战场上,向一百部强化战争魔像发起了全面攻击。

    圣光堡的大厅里,看着第三部魔像被若干道来自不同方向的霜火长矛打得瘫在地上,阿特拉斯发出愤怒的吼叫:“卑劣的小虫子!跟我的魔像堂堂正正的战斗啊!”

    钢铁侯爵的怒气化作有形之力,屁股下的紫铜锭喀喇喇开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