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三二 当量就是艺术,阿特拉斯的归途
    股股泥土急速倒流,在半空凝结成片片金属,顷刻间就汇集成一面鳞片编织成的铁盾。

    落下来的铁疙瘩斜着落在盾牌上,撞得无数鳞片四下纷飞,铁疙瘩也被弹到了一旁,落在靠近堡墙的位置。

    光亮吞没视野,大地猛烈震动,二三十米宽的厚石堡墙喷飞上天,拉起粗壮的尘柱,在半空翻滚成类似蘑菇的云团。大大小小的碎石如雨点般洒下,落在阿特拉斯撑起的铁盾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欢快脆响。

    透过还没散尽的烟尘,依稀看到一座足以躺下三四部强化战争魔像的大坑替代了原本的堡墙,阿特拉斯正想发表点什么感慨,眼角里看到又一颗铁疙瘩自头顶落下。

    这颗铁疙瘩没有冲着他去,而是落在城堡上。直接砸穿了顶层,从各层窗户都喷出烟尘来看,甚至砸落到了大厅……不,地下。

    阿特拉斯脸色骤变,地下是他的……

    心口刚刚提起,城堡摇曳了一下,墙面喀喇喇开裂,甚至出现了若干鼓包。似乎里面藏着一只体型无比巨大的魔兽,正在奋力挣脱这座城堡的束缚。

    下一刻,由条石加魔法黏结筑成的城堡如小孩在沙滩上垒起的玩具,轰然瓦解,烟尘碎石炸出直径数十米的土黄礼花,猛烈的冲击即便是阿特拉斯也不得不丢开所有杂念,用出各种法术抵抗。

    “这效果不是一吨航弹能有的吧?”

    空指1号上,李奇看着第三第四枚航弹丢下去,将城堡延伸出的裙楼、马厩、仓库等设施炸塌,原本宏伟壮阔的圣光堡转瞬就成了残垣断壁,不由自主的嘀咕着。

    想起什么,翻了翻随身助手的信息简报,李奇脸颊抽了抽:“卧槽,那帮家伙还真把战场当试验场了,连夜赶工的十枚一吨航弹居然装了五种不同的史莱姆充能胶质!”

    即便是性能最低的测试样品,都比之前的型号强了三分之一,最高的则强了接近一倍。李奇的估算没错,这些一吨航弹,威力远远超越地球世界的一吨航弹。

    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肯定搞不定一个传奇,就算直接丢在传奇头上也未必能炸死。

    监视着圣光堡的光幕里,依稀能看到无数的金属鳞片汇聚成盾牌,层层叠叠的挡住冲击波。当盾牌散去时,菲妮差点跳了起来:“那家伙跑了!太可耻了!”

    李奇总算明白菲妮为什么这么紧张了,她就想着能登场展露自己的传奇之力呢,当然更重要的是让大家看到她长大了。瞧她时不时的瞅缇娜的胸口就知道,她对这场战斗的关注点早就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

    想想修玛透的底,李奇隐隐有所猜测:“我觉得那家伙不太可能跑,因为……”

    话没说完,圣光堡那还没散尽的烟尘再度翻搅起来,幅度之剧烈,监视圣光堡的镜头都在颤抖不定。

    不是镜头在颤抖,是圣光堡本身在颤抖。

    泥土在翻搅,堡墙在坍塌,已经化作碎石瓦砾的城堡也像是下锅的饺子一样沸腾。

    有点像火山喷发的迹象……

    不仅李奇,菲妮和缇娜,连周围的参谋都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这个阿特拉斯果然有后招,而且还没出来就惊天动地,不愧是……守关boss。

    一只手从地下伸手,因为尺寸比例的问题,恍惚间大家都以为监视的浮游摄像机飞进了圣光堡。

    那是一只无比巨大的手,产生这种强烈感觉的原因是,那只手落在地上,就将航弹炸出的十多米宽深坑全部遮住。

    几乎占了圣光堡一小半面积的泥土炸开,一颗更为巨大的倒三角铁脑袋在尘土中升起,当脑袋之下的躯干和下肢伸直时,空指1号里响起连绵的抽气声。

    这是一尊接近百米高的魔像,各个部位跟之前十多米高的战争魔像形制差不多,但更繁复的魔力回路,以及倒三角脑袋又证明它绝对不是战争魔像的简单放大版本。

    巨大化的战争魔像,应该称为战争巨像吧,抖落身上的泥土,迈着迟缓而沉重的步伐,将还立着的一段十多米高堡墙当小土坎一样踩塌。抬起的后脚留下了一个接近二十米长,两三米深的巨大脚印,几乎快赶上昨天丢的那批一吨航弹的威力。

    “赤红教会的蝼蚁们,你们的表演非常精彩——!”

    跟一座房屋大小差不多的倒三角脑袋里发出了轰鸣,远在四五公里外,万米高空中的空指1号上都依稀能听到。

    “你们为我向吾主献上美妙的一战做出了不可缺少的贡献,我感激你们!”

    阿特拉斯显然就在这尊巨像里,或者是以某种特殊形态人像合一。

    “现在,是时候收割稻田了,我会将永恒的安宁赐予你们,这是你们应得的……仁慈……”

    说话的时候,巨像胸口还滋滋闪烁着湛蓝的电弧。

    伴随着电弧的跳动,巨像身上的魔力回路开始亮起,如急流般奔涌闪烁,越来越快。

    巨像来到圣光堡外的空地上,顶天立地,双臂高举。

    “你们的确让人惊奇,居然靠堆积低微的力量,制造出撼动人心的奇迹,但你们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

    “决定战争胜负的智慧和力量,必须要有一个完美的、醒目的,就如雕像般的载体。你们提升了凡人的极限,但亘古至今的法则仍然是不变的,只有最强大的存在,才能展现至极的智慧和力量。在整个世界,这意味着神祇,在主位面,这意味着传奇。”

    “不管你们再做多少努力,你们所展现的智慧,只会让更强大的存在借用,让强者变得更强。妄图靠数量的累积击败强者,这是愚昧和绝望的努力。战争最终只是两件决战兵器的对决,而你们,根本拿不出来能跟我这尊巨像抗衡的东西。”

    “这一战是我献给神祇的礼物,是汇聚智慧和力量,将战争作了完美演绎的艺术,现在,我就要将这样的力量奉献给吾主了。”

    巨像用没带多少情绪的语气说着,这似乎是绝对不可抗拒的结局。

    “这才是我,阿特拉斯的真容……”

    股股泥土自地面逆流而上,凝结出面面金属尖盾,绕着巨像旋转,编织出网格,形成一道看起来就坚不可摧的屏障。

    “无可撼动的堡垒,加无可抗拒的禁咒……”

    巨像的脑袋噼啪冒出一圈电弧,让它的声音扭曲了一下。

    不过马上又恢复正常了:“以我为圆心,半径三十公里内的所有生灵,都将在钢铁陨石下化作飞灰!”

    高举的双手透出一圈法阵,向空中扩散,磅礴的魔力波动将周围的泥土和上空的云层吹飞,天顶投下一柱阳光,映照得巨像如神祇一般巍峨而神圣。

    “凯瑟琳——!不要冲动!等我们到了一起动手!”

    李奇一跳而起,对话筒喊了一嗓子,再丢开话筒喊道:“俯冲!朝那家伙俯冲,一千米的时候拉起,打开尾门!”

    菲妮和缇娜咬着嘴唇朝尾门走去,虽然早有准备,但战事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说不紧张都是骗人的。

    这个阿特拉斯,竟然靠着战争巨像可以单人释放威力无比恐怖的禁咒,而且有盾阵掩护,还不怕外力干扰。一般传奇施放禁咒,是绝对不敢当着敌人的面这么搞的,尤其是对方还有传奇在场的情况下。

    “凯、凯瑟琳殿下……”

    参谋忽然结结巴巴的报告,李奇大惊,看向光幕,两架三文鱼改正朝巨像俯冲而下。打头的那架机头和驾驶舱外喷吐出酒红色的密集弹道,在遮蔽巨像的盾牌阵列上打出团团碎屑,那不是凯瑟琳的11001还是谁?

    盾牌编织成的网格不停变换,即便是蕴含着破坏神力的机枪子弹,也无法在上面啃出那么一个小洞。

    当第一架战机拉起的时候,座舱盖掀开,凯瑟琳一跃而出,在空中伸展为三层楼高的巨人,接着是十层楼高,瞬间完成二阶三阶变身。

    冷冽的呼喝声也传遍战场,酒红光翼再度膨胀,伸展到超出百米。凯瑟琳完成四阶变身,变成也有百米高的血翼天使,自空中落下,双手拉出长锤,朝着阿特拉斯的战争巨像轰然砸下。

    就连炸弹之母也远远赶不上,至少相当于上千吨当量的冲击荡开,那一刻所有人都生出大地之心在搏动的错觉。

    百米初的尘柱直冲天际,小小的身影也抛飞到了高空,那尊战争巨像却岿然不动,仅仅只是遮蔽上方的盾牌网格破掉了。

    泥土翻滚,网格被急速修补,阿特拉斯的不屑哼声也传到四处:“我知道你们有几个传奇,可现在我是一个传奇吗?不!我的战争巨像不管是防护还是攻击,力量都相当于三个九级传奇!它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我能顶着几个传奇的攻击放出禁咒!”

    “现在……你们没有多少时间了,难道还不向你们的神祇祈祷,不想上神国……”

    阿特拉斯正说着,第二架三文鱼俯冲而下,战机几乎快冲到了正在修补的盾牌网格上,才将肚皮下那颗大了许多的铁疙瘩丢下。

    战机根本来不及拉起,斜着冲到地面,拉出一条尘柱,而那颗铁疙瘩穿透了还没修补好的屏障破洞,擦着巨像肩膀下落。

    铁疙瘩歪歪扭扭的砸在巨像膝盖的护甲上,化作一团炽亮光华。

    这次的爆炸,动静小得多了,连护住巨像的钢铁屏障都只是向外鼓起一个大包,再透出怒潮般的尘土,巨像似乎毫无影响。

    “不错的力量”,阿特拉斯还在说:“震得我的巨像都晃了晃,你们还真是很努力啊,哪怕到了最后关头也不放弃吗?这很好……”

    天幕已经荡动不安,即便是在万米高空的预警机,都感觉到气流如铅铁一般沉重起来,更高处的空中,魔力场汇聚起来的涡流翻腾起片片涟漪,正在酝酿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

    “这会让吾主更加……”

    阿特拉斯的语调也不再那么矜持,变得昂扬激烈,但仅仅只是开了个头,就因为脑袋和胸口闪烁的大片湛蓝电弧而扭曲了。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阿特拉斯惊叫,正在向巨像俯冲的空指1号上,李奇看着光幕,心说不会吧……

    电弧继续向巨像其他区域延伸,魔力回路的闪烁也变得杂乱,旋转的盾牌阵列也停滞不动。

    阿特拉斯发出了愤怒的大叫:“该死的学徒!他们没调整好泄压板和导魔阀!还少装了一颗螺丝!”

    像是呼应他的指责,巨像腿上嘣的弹出一块什么部件,撞到盾牌上又反弹回来,就这么来来回回,叮叮当当的弹着。

    没等这一块弹完,又一块嘣的弹出,之后嘣嘣声不绝,腿部、胸口、肩膀,零碎部件噼噼啪啪射个不停。

    巨像的肩膀开始晃动,两手高举投上天际的巨大魔法阵闪烁起来,连带天幕的变化也随之一滞。

    “不可能!不应该!”

    阿特拉斯的大叫变成尖叫:“如此伟大的艺术品,怎么可能被一颗螺丝毁掉!?”

    “我不相信——!”

    尖叫变得歇斯底里,此时盾牌阵列已经一片片崩裂掉落,巨像也在摇曳不定,但阿特拉斯似乎还想坚持着让巨像放出禁咒,魔力回路的流转更剧烈也更杂乱。

    “那是凯瑟琳——!”

    空指1号已经接近巨像上空,李奇等人站在打开的尾门前,看到凯瑟琳鼓荡着光翼在半空盘旋,准备着继续攻击。

    他挥手丢出去光鞭,缠住凯瑟琳的同时大喊:“拉起!马上拉起!”

    李奇拉着凯瑟琳,菲妮和缇娜拉住李奇,战机昂首直冲天际,就在千米之下,战争巨像已经被湍急的魔力光流包裹,除了蓝光再也看不到其他。

    “主啊!这不是我想献上的礼物——!”

    巨像发出最后的轰鸣,然后被炽亮的蓝光吞没。

    天地间瞬间被一道光柱贯通了,然后是吞噬一切的亮光,李奇将凯瑟琳拖进机舱时,飞机已经变成过山车似的上下左右翻滚不定。

    巨大的轰鸣声荡出又一波冲击,等飞机完成了堪比自由体操的各种高难度动作,稍稍稳定时,挤成一团的李奇看着下方的地面,愣愣的说不出一个字。

    一圈数百米高的烟尘荡开,向几公里外的原野延伸。原本的圣光堡已经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好几百米宽,几十米深的大坑。

    直到一块应该是脑袋一角的铁块擦着飞机尾巴落下,大家才回过神来。

    缇娜嘀咕道:“这不就是艺术吗?炸得好厉害啊!”

    菲妮撇嘴:“为什么要涨敌人威风?这是咱们炸出来的啊!”

    凯瑟琳变回了艾丽状态,缩在李奇怀里嘀咕:“笑,烂货!”

    李奇赞同:“嗯,小男孩丢在地上炸的话,应该有这个效果。”

    飞机被巨像崩解炸起的碎片雨淅淅沥沥拍打着,李奇的心神还沉浸在最后这场爆炸营造出的暴力美学里,一道淡红的光芒自天顶降下。

    异样的神力波动让李奇等人心弦剧震,接着看到的一幕让他们更瞠目结舌。

    金铁交鸣,万军呼喊的背景音中,一只蜥蜴人的灵体沿着光芒升上天空。

    缇娜说:“那是……阿特拉斯?”

    菲妮:“竟然是一只蜥蜴人!我们跟一只蜥蜴人打得有声有色!?”

    艾丽皱眉:“棕子,齐吃,噗号……”

    “这不是种族歧视”,李奇感慨的道:“是敬佩啊,一只蜥蜴人,能成长为传奇和大魔导师,支撑它走到这一步的信仰,有多虔诚已经无法想象了啊。”

    “吾主,我辜负了您的眷顾……”

    云层之上,一扇浮动摇曳的门前,露出原貌的阿特拉斯灵体向神祇跪倒,无比惶恐的请罪。

    门里的淡红光影发出神祇之音:“不,阿特拉斯,正因为你的努力,我才看到了凡人演绎出的战争艺术。哪怕到了最后关头,你也没有放弃,你用满腔热诚的你的生命,证明了新时代的到来,你是有功的。我如约而来,接你入神国。”

    阿特拉斯的蜥蜴眼瞪得圆圆的:“我……我的使命,是这样的吗?”

    它又长叹道:“既然能进入神国,就无所谓了。”

    淡红光影延伸出像是手臂的部分,落在它头顶,阿特拉斯发出了幸福至极的喟叹,缓缓闭上了眼睛。

    “阿特拉斯,作为我的祈并者,你就获得永生,在神国继续为我效劳吧。”

    神祇淡淡说着,淡红神力渗入阿特拉斯灵体内。

    片刻后,阿特拉斯睁眼,蜥蜴眼里闪过机械而漠然的光彩,向神祇跪拜:“我的灵魂已献给吾主,我将永生侍奉吾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