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三一 这不是艺术,是野蛮无耻不合理的暴力!
    “不不,卑劣就是艺术,我的信仰还是不够坚定,那些庸碌凡识还浸染着我的灵魂。”

    钢铁倒三角脑袋的眼缝里红光更加炽亮,阿特拉斯很快清醒了。

    “那些战车,比魔像打得远,跑得快,目标又小还有相当的护甲”,他急速转动脑子:“我的魔像确实暴露出不少问题,如果再给我一些时间,让那个小小男爵把狗头人装甲改造得更强更快,缠住那些战车,魔像就能自如的发挥了,可惜……”

    “现在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扰乱他们的视线,分散他们的目标,再将距离接近到一公里内,他们就完了!”

    他起身对学徒下令:“通知魔像,不必在意准确性,投石!”

    学徒们通过通讯魔导器向魔像队长发送命令,魔像不再被动的丢火球反击。一部部魔像下蹲,钢铁手掌插进地里,用化泥为石术转化出石头,再将至少几百公斤重的石头朝远处扔去。

    石头飞出去两三公里,虽然太远完全没有准头,但砸起的大片烟尘弥散开,很快拉出道道烟尘帷幕,将战场变得混沌不明。

    “对,就这样,散开队形,伸展到两翼”,阿特拉斯点着脑袋,感觉战况回归到了正常的轨道上。

    还得感谢狗头人男爵给他的启发,不仅在魔像上加装了魔导增幅装置,还解决了魔像的弹药问题。

    魔像原本只有一个乘员,而且是起保险作用,并不直接操纵魔像。现在加到三个,一个给魔像下达具体而清晰的指令,一个使用各类魔导装置解决更远或者次要的威胁,剩下一个保障外层黑曜石护甲的自愈,同时用化泥为石术给魔像提供弹药。

    丢石头,才是强化战争魔像的正牌技能,也是威力最大的招数。

    丢石头是独眼巨人的天赋能力,听起来很原始,但当石头的重量和投掷的距离大幅提升后,就变得异常恐怖了。魔像化后的独眼巨人,将这种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在一公里内将好几吨重的石头丢到准确的位置,想想看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反应还挺快呢……”

    空指一号上,李奇嘀咕道:“乱丢石头是不道德的。”

    缇娜跟着嘀咕:“就算没砸到小盆友,砸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嘛。”

    菲妮不甘心的哼了一声,这个尖耳朵,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蜘蛛车虽然能隐形,可一旦被发现就太危险了,还是用飞机吧”,李奇问战情参谋:“只是把魔像的位置信息发送给每部战车,中转机能做到吧?”

    参谋回答:“实时刷新做不到,可以保证三秒刷新!”

    “够了”,李奇下令:“让中转机下降到五千米,把空指1号的魔像信息转发给每部战车。不必担心,现在敌人没有可以威胁到我们的空中力量。”

    在附近待命的通讯中转机冲出云层,下降到战场上空,所有新式战车上的屏幕出现一个个红点,以三秒间隔显示它们的位置。

    “只能三秒刷新吗?”

    地面上,尤斯卡尔指挥车组一炮将又一部魔偶的脑袋打烂,收到转发的魔像位置信息,他不太满意的抱怨道:“还是不如当初在泰格杰尔要塞那会方便,那时候我们几乎是直接盯着屏幕打炮。”

    地面颤动,又一块石头在前方几十米的地方落下,砸起漫天的草屑和尘土,视野变得模糊不清。

    “区区烟尘就想挡住我们视线”,尤斯卡尔哼道:“真是幼稚!”

    他瞅中了又一个目标:“继续往北,东北方向,跟最外侧的那部魔像保持距离,先解决掉它!”

    驾驶员说:“魔像加速了,龟腿没快到那个地步!”

    “那就原地射击!米希尔,跟我下去装轮子!”

    尤斯卡尔决定修好履带,毕竟用履带跑路要快得多。两个人换轮子,就算是大的负重轮也就几分钟的事,小轮子花的时间更短。

    魔像在自己和战车之间制造着一片片尘障,飞石攻击也不是完全没有收效。一部战车被直接砸中炮塔,装甲抵消了大部分力量,炮被砸坏了,还好人员没有伤亡。另一部战车被砸在车体侧面,腾空玩了个侧身空翻三圈半,落在地上炮毁人伤。

    可此时已经有十多部魔像瘫在原野里,漆黑的粘液腐蚀着草木和泥土,还有若干具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的尸体泡在里面,显得异常狰狞。

    魔像借着烟尘掩护朝两翼伸展,企图跟战车短兵相接。性急的魔像驾驶员直接举起了上吨重的石头乱扔,展示了被魔像近身后的危险。

    依靠空中的眼睛和中转信息的“路由器”,每一部战车对每一部魔像的动向都了如指掌,他们依靠屏幕显示的信息跟魔像保持足够的距离,抓住每个机会射击。

    等尤斯卡尔的战车换上履带飞驰在原野上时,又有一部魔像倒在了九倍率霜火魔导炮的炮口下,而他也冲到了战场右侧最前面的位置。

    旅长芬恩忽然直接下达命令:“尤斯卡尔,你跟敌人的骑兵只有四公里距离,侧翼部队火力不足,没有拦截下他们,你在那里阻击一下!”

    转职装填手的龟足驾驶员悠悠道:“旅长一定是怕我们的战绩还压着其他人,让新人出不了头,所以把我们调开。”

    尤斯卡尔皱眉:“我还没这么说呢你怎么就抢先了?”

    然后他叹气:“老实说欺负这种瞎眼怪很没有成就,偏偏那家伙皮糙肉厚的不打到要害还放不倒,咱们就停在原地打第二炮、第三炮,这是打仗吗?这是玩射击游戏啊!所以……”

    他指了指前方:“还是去打点可以看到咱们的敌人吧。”

    一侧的原野里炮身轰鸣,不断传来魔钢弹芯穿透盾牌或者装甲的铿锵声响,偶尔升起高高尘柱,有的是魔像丢的石头,有的是魔像砸在地上。

    尤斯卡尔的战车停到两座丘陵交错的浅坑里,各种魔兽和战车组成的骑兵洪流距离他只有三公里多了。

    “好多……”

    看着这些魔兽和跟马车差不多的战车,尤斯卡尔咂嘴:“咱们的炮弹不太够啊。”

    炮手憨憨的问:“打哪个?”

    尤斯卡尔没好气的道:“还打哪个?朝人最多的地方打!”

    新战车的魔导炮更注重穿甲能力,面杀伤能力比四倍率火球炮差很多,不过运用得当的话,也不是干不了火球炮的活。

    撤退到侧翼的军团魔导炮不停轰击,在这股骑兵洪流里炸开片片泥血混合的烟花。也不知道是阿特拉斯用了什么手段,这支骑兵依旧悍不畏死的向前冲击。如果让他们冲到了战车群里,正被战车痛打的魔像就解放出来了,到时候战局还不知道会怎么发展。

    尤斯卡尔当然不觉得上面会让自己一个车组来阻击敌人,但……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虽然只有一部战车一门炮,不等于就没了一车当关万骑莫开的梦想啊。

    炮弹脱膛而出,裹在红蓝交织的焰光中,射入三公里外的骑兵洪流里。先擦着一个人的肩膀而过,魔法火焰瞬间将上半截肩膀燎焦,魔法冰寒再冻结了受伤部位。

    这个人下意识的甩胳膊,身体一动,又焦又脆的肩膀哗啦崩裂,带着整支手臂脱体而飞。

    此时炮弹又穿透了一头地形龙的脖颈,坐在背上的骑士感觉胸口一冷一热,再是呼呼的风从前胸直透后背,然后就没然后了。

    炮弹瞬间连人带坐骑穿透了十多具,附着在魔钢弹芯上的紫铜碎块终于维持不住弹体,在穿透又一个骑士薄薄的秘银护甲时,轰然炸开数十米宽的扇面,血水像音乐喷泉般瞬间飞溅而起。

    等魔钢弹芯终于无力的插入又一个骑士的身体半截时,自上空俯瞰,这一炮在人群中抛洒的猩红痕迹,很像握着拳头竖起中指。

    在这根血迹中指附近的幸存者们徘徊不前,甚至有人回头,让这股骑兵洪流终于出现了一丝阻滞。

    类似督战队的军官正在约束部队,又一发炮弹射入人群,这次的血肉中指更为惨烈,魔钢弹芯几乎打穿了整支队伍的侧截面。

    “嘁……”

    趴在炮塔上,看着左右又出现的几辆战车,尤斯卡尔悻悻的咂嘴,梦想破灭得实在太快啊。

    圣光堡大厅里,阿特拉斯也咂着嘴,不过是难以置信的那种。

    左翼的骑兵和右翼的杂兵被阻拦住这在情理之中,中央战线的魔像向两翼伸展时,哪怕身影笼罩在混沌的烟尘里,对方的每一部战车都像是有可以穿透迷雾的奥法之眼,看清了每一部魔像的位置。

    战车不断机动,始终跟魔像保持两三公里的距离,不慌不忙的一炮炮在魔像身上制造着伤口,乃至打倒。

    到现在魔像已经倒下了快三分之一……

    “那些战车的数量跟魔像差不多,借助奥法之眼,我倒是能看清那些战车的位置,可我没办法告诉每一部魔像,那些战车在距离他多远的地方,又正在向哪里运动。”

    “现在情况很明显了,那些战车对自己、敌人和友军的位置了如指掌,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阿特拉斯用钢铁手指敲着自己的钢铁下颌,眼缝里的红光闪烁得更快。

    红光猛然一顿,他跨着大步出了大厅,眺望远处的天空。

    弥尔霍斯派来的空中杂兵已经被对方那种屁股装着螺旋桨的飞行器赶跑了,那些飞行器仍然在天空盘旋着,既像是在等寻找机会,又像是在守护什么。

    阿特拉斯将自己的感知延伸开,作为传奇,这是起码的能力,只是感应强度和距离有区别而已。

    然后他目光抬得更高,在极远之处,万米之上,有一个或者两个强大的存在。

    “原来是这样……”

    阿特拉斯恍然大悟,他们的传奇并没有当作底牌坐镇后方,而是在给前线的部队充当耳目!

    虽然没搞清楚信息是怎么传递的,阿特拉斯仍然无比钦佩,赤红教会……哦,叫费共的这些人,在战争艺术上还是可圈可点的。

    不如此,又怎么配当自己的对手,配得上自己展示的战争艺术呢?

    他没有回大厅,铿锵的嗓音仍然在大厅里响起:“让魔像集结,然后堡垒化!”

    信息沟通和火力射程都不如敌人,所以分散开会被敌人压着打,不如集结在一起,构筑出坚固的前线堡垒,像砧板一样吸引出敌人,再之后……

    “真是精彩的表演!”

    推演出战局的后续,阿特拉斯情不自禁的感慨着,这才是足以让神祇愉悦的艺术。当决胜的力量压上桌面的那一刻,敌人的意志为之崩溃时,神祇对他的眷顾必将抵达顶点。

    魔像一部部后退,用不亚于前进的速度聚集,吸引着战车也向前冲击,让它们在集结过程中又倒下了七八部。

    不足六十部的魔像聚集在原野中心一处洼地,它们举起盾牌,肩并肩站立。这让追上来的战车车组们欢欣鼓舞,这不是活靶子吗?

    接着的变化令他们瞠目结舌,魔像身上的魔力回路开始闪烁,像是连通为一体般的流动着,同时魔像脚下的泥土开始翻腾搅动,如有生命一般蔓延爬升到魔像的腿上身上。

    蓝光在泥土中游走闪烁,一道道厚厚的黑曜石墙升起,片刻之间,一座十五六米高,直径接近百米的小型黑曜石要塞就出现在原野里。

    要塞不仅有厚厚的黑曜石墙壁,还有若干面精金盾牌遮挡,搁在墙头的魔像手臂成了固定的魔导炮,仍然向四处扔着火球。还有十多部魔像在要塞里丢石头,有一部战车冲到了两公里内,被好几块巨石同时招呼,砸得炮管带着炮塔飞上半空。

    战车停在两三公里远的地方不停开炮,但除了偶尔打坏一条手臂外,其他炮弹只能在黑曜石墙上制造片片蛛网般的裂痕,裂痕又在浮烁的蓝光中渐渐消失。

    空指一号上,李奇点头:“不错的目标……”

    远处的云层中,凯瑟琳通过云层间隙看到这座小小的黑曜石要塞,也嘀咕道:“渣渣……”

    “我等不及要看他的最终底牌了”,李奇说:“所以,出击吧。”

    这话也发给了凯瑟琳,银瞳里亮起兴奋的光彩,破坏魔女敲了敲自己的头盔,高声下令:“渣渣!出击!”

    后座丝丝魔女惊愕的道:“殿下,不要这么省略啊会让人误会的!”

    凯瑟琳面无表情:“我的、渣渣、都懂、渣渣。”

    中队频道里已经吼声一片……

    “听到了吗?殿下让我们把敌人炸成渣渣!”

    “干得漂亮点!这样我们在殿下那里的级别就能从渣渣晋升到渣!”

    “各小队注意自己的目标!另外注意新的投弹方式,谁再浪费炸弹就去史莱姆养殖场把浪费掉的史莱姆养回来!”

    二十架三文鱼战机冲出云层,分做若干方向,奔向自己的战场。至少一半战机肚子下都挂着沉重的炸弹,让战机的机动相当滞重。而由凯瑟琳座机护卫的那架战机,肚子下面的东西更粗更长。

    “报告准备进度……”

    圣光堡,阿特拉斯问自己的学徒,再满意的点点头。

    “那是……”

    光幕里,看到几架飞行器朝着黑曜石堡垒俯冲而下,他有些讶异。

    那种飞行器就只有一些魔导机枪,连魔像身上的皮都蹭不掉,这是要做什么?

    丢什么下来了,像是根粗短的金属柱子。

    等等昨晚好像信风之书上说过这玩意,还是弥尔霍斯发去的幻景引发的讨论。那时候他正忙着检修自己的魔像没细看,而且弥尔霍斯肯定是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说什么都不可信。

    光幕猛然被炽白的光亮吞没,那一刻他眼缝里的红光都变得黯淡了。

    白光收缩,可没等黑曜石堡垒显露全貌,又一枚那玩意丢了下去,白光再度吞没视野。

    再一枚……

    第四枚……

    阿特拉斯不得不转开了脸,直到确认不再继续了,才回头看光幕,这时候脚下的地面也在微微震动。

    这一看阿特拉斯眼缝里的红光瞬间浓稠如实物,似乎要涌出头盔了。

    “炸……炸……”

    干涸的声音从头盔里挤出,阿特拉斯震惊得一时都说不出完整的话。

    黑曜石堡垒已经被炸出几个巨大的深坑,原本以魔像堆砌成的堡墙,齐齐倒扑在深坑边缘,大半都埋在了泥土里。

    一部分魔像完全没了动静,看表面黯淡的魔力回路就知道内部的精密器件被震坏了,有些魔像还在摆动着腿和手臂,但或者扭曲或者断裂的躯体,以及喷涌的黑液,都宣判了这些魔像的死刑。

    不是所有魔像都完蛋了,十多部魔像从泥土中挣脱出来,用膝盖和手臂爬行着,可除了几部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其他的就只能表演狗熊打滚之类的马戏,乘员们纷纷从魔像里跳出来,再被失控的魔像碾进土里。

    “炸弹……”

    阿特拉斯终于记起来了,昨晚信风之书上出现最多的词语是什么。

    第五次、第六次震动传来,那是左翼右翼的动静,阿特拉斯不必看就知道了,左翼的骑兵和右翼的步兵,肯定是崩溃了。

    事实上他都觉得自己正站在名为崩溃的深渊之前,巨大的惊恐和绝望在这一刻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难以喘息。

    “不……不是这样的……”

    阿特拉斯哆嗦了好一会,终于叫出了声:“这不是……艺术!”

    不是传奇发出的攻击,更不是禁咒,就那么小小的铁疙瘩,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威力!?

    他听到自己用扭曲的嗓音喊:“这是……无耻的、野蛮的、不合理的暴力!”

    他还听到了一点其他的声响,下意识的抬头。

    几架那种飞行器正朝圣光堡俯冲而下,领头的一架晃了晃,肚子掉落一颗……小小的铁疙瘩,穿透防护结界,呼啸着朝自己头顶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