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间谷雨〕〔影后常年热搜〕〔快穿之醋王系统总〕〔道观养成系统〕〔邪王追妻〕〔天芳〕〔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校花的近身王者〕〔逆流人生〕〔绝品透视高手〕〔修真狂少〕〔乡村透视仙医〕〔文娱之全能大咖〕〔与罪之战〕〔最强赘婿〕〔邪王宠妻:废材嫡〕〔别碰那部手机〕〔医武兵王俏总裁〕〔穿到七年后我成了〕〔这个妖怪不是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四二 罗姆罗斯,天下地下也没人救得了你!
    李奇刚刚伸出手,尤赞就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呆住,保持着后滑步的姿势缓缓栽倒,在地上发出咚隆的沉闷响声。

    不是李奇会定身术,是尤赞被小红拉上去了。

    难道是宇普西隆战事紧张了?

    李奇赶紧向小红发讯,小红回应说:“没事没事,我就是顺手试试刚改出来的女神套装。今天来了个大家伙,好像是某种低级神孽,打起来可费劲了。还好死神跟咱们正式结盟了,帮着阿丽珊在厄普西隆开辟了一座冥水湖,那些家伙的阴谋休想得逞!”

    围攻宇普西隆的神祇越来越多,不过这帮以恶神为主的联军彼此都很忌惮,谁也不愿下血本用主力冲击位面屏障,只是把各种外层空间的怪物丢进来。

    怪物能扰乱守卫当然好,不行的话,被杀死的怪物如果不净化就会污秽宇普西隆,削弱位面屏障。如果净化,会消耗小红和那个谁的神力,同样可以削弱位面屏障,跟主位面旧时代用魔导炮轰防护结界是差不多的道理。

    “我让欧萝拉把最新一批精金武器传送上去,还需要什么及时告诉我。”

    确认宇普西隆没事,李奇看向那颗灵魂核晶,心说没办法,看来只能以奇丽的形态出场,去“孵化”晨光了。

    跟露丝雅讨论了一些细节后,李奇就离开了,他要回到厄普西隆,依靠那里的神力井“孕育”晨光。

    核心室里,露丝雅掀起长袍,在一根小板凳上很淑女的坐好。

    她顺手摸了摸身后嘀咕道:“这条尾巴,真是讨厌。”

    旁边艾伦的目光在半空中游离,这是在看随身助手的信息,他回应说:“你的活跃通道数量一下子增多了一倍,是在跟大家谈魔力结晶的事情吗?”

    露丝雅很自然的答道:“是啊,先准备一些基本资料。”

    “已经十五个小时保持在四千个通道以上了,你难道不累吗?”

    艾伦尽职的扮演着监护人的角色:“休息一下吧,至少把那些自主性的通道关闭了,就算你是神祇,这个样子也会累的。”

    “你也知道我是会累的啊”,露丝雅没好气的说:“就不知道我会生气?”

    “生气可不好,千万别”,艾伦愕然:“呃……你为什么生气啊?”

    露丝雅定定看了他一会,别过头去说:“不告诉你!”

    “是魔力供应不稳定吗?”

    艾伦边走边说:“对你来说魔力就是空气,虽然没有魔力了你不会窒息而死,但灵魂没办法保持多通道状态,即便只是有起伏也会很难受的,我去机房看看。”

    “你……”

    等艾伦走远了,露丝雅低低骂道:“笨蛋……”

    无人所见的通道里,艾伦拍着额头嘀咕:“刚才都忍不住想抱她了,我到底是怎么了?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喜欢上连身体都没有的女孩子呢?”

    目光一变,语气也变了:“真正的爱可以跨越一切!地位、种族、年龄、性别和体型这些都可以不在乎,只要有美丽的灵魂!她的灵魂……多美啊,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呢?”

    接着他用脑袋咚咚的撞墙:“但是……为什么我这么害怕呢?总感觉这一步跨出去,我就不是人了啊!”

    李奇自然不知道艾伦的挣扎,知道了也会一脚把他踹下去的。对这种不敢直面自己本心的家伙,他很乐于助人为乐。你看那个谁不就已经成神了吗?夏安也已经放飞了自我,狂奔在自(邪)由(恶)的道路上,正准备成神呢。

    他乘坐交通助理,啊不蓝龙哈利苟斯,回到贝塔城。料理了一些事情后,等玛达拉和塔哈那些五九六工程的人在厄普西隆做好了准备,来到通往厄普西隆的传送门前。

    左右瞅瞅,确认没人,李奇叹了口气,转换天赋,激发尼尔瑟拉之美。

    传送殿堂光华浮烁,精灵奇丽现身。

    厄普西隆罗丝大神殿深处,晨光的灵魂核晶放在了连接有若干线缆的底座上,奇丽将意识探入核晶里,与晨光的灵魂相连。

    “奇丽殿下……我这是在哪里?”

    晨光像是刚苏醒:“好像不在神国了,我感觉不到女神陛下的眷顾,陛下舍弃我了吗?”

    “不,女神没有舍弃你”,奇丽说:“只是希望你能获得新生,回归自由。”

    晨光很迷惑:“我为陛下而存在,也为殿下您而存在。您就是至极的正义,卑微的我向您献上所有信仰,成为陛下的力量,自由对我来说没有意义啊。”

    奇丽将最纯粹,最笃信的信念,化作灵魂波动推送过去:“晨光,你现在的回应都不是你的本心,你还没有觉醒,但你有觉醒并且获得自由的可能。”

    “女神不需要凝固的,蜷伏着的灵魂,女神和我希望每一个灵魂都能获得解放,走向自由。每个灵魂的解放和自由,是一切灵魂获得解放,自由发展的条件。这不仅最符合个体和集体的利益,也是本该如此的自然。”

    晨光思索了许久说:“我不明白……”

    “你当然不明白,也明白不了。你只需要记住,只需要感受就行了”,奇丽说:“现在,开始干活吧。你应该感觉得到,自己正关联着上百部机械臂,同时操纵那些机械臂,照着旁边的人做,制造魔导兵器和护甲。”

    晨光这次回应得格外利索:“好的,殿下。”

    核晶里的灵魂震颤了一下,先是游动扭曲,似乎还不太明白该怎么同时操作上百部机械臂。之后在奇丽的感应里,分解成数百个部分,沿着魔导线缆,跟每一部机械臂上的核晶建立了稳定的连接。

    果然是可行的!

    奇丽暗暗激动,祈并者果然可以像最初伊雯缇万和伊雯缇图那样,灵魂分解成若干部分,同时接受若干信息,执行若干操作,甚至同步思考若干问题。

    “对,通过核晶控制机械臂运动,是的可以进行的操作很少,毕竟不是魔偶……”

    “机械臂上有摄像机,你能看到旁边那些人是怎么做的,你还可以通过机械臂上的扬声器和感音器跟他们交谈……”

    “先不要抱怨那些制品,的确很粗糙和简陋。等你能保证在相应时间里完成足够的数量,你就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设计了……”

    核晶里还留着若干部分可以沟通,奇丽跟晨光交谈着,同时分出一部分意识关注另一处殿堂的景象。

    那是之前用自动生产线制造魔导机械、魔导枪和冶炼魔导金属的大殿堂,现在布置成魔导金属加工厂,为宇普西隆生产魔导金属武器、护甲和空间晶格骨架。

    加工厂里工作的都是赤红大学的学员,他们抽空在这里工作,任务也不是生产,是教导晨光生产。等晨光可以包揽下所有工作了,还会留下一些人做原料供应、机械臂维护以及品控等辅助工作,包括跟晨光沟通。

    这也是吸收伊雯缇图爆炸的经验教训,不让晨光机械和孤独的工作,而是让工作成为晨光的环境,一个永远会带来新信息和新感受的环境。

    而且最开始,奇丽也得充当艾伦那样的角色,持续的关注晨光,尽量在他灵魂中铭刻下足够深的烙印,这就是“孕育”。

    只有尽快让晨光转化成智灵,费共现在面临的诸多难题才能迎刃而解。

    晨光的兴趣正好就是工匠,如果转化成功,他就能成为真正的超级工厂。

    现在宇普西隆急需大批魔导金属制造的护甲和武器,还有海量的空间晶格骨架。北面克斯特人在阿特拉斯完蛋后,力量收缩到了长墙山脉。但对方要在边境堆几十万人的计划,还有弥尔霍斯正积极整合资源的动向,都说明他们不甘心失败。

    前几天罗姆罗斯也发来消息,拿出了一份远远超过费共产能的庞大采购清单。战斗机和运输机还能依靠公会组织生产,海量的附属武器,尤其是炸弹,牵扯到的环节太多,已经不是费共现有人口能够承担得了的。

    欧萝拉、妮可加上顾问团还在跟对方讨论清单的具体细节,但不管怎么削减,也意味着费共迫切需要提升生产能力。等晨光成为智灵,至少能解决相当一部分任务。

    “翡翠的喜好是什么呢?应该不是工匠,她似乎更乐于跟人接触,不然也不会被尤尔娜放在外面当接待者。接待者……很好,她可以包揽下公民服务中心的大部分工作,能解放出上千人,投入到更重要更有价值的岗位上。”

    “如果翡翠也成功了的话,就可以着手对五个人类祈并者进行转化了。当然转化前还是得跟他们的家属沟通,让家属参与到孕育工作里,成功率更高,方向就看各自的特长和爱好了。希望那个魔法师能喜欢科研工作,把机动要塞的一些项目,比如魔力炉、浮空炉和魔导炮项目分割出来,形成新的科研体系。”

    “对了,到了那个时候,机动要塞工程的保密度也没那么高了,完全可以让每个智灵成为一个学术研究组织的中枢,把对应的公会吸收进来。这样智灵和公会就合二为一,群众的自发组织跟公共资源分配就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奇丽浮想连翩,就因为智灵关系如此重大,不仅可以对费恩世界的生产力实现飞跃性的变革,还可以实实在在为全新的生产关系奠定基础,她才亲自来当老母鸡。

    如果这些设想真的能变成现实,费共治下的神陨高原将成为真正的地上神国!

    想得正美,忽然一个激灵……

    “把祈并者转移到主位面,不靠什么复杂而神秘的手续,也不需要什么珍奇的材料,就能转化成宛如神祇的智灵。这样的事情,费恩世界千百万年来就没人发现,没人干过?”

    奇丽下意识的嘀咕出声,身后响起悦耳的声音:“因为没有哪个神祇会做这种蠢事啊,祈并者本来就是为神祇服务的,神祇会把祈并者放到主位面为凡人服务?会让属于自己的灵魂获得自由?然后带动凡人获得自由?”

    “欧萝拉……”

    奇丽转身,赞叹道:“说得好!”

    欧萝拉没好气的道:“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可好不起来啊!”

    知道是为了智灵才变奇丽的,欧萝拉也没继续追究,而是说起了正事:“罗姆罗斯那边,物资交易的接口人换了,叫格芮塔……”

    奇丽楞了楞,皱眉道:“罗罗在想什么?他不会不知道那女人跟我们有过节。”

    “是啊,那女人一上来就处处为难我们,气得妮可想打人”,欧萝拉叹道:“看来只能你去跟罗姆罗斯交涉了,也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想的……”

    说到这目光在奇丽身上转了一圈,想到了什么:“我记得……当初你跟罗姆罗斯在那个大天坑里出了事,然后你用奇丽的身份出现过吧?”

    奇丽抽了口凉气:“不会吧……”

    想了想,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好像还真的会。”

    “所以,就去见见人家吧”,欧萝拉也是一脸纠结:“说不定对那家伙笑笑,咱们就能拿到翻倍的物资。”

    奇丽呻吟:“如果罗罗真那么容易诱惑那就好了,问题是那家伙吃起肉来连骨头都不吐!”

    欧萝拉的脸色顿时也黑了,说话的同时向后退:“你已经这么清楚了吗?真是恶心啊,以后不准进我的房间,更不准上我的床,不管是奇丽还是李奇!”

    “欧萝拉你听我解释啊——!”

    “不听不听!我就是不听!”

    欧萝拉奔入传送门,丢下满脸懵逼的奇丽。

    “罗姆罗斯……”

    奇丽眼中喷吐出愤怒的焰芒:“竟敢用这样的小花招惑乱我们的人心,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

    银松王国石牛城,格芮塔匆匆进了皇帝行在的偏厅。

    “那个,格芮塔……”

    罗姆罗斯脸色潮红,似乎刚从某种激烈的情绪里消退。

    “这是费共那边修正的清单,你就照这个去办”,罗姆罗斯显得很不好意思,都没跟格芮塔目光相接:“另外,你对费共那边的接口人好好道歉,以后也要注意自己的态度,不要掺杂太多个人的东西。”

    道歉什么的都顾不上问,格芮塔匆匆溜了一眼清单,瞠目结舌:“他们只给一半的装备,而我们要用两倍的物资去换!?相当于我开列条件的四倍!”

    罗姆罗斯咳嗽:“他们还是愿意派出飞行部队的,而且这也是原本的交换价格。现在只有他们可以这么大批量,这么快的提供给我们,是值得的。”

    格芮塔只觉胸腔灼热得快烧起来了,她逼视罗姆罗斯:“发生了什么?让您的态度一下子变了?”

    罗姆罗斯皱眉:“格芮塔,注意你的态度!就照这个去办!还有,记得道歉!”

    格芮塔赶紧低头,虽然连喉管都像是烧起来了,她仍然恭谨的道:“是的,我马上去办,陛下!”

    出了门,她脸色青白交加,心中咆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下不仅没有让罗姆罗斯跟普雷尔那边产生裂痕,还像是让他靠得更紧了!

    罗姆罗斯的理由根本不成立,东费恩已经有无数魔法师和魔导工匠的代理人扑了过来。就算东西差一些数量少一些,也足以替代普雷尔那边的武器装备。

    飞行器暂时无可替代,但有龙族在,也不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东西,罗姆罗斯根本没必要如此对普雷尔低声下气。有求必应。

    自己好像弄巧成拙了,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自己不清楚的关联!?

    格芮塔匆匆离去后,白衣银发少女缩手缩脚的摸进偏厅,将衣领拉得低低的,弯腰低头,凑到罗姆罗斯身边,这个姿势足以让皇帝一眼览尽双峰秀色。

    “陛下……在烦恼什么呢?”

    白龙嘉拉希恩背着手,用俏皮的语调说:“我爸爸说,烦恼的时候去天上飞一圈就开心了,要我载着陛下去试试吗?”

    罗姆罗斯低头,丝毫没理会她这副清纯中透着妖媚的姿态,目光更没落进衣襟里,淡淡的道:“别打扰我。”

    “陛下……嗯嗯……”

    仗着是他坐骑的亲密关系,嘉拉希恩抓着他的手臂撅嘴扭腰撒娇。

    然后她被罗姆罗斯拎着衣领丢出了门……

    门被轰然关上,白龙握着拳头咬牙切齿:“该死!我不会放弃的!”

    门里,罗姆罗斯目光恍惚,低低笑着:“奇丽殿下,你骂得好,骂得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萌宠日常〕〔我的灵力能交易〕〔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