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青梅很强势:小狼〕〔绝世盛宠:我本为〕〔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四八 沙丁鱼的非正常出击
    “七架完全损毁,十一架重伤,阵亡二十七人……”

    “确认击落敌机六架,击伤未知,敌方人员死伤未知……”

    贝塔城统合区办公楼地下,费共军团委员会指挥总部战情中心,情报台上投影出由前线转发来的初步战场统计数字,人们沉默了许久。

    还是奇丽开了口:“不要一副打了败仗的气馁模样,这可对不起牺牲的同志。他们保住了运输机群,敌人没有掐断这条运输线,战略上我们是胜利的一方。”

    “战术上看,我们的确吃了点亏,七比六。其中两架还是凯瑟琳的战果,也就是说在她赶到前,我们二打一还不占优。不过跟两天前比,情况好多了。”

    “我很早就……听总枢机说过,我们的真正敌人在超凡者的绝对数量和魔导技术的底蕴上远远超过我们,我们不会在所有技术领域都始终占据优势。总有一天,敌人会在某些领域超过我们,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早有预料。”

    “这不意味着我们就屈服于这样的现实,这只会让我们更加努力,更加聪明的追赶和超越敌人。这样的差距,不过是一次次的给我们提供机会,证明我们大同主义道路在技术和生产上拥有优越性的机会!”

    战情中心里不仅有欧萝拉和卡琳等知道奇丽是谁的魔女们,还有只知道奇丽是李奇“导师兼助理”的其他费共成员。此时所有人都将奇丽的身份抛开,心中流淌着热意,振作精神,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

    “凯瑟琳还在战场坐镇,搜救坠机的机组成员……”

    “缇娜已经上了指挥机,协调战机守护弗莱腾绍斯和仙人掌基地。”

    “菲妮和薇姬去了贝塔城防空阵地,等会我也会过去,提防敌人可能会有的大规模空袭。”

    欧萝拉用灼热的目光注视着奇丽的脸,像是自这张绝世容颜里看到了真实,那是令她钦佩和仰慕,带着她投身崇高事业的灵魂。

    “你现在是奇丽,就算敌人跑来两三个传奇,我们都挡得住,你还在担忧什么呢?”

    奇丽此时顾不得感受旌旗魔女对自己的爱意,她盯着情报台上还在闪烁的两个箭头,眉头微微皱着:“根据我们收到的情报,弥尔霍斯的新上司完全放了手,现在敌人自天空发起的所有攻击,都是弥尔霍斯的自主行为。”

    “所以我很纳闷,攻击在建的弗莱腾绍斯移动要塞还可以说是弥尔霍斯很有大局观,也很有前瞻性的认识到移动要塞的真正威胁,所以抢先动手,但他仍然执着的攻击仙人掌基地做什么?”

    “看预警机侦测的动向,扑向仙人掌基地的敌人最多,到底是我们还有什么关键信息没有掌握到,对弥尔霍斯的目的还不够了解,还是弥尔霍斯对仙人掌基地的认识有了偏差,所以抓着不放呢?”

    欧萝拉也努力开动脑筋:“说不定他没有搞清楚我们的生产方式,以为那里就是我们的飞机制造厂,摧毁了那里就能扼杀我们的空中力量。最初我们不就是在努力给他制造这样的印象,吸引他攻击那里吗?”

    “听起来很有道理”,奇丽有些纠结:“但真的就这么简单?他还没醒悟过来,我们费共的空中力量是怎么回事?”

    欧萝拉掩嘴笑道:“你啊有时候也钻牛角尖,他真要醒悟过来,还会急吼吼的就把从海瑟薇那弄来的魔法飞舟部队派上战场?好好藏着,攒够了就一波流,绝对能把我们打个措手不及。”

    奇丽叹气:“好吧,也许我是真的高估他了,毕竟知道了他的后台是金龙一族,压力很大啊。”

    然后她的柳眉竖了起来:“算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弗莱腾绍斯还有个把月就能完工,军团也憋得够久了。”

    “最主要的是我们需要往前迈进一大步,给疯王后方狠狠捅一刀,让罗罗能稳稳占到上风。到那个时候,特蕾希娅也别想再坐山观虎斗,她必须加入战局了。”

    “只有这样扯动主位面的形势,小红在上面才能把神祇位面的形势看得更清楚,避免她继续睁眼瞎。光有死神这个盟友可不够啊,修玛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到那之后才能见到分晓。”

    欧萝拉点头赞同:“塔伦斯在克斯特境内已经打开了局面,跟很多势力都搭上了线,到时候正好内外呼应。”

    奇丽伸手在克斯特东南区域点了点:“是时候把弥尔霍斯这根钉子拔掉了,我们可不会像他一样,三天两头跟我们过招,蹭破我们一块皮就欢呼胜利,我们要把他一棍子打死。”

    卡琳也凑了过去,此刻的担忧是实在的:“那家伙背后还有金龙族,又跟海瑟薇勾结上了,怕没那么容易打死吧?”

    “干阿特拉斯的时候我们只能凑出十来枚航弹”,奇丽笑道:“料敌从宽,我们用几百倍的当量去对付他,应该没问题吧?”

    “什么当量就是艺术……又开始装叉了”,欧萝拉白了她一眼:“他既然能从海瑟薇那弄来魔法飞舟,也肯定能弄来炸弹和其他东西。那个半身人可不讲什么传统,什么东西好用他就用,聪明着呢。”

    “还是先解决魔法飞舟的威胁吧,这次能够打赢还是靠了凯瑟琳坐镇,他手里要有更多魔法飞舟的话,那可麻烦了。”

    奇丽对此胸有成竹:“这的确是个威胁,海瑟薇也终于认识到了飞机的价值,想走飞舟路线干掉我们的飞机路线,我们得让她认清现实。”

    卡琳两眼一亮:“可以爬喷气飞行科技树了吧?我要当试飞员!”

    奇丽摇头:“电风扇的潜力还没有挖出来,我们的新战机正在做测试,加上武器上面的进步,足以压制他们。而且我们的基础还很薄弱,这时候就拿出喷气路线,海瑟薇和其他魔导工匠追赶起来会很快的,所以……”

    她露出狡诈的笑容:“我们再带一段节奏吧,让他们对电风扇彻底口服心服。”

    情报台上忽然闪起红光,投影出缇娜的头像,她有些急切的说:“确认扑向仙人掌基地的敌军有一头巨龙,无限接近传奇,应该是上次跟凯瑟琳交过手的那头钢龙!”

    奇丽抬腿就往外走:“我过去!”

    乘坐刚装好的电梯来到办公楼顶层,蓝龙哈利苟斯已经得到通知,呆在楼顶起降场待命。

    “那个……是奇丽姐姐啊。”

    已经变成龙的哈利苟斯用恭谨得近于谄媚的语调说:“能载着您飞行,我真是……龙背生辉!”

    这家伙虽然挺得人缘的,却还是不知道奇丽就是李奇。

    奇丽没给他好脸:“少啰嗦!拿出你吃奶的劲飞!八分钟到不了仙人掌基地就让李奇扣你交通补贴!”

    “八分钟——!”

    哈利苟斯一边伏低身体让奇丽爬上来一边叫道:“您太小看我了!最多七分钟!”

    蓝龙腾空而起,干劲十足的扇着翅膀,嘴里还念叨着:“奇丽姐姐跟我说话啦!说了好长一句!”

    ………………

    仙人掌基地,一处地下机库里,电灯取代了源质灯,将偌大的机库照得通亮。

    壮硕得完全不像魔法师的魔法师(因为穿着费共流行的魔法短袍)正围着一架战机上下忙碌,整座机库里只有这一架战机,样子很古怪,惹得一堆小孩蹲在旁边打望。

    “它的螺旋桨为什么在前面?而且只有一个?”

    “比三文鱼小了好多啊……”

    “只能坐一个人?又要飞又要打怎么忙得过来啊?”

    小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唠叨着,那个年轻魔法师被一大堆为什么吵烦了:“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一个十岁出头,开口却显得很老成的男孩说:“放寒假了啊,我们就在这里参加社会实践。”

    男孩又皱眉道:“你不认识我?”

    魔法师揉额头:“为什么一定要认识你?”

    男孩女孩们哄笑出声,这个说“丹尼尔你还真当自己是大人物呢”,那个说:“你的脸皮是用吹破的牛皮糊起来的。”

    叫丹尼尔的男孩也揉额头:“我就不想说我在测试魔导枪的时候你们还在干什么了,总之……英雄老去无人知啊。”

    他转瞬就丢开了沮丧,对魔法师说:“它叫什么名字?还没有的话我给它起个吧,我看机身挺像沙丁鱼的,就叫沙丁鱼怎么样?”

    魔法师没好气的道:“不用你取名!它就叫沙丁鱼!离远点,弄坏了你们可赔不起,这可是第一条沙丁鱼。”

    “嘁,别当我们什么都不懂”,丹尼尔不屑的道:“我和萨尼娜,还有杰克和杰莉,都已经能飞三文鱼了。”

    他指着这架尾巴被吊钩钓起来,机身拉平,机头对着百米外坑坑洼洼一面烂墙的飞机说:“这是准备做机炮校射吧,三文鱼加装的固定机炮也在这里做过测试。设定的汇聚点是多少米啊?一千还是一千五?”

    他凑到机身中后部,那里延伸出的翼面连接着一对头尾尖尖的细长浮筒。浮筒又伸出一对可以自由翻转的小翼。加上机头附近的鸭翼,跟三文鱼的机翼构造差不多。

    “每个浮筒里有两部20机枪,一部30机炮……”

    “20机枪是新的火矢枪,汇聚点应该是两千米。30机炮是风矢速射炮,肯定要近一点,一千五百米?”

    丹尼尔瞅着浮筒那个尖锥罩子露出的炮口嘀咕着,魔法师在旁边听得直抽凉气。

    最终魔法师苦笑道:“你们连这些都知道了啊?”

    “昨天整备的时候,还是我们帮着压弹链呢”,丹尼尔说:“保卫家乡,人人有责。男的当畜牲用,女的当男的用,小孩当大人用。”

    魔法师挥手让他退开:“没这说法!小孩子就老老实实学习和修行,把你们当大人用?我们还没死绝呢!”

    “你就这么小瞧群众的力量?”

    丹尼尔很不爽:“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投诉你的领导!”

    魔法师笑了:“航空工程局的卡塔蒙-玛基林,你尽管投诉。”

    “很好,卡塔蒙-玛基林,我记住你了!”

    丹尼尔朝他挥挥拳头,很神气的回到小伙伴那里。

    “这帮小家伙一定是赤红大学的,才会连这种地方都能混进来。”

    卡塔蒙心里嘀咕着:“懒得管他们,等我弄好了就把这里封闭起来,让卫兵赶人。”

    卡塔蒙当然不是一个人带着沙丁鱼战机过来做测试,团队其他人这会都忙着给三文鱼战机做改装,给机炮校射做准备这点小事,他一个人就能解决了。

    小孩们就守在旁边看,他也不理会了,埋头忙自己的。

    刺耳的电铃声忽然回荡在机库里,接着是基地行政官的尖细嗓门:“敌袭!敌袭!战斗人员各就各位!非战斗人员就近躲避到防空洞里!”

    机库里顿时人来人往,急促的脚步声连绵不断。

    卡塔蒙也收到了局里的命令,让他马上把测试机开回贝塔城。

    工程局的研究员个个都能飞能打,这倒不是事,可好不容易整备好,测试又泡了汤,让卡塔蒙一肚子气。

    踏上机翼,正要坐进驾驶舱,却发现里面已经坐了个人,两手端着头盔往脑袋上套。

    卡塔蒙一把拎住小家伙的衣领:“丹尼尔,你想干什么?”

    丹尼尔嘿嘿讪笑着说:“我、我是小孩子,又是非军事人员……”

    卡塔蒙皱眉:“对啊,然后呢?”

    “然后?”

    丹尼尔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按照设定,敌人袭击的时候,就该由我驾驶机甲……呃不,战机,飞出去迎击啊!”

    “这是哪门子的设定?”

    卡塔蒙抢下头盔,把他拎出驾驶舱。虽然只是魔法师,臂力大得惊人,丹尼尔毫无反抗之力。

    “剧情!是剧情的设定啊!”

    丹尼尔愤怒的叫道:“为什么不按剧情来啊!这都第二次了!按照剧情你们这些家伙不该倒在地上无力的呻吟,或者大喊大叫着没救了除非有牛掰到爆的新星登场吗?”

    卡塔蒙把他丢到地上:“回家继续看你的幻剧吧,小屁孩……”

    丹尼尔一跳而起,不甘心的叫道:“好吧,那你就带上我的决心,狠狠的干敌人吧!”

    “我不是军人”,卡塔蒙套上头盔:“刚才都说了,我是研究员,也是……非军事人员,我的任务是保护好这架战机,它可是初号机呢。”

    “怎么能这样啊?”

    丹尼尔大叫:“你这个懦夫!战机不就是用来战斗的吗?你难道没听到这条沙丁鱼……不,这架初号机在哭泣吗?”

    卡塔蒙白了小家伙一眼,朝旁边柱子放出一记法师之手,按下上面的硕大按钮。

    升降机托着战机缓缓上升,卡塔蒙向丹尼尔挥手,男孩回了根中指。

    “真是有趣的小家伙……”

    拉上舱盖,卡塔蒙摇头笑着。

    战机被托上地面,卡塔蒙激活浮空炉和螺旋桨,操纵着偏转方向,对准平坦路面。

    螺旋桨嗡嗡转动,牵引战机加速滑过几十米长的路面升入天空,光这一点就看得出跟三文鱼有很大的不同。

    升空后卡塔蒙刚刚掉头对准南面,一声龙吼就从北面传来,紧接着是个女人的声音。

    “我琪迪娜回来了!跟我的伙伴扎塔克埃隆一起,带着死亡和恐惧回来了!”

    “神陨高原上的愚人们啊,从赤红教会的谎言里醒来,远离邪恶的道路!你们的女神已触怒了无数神祇,她的陨落就在眼前!”

    “依旧执迷不悟的人啊,你们的身体将被钢铁撕裂,灵魂将被烈火焚烧,你们将坠入无尽的炼狱和深渊!”

    “这是我琪迪娜的宣告!另外你们好好记住我的新名字,琪迪纳姆克塔!”

    声音如雷声般震荡,显然是用法术从极远之处传过来的。

    “琪迪娜……”

    卡塔蒙呆了许久,直到战机没人操纵向上拉升,几乎没入云层才回过神来。

    “琪迪娜——!”

    卡塔蒙压下操纵杆,战机如灵雀一般回转,朝着北方飞去。

    “不可原谅!”

    座舱里,年轻的魔法师咬牙自语着:“玛基林的耻辱,只能由玛基林清扫!”

    随身助手里传出同事的呼叫,卡塔蒙想起了丹吉尔的话,嘀咕道:“非军事人员,私人恩怨,这好像也符合什么设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抓紧我,我的腹黑〕〔全民武道时代〕〔昙花青春〕〔星际绿化大师〕〔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青梅很强势:小狼〕〔情定一生无悔过〕〔临时老公,吻慢点〕〔男神要黑化:女配〕〔极品老木匠〕〔世纪第一宠:厉少〕〔世界末日了和我真〕〔乡村妙手小仙医
  sitemap