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Boss生猛:总裁,〕〔终极全才〕〔快穿,反派攻略〕〔穿成恶毒女配怎么〕〔帝王娇宠:小萌妃〕〔诸天最强肉盾〕〔武极神话〕〔破局〕〔极品透视高手〕〔逃婚王妃很逍遥〕〔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宋芮惜贺唐〕〔回到宋朝当暴君〕〔重生为王〕〔高魔地球〕〔气御九天〕〔北颂〕〔带着武侠闯霹雳〕〔九龙拉棺〕〔和我结婚我超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三五 夏安的过往与生灵的升华循环
    企鹅……不,qb摊开鳍掌说:“果然啊,夏安,连我都瞒着,我们之间还有没有起码的信任了啊。”

    “老朋友,你也把自己的身份隐瞒了上百年啊”,夏安淡淡笑着,再对李奇和小红道:“我其实是提尔……”

    话没说完qb大叫:“我就知道——!”

    李奇和小红也叫道:“提尔——!”

    提尔,龙尔德成神前的凡人名字,算起来都好几万年了,没想到夏安竟然是这么个老不死的……

    怪不得李奇觉得此时夏安身上的气息非常熟悉,他的手电筒……不,提尔之柄即便被净化过,成了赤红神器,仍然保留着神器源初的气息,那是不同于一般圣武士所怀龙尔德正义神力的力量波动。

    等等,你是提尔,那天国里的龙尔德又是谁?

    “我还没说完呢”,夏安咳嗽着说:“提尔的传承者。”

    这不是废话吗?

    李奇心说你出身提尔之手……哦,也叫白银之手的教团,执掌提尔之秤,那就是提尔的传承者,只是你喜新厌旧丢锅了。

    夏安接着说:“我的意思是,我的身体虽然不是提尔了,但我的一部分灵魂是提尔。”

    咦!?这是什么操作?

    “关于我的身体”,夏安幽幽叹道:“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意识到了什么,他赶紧摆手:“当然跟村里的老头子走丢了无关啊!”

    刚才的凛然气息没了,又变成那个不正经加变态的夏安。

    “严格的说我并不是提尔,只是继承了提尔一部分灵魂和记忆”,夏安说:“属于提尔的那部分灵魂,连带他的记忆,在几万年里的侵蚀里早就变得模糊了,我仍然还是夏安,凡人夏安。”

    “一切要从提尔成神说起,提尔是从黑暗时代走出来的凡人,不要问我黑暗时代到底是什么样的,就算是提尔本人都说不清楚,那是一段连时间轴都混乱了的过往。”

    “提尔信奉跨越所有世界的绝对正义,他决意成神践行自己的信仰,但他在成神的那一瞬间意识到了神祇的真相,他退却了。所以,提尔的一部分神性成了龙尔德,提尔本人作为凡人,仍然留在了凡间。”

    说到这夏安看了看李奇,笑道:“没错,在你之前,早就有人由神变回人了。当然还是不如你,毕竟你有女士帮忙,可以囫囵着回来。”

    卧槽——!

    李奇瞠目,自己是主角这种想法果然真是天真啊。

    至于自己到底是受了谁的帮助,这事就不能说细了咳咳。

    不过提尔到底是什么特殊材料呢?居然让自己的一部分灵魂成了神,剩下一部分还能安安逸逸的当凡人?

    李奇这么想着,小红直接问出了口:“提尔是特殊材料做的吗?灵魂还能有丝分裂?”

    “是比费恩世界的凡人特殊一点”,夏安说:“提尔并不是费恩的土著,他是个旅法师,来自一个跟费恩很相近的世界。他的灵魂更加坚韧,承受得起这种变化。”

    “提尔只是不愿意当神祇,并不是放弃了绝对正义的信仰。他以龙尔德的代言者身份游历世界,传播信仰。还跟源初骑士们共度过一段时光,见证了他们齐心协力,共同拯救凡人的伟绩,也看到了他们因为神人之争而分崩离析。”

    “提尔也想过做点什么,但龙尔德认为正义不在于短暂的秩序,在于永恒的法则。那时候提尔也老迈了,哪怕是人类的传奇,寿命也就二三百岁,又不敢迈入半神被挤出主位面,只好找地方归隐,思索自己该做什么。”

    “思索的结果是……首先得活下去,作为提尔,活得更长久一些。”

    “提尔不想成为巫妖,他的正义神力跟死亡之力天然不容。他也不想走教会那条路,让自己变成龙尔德的神力傀儡,最终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建立了一个隐秘的教团,这个教团的任务就是守护他成神时损坏的武器,对,李奇,就是你身上的提尔之柄。提尔把这件神器作为自己的灵魂寄体,在*朽坏死去的时候,灵魂转移到提尔之柄上。”

    “作为曾经的旅法师,提尔虽然分裂出一部分灵魂成神,剩下一部分以凡人之身存在,由此被费恩世界融合,失去了旅法师的很多能力,但灵魂强韧的特性还是保留了下来,可以做到这一点。”

    “教团的另一个任务就是寻找合适的凡人躯体,毕竟灵魂只是暂时转移到神器上,不能维持太久。”

    “原本提尔要求教团寻找当天内死去,灵魂已经消散的人,但这衍生出许多麻烦。最初教团被当成了盗尸者组织,后来教团的人为了获得‘承受神恩’的资格,居然抢着自杀。”

    “传递了若干代之后,感觉教团的信念越来越扭曲,提尔决定以投胎的方式,取代自然凝结的灵魂。最初几代还好,但是……”

    说到这李奇下意识的接话:“但是还是觉得恶心,所以又挖出来了。”

    夏安连声咳嗽:“我知道这个,不要说了……虽然提尔极力避免制造罪恶,但从我个人的角度看,这种违背自然法则延续生命的方式的确很恶心。”

    李奇叹道:“这又是何苦啊?”

    “因为龙尔德真的发疯了”,夏安摇头苦笑:“提尔觉得自己的使命还没完成,而且,他觉得龙尔德的发疯是自己的错,成为神祇的那部分灵魂本来就是不完整的。”

    李奇点头:“所以,提尔一直以提尔之手……哦,后来叫白银之手的这个教团为掩护,寻找绝对的正义。”

    “是的,但是慢慢的,事情有了变化”,夏安长叹着说:“提尔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出现了分裂的迹象,他发现自己不管是借助刚死之人转生,还是刚生之人转生,灵魂都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变化。旧的记忆甚至信念被消磨,新的情感与记忆不断增添……”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做出了决定,让提尔成为永远的过去,只留下自己的期许,作为与提尔之柄同在的传承。自那之后,回归到提尔之柄的灵魂,仅仅只是一些碎片和记忆了。”

    听夏安说到这,李奇下意识的按了按腰间的提尔之柄,这玩意以前寄宿着一个万年老怪的灵魂!

    还好已经被赤红神力净化了,成了赤红正义,不然自己就要被一个万年老怪缠住了。

    想到这,李奇忽然又陷入了一种两难的选择,一个万年老怪跟一个中二女神,抱哪边的大腿才是最佳选择呢?

    李奇在走神,夏安在继续:“不过教团成员不这么想,虽然每一代提尔都刻意压制教团规模,不断转移基地,但一些传承还是留了下来。即便再一次‘转生’的提尔,已经不再是真正的提尔了,而是融合了提尔一些灵魂碎片和记忆的新人,他们仍然当作提尔对待。”

    “一百五十年前,我出生了。提尔之柄转移过来的灵魂并没有取代我的灵魂,只是给了我无尽的潜质。随着年岁增长,我吸收了提尔的灵魂碎片,获得了他的记忆,很快晋升到了传奇。”

    “那时候我也明白了提尔留下的使命,四处游历,寻找绝对的正义。”

    “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在那之后,就是跟你,哦,还是女士在神陨高原碰面了。”

    夏安摊手笑道:“然后我从你们这里得到了答案,没有绝对的正义。想通这一点后,我自灵魂深处彻底放松了,我想或许是提尔也得到了答案,所以彻底安息了。”

    “但这不等于我放弃了正义,我将自己的道路确定为带来快乐的正义,而这样的正义,又必须建立在大同主义道路上才能稳固长久,所以我入伙了。”

    李奇有所感觉,问到:“那么你的教团呢?听起来似乎有过什么麻烦,而且我们没在夏安迪亚见到过那种……背负古老传承的神秘角色。”

    “那个教团”,夏安敛容道:“当我决定到神陨高原来避世时,就跟他们产生了矛盾。因为我个人的种种‘异常’,也就是只属于夏安本人的性格,让他们怀疑我扭曲了提尔的灵魂。这种状况在之前的若干代提尔里也有过,他们开始做‘矫正’的准备。”

    “没错,矫正,就是杀掉‘玷污提尔灵魂的载体’。他们认为,只要能回归到提尔之柄的灵魂,就是提尔本人。”

    想起了早前跟夏安的一系列互动,李奇抽了口凉气:“有段时间你说去解决一些麻烦,离开了夏安迪亚,那时候……”

    “那时候我已经决定丢开提尔的传承,我回到了教团,将真相告诉了他们”,夏安沉重的摇头:“他们当然不相信,斥责我为叛徒,还企图活剥我的灵魂,我只好将他们全部清除了。这样的教团,没必要再存在。”

    李奇和小红对视一眼,心中都在震颤,夏安也是个狠角色啊……

    “觉得我很残忍吗?”

    夏安看出了他们的心思,笑道:“几万年来,教团在正义之名下做的事情,哪怕是残虐之主听到看到,都会为之动容。提尔决定放弃永生,也跟教团的作为有关。”

    “提尔在第二纪元就放弃了永生,原本的提尔之手教团也解散了,只留下了几个守护人。没想到那几个守护人找到了新的传承者后,又建立了白银之手教团。”

    “我并不是为自己辩解,不是为了凡人的福祉,为了凡人的自由,所谓的使命,所谓的正义,都特妈的见鬼去吧!”

    说得好!

    李奇和小红同时鼓掌,再同时问:“但是……这有什么意义?”

    “只有坦诚我的身份和过往,才能让我的话更有说服力啊”,夏安说:“毕竟我的一部分灵魂来自提尔,神祇的事情我懂得很多。在祈并者这件事情上,作为曾经的老前辈,我觉得还是有资格向女士传授一些宝贵的经验……”

    李奇掏出腰间的提尔之柄:“你这么膜是很危险的知道吗?小红为什么情商智商都有问题,就是因为作为大同主义道路上个头最高的那个,她时刻被笼罩整个多元宇宙的至高意志注视着,至于你……”

    他掂着手电筒说:“自忖是提尔就能这么大口气,先叫一声看它应不应。”

    “李奇——!”

    小红在旁边磨牙:“你现在都不是讥讽而是直接骂我笨了!”

    李奇认真的反问:“不对吗?”

    “唔……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感觉呢”,小红点点头:“的确啊,不是我脑子有问题,是至高意志让我看起来脑子有问题的!”

    然后她挥手噼啪给李奇降下一道神罚:“骂了我还敢忽悠我!”

    怎么这时候脑子就好使了……

    李奇龇牙咧嘴的揉着额头,夏安摆手笑道:“谢啦,现在我感觉好点了。说实话提到这些,不管是提尔还是教团,我心里真的有点不舒服。要知道当初我花了几十年时间,才确认了自己到底是谁。”

    “关于祈并者,我想说的是,当我清除了教团之后,所有人都被龙尔德召上了神国。”

    夏安说到了正事:“在应召上天的那一刻,他们全都清醒了,那是走向超脱前的清醒。迎接他们的是作为纪念品和工具,在神国为神祇效力的未来。”

    “龙尔德确实清醒了,或者说是一部分清醒了。祂放弃了追索绝对的正义,改为尊奉服务某种秩序的正义。”

    “祂将娜玛选为自己的代言者,并不意味着与凯姆结盟,凯姆已经有祂的圣骑士践行正义了。祂应该还在等待某种秩序,由凯姆的变化衍生出的新秩序。所以祂收割信徒的灵魂,充实神国,等待合适的机会。”

    “凯姆和龙尔德的事情先放一边”,小红说:“所以,我们不该反对这样的事情吗?人死了还要把灵魂抽到神国继续利用,就跟活人把死人烧成灰糊墙一样,这也太邪恶了!”

    夏安点头:“是的,神祇将凡人信徒的灵魂凝固为祈并者,这是神祇对凡人的压迫,是不符合我们大同主义道路的邪恶行为。但只是看这个变化,其实也是费恩世界自然并且必然存在的现象啊。”

    李奇皱眉:“这怎么就是自然而必然的……”

    “费恩世界的生灵循环是什么?”

    夏安说:“生、死、灭,这只是生灵的普遍自然循环,如果把神祇和其他存在都纳入进来,费恩世界还存在着另一种生灵循环,那就是升华的循环。”

    “凡人还会升华为灵,会成为神祇,成为神性生物。”

    “升华的循环会为活着的生灵提供生存和发展的资源,会管理和引导生灵前进,会让整个世界不断进步。”

    “这个道理很简单,我们开采的矿石,其实是泰坦的遗骸,我们砍伐的林木,其实是先祖精灵的精魄,就连空气、泥土和水,也都是创世诸灵的遗留啊。”

    “费恩世界现在的升华循环充满了剥削和压迫,被腐朽的力量堵塞住了。凡人的升华失去了连续性,不管是升华为灵还是成为神祇,都丧失了原有的意志,成为那些腐朽之力的食粮。”

    “我们的大同主义道路就是清理这样的循环,让凡人可以沿着这条道路不断升华,推动整个世界的发展。”

    “我并不是说要学其他神祇那样接纳和利用祈并者,而是希望女士不要否认祈并者的自然存在,将祈并者整体视为不道德的。我们完全可以剔除祈并者这个环节所含的邪恶因素,让祈并者成为大同主义事业里一种有益的角色。”

    夏安又重新变得严肃凛然:“具体要怎么做,我并没有确切的答案,这只是我出于真心的建议。”

    李奇和小红抱着胳膊皱着眉头,陷入到思索中。

    许久后小红用胳膊肘撞了撞李奇:“你听懂了吗?”

    李奇叹气:“不太懂呢……”

    夏安咳嗽,李奇摆手笑道:“还是懂了一点,所以,我们还是先看看这些祈并者的具体情况吧。”

    他认真的道:“其实之前我也想跟小红谈谈这事,伊雯缇图炸掉的一瞬间,灵魂呈现出祈并者的形态,当时我就觉得说不定……”

    小红听出了他的意思,撇嘴道:“对,神祇用祈并者当信仰工具是邪恶的,凡人用祈并者当智灵就是善良的。”

    “如果祈并者真的能变成智灵,也就是伊雯缇万那样的存在”,李奇笑道:“那有什么不对呢?伊雯缇万可不是傀儡啊,她居然能拥有赤红信仰,能获得赤红神力,她就是凡人的一种全新形态。”

    “那我就更头痛了!”

    小红揉额头:“这个世界的画风会被扭曲成什么样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