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宛白霍长渊〕〔锦绣农女:捡个将〕〔诸天最强大BOSS〕〔她被反派攻略了〕〔谍影风云〕〔我在江湖当大侠〕〔混沌天帝诀〕〔超级兵王归来〕〔我有一张沾沾卡〕〔落枝飞〕〔仙宫〕〔小妖千铃与混蛋阴〕〔婚内谋情:总裁太〕〔我撞坏了异世界重〕〔深渊与玩家〕〔永恒圣王〕〔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天才游戏策划〕〔婚来孕转:总裁爹〕〔迷踪谍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三三 小红叛变……不,是又叛变革命了!
    杂兵们踉踉跄跄的朝北奔逃,雷兹林呆呆的看着圣光堡方向,看着那道自天顶投下的淡红光柱渐渐消散。

    不到两个小时的战斗,几番曲折,最终还是如蝙蝠说的那样,胜利早就握在费共手里了啊。

    阿特拉斯的强化魔像炸了……

    圣光堡炸了……

    战争巨像现身时,雷兹林还彷徨了片刻,那颗不是凡人能对抗的可怕存在啊。

    结果还是炸了……

    现在该干什么呢?

    “还在发什么愣!?”

    旁边有人拍了他一巴掌,是蝙蝠:“赶紧收拾队伍!”

    “队伍……”

    雷兹林不解的指了指旁边的狗头人装甲,和出发前一样齐齐整整:“不都在这吗?”

    仗着大队长的职权,他将所有杂兵驱赶上了战场,自右翼攻打收缩到侧翼的费共军团。自己的狗头人部队在后面当督战队,于是他这个大队的杂兵三分之一死在费共军团的枪炮下,三分之二死在狗头人的魔导枪下。

    费共的飞行器从空中投下炸弹,用一根高高尘柱和也许就百来人的死伤,让三四万杂兵尽数崩溃。雷兹林早早就预定好了撤退点,第一时间拉着狗头人跑到了安全地带。

    现在阿特拉斯和圣光堡一起完蛋,雷兹林为不必再在阿特拉斯面前解释为什么逃跑而松了口长气,可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是完全没有头绪。

    “能不能……”

    他决定向蝙蝠道出自己的真正想法,他想回家了,没错,回家……

    不想再当间谍了,只想再找到卡塔蒙,获得他的原谅,过上为挣几十个贡献点数而奔忙的小日子,虽然卑微,但是心安。

    当然,前提是得给咕嘎和这些狗头人找个好的归宿,费共既然信仰诸灵平等,应该会接纳他们吧?

    雷兹林才不愿承认,阿特拉斯这部可以启动禁咒的战争巨像,居然也毁在了小小的飞行器手里,如此可怕的力量让他意识到了战争究竟会有多恐怖,他确信这不是自己可以参与的游戏。

    “不能!”

    蝙蝠直接堵了回来,看雷兹林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就明白他在想什么,而且蝙蝠自己也被这股可怕的力量震撼到了。

    不过蝙蝠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这是个大好机会。

    “阿特拉斯和他的亲信部下都完蛋了!”

    蝙蝠喊道:“只有几个大队长还活着,你还有直属部队,正好趁机把其他杂兵揽在手里。等撤到折剑要塞,你不仅不会被问罪,地位还能水涨船高!”

    雷兹林打了个哆嗦,这是什么意思!?

    蝙蝠咧嘴一笑,又尖又白的牙齿让雷兹林心中寒风大作:“狗头人男爵,要给狗头人找一条出路的话,就继续当好间谍这个职业吧。”

    仔细想想,雷兹林眼里也亮起光彩,这的确是不错的路子。

    在没有修建圣光堡之前,北面两百公里的折剑要塞就是克斯特的南方边关。阿特拉斯完蛋,不知道疯王要怎么调整人事,但战线肯定会转到那里。

    现在各路杂兵都正朝着那里奔逃,如果自己能揽下足够多的杂兵,将杂兵背后的小领主聚集在自己旗下,那么到了折剑要塞,自己显然会拥有更多话语权。

    他还有点犹豫:“你们……”

    “放心,我们当然会保护好你”,蝙蝠拍拍他肩膀:“而且会给你必要的支持。”

    雷兹林顿时胆气上身,谁不想往上爬呢。

    “拦住那些人!”

    雷兹林对狗头兵喊道:“要求他们服从我,大队长雷兹林男爵的命令!不服从就开枪!”

    狗头兵们嘎吱嘎吱叫了起来,雷兹林又补充道:“千万别去找那些个头大的和看起来很厉害的家伙。”

    ………………

    “原来如此啊”,空指1号里,看着那股淡红光柱消散,李奇终于明白了修玛为什么要卖掉阿特拉斯。

    神战在即,不管是自保还是另有所图,修玛都需要充实神国。让阿特拉斯这种虔诚而强大的信徒践行战争艺术之道,等灵魂沸腾到极致时,再收割上神国,就能成为可靠战力。

    这果然是神祇的丑陋本质啊……

    李奇对阿特拉斯生出深深的怜悯,在修玛卖掉他的那一刻,就注定是这样的下场了。

    得知阿特拉斯信仰的神祇是战争艺术之主后,李奇等人就通过各方面了解,确认了阿特拉斯的行事风格和可能有的底牌。

    不管是强化战争魔像还是战争巨像,其实都不出李奇等人预料,只是亲眼看到总免不了受到震撼。

    强化战争魔像正好有新式战车对付不必担心,没想到阿特拉斯聪明反被聪明误,或者可能信息不畅,没从弥尔霍斯那里知道费共这里有超大威力的炸弹,居然将魔像聚集在一起,结果被自己这边顺手炸光。

    战争巨像的话,确实没料到阿特拉斯是用来放禁咒,在原本的计划里是用那枚两吨航弹试试手,不行就三个传奇一起上。跟凯瑟琳、菲妮、缇娜分别合体的计划也是有的,召唤奇丽,从小红那里抽点神恩轰下来,也是预备好的最终方案。

    总之,四个传奇加小红撑腰,李奇不认为阿特拉斯可以扛得住,修玛敢卖掉阿特拉斯,肯定也是做过估算的,确认费共这边能轻松解决。

    怎么也没想到,仅仅只是凯瑟琳的一记四阶变身重锤加一枚两吨航弹,就干掉了阿特拉斯。

    听那会阿特拉斯的嚷嚷,似乎战争巨像还没整备好?

    这么说还是那枚炸弹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想想似乎也正常,那么一尊可以扛着三个九级传奇放禁咒的战争巨像,如果不需要周密的准备,即插即用,也太逆天了。

    “真是可惜啊”,缇娜遥望云层翻卷的天空,叹道:“这个蜥蜴人也算个人物呢,结果就这么被神祇做成傀儡了。”

    菲妮的话题又偏了:“说不定有只漂亮的母蜥蜴正等着他回去呢,还是白色的。”

    那么我就成骨傲天了吗?

    李奇咳嗽,那小红和你们又怎么安排角色啊?

    艾丽忽然伸手指着前方,叫道:“滚!驴肾!”

    最初李奇都不知道该怎么翻译,看到前方的景象时,才明白她在说什么。

    光……一道如晚霞般的暗金光辉自天顶洒下,罩住了圣光堡附近整片区域。

    女神……跟着光柱还有激昂的号角声,那是熟悉的旋律。

    从不同地方升起若干个身影,天顶开启了一道门,一片扭曲浮动的光影在门后等待着。

    缇娜呆呆的道:“那是……小红在迎接祈并者吗?”

    菲妮还没反应过来:“哇噢,小红可以在主位面拉人了呢。”

    那些身影渐渐清晰,是四个穿着飞行服的人类和好几个……狗头人。

    李奇一拍大腿,大叫出声:“卧槽!小红叛变了!不,是又叛变了!”

    那四个人类应该是朝战争巨像投下炸弹的机组成员,他们的战机就坠落在战争巨像附近,巨像大爆炸,他们自然没能幸存,成了烈士。

    至于那些狗头人,依稀记得情报局提过,详细情况记不清楚,虽然古怪,跟小红开门拉祈并者相比就算不得什么了。

    作为人神合一的新神,小红是不会接收祈并者的,更不会主动在主位面收集信徒灵魂。现在这么干,不是叛变了还是什么?

    李奇又想起了昨天运输机群的战斗,那个被浮空舰的爪子钩住,受了重伤无法逃脱,过载魔力炉跟敌人同归于尽的烈士,当时有人说也有一道晚霞把他“收”走了。

    当时情况复杂,没有留下影像资料,目击者也不是十分确定,现在可以确认了,那也该是小红在拉人!

    昨晚阿丽珊报告过,并没有收到那位烈士的亡魂。

    李奇心中寒气呼呼的吹啊,黑着脸吩咐威尔森和甘比特接管战场,让空指1号飞向贝塔城。

    “如果真的是小红干的,那就意味着她背叛了革命,我会跟她誓不两立”,李奇用随身助手向菲妮、缇娜和艾丽发送私密消息:“到时候你们会支持谁?”

    菲妮发来一个斜眼笑:“这次你要舔小红姐哪里啊?我等不及看点艾薇爱了。”

    缇娜倒是很正经:“小红姐应该不会干这种蠢事的……我是说她应该不是有意的。”

    艾丽就回了个榔头敲脑袋的表情符,显然不是要敲李奇的脑袋。

    很好,先统一了三个魔女的认识,至于欧萝拉,肯定是站在自己这边的。阿丽珊、卡琳、伊芙和薇姬,还有丝丝魔女们,也不用说,小红绝对是孤家寡人。

    这当然只是以防万一,李奇也不相信小红会干这事,这会她应该正忙着在宇普西隆堆塔吧。

    或许是她对本体的控制又出了问题,本体在自行其是?

    想到这一点,李奇打消了直接呼叫小红的念头,小红现在是分身状态,必须通过本体中转,这是在提醒本体。

    从前线急急回到贝塔城,把情况跟欧萝拉和卡琳说了,让魔女们在贝塔城做预备队,他直接去了厄普西隆的传送殿堂,通过那根神迹buff传送到宇普西隆。

    欧萝拉在办公室里背着手绕圈子:“好不容易打赢了这一仗,本来该好好的庆祝胜利,怎么出了这么个幺蛾子……”

    转得其他魔女都快眼晕了,她停了下来,蓬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真是个不省心的设计师!怎么感觉像养女儿一样劳神呢,成天担惊受怕的!”

    ………………

    宇普西隆,曾经澄净的天幕变得面目全非,一个个由秘银精金编织成的方格将天幕分割成零零落落的区域,方格框架上流溢着深紫光彩,方格间填充着暗金光幕。

    这些区域像立体的壕沟,遮掩着倒垂在天幕上的堡垒和护墙。没有方格遮掩的空隙里不断钻入奇形怪状的东西,浑身裹着一层暗金焰火,发出各种诡异的嘶吼咆哮,再被堡垒和护墙里的混沌天使用长矛和弓箭击杀。

    李奇跨出“解放碑”顶端的传送门,发现这根巨大石柱周围已经被那种方块裹上了一层,立起了若干箭楼之类的设施。如果不是零零落落的怪物从空中落下,他还以为这里在玩真人mc。

    混沌天使在地面和天空战斗,烈度还不算高,那些怪物一冲进来就被笼罩宇普西隆的赤红神力裹住,那些叫声是它们痛苦的惨呼。

    李奇左顾右盼,想先找那个谁问问情况,一只熟悉的生物悠悠飘了过来:“李奇啊,你怎么有空上来了?记得你今天不是有场大战吗?”

    “你……谁啊?”

    李奇看了看这个矮矮的,胖胖的,黑白相间,脚是蹼趾,挥着鳍掌,用尖尖嘴巴说话的东西,确认这不是自己穿越时候带过来的。

    这是一只企鹅……

    “我就是弗……那个谁啊。”

    企鹅有点沮丧的道:“我就说这个分身的形态没有辨识度,没办法,女士钦点。我的无尽之路现在还没号召到多少人,产出的源质太少,只能将就了。”

    即便李奇心中忧急交加,也忍不住喷了,这很有辨识度啊!

    没看见我瞅着你,就下意识的捂腰包吗?

    “这是我准备投到主位面的分身,女士虽然有无尽圣女的分身,但我不好总是劳动她出马,所以自己弄了个,现在是在熟悉分身状态。”

    企鹅……不,那个谁用鳍掌指了指旁边一座方块堆出来的碉堡:“是找女士吗,她在那里琢磨什么……操作界面呢”,

    李奇点头,再问:“这里情况怎么样?”

    “我们感应到了杀戮之神、瘟疫女神和残虐之神的气息,他们的分身一定靠近了宇普西隆”,企鹅说:“这些怪物是他们从其他地方的生物,投进来试探虚实的,暂时应该不会发起大的攻势。”

    李奇稍稍心安,正要转身,企鹅又道:“你觉得真的合适吗?我这个分身的形态,在主位面征召无尽之路的同道,还算有亲和力吧?”

    “这个……”

    李奇一时不知道该说实话还是安慰他,转移话题道:“总该有个名字吧,叫什么呢?”

    企鹅摊手:“叫qb……”

    这时候李奇又喷了,企鹅接着说:“我知道肯定有什么典故可惜我不像夏安那样热衷于异世界文化,不过女士说某个在其他宇宙里到处招募魔女的神祇也是这么叫的,我觉得还可以。”

    是啊,魔法少女简称魔女……

    同时企鹅的确也是以qb为力的……

    李奇知道该怎么说了:“还不错啊,我觉得挺合适,另外再建议你加句口号。”

    他握着拳头,有力的一挥:“不冲(充)前(钱)又怎么能变强呢?接受qb的召唤,成为魔女,踏上无尽的征途吧!”

    企鹅也挥起了鳍掌:“听起来就很有力量呢……”

    跟企鹅击掌,李奇朝小红所在的碉堡走去。既然小红是分身状态,那么收祈并者肯定就是本体干的,这让他松了口长气。

    “李奇,打赢了?”

    用方块围成的碉堡里,红发的小红正跟尤赞、玛达拉一人抱一块键盘噼噼啪啪敲着。

    见到李奇,她兴奋的道:“快来看看我搞的操作界面!有了这个界面,再有冥河英灵和已经孵化出的魔女,我就能像打游戏一样的指挥部队了!这场宇普西隆保卫战,我会让你们好好看看我的微操水平!”

    “别什么微操了”,李奇叹道:“你的屁股又变污了还不知道?”

    “啊?”

    小红下意识的摸屁股:“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来大姨……”

    她反应过来,咳嗽了两声瞪眼道:“你是闲得慌了来找电的吗?说吧,要380的还是660的?”

    李奇用随身助手投出光幕:“你自己看吧。”

    光幕里正是小红将灵魂收上天的影像,她看了会,神色庄重的嘀咕道:“不错,我认真起来也是很神圣的。”

    尤赞惨叫:“祈并者——!陛下你什么时候开始收祈并者了?”

    小红终于反应过来了,啊的一声跳起来,红发像焰火一样炸开了:“本体又造反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